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三百三十八章 生气

清悠路 正文 第三百三十八章 生气

作者 : 醉夜吟
    舒穆禄志远被康熙扔去户部做尚书,众人皆知是康熙皇帝再也容忍不了他在面前晃悠了,来个眼不见为净,他虽说有种种的烦人,但同样严肃认真,忠诚于康熙皇帝,这一点很少有人比得上,细数皇子阿哥的妻族,四阿哥成了最为有靠的一个,舒穆禄志远不仅官居一品,爵位也是最高的民爵一等公。

    虽说比不上十阿哥的福晋娘家是科尔沁的郡王,但谁都知道康熙皇帝对méng古郡王是拉拢打压的,大清已经不像开国时对méng古很依赖,méng古王爷的势力很弱,康熙更重视八旗精英,在圣宠上,虽然志远总是惹皇帝生气,但他还能活蹦乱跳的步步高升,谁比得志远?

    散朝后,朝臣围着志远恭贺,他们或多或少的都同户部有关联,虽然志远不会寻sī,但怎么也得先混个脸熟。胤zhēn走出乾清宫一直皱着看,他在户部查过帐,户部的状况他是比较清楚的一个,志远去户部胤zhēn抬头看着碧莲的天空,皇阿玛是想要查户部的账单?还是想要户部翻天覆地。

    反正不得消停就是了,胤zhēn这一点很相信岳父的能力,他今日身后一堆人支持着,胤zhēn感觉不坏,他们帮了他添柴火,胤zhēn也不是忘恩负义的人,顺便对简亲王世子雅尔江阿低声说道:“欠户部的银子该还了。”

    胤zhēn施施然的离去,雅尔江阿回头看了一眼在人群中的师傅志远,打了个寒颤,是该还了,再不还被师傅找上门去,比欠钱还痛苦一万倍,也得让跟着他的宗室们老实点,各自回去说一声,也不用说别的,就一句舒穆禄志远来户部了,聪明人应该会还钱。

    雅尔江阿看着刚才康熙离去的方向真诚的称赞一声“皇上圣明啊。”

    被雅尔江阿和胤zhēn称赞的康熙在做什么?答曰生闷气,虽然最后他利用皇帝的权威反攻成功,但在整个朝会,康熙是郁闷的,憋屈的,尤其是严谨听话的胤zhēn竟然学得滑头了让康熙尤为的憋气,更何况胤zhēn隐隐有脱离掌握之势,虽然康熙儿子多,随便哪个提出来都能用,都能随他摆布,但康熙一向专权惯了,给你的链试胤zhēn不要,康熙犯了倔,非得让胤zhēn重新听话不可。

    他虽然郁闷但做皇帝理智还在,他将志远扔到户部去,是综合的考量,户部的乱摊子康熙怎么可能不知道?满朝百官中,唯有志远能解决这道难题,凡是经过志远调教过的部门,都焕发了活力工部是,礼部是,兵部是,就算当个鉴舆使,他也弄出一堆的规矩,不可否认康熙出行时更省心更舒服,体察民情也更接近百姓当然康熙看到的民间疾苦也越多,志远总是能让康熙绕过地方官员设下的太平盛世的虚景,看到〖真〗实的一面,让康熙皇帝自大的心重新冷静下来。

    大清百姓不是都如同他想得那般吃喝不愁,这次南巡封禅泰山,康熙是怀着自傲的心出得京城,可沿途所见康熙伤心了,总是看见〖真〗实的东西,康熙也会难过,所以他觉得志远不能再担任鉴舆使,再让他在那个位置坐下去康熙是没有心思出京的散心的。

    胤zhēn学坏了,康熙也不会过分的苛责他,毕竟是他的儿子嘛,那找谁呢?后宫里不是有很多妃嫔?康熙道:“摆驾景仁宫。”

    “嗻。”

    娴嫔赫舍里氏返回皇宫,这一路上真可谓惊心动魄,她先是被反噬,病得死去活来,赫舍里氏身上起的红疹子,以及滚烫的肌肤,都证明当时她如被烈火煅烧过,受尽烈火焚身之苦,不是赫舍里氏有大毅力,心中有着不可忘记的仇恨,她不一定能tǐng过这一关,虽然如此,被火烧了七日,这种痛苦远非旁人能想象的。

    等她清醒了,知道太子胤réng也病了,赫舍里氏再次喷血,原本按照李芷卿的努力,胤réng身边的人一直很注意各种动向,胤réng极有可能逃过他在路上病重的历史命运,可谁让他有个全心愿意为他好的娴嫔娘娘?因为他是娴嫔最重视最珍爱的人,巫盅反噬自然会带上他一份,虽然他没有娴嫔受得痛苦多,但娴嫔受过多少的苦,她能忍耐下来,但太子…胤扔这次差一点就没熬过去。

    也多亏了李芷卿以前拿空间的好东西给他一顿的补,虽然有时补过了,但好东西积累在胤réng的身体里,关键时刻还是能起到作用的,所以胤扔也熬了过来,虽然身体比原先更弱了一分,但好在是熬过了这次劫难。

    赫舍里氏见胤réng虚弱的样子,心疼得不行,尤其是胤réng是被她牵连的,可她有口难言啊,她也是为了胤扔好,给胤扔扫清障碍,逆天改命是要被佛祖老天惩罚的,但赫舍里芳华哪怕拼得xìng命不要,哪怕被万鬼缠身,哪怕永坠十八层地狱,她也要报复康熙,拼死也要保着太子胤réng登上皇位。

    皇位是他儿子的,不能让出身低贱的德妃生的四阿哥坐上去,胤zhēn是孝懿皇后的养子,这也是赫舍里芳华最不能容忍的地方,不管胤zhēn福晋是不是变化了,赫舍里芳华都不准胤zhēn得好,谁让他抢了胤réng的位置,在胤réng后面捅刀子,赫舍里芳华提起胤zhēn就恨,她弄不明白了,胤zhēn是如何躲过她下的巫盅的?

    养病时,赫舍里芳华有从空间里拿出珍贵的药材,想要送给胤扔补身体,但胤réng对她不是一般的冷淡,根本就不理会她的关爱,后来又听胤zhēn来信说了他福晋生死攸关的事情,胤réng越想越不对劲,是不是他被赫舍里芳华陷害了?怎么四福晋的状况和他很像呢?

    是不是赫舍里芳华想要儿子,让赫舍里家支持她生的儿子?所以才想要将他…胤réng被康熙培养得也很多疑,赫舍里芳华越是靠近他,他越是远离越是厌恶,甚至仇恨她。

    胤réng的这种表现,对一片慈母之心的赫舍里芳华有是一重重的打击,夜深人静时,她对月自问,难道她对胤réng还好不够好?母子之间的情意牵绊为什么胤réng感觉不到呢?她的一片心被胤réng弃之如草芥,她悲痛yù绝……,

    这还不不算,索额图谋逆康熙秘密回京,娴嫔从重生那日起就在努力让索额图摆脱既定的命运,可她的话,索额图不听,她做的事情儿又被康熙皇帝监控着,赫舍里芳华空有无上功法,神奇空间,却处处被康熙压制着,她弄不明白,这个世界怎么了?

    为什么明明对她对别人好,别人去不肯听,不是有许多有神奇空间的女人领着家人发家致富?升官封爵?她们说什么父母就听什么,为什么到她这,一切娈得如此诡异?

    密探暗卫损失了,挑动后宫的妃嫔争宠失败了,给佟斌妃生子的药被识破了,让康熙深陷情网失败了,让娘家人摆脱死地又失败了,她除了头开始隐于暗处时成功过,自从她站在明处,进了皇宫后,所做的一切都以失败告终,她反倒是成了所有人的目标,她再聪明,再厉害也算计不过所有人。

    她以为重活一生会变得精明,精通事故,她冷心无情编制虚幻的情网让康熙皇帝坠在期间,让康熙只爱她一人,而她可以高高在上的俯视着玩弄着陷入情网的康熙,可康熙皇帝是精明的,他是最无情的人,而后宫的嫔妃也不是白痴,随她利用,她用的那些伎俩,根本达不到目的,只会显得她越发像是白痴。

    “皇上驾到。”

    在赫舍里氏反思时,康熙皇帝到了。赫舍里氏拖着病弱的身体,扶着嬷嬷的手,跪迎康熙皇帝:“臣妾拜见万岁爷。”

    她眼前龙袍闪过,康熙坐下后,平淡的道:“平身。”

    “谢万多。”

    赫舍里氏缓缓的起身,康熙看她苍白的脸sè,病弱的模样,哪还有往日的高贵端庄?随着处置了索额图,娴嫔也没什么用了,康熙本打算就让她自生自灭算了,但今日见到她不甘心的眸子,康熙有了几分的兴趣,她到是个很好的出气筒,冷着脸道:“朕今日很生气,不知娴嫔可曾听到一句话?”

    “臣妾不知。”

    “方才朕听后宫的贵人们说起娴嫔你……”娴嫔知道如惠妃等人不会说她什么好话,不借机上眼药就不错了,低等贵人答应她还是有把握的,她用了很多的恩惠,赫舍里氏柔柔的轻笑“臣妾不知妹妹们说了什么。”康熙冷笑:“她们称赞你,通身气度不凡不是皇后胜似皇后,比皇后对她们还好。”

    “臣妾该死。”娴嫔噗通跪倒“臣妾万没这份心,臣妾只想伺候万岁爷。”“你从未想过做皇后?”“臣妾臣妾”娴嫔含泪柔柔的看向康熙“臣妾只想常伴万岁爷身边。

    康熙弹了弹袖口“不是皇后胜似皇后,岂不是说崭有眼无珠,让你这位有着皇后威仪的珍珠méng尘?是朕不识金镶玉,是朕对不住你,无法给你皇后的名分?”

    “臣妾从没有此想法,请皇上明鉴。”娴嫔慌乱的磕头,康熙好像又生气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