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三章 头疼

清悠路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三章 头疼

作者 : 醉夜吟
    一女一男,一位小烙格,一位阿哥,胤zhēōng膛填满了喜悦。他略带几分手足无措。两个婴孩儿的哭声很是响亮,同他们的额娘一样,是建康的,胤zhēn抱着儿子,镇定如他亦有些忘形得意。

    “四爷,小榜格真真是像您。”胤zhēn看着怀里像他的儿子,面容有些尴尬,他抱错了?不是儿子?方才嬷嬷抱女儿出来给他看时,因为他知道舒瑶怀得是双胎,所以只是粗略的看了一眼,得知舒瑶生了儿子,胤zhēn喜悦于他终于有了嫡子,这时嬷嬷将儿子抱出来,两位嬷嬷站在一处,胤zhēn挑了个最像儿子的抱起,没想到竟然抱错了。

    “莫怪额娘说,阿玛最喜欢女尼,阿玛,我也想看看妹妹,看妹妹呢。“胤zhēn手臂有些僵硬了,认真的看着怀里的女儿,想到舒瑶的威胁,他对不起舒瑶,女儿又是像他的,新生的女儿同玉勤当初不一样,玉、

    勤是眉眼五官极为像胤zhēn,随着长大了会多一些女孩特有的柔美,舒瑶新生的女儿,tǐng直的鼻粱,迭起的眉峰,怎么是女儿?她虽然刚出生,但胤zhēn却感觉女儿不仅像他,还像康熙皇帝,这是怎么回事?

    胤zhēn将女儿交给嬷嬷,抱起儿子时,他的头好疼,如果女儿像他的话,儿子就太像舒瑶了胤zhēn问嬷嬷:“你确定没弄错?他是儿子?”“是带把的,雍郡王爷,奴婢不敢弄错。”

    胤zhēn抱着儿子去了厢房,放在áng榻上,亲自动手解开包裹,果然是儿子,可这儿子如果长成舒瑶那样,怎么办?突然胤zhēn脸上一湿,儿子尿了,顺便啼哭不休仿佛在控诉胤zhēn,你怎么能那么想?我就像额娘了但我也是你儿子。

    胤zhēn又解开了女儿,目光他们身上来回移动,好半晌后重重的叹口气“爷就不信生不出像爷的儿子。

    “主子,李公公还等着,您看是不是?”高福在胤zhēn耳边轻声提醒方才赶上福晋生产还有有情可原,但现在已经生了,福晋也平安,小阿哥,小榜格也是健康的,再让李德全等下去,一个藐视圣上口谕的罪过,胤zhēn也承担不起“看李公公的样子万岁爷许是有要事吩咐。”“你们好好的伺候着。”“遮。”

    他们的奶娘早就选好了,个顶个都是大xiōng脯,奶水充足,胤zhēn来到李德全面前,向他点点头,liáo衣襟跪地:“儿臣接旨。”

    “命胤zhēn持令牌镇守丰台大营,并拿下九门提督等朕回京。”

    “遵旨。”

    胤zhēn接了康熙的口谕,李德全从怀里拿出金皮令箭递给胤zhēn”万岁爷说,令牌令箭齐现,违令者可先斩后奏。“胤zhēn合了一下眼睛,梦中雍正皇帝没得到金皮令箭,所以才有那么多人不服所以才会说雍正皇帝弑父夺位,皇阿玛为何不给他金皮令箭,是忘了?还是留下最后一手,惧怕他弑父?

    胤zhēn握紧了仿佛烫手的金皮令箭,李德全见胤zhēn紧绷着脸,心里一突突,四爷生气了?拱手道:“奴婢给四阿哥贺喜嫡子嫡女俱全,四阿哥大喜。”

    “皇阿玛的是不是命李公公陪爷一去丰台大营?”

    李德全道:“皇上命奴婢跟着雍郡王。”

    皇阿玛果然不放心,即便有金皮令箭有令牌,他还是无法说掌控京师的兵权,李德全身上必然有康熙皇帝的后手胤zhēn非常想将令牌令箭交出去,他懒得管康熙皇帝他还不如在府里哄孩子哄福晋好,起码他们对他真心实意的,而他的皇阿玛从来就没全然的信任过他,胤zhēn就弄不明白了,他就那么像弑父夺嫡的人?

    胤zhēn非常的郁闷,脸sè越发凝重起来,李德全后退一步,四爷是生气了,胤zhēn平复了一会,说道:“你再侯一会,爷去去就回。”

    胤zhēn先回书房取出令牌,出门前又在产房门口悄悄的看了一眼对着新生儿女发脾气的舒瑶,她抱怨的声音驱散了胤zhēn心底的恼怒“又像他,怎么办?比玉儿还难嫁,还愁人,儿子像我有什么用,我想要个小棉袄,好欺负的女儿,怎么就这么难?四爷,你赔我女儿。”胤zhēn嘴角微扬一定会赔她很多的女儿。胤zhēn转身时,正好见到了赶来的瓜尔佳氏,因舒瑶生产很顺利,瓜尔佳氏到的时候,她已经生完了。

    瓜尔佳氏看出胤zhēn的喜悦,进门时就知道舒瑶平安生下的嫡子,她也放心下来,舒瑶有了嫡子后,一切就好办多了。见到李德全时,瓜尔佳氏微微一怔,后看胤zhēn含笑转身,笑容渐渐隐去,透着孤傲冰冷,瓜尔佳氏猜到康熙皇帝应该有事情吩咐胤zhēn做,还带着个监视他的人。

    康熙皇帝宇肯相信太监,也不相赔胤zhēn,瓜尔佳氏理解当皇帝的多疑,但胤zhēn会觉得伤心。

    “恭喜四爷。”瓜尔佳氏满脸喜悦的福身,胤zhēn缓了缓神sè道:“劳烦公爵夫人照料福晋,爷过两日就回。”胤zhēn越过瓜尔佳氏时,听见轻声道:“四爷担心些。”

    “爷心里有数,京城乱,你陪着福晋就好。”是擦肩而过的功夫,他们交换了很多情报,瓜尔佳氏目送着胤zhēn远去,京城乱,皇上是打算对付索额图了,陪着舒瑶,是胤zhēn不想她让多插手,他心中有数,是说将一切都交给他,瓜尔佳氏笑着摇头,女婿的心眼儿真多。

    她既然答应了胤zhēn就不会食言,但京城兵权的调动,她还是想要弄明白些,没准哪天就能用上。将身边的人叫来低声吩咐两句,瓜尔佳氏氏派出打听消息的人,绝不会惊动胤zhēn,安排妥当后,瓜尔佳氏进屋陪伴舒瑶。

    “额娘,您看您看,女儿又像四爷。”舒瑶总算找到了哭诉的对象,她泪盈盈的看向瓜尔佳氏“她比玉儿还愁人。”

    瓜尔佳氏看着舒瑶怀里的外孙女迟迟没有动静,舒瑶唤道:“额娘,额娘,您怎么了?”

    瓜尔佳氏mō了mō外孙女,笑道:“像四爷tǐng好的,长大了就不会太像了,你看玉儿不就知道了。”

    “可是我感觉她会一直很像四爷。”

    “你感觉错了。”

    瓜尔佳氏抱起外孙子,她同胤zhēn一样头疼之外有怀疑,不会是弄错了吧,儿子应该是女儿吧,瓜尔佳氏手mō向外孙的下身,是外孙,没弄错。

    舒瑶看后真的快哭了“您说第一次见到那小子会不会都像您一样?”那个位置会不会mō出变化来?万一将来落下什么隐疾,她好对不住儿子啊。

    当初只有玉勤一个,比较不会这么强烈,儿子女儿放在一起,真得是太让人误会了,瓜尔佳氏尴尬的缩回手,摇头道:“不会像我,她们不敢。”“呜呜呜呜”舒瑶抱着女儿委屈的很,感觉女儿的小手挥了挥,舒瑶亲了亲女儿的脸颊“无论你多愁嫁,额娘都会疼爱你,额娘会给你准备更多的嫁妆。”

    “你如果嫁不出去的话,我让你弟弟养你一辈子,都是他害的你,还有你阿玛,不关你可怜的额娘的事儿。”“要不额娘现在着手养个童养夫?”

    “哇,哇,哇。”“别哭,别哭,不要没志气的童养夫,那往后你看上了哪家小子,额娘亲自上门提亲,他们敢不答应,额娘就就”舒瑶用亲wěn安抚女儿“其实额娘最擅长的就是哭,不过你应该不喜欢看额娘哭,我去找你皇玛法请旨,是要xìng命还是要儿子?让你皇玛法赐婚好不好?不对,抢人所难不好,女儿啊,要不咱们换个人家?天下男儿何其多,总有一个适合你的,同你情投意合的人。,…

    “瑶儿。

    瓜尔佳氏听不下去了,她怀里的女儿好像也尽力忍耐着,哇哇哇的哭个不停,舒瑶是亲了又亲,哄了又哄,不再说什么找丈夫之类的,她才消停了。

    “我想你不用为她操心。”瓜尔佳氏从舒瑶怀里抱过外孙女,盯着看了一会,将外孙外孙女并排放在一处,两个小人突然挥动了胳膊,仿佛还在舒瑶肚子里一样的,互不相让,女娃儿啊了一声,男娃儿明显有撇嘴的冲动,安静下来。

    舒瑶戳了戳儿子的脸颊,怎么回事?他们好像同寻常婴孩不一样,儿子哇了一声,女儿liáo开了眼,后闭上不理会,舒瑶同瓜尔佳氏看了好一会“系统,你说过我不会生哪吒的,怎么感觉他们比哪吒还恐怖。”系统,你给我滚出来。,舒瑶脑袋角落里不见系统的身影,它溜走了,舒瑶越发的怀疑了,目光望向一本正经拿着账本看的玉勤,舒瑶仰天长叹,她想要个正常的女儿就这么难吗?为啥她有种很悲哀的感觉,她不想被儿女管得死死的啊。

    “额娘。”舒瑶抓住毕尔佳氏的衣襟“我再也不生了好不好?”

    瓜尔佳氏mō着女儿的脸颊,叹了一口气“恐怕由不得你,儿女聪明也好,省心。”

    舒瑶倒在了炕上,无力的叹息,老天爷,你玩不死我的,他们再天才也赶不上我,我是光电硕士,我是国家重点保护的高智商人才,他们得听我的我是他们的额娘是吧,我是他们的额娘。

    以最后召唤一下粉红,多谢大家这月的粉红,下个月小解依然会很努力。!。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