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三百零一章 数刀

清悠路 正文 第三百零一章 数刀

作者 : 醉夜吟
    德妃被舒瑶一句话给问蒙了,四爷是您亲生的吗?舒瑶问出了所有清穿女共同的疑惑,德妃在胤禛登基时做出了种种脑残的举动,在众多清穿小说里她不仅是偏心,谋害胤禛的子嗣,支持乌拉那拉氏给入府的格格们下绝育药,甚至给胤禛下毒,巴不得胤禛死了。

    舒瑶经过了解到是不相信德妃或者乌拉那拉氏敢给胤禛入府的格格下绝育药,她们是不怕死吗?如同德妃说的,即便舒瑶没有儿子,妾室侧福晋生的儿子都得管他叫额娘,敢不孝顺她,这辈子就别指望着承爵,康熙也容不得不敬嫡母的皇孙,四福晋下药后反倒会让她落下把柄,乌拉那拉氏宅斗水平不会比舒瑶还差。

    四福晋怎么可能会随便给人下药,将胤禛推得远远的?真当左右人都是白痴啊。舒瑶吐槽了半天,对系统大笑,她终于找到了比她还白痴的四福晋。

    系统打击了她,因为白痴的四福晋都是恶毒的配角,没乌拉那拉氏的白痴哪会衬托出女主的高贵不争,哪会衬托出女主的平和,哪会衬托出女主在四爷后院悠然种田?哪会衬托出胤禛偏偏就觉得女主特别,

    胤禛就不会上杆子喜欢不在意他,将他当老板不当丈夫的人,最后系统告诫舒瑶,你现在是四福晋,祈祷永远是主角吧,真来个淡定型种田的清穿女,以独特的魅力征服胤禛,有你受的。

    当时的舒瑶阴森森的一笑,她对淡定型的清穿女最有办法了。贬低嫡福晋,抬高淡然的妾室格格,什么人格魅力,她们总是无欲无求的淡定样儿,说四福晋如何如何,四福晋管家时,她们享受种田,四福晋为胤禛结交命妇时,她们种花种草,四福晋受宫中责难时,他们赏花午睡,总是说乌拉那拉氏有多对不起胤禛,可她们这些人又为胤禛做不过什么?凭什么功成名就了,胤禛就得喜欢她们种田的,而无视厌弃乌拉那拉氏?只因为她不是主角?

    如今身为四福晋,又是个诡异的历史时空,舒瑶的感觉压力还是蛮大的,她不想被胤禛一脚踢开,虽然哪都过悠闲的日子,但舒瑶心眼儿小,从不做吃亏的买卖,如果胤禛厌弃她,也得在他五十岁后,老头子一个谁爱要谁要。

    “娘娘,娘娘。”

    舒瑶等着德妃给答案的时候,德妃捂着胸口,眼泪差一点落下,她聪明一把,得了贴心宫女的暗示,康熙皇帝闲来无事在永和宫外面听墙角呢,德妃露出一副悲痛欲绝的模样,含泪的眼睛控诉般的看着舒瑶,机会难得,一定得在皇上面前揭穿舒瑶的本来面目,让舒瑶无所遁形。

    “你怎能这么说?胤禛是我是我怀胎十月才辛辛苦苦得的儿子,为了他我们母子分离十年我全心都在胤禛身上”

    德妃呜咽着,说话断断续续,虽然有些地方有省略,但给人更深的意境,将慈爱为了儿子好的额娘展现得淋漓尽致,“他回到我身边后,我真真是高兴得不行,然分开十年,从他记事起就就在孝懿皇后身边,对我可就是这样我还是一如的疼爱他,消弭误会,为他张罗身边的事儿,为他选埃晋选伺候的人。”

    “我是皇阿玛选的。”

    舒瑶插嘴,德妃怎么了?一点也不像平时,她这番做派给谁看?显然不是给她看的,那就是舒瑶没人通报,但她有异能,纯理科生是很擅长观察的,做学术研究的人必须得注意到细微之处,以前舒瑶懒惰,也没什么人需要她注意,但今日不同,德妃太反常了。

    异能启动,舒瑶察觉出永和宫外有人的情绪些许的波动,感觉不太清楚到底是谁?看样子不是宫女太监,难道是

    “你给我说清楚,我同胤禛母子之情越来越淡薄,是不是你是你在中间挑拨的吧,你辜负了皇上的厚望。“德妃怒不可遏,眼里慢慢是失望:“你摸着良心自问我对你如何?这些年为难过你?给胤禛指过格格吗?”。

    “你光想着拈酸吃醋,怎么就没想着胤禛如今还没儿子?这届秀女资质好,家世好,我选了两个伺候胤禛,你就说本宫不是胤禛生母?你居心何在?”

    “你给我跪下。”

    德妃越说越激动,这么多年了,她终于占了一把上风,终于将儿媳妇压住了,德妃骄傲啊,“跪下,跪下,本宫今日好好的教教你如何做四福晋,如何伺候胤禛。”

    按说舒瑶是应该跪下的,都被德妃这么说了,外面有有个最重视汉学规矩的康熙皇帝,舒瑶再不愿意也得跪地听从德妃的训斥,康熙不是第一次听墙根儿,也应该不是最后一次。

    按照既定剧本,舒瑶应该摄于德妃的威势跪下,然后忍无可忍的再反击,最后形势逆转,将德妃打趴下,虽然险象环生,但更能吸引读者,向弹簧一样压在最底下再反弹,让人畅快淋漓。

    但舒瑶却不想按照这种剧本走,明明可以不受苦,为啥要等着忍无可忍再反击?一旦翻不过身不得被她踩死了?有苦德妃受,她才懒得跪呢。舒瑶学不来忍无可忍再反击,她一向是先挑起火气,然后死死踩德妃,从不受任何的委屈。

    “您先消消气,听我说啊。”

    舒瑶照常坐在绣墩上,慢悠悠的擦了擦嘴,不得不说永和宫的点心还是挺好吃的,“我有此疑问不是一日两日了,您对我是挺好的,但您对我们爷不好啊,我脾气直,一向是有什么说什么,我们爷说我心思单纯,是个蠢的,问题比较多,您口口声声说疼我,料想不

    1/2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