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二章 欢乐

清悠路 正文 第二百三十二章 欢乐

作者 : 醉夜吟
    胤禛对舒瑶心存怜意,她如果睡着了,半夜一定会喊饿,推推舒瑶,“用膳后再睡。”

    舒瑶迷迷糊糊的睁眼,“可以不吃吗?”。

    “不成。”

    “哦。”

    舒瑶委屈般的应了一声,不知道的还以为胤禛欺负了她。

    “万岁爷让主子去把舒穆禄书轩大人领走。”

    高福进来脸垂得很低,丝毫不敢看胤禛,“主子,是李公公来传得话。”

    “大哥怎么了?”舒瑶感兴趣的问道:“他惹了皇上?”

    康熙的口谕,胤禛不敢不从,他也很累的好不好?可谁让他娶了舒瑶,当初去公爵府拜望瓜尔佳氏提醒过胤禛,他也做过准备,但才成亲第一天麻烦就到了,胤禛想着未来的日子,心里有几分泛苦。

    “您早去早回。”舒瑶甩帕子恭送胤禛,良心发现的追加了一句:“我等您用膳。”

    她是无一点的羞愧之心,女婿处理大舅哥的事情,很正常的,看看皇阿玛多英明,谁都没叫,偏偏叫了他,不就是认可了胤禛处理麻烦的能力,能者多劳,舒瑶自认为没什么本事,她睡觉吃饭就好。

    胤禛走出了景仁宫,等他一起用膳的话消除了苦意,先把书轩的事处理了,问明白书轩到底哪得罪康熙后,胤禛脚步有几分沉重,嘴角也抽动了两下,闷了好半晌道:“真亏他想得出。”

    书轩在翰林院任职,平时没事的时候,康熙皇帝会把书轩找来,康熙喜欢诗词古籍,更喜欢同才子学士在一起畅谈,但书轩同旁人不一样,虽然能做诗词,但不是很擅长,康熙没次将书轩找来都比较郁闷,但过不了多久,康熙又会宣召书轩,胤禛这一点很佩服皇阿玛。

    “儿臣叩见皇阿玛。”

    “奴才拜见四爷。”

    书轩在胤禛请安后,打千道:“四爷安。”

    礼数上丝毫不差,康熙眼底划过满意,看着眼前的折子,又气不打一出来,冷声道:“书轩,你在写这种不知所谓的折子,朕不会仅仅让胤禛教导你。”

    “奴才是按照万岁爷的吩咐,您不是下过旨意,不让奴才写多吗?但不列出圣人名训,奴才怕皇上不信。”

    “不信?你就弄这样的折子?”

    康熙怒了,直接将折子扔到书轩身上,“此处省略三百五十个字,请参照孟子第三篇第三段”

    胤禛垂头拼命忍着,但眼底的笑意康熙看得清楚得很,康熙冷哼:“老四。”

    “儿臣在。”

    “朕告诉你,这招听说是你福晋交给书轩的。”

    康熙坏心的看胤禛略微扭曲的五官,瘪得很辛苦,哼哼,看你还笑得出不?被书轩郁闷了一个多时辰的康熙,舒服了很多,也有心情品茶,胤禛想到景仁宫的小人儿,是她教的?

    胤禛闷闷的道:“儿臣嫡福晋是您指婚的。”

    “”

    康熙笑意僵了,才多久啊,闷声不响的老四学坏了,“朕将他交给你了,胤禛,你务必让书轩转过来。”

    “皇阿玛,这事比较难。”

    “做不到?”

    “儿臣尽力,您总不能不让书轩上折子,但字数多了你看着费神,字数少了”

    “朕更费神,朕不想去查论语,不想去翻四书五经。”

    “所以儿臣以为两者去其轻,您还是让书轩将折子写全的好。”

    “”

    康熙怎么看胤禛都有股幸灾乐祸的味道,无论是太子,还是其他的皇子,每一个人都千方百计的想着讨得他欢心,谁在他面前不是战战兢兢,暗自揣摩他的喜怒,胤禛以前虽然沉默少言些,可没像今日敢说,一点没顾忌他是不是不悦,同志远一家一个样子。

    康熙狐疑的看了眼胤禛,猜测他是真变了?还是有所图谋?胤禛任由康熙打量,以前他同兄弟们一样想要讨得皇阿玛欢心,但有了那个怪梦,娶了舒瑶后,胤禛对一切看淡了,平平安安的做个富贵闲人不坏,太子胤礽对他很信任,登基后一个王爵是跑不掉的。

    兄弟们对皇位有什么想法,那是他们的事,有本事就将太子拽下来,胤禛是决定看戏了,雍正那皇帝当得太辛苦些。无欲则刚,不想着皇位,满意于现状,胤禛在康熙面前放得很开。以前不敢说的话,也出口了,胤禛一吐胸中的闷气,怪梦里九子夺嫡,根源根源就在皇阿玛身上,梦里边的胤禛被康熙用了个彻底,胤禛感同身受,还不能让他小小的郁闷一把皇阿玛?

    康熙既然能包容性格独特的志远父子,胤禛是他儿子,没想造反夺位,说两句实在话,康熙还能怪罪了?他没想要圣宠,有圣宠必然会倒霉,遂胤禛纯粹的目光同康熙相碰,康熙又郁闷了一把,“你把他领走。”

    “嗻。”

    “儿臣告退。”“奴才告退。”

    胤禛书轩倒退出去,康熙看了一眼地上的折子,唇边却勾起了一抹笑意,“李德全拟旨,朕出京南巡带上老四。”

    “嗻。”

    李德全将折子捡起来,“万岁爷,您看折子?”

    “封存,这等奇闻异事留着后人说去。”

    康熙起身,“朕今夜招幸德妃。”

    “启禀万岁爷,奴才刚听说,德主儿脸上起了疹子。”

    “怎么回事?”

    “听说是十四阿哥孝敬德主儿的脂粉不好,不是去请安的四福晋发现得招,不是她在太医没到永和宫前处置得当,德主儿的脸怕是太医院存了档的。”

    康熙道:“十四阿哥胤祯?”

    李德全点点头,康熙叹道:“还是朕选得儿媳妇孝顺,侍寝的宜妃。”

    “嗻。”

    李德全命人通知宜妃娘娘,康熙又道:“赏给她的膳食送去景仁宫了?”

    “还没。”

    “通知御膳房,再加两道菜色。”

    “嗻。”

    在永和宫里养病的德妃,听见宜妃侍寝,也不知道谁那么坏心,偏偏告诉了德妃因脸上的疹子错过了侍寝的机会,德妃好悬没气吐血,康熙招幸的次数本就不多,好机会又白白的错过,还赏了四福晋御膳,德妃拉着老十四的手,告诉他一定要小心舒瑶。

    出了东暖阁,书轩看了看胤禛——没事。又看了看胤禛的手腕——也没事,难道小妹的酒品好了?他也是在昨夜听二弟书逸感叹着没热闹可看,如果在宫外成亲,他们还能去听墙根,在宫里,他们鞭长莫及,书轩这才知道成亲是要喝合卺酒的,看额娘笑得灿烂,书轩顿悟了,那杯合卺酒很有问题。

    胤禛被书轩看得有些发毛,停住脚步问道:“你”

    “您昨夜有没有被小妹打?小妹是问你算数吗?”。书轩一向是有什么说什么,胤禛娶了舒瑶后不仅是皇子了,还是他妹夫,听额娘的意思,是有什么不懂的或者意外状况的话就去找四爷。

    见胤禛脸色发青,书轩道:“小妹问的问题谁都算不出,不单单是您,习惯就好了,其实小妹打手板还是很有分寸的,不太疼,听声音响了点。”

    胤禛发青的脸色多了一抹绯红,低声道:“敢情你们都知道?还有谁知道?”

    “听二弟说,只有简亲王世子被小妹打过。”

    “雅尔江阿?你确定他被你妹妹打了?是算数问题?”

    书轩正色道:“奴才从不说谎。”

    胤禛面色正常了些,瓜尔佳氏将舒瑶看得那么紧,不会让她同雅尔江阿单独在一起,书轩不会说谎,胤禛凝眉问道:“你妹妹擅长算学?”

    “小妹可厉害了,比打算盘还快。”

    胤禛眸光一闪,说道:“往后上折子不可写此处省略多少字,不可写哪本书的第几页,第几段,写奏折不是让你著书,简略些,圣人名训皇阿玛都知道,不用你反复的说。”

    “奴才回去想想。”

    书轩向胤禛拱手告辞,胤禛愣了一会,这么简单的问题还需要想?他如果想不通的话,难不成还像以前一样?突然间胤禛觉得他仿佛经常会去皇阿玛身边领人,万一皇阿玛怪罪书轩,舒瑶一定会哭胤禛捏了捏额头,是不是同瓜尔佳氏去说说?

    胤禛仰天叹了口气,回转景仁宫的路上,小金小黑嗷嗷嗷叫的扑向胤禛,围着他双腿打转转,白毛上沾着绿色,嗷呜嗷呜。

    胤禛听不懂老虎语言,纳闷它们的打算,小金爪子拍了拍地面,气势逼人,但因是老虎崽子,怎么看着怎么可爱,小黑爪子向东边抬了抬,前爪放在一起拜了拜,胤禛懂了,一软一硬,它们两个倒是配合默契,“有事?”

    “嗷呜,嗷呜。”

    胤禛看了一眼小黑爪子指的方向,哪里是一处湖波,想到宫里盛传四福晋养的老虎崽子,会漱口,会洗澡,能吃水果蔬菜,可爱干净了,试探的道:“你们想要洗澡?”

    “嗷呜。”

    小金小黑爪子盖住了半边虎脸,做害羞状,钻了一次山洞,还不是滚黛福晋让钻的,弄脏了毛毛,主人会生气的,同滚黛福晋叫了半天她愣是不明白,还是主人的男人聪明。

    胤禛懂了,道:“高福,抓它们去洗澡。”

    胤禛抬脚进了景仁宫,不仅照顾她的父兄,还得照顾这对老虎。高福道:“两位虎大爷,请。”他哪敢抓小金小黑啊。

    ps今天六点还有一章,双更,求粉红,小醉昨天回家时迷了眼睛,好不容易弄出来,眼睛红的,没发码字,泪。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