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 报应

清悠路 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 报应

作者 : 醉夜吟
    德妃缓了好一会,说道:“伺候本宫梳洗。”

    她总比不能这副狼狈样子见胤禛舒瑶,德妃也是要脸面的人,钱嬷嬷压低声音道:“老奴看得出四福晋不是好相与的,您???”

    德妃道:“让人进来吧。”

    再不好相处,也不能不受他们的叩礼,能有一分办法的话,德妃此时不愿意见舒瑶,但她今日不见舒瑶,便是对康熙赐婚的不满,德妃不能让人抓到痛脚,后宫争宠不能走错一步。

    舒瑶听见里面动静,很快睁开眼睛,隔着屏风眯了眯眼睛,“你额娘醒了?”

    胤禛将茶杯放在桌上,瞥了舒瑶你一眼,“谁额娘?”

    舒瑶改口道:“是额娘醒了。”

    应该不是他们吵醒的吧,德妃娘娘也是,怎么不多睡一会?舒瑶还没打够瞌睡呢。身穿淡粉色旗袍的宫女,捧着洗漱等物什鱼贯而入,德妃洗去了方才的狼狈,涂脂抹粉上了一层厚妆,她也没穿上午等着胤禛来请安的皇妃朝服,着一身轻便的装束,扶着钱嬷嬷的手,绕过屏风,德妃能的得宠于康熙皇帝,本身的姿容很不错,温婉的气息十足,略略上挑的眉梢,透出一抹高贵,虽然妆容轻便,但佩戴的首饰衣物无一不显示她身为后宫主位的地位。

    “给额娘请安。”

    胤禛摔马蹄袖打千,舒瑶福身,两人很有默契的向德妃请安,德妃满脸的慈爱,笑着道:“起身。”

    从声音上,动作上,丝毫看不出德妃会为难舒瑶的用心,仿佛刚刚睡醒一般,德妃将手腕伸向舒瑶,舒瑶忙上前搀扶住德妃,“额娘,您慢点。”

    德妃瞄了一眼舒瑶,见她眼睫毛似扇子一样扇动着,一派纯孝,德妃越发觉得气闷,面上的慈爱笑容更浓了些。

    “也不用在永和宫正殿行礼了,就在此处吧,也省得折腾。”

    不去正殿行礼总是有些名不正言不顺,胤禛沉默无声,舒瑶笑盈盈道:“怎么会折腾呢?儿媳年轻,抗得住。额娘,午睡后多走动对身体好,儿媳搀扶着您。”

    在哪行礼在舒瑶看来都是一样的,但额娘说过,有些原则的问题不能退步,舒瑶一向将瓜尔佳氏的话奉为圣旨。

    别看舒瑶娇娇小小的,看似没什么力气,但舒瑶点了异能,德妃想要不去都不成,钱嬷嬷在后看着舒瑶几乎是拽着德妃,娶得是儿媳妇,还是仇人?

    舒瑶不想让人看出什么来,特意搀扶着德妃在永和宫前散步溜达了一圈,“我额娘说了,多活动,多运动,能活九十九。”

    胤禛嘴角上扬了一分,德妃有气无力,想要甩开舒瑶,可是她自己送上去的,舒瑶完全是为了她身体好,日头越来越烈,德妃是怕晒的,一晒皮肤会显得比较粗糙,舒瑶却不是,正是妙龄,可能是老天爷的补偿,也许是空间水果的作用,舒瑶无论怎么晒都不黑,日光散尽含笑的眼底,金光粼粼,煞是动人。

    看德妃溜达的差不多了,舒瑶感觉她的气应该消了,迟到毕竟是不好的,德妃生气也应当,明着说的话,舒瑶自然会赔礼,但德妃不说,舒瑶乐得装作不知道,谁愿意上杆子认错?

    舒瑶觉得德妃还是不错的,看看???明明生气都不肯说出来,是怕他们不自在吧。

    胤禛坠在后面,听舒瑶喋喋不休的向德妃讲述散步的好处,并建议她多吃水果蔬菜,多用些败火的汤药,黄连虽苦,但能治病,这些都能保证德妃身体建康,肌肤白皙细腻等等。

    她是倾囊相赠,听的人不见得会相信。有了几次的教训,胤禛深知舒瑶的性子,有些话必须讲出来,让她揣摩,她???她懒得浪费功夫。德妃今日吃亏是不了解舒瑶,按照往常为难她,但舒瑶是不能按照常理来推断的,处处有意外,处处有惊喜。

    德妃虽然是胤禛的生母,但多年的裂痕一直存在着,胤禛敏感孤傲,不屑向德妃乞求亲情,也不想再让德妃利用他,德妃今日又是主动为难舒瑶,只要大面上过得去,胤禛更愿意看到舒瑶无恙,不吃亏。

    何况舒瑶也没对德妃做什么过分的事情,碰见舒瑶的有几个不郁闷?德妃不过是众多郁闷中的人之一,就连胤禛有时都会被舒瑶弄得哭笑不得,胤禛更愿意让旁人也体会到这种郁闷。

    进永和宫后,舒瑶虽然是无意识的破除难题,但一直同胤禛在一起,让永和宫的宫女上茶,上水果,上点心,胤禛也没少用,第一次在永和宫里感觉到了他是德妃的儿子。

    若换做平时,胤禛一定会在外面烈日下等候,即便进了永和宫中,也做不到她那般自然,一家人,客气就疏远了,理直气壮得模样,胤禛印在了心底。

    舒瑶扶着德妃回到正殿,德妃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因脸上涂抹着厚脂脂粉,就走动一会功夫,被汗水打湿,脸上不是很舒服,德妃刚坐下,舒瑶瞪大的眼睛,

    “额娘,您的脸???”

    德妃摸了一把,不悦道:“大惊小敝的,有什么事儿?”

    “您脸上起红疹子了,是不是用脂粉中毒了?”

    德妃此时也感觉脸上很痒,打算用手去抓,舒瑶快步上前抓住了德妃的手腕,“不能抓,抓破了,会落疤痕的。”

    后宫的女人流行长指甲,往常带着指甲套,但细菌什么的是看不见的,在没弄清楚到底为何起红疹子之前,一旦感染了,德妃的脸不就毁了?

    舒瑶倒不是全然为德妃着想,主要是胤禛,额娘瓜尔佳氏教导过,大清规矩子以母贵,德妃稳坐四妃之位,胤禛的地位巩固,她才有清闲的日子过,自从嫁给胤禛后,舒瑶比任何人都希望德妃得宠,女人的脸一旦毁了,康熙还会来?

    没宠爱的德妃,往日里在后宫中倾轧,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一旦被得宠的妃嫔报复,不仅影响胤禛的地位,他总不能眼看着德妃吃亏,身为男子就算是康熙的皇子,也不能总是在后宫里转悠,最后的苦差事还不是得落在她身上?

    想不到不管德妃的理由,舒瑶安慰德妃,“许是一时吃错了东西,过敏了,太医来了,给您看看就好了。”

    德妃对此比舒瑶更为的重视,她比任何的人都清楚后宫中凶险,脸颊毁了,她还有什么前途?老十四怎么办?他还没成年呢。

    德妃垂泪,心里委屈啊,她到底是得罪谁了?怎么会这么倒霉?舒瑶再次提醒,“你可不能哭,眼泪是咸的,碰到红疹子,您会更疼。”

    果然按舒瑶的话走了,眼泪流过之处,德妃是感觉又疼有痒,生生的将眼泪憋回去,对将来的担心,德妃差一点晕过去,“老十四,老十四。”

    “来人,去阿哥所将十四阿哥叫来。”

    舒瑶敏锐的感到胤禛心情沉重,同样是儿子,在眼前的成年的,有能力的不找,反倒找个毛头小子,也听过偏疼小儿子的,德妃就是例子吧。

    “你们先站住。”

    “这是永和宫。”

    德妃咬牙切齿,不是舒瑶非拉着她去散步,也许她不会起疹子,德妃怒火攻心,慈善和蔼的面具再也绷不住了,拍着椅子扶手,怒道:“胤禛,她就是你娶的好福晋?请安迟到就不说了,大热的天非同我散步,她算是什么儿媳。”

    舒瑶抚了抚身,“原来额娘在意请安迟了,您怎么不早说?儿媳先解释一下迟到的问题,皇阿玛说了,新婚迟一些无妨,您总比不会说皇阿玛说错了吧,儿媳是皇阿玛下旨赐婚给四阿哥的,不是四阿哥硬娶的,额娘,您是气糊涂了。”

    德妃面容狰狞扭曲,又有红疹子,很是骇人,“你???你???”

    舒瑶眨眨眼接着说道:“至于散步,儿媳同四爷也陪着您,都没事,额娘,儿媳估摸是你用错什么东西。”

    将一切推得干干净净,舒瑶又道:“我拦着她们通知十四弟是为了他好,十四弟年岁小,一旦染上红疹子,额娘看着也心疼不是?我同四爷陪着您,额娘,您别再生气了,再生气起红疹子会更多。”

    “太医,太医还没到?”

    胤禛出声,再让舒瑶说下去,德妃会被气昏过去的,不知为何胤禛心中总是有手不出的快意,倒不是看着生母倒霉憋屈,胤禛高兴,他即便做了那个雍正皇帝的梦,也不会不孝顺德妃。

    他是因舒瑶说出了许多他以往只会放在心底的话,舒瑶让宫女用清水为德妃敷脸,歉意道:“不是儿媳不孝顺您,是儿媳在娘家被宠惯坏了,手上没轻没重的,怕碰破额娘的红疹子,额娘身边的宫女奴婢都是好的,不会弄伤您。”

    不肯亲自照顾德妃,偷懒耍滑,还能找出如此的借口来,也就舒瑶一个。太医匆匆忙忙的进门,磕头道:“德主儿安,四爷安,四福晋安。”

    “快来看看额娘。”

    因太医五六十了,胡须花白,德妃又伤在脸上,不看明白了,无法用药,也就没放下罩子。

    太医看了德妃脸上的红疹子,又摸了脉搏,额头上的汗留下了,德妃没问题,脉象看不出,怎么会起疹子?

    舒瑶脑中的异能版块红字闪现,今日她得了个随即奖励,幸运值,福气值全满,无差别攻击对舒瑶有坏心的人,舒瑶抚了抚额头,难道德妃对她有坏心,才遭了报应?

    Ps今天尽量双更,可怜的小醉,刚理顺了思路,下午还得出门,尽量更新,六点半以前没有的话,就别等了,握拳,明天保证双更。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