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九十六章 承诺

清悠路 正文 第九十六章 承诺

作者 : 醉夜吟
    如同解不开的连环,舒瑶注意李芷卿懂动向,李芷卿时时刻刻的注意着四阿哥胤禛,李芷卿想不通胤禛怎么会离着自己远远的,按说不是应当像太子一样凑上来的吗?如果说香水没效果,对自己柔情备至的太子胤礽算是怎么回事?李芷卿经过多次的打击后,有了些许的长进,或者在瓜尔佳氏的面前,李芷卿不敢只追着胤禛跑,也许李芷卿再用太子气胤禛,不管是哪种可能,李芷卿虽然心心念念的都是胤禛,可对胤礽也多了些许的笑颜,并未像原先那般婉拒胤礽。

    一向要什么有什么,永远是焦点皇子中最出色的太子胤礽并未觉察到李芷卿的不同,太子胤礽以为不过是李芷卿欲擒故纵的把戏,胤礽对李芷卿的新鲜劲,像胤禛想得一样还没过去,尤其是今日胤礽觉得李芷卿格外的独特,对李芷卿殷勤了些,李芷卿露出一副被打动得神态,和太子胤礽虚与委蛇,趁着胤礽不注意,李芷卿偷瞄胤禛,舒瑶在瓜尔佳氏身后看着,李芷卿着实太辛苦了些。

    因李芷卿对胤禛的执着,舒瑶首次仔细打量四阿哥,舒瑶就没看出胤禛到底哪块好来,值得李芷卿痴迷至此,长相上来说胤禛比不上太子,地位才学也不一定能比太子强,能成为太子的人,舒瑶本能的认为都是出类拔萃,起码在皇子中是最出色的人,李芷卿的爱情太盲目了,为了爱情都放弃她要成为太后的念头,舒瑶耸肩再向后退了几步,安静的立于一旁,想着李芷卿的香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胤禛是真恶心,完全不是装出来的。如果是让喜欢的人更喜欢,讨厌的人越讨厌的话,那李芷卿空间赠送的香水也神奇了,到底是什么原理呢?

    胤禛头开始不过是为了躲开李芷卿才询问志远治理黄河,后越听胤禛眉头拧得越紧,志远言谈条理清晰,有举例有论证,有他对修建水坝的设想,胤禛慎重起来,难怪皇阿玛被志远气到了也舍不得责罚志远,他是有才学实干之人,除了点固执不通俗物外,志远是能臣干将,胤禛能从康熙皇帝对待志远的态度上觉察出点不同来,有才干,有圣宠,有背景,胤禛对志远有了拉拢之心,胤禛很是谨慎,皇子结交大臣是康熙皇帝明令禁止的,此时不是好时机,胤禛将志远记下,等到大婚出宫开府后,胤禛再想办法拉拢志远。

    宫中日子远没看起来风光,额娘对胤禛始终淡淡的,胤禛虽为皇子却步步小心,如履薄冰,日子过得辛苦,胤禛点头道:“舒穆禄大人,你所说爷记下了。”

    胤禛如此表态,瓜尔佳氏知晓坏了,志远是顺杆爬的人,四阿哥是唯一能完整听志远说完而不厌烦的人,志远岂会放过胤禛?瓜尔佳氏方要张嘴‘挽救’四阿哥,后阖上嘴唇,瓜尔佳氏想得深远些,瓜尔佳氏看得清楚四阿哥对女儿有些个在意,不管这在意是好奇也好,还是别的什么,瓜尔佳氏绝不愿意舒瑶般配皇子,她连康亲王府都‘嫌弃’何况是更为复杂的皇子了。

    胤禛给瓜尔佳氏的感觉有些个熟悉,他太像一人,四阿哥又总是冷冰冰的样子,看着就没什么情趣,舒瑶是要人宠着的,不是她去哄着男人,最为重要的一点,随着皇子的不断出生成人,只要康熙皇帝活着,争权夺利的事就避免不了,前生瓜尔佳氏看得太多了,皇宫里长大的皇子天性都对皇位有所野望,瓜尔佳氏越过胤禛看向太子,他能不能顶得住兄弟们的相争,还在两说,天家太复杂了,不适合舒瑶悠闲的渡日心态。

    给胤禛些许的苦头吃,打消他不该有的念头,瓜尔佳氏倒不是认为胤禛是想娶舒瑶,一来舒瑶太小,二来舒瑶的性子不知情的人跟本就发现不了,瓜尔佳氏从舒瑶口中得知,算上今日舒瑶才和胤禛见过两面,且大多来去匆匆,胤禛‘看不上’女儿,见被志远拉着说话的嘴角微抽的胤禛,瓜尔佳氏勾出一抹笑来,四阿哥打算拉拢丈夫,也得抗得住丈夫的言语攻势,志远可是很能说的。

    志远一大堆道理压下,书轩在旁提供理论支持,父子两人配合默契说得胤禛头晕目眩,早忘了拉拢志远的意图,胤禛只想着速速离开公爵府,他再也不要来‘可怕’的忠勇公爵府了,今日是不是犯太岁,诸事不顺利,先是没有来的恶心,后又被志远拽住了,胤禛的窘态,逗笑了舒瑶,谁让异能正好传来胤禛的心里活动呢,舒瑶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噗。”

    也是赶巧了,志远偏在此时喝茶润嗓子,舒瑶的一笑几乎所有人都听见了,瓜尔佳氏蹙眉,舒瑶忙补救,道:“阿玛真是的,拽着四阿哥就不撒手了,您记得喝茶,都不晓得问一句四阿哥?”

    舒瑶示意旁边的婢女再上一盏好茶,舒瑶接过茶盏,走到胤禛面前,屈膝,敛目,低头,抬手,奉上香茗。胤禛愣了愣,他还记得方才舒瑶似顽皮的笑,是因他?含笑的眼眸亮晶晶的神采飞扬,同此时恭顺乖觉不一样,舒瑶举着茶杯很累人的,如果不是她方才没忍住笑出声,舒瑶不会亲自为胤禛奉茶,紧要关头舒瑶也只能想到这一借口,记得额娘语录中,有过相关的解释,舒瑶回去要在学习额娘语录,下次找个好借口。

    见胤禛没动作,舒瑶垂着眼眸向上瞟了一眼胤禛,再言:”四阿哥请用茶。”

    “六妹妹,四爷怕是”李芷卿记忆犹新,胤禛从没喝过她献上的茶,舒瑶能是例外?胤禛戒心很强,尤其是对八旗秀女献殷勤胤禛不屑于故,可让李芷卿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胤禛接过了茶盏,品了一口后,点头道:“好茶。”

    这句话意味着胤禛不会追问她因何而笑,不会追究舒瑶无礼,舒瑶再次屈膝后退到了一旁,将惹事的异能关上,没异能的话,她也不会笑,不会像胤禛接连行两次礼,还给他送茶,舒瑶嘴唇微微嘟着,太憋屈了。

    李芷卿瞪大了眼镜,眼前不是幻觉?胤禛喝了舒瑶奉上的茶水?李芷卿狠瞪了舒瑶一眼,是她求而不得的事儿,李芷卿对于舒瑶各种羡慕嫉妒恨,她到底哪好?

    “李姑娘,你也不舒服?”

    “不是,太子爷,奴婢”李芷卿没说完,小肮咕噜噜的发出响声,李芷卿缩紧菊花,她怎么突然有放屁的感觉,实在是太丢人了,李芷卿不安的拽着一角,好想忍不住了

    胤礽听见动静,想笑又不好笑,李芷卿维维持不住往日清高的模样,酡红渲染着红霞的脸蛋儿,漆黑眼底的溢满羞涩无错,许是由于香水的作用,本来是很尴尬失礼的情况,太子胤礽看李芷卿的眸光多了一丝玩味,对李芷卿更感兴趣些。

    舒瑶耳朵很灵,听见李芷卿肚子叫唤,她不想再呆在客厅,虽然异能关上了,可万一她又被胤禛逗乐了怎么办?今日舒瑶才发觉原来她笑点也是很低的,舒瑶向瓜尔佳氏询问般的看了一眼,额娘,我出去了?瓜尔佳氏眉梢微挑,舒瑶知道是额娘答应了,几步走到李芷卿身边,舒瑶关切的挽住李芷卿胳膊,“表姐,您身子不舒服就回去安歇吧,太子爷不会怪您。”

    胤礽有点舍不得李芷卿,又看出她是在憋得难过,想要释放有无法拼命压着太辛苦了,虽说这样的李芷卿使得太子想要搓揉一番,偏让她忍着,但此刻不是时候,胤礽露出了来日方长的笑容,“爷准你回去歇息,你不必再来客厅,调养好身子,你是有大福气之人。”

    “太子爷既然准了,表姐不谢恩吗?。”舒瑶拽了拽李芷卿,应该是谢恩后就可离开吧,额娘是这么教的,见李芷卿恶狠狠的瞪着自己,舒瑶纳闷了,她又说错什么?此时不敢开启异能,舒瑶不清楚李芷卿心底恨不得撕碎自己的念头,舒瑶再提醒道:“表姐?太子爷等着呢。”t

    舒瑶见胤礽眉头拧紧,不似方才的和熙,凛然的气势直冲过来,舒瑶不用异能都能感到太子心情不好,是要发怒了,李芷卿咬了咬嘴唇,屈膝道:“谢太子谢太子爷厚爱。”

    压迫感很重的寒气随着李芷卿谢恩而消失,舒瑶不清楚李芷卿谢恩代表着什么,舒瑶就没弄明白太子最后一句话是告诉李芷卿,你爷要了,李芷卿谢恩,便意味着答应了太子胤礽,遂李芷卿才会怨恨多事却不懂得其中道理的舒瑶,李芷卿看了品茶的胤禛一眼,难不成他们有缘无分?李芷卿如何甘心携带神奇空间,有倾国之容却般配太子,嫁给失败者?

    李芷卿菊花一紧,不行,不能再胤禛面前放气,自己还有机会,李芷卿似喜似悲的盈盈水眸,欲言又止欲语还休的嘴唇轻颤,做足了姿态转身而去,舒瑶怔了怔,她是不是又错过了什么?

    瓜尔佳氏淡淡一笑:”瑶儿,去看看你表姐,借太子爷吉言,大福气的人可不能磕着碰着,外甥女早年丧父,为长辈的不能亏待了她。”

    太子胤礽眼前一亮,“舒穆禄夫人果然是明理之人。”瓜尔佳氏暗含的意思是忠勇公爵府对太子胤礽纳李芷卿无异议,就算为侍妾格格也没关系,李芷卿能伺候太子就好。

    舒瑶清脆的应了声,走出客厅,额娘笑得好奸诈,不,是好诡异啊,她又算计了谁?舒瑶好想知道呢。

    ps今日双更,算作圣诞礼物,小醉谢谢亲们支持。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