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六十九章 冲突

清悠路 正文 第六十九章 冲突

作者 : 醉夜吟
    舒瑶发愣时,乌拉那语容和表姐李芷卿交上手了,舒瑶感到李芷卿对乌拉那拉语容的各种羡慕嫉妒恨,看热闹的舒瑶后背发凉,得多大怨恨让乌拉那拉语容各种死,有个念头冒出,表姐李芷卿熟知历史,乌拉那拉语容不会就是历史上的名人吧,她到底做什么招惹李芷卿不痛快?

    舒瑶好想知道,异能啊,你有点用处好不好?舒瑶再次发动异能扫描功能,李芷卿除了怨恨之外,舒瑶探查不到缘由,舒瑶死心了,额娘说了,李芷卿把旁人当成白痴,仔细观察李芷卿的心思不难猜测,异能不好用,舒瑶开始观察李芷卿,片刻后舒瑶放弃了,李芷卿和乌拉那拉语容说得话太难琢磨,舒瑶听不懂,兴趣逐渐消失,察言观色这技术活,让额娘来吧,舒瑶很有自知之明,她是不成了。

    回府就和额娘说李芷卿的事儿,只要额娘听一遍就能归纳总结出李芷卿的心思,舒瑶笑弯眼睛,异能不好使,我有额娘,老天爷,你玩不死我的。

    舒瑶悠然的品茶,只有她一人不在意,旁边的人都被李芷卿她们吸引过去,在瓜尔佳氏面前李芷卿不够看,但在外人面前,李芷卿唱念做打的功夫不低,略占上风,舒瑶瞥见乌拉那拉语容大度不同李芷卿相争的笑容,乌拉那拉语容是不屑于争,身份上李芷卿越不过她,身份是李芷卿唯一的短板软肋,要不然她不会打算给胤禛下药了。

    时灵时不灵的异能传回李芷卿的想法,舒瑶吓一跳,向一旁挪了挪绣墩,真爱生命,远离李芷卿,她对四阿哥胤禛太执着了,给胤禛下药,舒瑶想着难道是*药?去药房**药会留下破绽,莫非说李芷卿的空间能种植*药?万一不是*药,是**?

    舒瑶瞧出李芷卿迫不及待打算给胤禛下药,但李芷卿的小身板能承受得住吗?舒瑶趁承认自己邪恶了,表姐李芷卿就算是发育的比她好,还不足十岁,属于女童范畴,胤禛对不足十岁的女童下手,是猥亵女童,人品败坏,舒瑶对胤禛没好印象,以前有点兴趣也被猥亵女童的胤禛弄没了,胤禛绝对属于躺着也中枪的典型,如果知道舒瑶的古怪念头定摇晃舒瑶,你从哪看出爷猥亵女童?爷也是受害者好不好?

    “姝旋格格到。”

    屋子里交谈的声音逐渐隐去,世子福晋说:“请姝旋格格。”

    舒瑶抬眸见是一名火红旗袍的小泵娘,年岁和舒瑶相当,容貌不在李芷卿之下,佩戴的收拾珠宝都是红得似火的宝石,透彻不带一丝杂质,舒瑶移开了眼,在看下去舒瑶能得红眼病,随人起身,“姝旋格格安。”

    姝旋高傲点头,示意姑娘们起身,舒瑶起身落座,对高傲的姝旋格格没兴趣,舒瑶不喜欢下巴扬上天的人,额娘是骄傲,凭着自身实力的骄傲,可姝旋格格是借着身份地位,骄傲流于表面,分不清现实一味高傲,最终会跌得很惨。

    八福晋?异能又给舒瑶送回消息,舒瑶抬眸看了李芷卿一眼,她希望乌拉那拉语容是各种死,却要保护姝旋,只因为姝旋是八阿哥的福晋,舒瑶明媚的忧伤了,李芷卿的想法她永远也不大懂,舒瑶关闭异能,李芷卿再冒出个想法来,舒瑶连点心都吃不下去了,探查人心中的秘密,是件苦差事。

    “李芷卿,我等你很久了。”姝旋格格拉起李芷卿,”我给你看样好东西,你跟我来。”

    “姝旋格格你且等等”李芷卿面露为难,“表姐妹都在,外祖母让我照看她们。”

    姝旋扫过舒瑶等人,“她们就是你表姐妹?”

    舒静主动给姝旋介绍,“格格没见过她。”舒静指了指舒瑶,“是我二伯父舒穆禄志远嫡女,名为舒瑶。”

    “姝旋格格是安亲王府最受宠的一位格格。”舒静压低声音说:“六姐姐,她吃罪不得,万岁爷很宠姝旋格格,经常接她入宫,姝旋格格和表姐是在认识的,关系可亲热了。”

    “嗯。”舒瑶向姝旋点点头,算是认识了,姝旋的身份舒瑶不关心,康熙皇帝宠爱姝旋,舒瑶又有点想歪了,莫不是皇上也恋童?

    姝旋难得发话道:“你阿玛是舒穆禄志远?”

    “是。”

    “我知道他,他和于成龙一起掉水里了。”

    舒瑶眉间的梅花似风拂过一般微动,姝旋这话听着不顺耳,舒瑶反问:“你什么意思?”

    许是从未有人像舒瑶不客气,姝旋微怔,“我是觉得挺有趣啊,一位河道总督,一位钦差都掉到河里,至今还没消息,大清国从未有这品级的官员落水。”

    姝旋笑容落在舒瑶眼中刺眼,舒瑶淡笑:“有趣没觉得,可很说明问题。“”说明问题?”

    “大清立国多年,从未有过像阿玛和于成龙大人品级的官员落水,就是说阿玛他们心忧国事,不顾个人安危,防患于未然,去堤坝视察,不甚落水,万岁爷说我阿玛是忠心为国。”

    舒瑶说得认真,前生也参加过几次爱国教育,有些词汇舒瑶是记得的,舒瑶言下之意就是说志远和于成龙忧心大清才落水,而那些没落水都是逃跑到安全地方去的是无君无父,是奸臣。

    姝旋说:“黄河决堤了,皇上很忧心,如果舒穆禄志远像你所说忠君忧国,黄河不会决堤的。”

    舒瑶道:“你这么想不对,我阿玛是去视察河堤,不是修缮河堤的人,视察你懂吗?。”

    姝旋表示她懂得,舒瑶接着说:“视察河堤是查出问题回报给皇上,阿玛亲自去视察河堤是忠于职守,是尽职尽责,河堤决口是因修建不对,阿玛发现了问题,可还没来得急解决为题,就就落水了,这还不是大忠臣?”

    姝旋点头后感到不对劲,她承认舒穆禄志远是大功臣,岂不是她方才笑得是功臣?岂不是说她笑得不应该,姝旋哪受得了,“来人,取鞭子。”

    李芷卿忙道:“姝旋格格,您消消气,六妹妹不是说您,您看在我的面上饶过六妹妹。”

    舒瑶不知道,李芷卿以及屋里的人都记得,姝旋因人说错话,抽过小吏之女,李芷卿向舒瑶递眼色:”六妹妹,快点认错,认错啊。”

    舒瑶起身,直视姝旋,“我额娘就没教过我卑躬屈膝,颠倒黑白,事实就是如此,你嘲笑被皇上肯定过的忠心为国之人就是你不对,我为何要认错?”

    世子福晋因方才的事对舒瑶怀有善意,打算出口制止姝旋,被一直垂头的李嬷嬷拽了一把,李嬷嬷可记得瓜尔佳氏的威风,舒瑶是瓜尔佳氏唯一的女儿,方才李嬷嬷也看出了,舒瑶赶不上瓜尔佳氏厉害,可也学了瓜尔佳氏七成功夫,姝旋格格在安亲王府很得宠,帮着别人没少给世子福晋博尔济济特氏下绊子找麻烦,姝旋格格只要抽了舒瑶,就算是捅了马蜂窝,舒瑶可不是那位小辟的女儿,人家有个彪悍的额娘,李嬷嬷毫不怀疑,瓜尔佳氏会因女儿受伤而找到安亲王来,到时也给姝旋个教训。

    自从被瓜尔佳氏收拾了一顿后,李嬷嬷思路清晰,私底下磨练吵架的功夫,她不敢想着向瓜尔佳氏报仇雪耻,她活腻了才会再去招惹瓜尔佳氏,李嬷嬷想着,舒瑶受伤后,瓜尔佳氏恐怕不仅找到安亲王府来,还会李嬷嬷倒吸一口凉气,眼前出现瓜尔佳氏冷冰冰却含笑的面容,李嬷嬷向后缩了缩,带有一分怜悯的看向姝旋格格,你敢下鞭,将来有你哭得时候。

    “姝旋格格,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饶过舒瑶。”李芷卿不放弃的为舒瑶求情,“舒瑶是我表妹,你伤了她让我回府如何交代?”

    姝旋扬鞭指着舒瑶,“跪下认错,我就不抽你,跪下。”

    舒瑶眸光清冷,”敬你的身份叫你一声格格,你有朝廷得封号吗?你有皇上册封的品级吗?你我皆是八旗秀女,你凭什么让我下跪认错?”

    “你你”姝旋气得说不出话,“放肆放肆”

    姝旋并无封号,舒瑶没说错,世子福晋感慨摇头,难怪李嬷嬷对瓜尔佳氏诸多敬畏,劝说自己千万别为她去招惹瓜尔佳氏,就看瓜尔佳氏教导出的舒瑶,就可见其厉害之处,世子福晋不禁升起和瓜尔佳氏结交的念头。

    “你是放肆,我堂堂三品大员之女,一没品级的格格都敢扬鞭抽我?只因我说了实话,姝旋,你承认自己放肆就还有得救。”

    “”

    姝旋恼羞成怒,推开李芷卿,落鞭道:“我就是抽你了,你能怎么着?闹到皇上那去,看皇上信谁?”

    舒瑶利落得躲开,她一直注意动静,额娘教过的,强辩时也要看清楚周围,恼羞成怒的人太多,说不过会动手的,该躲就得躲,站在原地白白挨揍,蠢人才会做,舒瑶认为自己就算不是天才,也不应该是蠢人,额娘的话就是真理法则。

    “你敢躲?”姝旋一鞭抽空,“你竟然敢躲?”

    “多新鲜啊,不躲还任你扬鞭?额娘可没教过我吃亏。”舒瑶躲开鞭子,姝旋追着舒瑶抽鞭子,舒瑶专门往人多的地方去,总之舒瑶是没挨到一鞭子,可屋里的小泵娘遭殃了,她们从未有过这经历,发愣时被抽了,纷纷啼哭抹泪,舒瑶得意啊,额娘,他们都是蠢人。

    舒瑶向外冲时,外面正好有人走进来,舒瑶直接冲进他的怀里。

    ps以后加更在四点前,小醉高估了自己的码字速度,求粉红,求支持,小醉写文有两怕,一是怕没人看,二是怕看盗版,亲们要继续支持小醉啊,有支持小醉码字再累也高兴。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