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反穿

清悠路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反穿

作者 : 醉夜吟
    (ps新一周,求推荐票,求收藏!!欢乐风向清穿文,会找到各种雷点滴。)

    舒瑶梳洗过后,解开头发,如果说舒瑶有比同龄人出色的一点就是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八旗勋贵家的姑娘很重视秀发,断发是大不孝的事,舒瑶能有此一头亮丽的秀发。

    据说是瓜尔佳氏怀着舒瑶的时候没少吃核桃芝麻之类的东西,舒瑶从小爱干净经常洗头,秀发乌黑不说,还带着淡淡的花香,融合舒瑶身体里散发的独特的甜甜的果香,再加上舒瑶迷蒙的双眸,显得舒瑶整整个人都很乖巧纯真,让人有入目春风之感,在她身边会感到舒服愉悦,不用很多的算计。

    舒瑶揪了揪头发,抱着被子在床榻上滚来滚去,桃子和梅子不觉意外,这是姑娘的爱好,总是喜欢抱着被子翻滚,桃子拽住被子,“姑娘,您得睡了,公爵府不是惠州,明一早您还得给老夫人请安。”

    舒瑶眼睛眨了又眨,小嘴撅了撅,不甘心嘟囔:“还要请安吗?好辛苦的,不去请安玛姆也不会就病了。”

    “瑶儿。“瓜尔佳氏不悦的摇头,舒瑶吐了吐舌头:“额娘,我就是说说而已。”

    “祸从口出,这种话以后不许说。”

    舒瑶点头,“知道了。”舒瑶见到瓜尔佳氏是又欣喜又烦恼,瓜尔佳氏在旁边,她怎么去空间溜达啊,“您不用陪阿玛?”

    瓜尔佳氏抬起手掌对着舒瑶的小**拍了一巴掌,舒瑶身子向被子里缩了缩,露出委屈的黑溜溜的眼睛,“我又没说错,阿玛哪离得开额娘?”

    “你当你阿玛像你一样?”瓜尔佳氏脸颊微红,方才志远是不让她来看望舒瑶,但瓜尔佳氏放心不下舒瑶,女儿的性子每到一个新地方总是睡不熟,瓜尔佳氏不看着点是不放心的,戳了戳舒瑶的脸颊,“快睡,额娘等你睡着了再走。”

    舒瑶估算了一下时辰,好像今天晚上是无法去空间了,比起去空间种萝卜收萝卜,舒瑶更喜欢腻歪在瓜尔佳氏身边,享受上辈子从未享受过的母爱。前生舒瑶很鄙夷撒娇的行为,但她现在用起来,自如得很,一点都不觉得羞愧,十岁的萝莉,就是应该撒娇的。

    舒瑶从锦被里伸出白莲藕般的胳膊,缠上瓜尔佳氏的腰肢,滚到她怀里蹭了蹭,软软的唤道:”额娘,讲故事。”

    瓜尔佳氏心立刻就软了,她一向吃软不吃硬,尤其是对她最疼爱的女儿舒瑶,恨不得将世间最好的一切都给女儿,瓜尔佳氏从没有重男轻女的意思,反倒重视舒瑶胜过两个儿子,虽然八旗人家女儿都是尊贵些的,因女儿能选秀指婚,将来指不定就会飞上枝头栓婚宗室皇子,可瓜尔佳氏绝不是因这一点疼惜舒瑶,女儿平安喜乐比什么都重要。

    瓜尔佳氏颇为遗憾,这也就是在大清,如果在大唐,她会教导自己的女儿鲜衣驽马,纵横肆意长安街头,可惜啊,朝代不对,瓜尔佳氏就没想明白,就算舒瑶生在大唐,她也是懒散的米虫,绝不会有大唐贵女的风范。

    瓜尔佳氏轻抚舒瑶秀发,“你想听什么?”

    “只要额娘说的,我都喜欢。”舒瑶蹭了蹭,母亲怀里好温暖,好舒服,舒瑶似沐浴在阳光中的傲娇小猫一般,“都喜欢。”

    “那就讲讲大唐,我最喜欢最熟悉的就是大唐。”瓜尔佳氏眼底很快的闪过一丝遗憾,“瑶儿,你可知大唐最著名的世家是哪一家?”

    历史问题,舒瑶绝对是不知道,她只知道历史上有唐朝这一个朝代,曾经是天朝上邦,前生外国还有唐人街,至于大唐最出名的世家?舒瑶暗自耸肩我连大唐的皇帝都不知姓什么还会知道大唐最出名的世家?话说世家神马东西?

    “弘农杨氏,从隋朝开始到盛唐,一直这个天下最尊贵的名门世家,是一大传奇家族,为关西第一望族,女帝陛下就是得了弘农杨家相助,才会从寺庙重回皇宫,先登皇后之位,再成为女皇陛下,弘农杨氏,···杨家···”

    “嗯?”舒瑶突然觉察到额娘心里涌起的思绪,朦朦胧胧的,但好像···好像···舒瑶睁大了眼睛,难道异能又出错了?怎么额娘对这个杨家有不舍和思念?难道···难道额娘也是···穿越滴?这个念头突然涌上舒瑶脑海中,随即被她甩掉,她和表姐李芷卿属于正常向的穿越,额娘瓜尔佳氏会是反穿越?这个世界实在是太乱套了,老天爷不会这么玩她的,定是异能出错了。

    睡觉,睡觉,睡醒了,她就全都忘记了,耳边传来瓜尔佳氏对大唐的表述,从她的话语里,就算是历史白痴的舒瑶都有身临其境的感觉,大唐的小吃,大唐的民俗,大唐的繁荣,一切一切都似近在眼前,舒瑶想到现在对女子三从四德,女戒女则的要求,旗人家的女儿还好一些,听说汉女要求更严,还得裹脚,舒瑶突然很庆幸自己不是汉女。

    “女皇陛下贵主天下后,女子的地位是很高的,可议事可为官,可蓄养面首,可纵马长安,只是昙花一现,世间再无女主天下。”

    “额娘很敬佩女皇陛下?”

    瓜尔佳氏揉了揉舒瑶的脑袋,叹道:“不是敬佩是拜服,你永远不知道女皇陛下为了登上帝位付出了多少?舍弃了多少?我做不到的。”

    瓜尔佳氏垂头轻轻的亲了亲女儿粉嫩的脸颊,见舒瑶睡得迷糊,轻声道:“虽然是···大唐···贵女,可我更看重丈夫儿子,更疼惜我的瑶儿。“

    瓜尔佳氏轻声哄着舒瑶入睡,为女儿掖好被角,放下幔帐后,悄声的离去,瓜尔佳氏刚上床榻,尚未退下外衣,本来睡熟的志远突然从后抱住毕尔佳氏,在她耳边喃咛:”惠雅,我的妻。”

    “嗯。”瓜尔佳氏嘴边勾出幸福的笑意,眼里闪过难得一见的妩媚,任由志远褪去了她的衣衫,搂住丈夫的脖子:“志远,我的夫。”

    舒瑶因不忿李芷卿能种出人参红富士来,决定牺牲睡觉的时间也要积极开垦徒土地,不能落下的太远,舒瑶念头一转再次进了空间,看见土地上的状况,舒瑶哭了,蹲在地上大哭,“老天,不带这么欺负人的,不带这样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