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九章 初遇

清悠路 正文 第九章 初遇

作者 : 醉夜吟
    (求推荐票,求收藏,求支持,新人不容易啊)

    李正阳攀附不成,无颜面停留在酒楼,袖子捂脸离去,早知落得这结果,不如要了一百两银子,瓜尔佳氏哼道:“本以为是个有志气重情重义,哪知道是绣花枕头虚有其表。”

    “瑶儿,以后看人要看全,好心肠要分人。”

    舒瑶乖巧的点头,书轩问:“子曰?小妹,方才你说得那句话,出自那本?我通读论语四书,就没读过。”

    书轩熟读经史子集,平生最爱读书,却不是迂腐的儒生,提醒舒瑶:”子曰可不许乱用,孔圣人不得冒犯。”

    “子曰就一定是孔圣人才能说得?我所说的子曰不是孔子曰,不是孟子曰,是小子曰,女子曰,都是曰嘛,我又没说一定是孔子曰?”

    能言善辩便是经史子集的书轩,对小妹舒瑶很无语,尤其是舒瑶一本正经得认真模样,两道弯弯的细眉,眉梢微挑,极是得意的。

    书逸将点心盒子推给舒瑶,暗自亮起大拇指,能将大哥书轩堵住的人不多,懒散小妹好本事,志远向瓜尔佳氏同样得意一瞥,你还担心舒瑶?别人不惹她就是好的了,舒瑶不轻易开口,但一张嘴定会一鸣惊人。

    瓜尔佳氏头越发得的疼了,女儿的性子像足了丈夫志远,棱角分明容易的得罪人,“你们可吃好了?天黑前要赶回京城公爵府。”

    结账付银子,志远多要了两坛千里香,整理衣衫长袍,缕了缕下颚下保养得很好的三缕短胡须,一派儒雅名士风范,带着家眷返京。

    酒楼中另一处雅间,目睹整个过程的少年自斟自饮,一袭青衣打扮的书童模样的人躬身问道:“奴才让人去探听探听?”

    面容清秀的少年手中酒杯一顿,“不必了,瞧他们一家是回京城,身份足够得话,总会遇见。”

    身份不够高,打听清楚又有何用?书童答道:“那家姑娘应是八旗秀女,只不过不知她够不够得上选秀。”

    少年放下酒杯,“八九岁的小泵娘罢了,爷到是看重一家之主夫妇,其妻是聪明之人,小泵娘若是能学到她额娘五分,将来不可小看,宗室勋贵嫡福晋可做。”

    书童连连称是,主子说什么就是什么,那家夫人,他愣是没瞧出她的本事,少年体察入围,折扇敲了敲书童的头:”结账回京。“

    日头西陲,蔚蓝天边渲染翻滚火烧云,京城的街道人来人往,坐在马车里的舒瑶靠着瓜尔佳氏泛滥打盹,“何时才能到?”

    “快了,穿过十字长街,在罗刹海附近大多是从龙入关的勋贵府邸,我记得占了大半的街道,虽说祖上那位贪花好色,弄得后宅子乌烟瘴气,满蒙汉各色佳丽云集,他却是真有本事,不仅仅能征惯战,还懂得经营,打下了偌大的家底,他如不是死在进关前,公爵府不会从顶尖的勋贵沦落到如今地步。”

    “他?”

    瓜尔佳氏道:“是你阿玛的玛法,说起来他是传奇般人物,是唯一一名得睿亲王多尔衮重用的武将却能躲过先帝的清算,太皇太后曾亲提匾额,你玛法能袭爵,多亏老太太走通了太皇太后的门路,虽说老太太是被宗室闲散贝勒的格格,但没给好处,宗室格格百八十的,太皇太后还能都记得?”

    “好处?太皇太后不会缺好处,她是天底下最最尊贵的女人。”舒瑶透过车帘的缝隙向外随意瞟了一眼,行人少了许多,这片宅子在后世的北京城是极为繁华的。

    “老太太是个精明的,明知道保不住玻璃,香水,香皂等等的方子,便主动献给内务府,太皇太后一高兴,公爵府不降等级承爵,你玛法现在是一等公,又赶上入关后的圈地,老太太的眼光好圈了不少的田地荒山,再加上太皇太后怜悯公爵府人多耗费大,赏了好几处商铺,这才使得公爵府进项得以保留。”

    “玻璃?香皂?都是老祖宗弄出来的?”

    瓜尔佳氏道:“所以说老祖宗天纵奇才。”

    “哦。”舒瑶应了一声,甩掉脑子里的念头,“咱们缺银子?”

    舒瑶难得关心起府里进项,玻璃,香皂能卖银子,前世为理科天才舒瑶能制造镜子等等更多的物品,从瓜尔佳氏言谈间舒瑶可感觉到她不安,为阿玛兄长悬心,今生虽然主流为士农工商,可没银子寸步难行,上门打秋风的亲戚惹人白眼,舒瑶力所能及想帮家里,空间手镯的萝卜不值钱,何时能种出值银子的人参药材,舒瑶还不知道,保不准舒瑶这辈子都升不到能种人参的等级,种田神马的太累了。

    “瑶儿,财不露白你可记得?”

    “嗯。”

    看来不缺银子,舒瑶伸了个懒腰,马车缓慢的停住,“夫人,姑娘公爵府到了。”

    瓜尔佳氏撩开围帘,怔住了,公爵府中门大开,门房的下人穿戴整齐,衣裳簇新,布料讲究,瓜尔佳氏打眼一过,公爵府重新修缮过,功勋传承之家富贵缭绕,瓜尔佳氏颦眉,难道她得道的消息有误?

    瓜尔佳氏见从里面走出两位年岁在三旬左右的中年男子,依稀有印象,个头偏高五官端正,略带鹰钩鼻的就是充作嫡子养在老太太跟前的舒穆禄志成,另一位偏胖富态些的笑眯眯是四弟舒穆禄志皓。

    瓜尔佳氏拉住舒瑶,摇头轻声道:“咱们不能动,看你阿玛如何应对。”

    “他们是三叔和四叔?”

    瓜尔佳氏眼里闪过厉色,兴致盎然得紧,“方才一回京,公爵府便摆出这副隆重的阵仗,他们比我料想得聪明些,冷遇下马威赶不上表现出的兄弟之情,他们是看看你阿玛能回京是不是得了贵人的帮忙,打算摸清楚咱们的后台。”

    “他们是怕阿玛和他们争袭爵位?”

    “当然怕了,你阿玛回京前官居四品,政绩斐然得上峰看重保荐,去吏部报备后,最少会提升半格儿,跨入三品行列,在皇上跟前都是报过号的。三房老爷不过是世袭闲职,在京城厮混了十余年还是个从四品,四房就更不用提了,走通门路混个三等虾,和你阿玛先中举,后为官脚踏实地升迁差距太远,虽说袭爵是你玛法请封,可没嫡子的老太太,即便将三房充作嫡子养,也得看皇上能不能恩准,你阿玛不想同他们争爵,可他们不见得不提防着。”

    瓜尔佳氏越说越是兴奋,“他们行事太过乖张的话,我就助你阿玛夺了爵位又当如何?公爵府···哼···指不定谁当家做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