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家长里短种田忙 > 第一卷 第一千零八章 童言

家长里短种田忙 第一卷 第一千零八章 童言

作者 : 悠悠小云
    正月十五早上,云舒早早起来,招呼着丫鬟们把院子好生整理一番,又摆了桌椅板凳、鲜花水果,以备待会儿招待客人。

    她们才开始整理没一会儿,大嫂一家就来了,云舒意外的发现今儿个的大嫂与以往很不一样,瞧她面色红润、眉目含春,嘴角随时随地都挂着笑容的样子,真像被蜜糖浸透了一般甜蜜得不行啊!

    再看小六子对她动作亲昵颇为照顾的样子,这缘由就可想而知了,没想到大嫂也有熬出头的一天,云舒还是挺为她高兴的。

    大嫂一来就硬把云舒摁在椅子上不让她动弹,由她自个儿来顶了云舒的差事,挽起袖子忙前忙后,把一院子的丫头指挥得团团转。

    云舒也乐得轻松,笑眯眯的看着大家忙活,人来人往的虽然有些眼花缭乱,但过年就该这样热热闹闹的,这样才有人气儿嘛!

    “给二婶拜年,祝二婶和小堂弟福寿满满,健康长寿!”

    云舒回过神来,见穿着喜气的芙儿和弘儿正笑眯眯的站在自己面前对自己拱手作揖,云舒笑呵呵的点头,幸好她早有准备,从袖子里掏出两个大红包递过去。

    两个孩子高兴得手舞足蹈,谢过云舒后接了红包就开始拆。红包是临时准备的,云舒也没花多少心思,里面就放了两个十两的银锭子而已,两个孩子见之还是挺高兴,再次谢过云舒,然后又乐滋滋的跑去拉着小顺子拜年。

    看二人每每得了好处,就高兴得手舞足蹈的样子,云舒好笑的摇摇头,想起自己小时候每每过年,也是这般挨个儿拉着长辈们拜年要红包。可惜那时候难得讨到一个大红包,一般能得几文钱就很高兴了,要是一次能得个几十文,那对自己简直是天上掉馅饼。

    “二婶?二婶,娘说您肚子里的小弟弟就要出来见咱们了,是真的吗?”

    云舒回头。见芙儿和弘儿眨巴着眼睛好奇的望着自己,云舒想了想,笑着点头:“是啊,等不了多久就会出来了,到时候你们一定要好好照顾弟弟,多陪他玩儿。好吗?”

    “好啊,我可以教他读书写字练武,还可以教他骑马射箭。”弘儿赶紧应诺,芙儿道:“要是是妹妹的话,我就教她们绣花儿丢手绢儿做游戏。”

    弘儿回头道:“姐。你不许跟我抢,我娘说二婶怀的肯定是弟弟,不会有妹妹的。”

    芙儿撇撇嘴:“那还不一定,还没生下来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大家都这么说。”

    看姐弟俩喋喋不休的样子,云舒道:“好了好了,二婶生一个弟弟一个妹妹给你们,让你们都有的教,好不好?”

    二人一愣,互相对望一眼。继而又高兴得跳起来:“好啊好啊,我要弟弟也要妹妹!”

    匆匆路过的大嫂看他们一眼,板着脸训斥道:“芙儿、弘儿,不许胡闹,二婶现在不方便,你们千万不要碰着二婶肚子,否则你们俩都要挨板子!”

    二人巴巴的眨眨眼,敷衍的应了一声,等大嫂一走,二人又互相吐吐舌头围着云舒讨论弟弟妹妹的问题。两个孩子的为什么实在太多。云舒也有些应付不过来,她四下看看,笑眯眯的转个话题道:“芙儿、弘儿,今年过年过得好吗?”

    二人同时应道:“非常好!”

    “为什么啊?”

    “因为爹爹一直陪着我们。”

    “是吗?你爹以前都不陪你们吗?”

    弘儿撅起嘴:“才不会了,我爹以前除了初一中午跟我们一起吃顿饭,以后就难得见他一次,今年就不一样,爹爹一直陪着我们,哪儿都不去,那些讨厌的狐狸精也都不敢来扰我们了,真是太好了!要是以后年年都这样过就更好了!”

    芙儿暗暗扯扯弘儿衣裳,小声道:“弟弟,娘说了不许说狐狸精这几个字,否则娘会生气的。”

    弘儿像突然想起来般一下子捂住嘴,云舒觉得奇怪,小六子那些妾室们一下子都规矩了?为什么?难道大嫂突然转性变得强硬起来了?把那些妾室全都压下去了?

    她想了想,目光在两个孩子身上扫了一圈,拉着弘儿坐到自己身边,让芙儿进屋去帮自己拿东西,然后小声问弘儿道:“弘儿,你爹今年过年一直跟你们在一起吗?”

    “是啊,我爹还带我去骑马射箭了,可好玩儿了,以后我帮二婶教小弟弟。”

    云舒笑着点头:“好啊,那我就先谢谢弘儿了。”

    “不谢,我爹说了,二婶生的弟弟就像我亲弟弟一样,一定要好好照顾他,不许任何人欺负他。”

    云舒顿了顿,心里温暖顿生,她摸摸弘儿的头,“弘儿真好。嗯……弘儿,你怜心姨娘和素容姨娘她们了?今年不在家吗?”

    弘儿撇撇嘴:“她们都是坏蛋,我不喜欢她们,不想说她们。”

    云舒尴尬的抽抽嘴角,摸摸弘儿的头也不好意思追问,这时弘儿又说:“不过也没关系,以后她们再也不会跟我们抢爹了。”

    “哦?为什么?”

    “因为那个叫凶巴巴的女人被爹爹抓起来了,另外几个也被送出府去了,爹爹说以后再也不让他们回来捣乱了!”

    云舒闻言一惊,还有这等事?怎么从没听说过?她想了想,拉着弘儿道:“弘儿,谁是凶巴巴的女人?你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吗?”

    “知道啊,那女人叫怜心,以前经常欺负我娘,我最讨厌那女人了!”

    “怜心!你爹把怜心抓起来了?!”

    “是啊!我亲眼看见的。”

    “那……弘儿知道为什么吗?”

    “弘儿知道,弘儿听爹爹跟娘说过,不过弘儿不敢说,不然爹娘肯定会生气的。”

    云舒四下看看,小声道:“弘儿,你爹娘都不在,你偷偷告诉二婶,二婶保证肯定不告诉你爹娘好不好?”

    弘儿皱眉偏头望着云舒,似乎非常犹豫,云舒想了想,从怀里再拿出个红包道:“弘儿,告诉二婶有奖励哦!你看,只要你告诉我,二婶再奖你一个红包好不好?”

    弘儿依然有些犹豫,云舒又拿出个红包来,其实她心里在想,这样贿赂小孩子会不会不太好啊?他要不愿意说就不诱惑他了,待会儿直接问大嫂就是了。可没想到弘儿四下看看,神秘兮兮的凑过来道:“二婶,我告诉你你可不许跟爹娘说是我说的哦!”

    “好,我保证绝对不说,我发誓好不好?”

    弘儿放心了,小声道:“我爹说,那个怜心是坏蛋,除夕晚上帮着坏人来放火烧二婶您的院子,他还让二叔把那个怜心的妹妹一起抓起来,可二叔没同意。”

    云舒闻言有些愕然,除夕晚上烧自己院子的不是外人,是怜心!怎会这样?不是说来偷袭的是一群堪比王家暗卫的杀手吗?怜心是小顺子外公家培养送来的人,她怎可能跟那群人一伙儿?难道除夕之夜的偷袭之刃是小顺子外公派来的?

    不对啊,这个解释不通啊!云舒连连摇头,怎么想都对不上号儿,到底怎么回事?

    “二婶!”弘儿拉拉云舒袖子,云舒回神见这孩子正巴巴的望着自己手里的红包,云舒赶紧把红包递过去:“来,这是奖励弘儿的!”

    弘儿乐呵呵的接了,却听芙儿不高兴道:“弟弟,你已经拿过二婶的红包了,怎么还要?快还给二婶,否则我告诉爹娘去。”

    弘儿撅起嘴儿:“才不,是二婶奖励我的,不信你问二婶。”

    云舒点头道:“是啊,芙儿,你误会弘儿了,是弘儿帮我做事我奖励他的。”

    芙儿依然有些不相信,同时还非常羡慕的盯着弘儿手里那两个大红包。

    云舒心里有事,也没心思逗两个孩子,又坐了会儿便找借口让丫鬟扶自己回房休息,然后差那丫鬟去把小顺子请来。

    小顺子一进屋,云舒就开门见山道:“小顺子,你跟我说实话,除夕晚上偷袭相府的人到底是谁派来的?”

    小顺子顿了顿,审视的打量下她的脸色,然后笑呵呵的坐到她身边,搂着她肩膀道:“怎么突然想问这个了?你看,外面还有客人了,咱们晚上再说怎么样?”

    “不行,几个字而已,干嘛要遮遮掩掩的?你现在就说。”

    “娘子,你……”

    “别跟我打马虎眼儿,你们早就查出来了,纵火的人就在咱们身边对不对?”

    小顺子看看她:“娘子,你听谁说的?”

    “你别管我听谁说,小六子都已经把怜心抓起来了,你为什么一定要保怜月,你对她不是没有感情对不对?只是我碍着你们了对不对?”

    小顺子一愣,诧异的望着她:“娘子,你想哪儿去了?两件不想干的事,你怎么就能凑一块儿去了?”

    “你少来,你敢说咱们这院子不是怜心纵的火?你敢说小六子没把怜心抓起来?你敢说你没帮怜月说话?你要那么喜欢她,干脆现在就写封休书把我休了得了!”云舒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要问的不是这个,说着说着就变了味儿,眼睛一酸,似乎有些湿了!

    小顺子赶紧手忙脚乱的给她擦眼泪道歉:“好了好了,娘子,都是为夫的错,为夫不该瞒你,为夫什么都告诉你好吗?别哭了,对眼睛不好,别哭了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家长里短种田忙最新章节 | 家长里短种田忙全文阅读 | 家长里短种田忙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