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侯门正妻 > 正文 第96章 敬茶惹出的风波

侯门正妻 正文 第96章 敬茶惹出的风波

作者 : 小猪懒洋洋
    不管喜不喜欢,严真真还是眼睁睁地看着齐红鸾被迎进了门。当然——是侧门,即使比起自己当初那样简陋的婚礼,仍然显得凄凉。

    原来,这就是正室与侧室的差别。严真真叹了口气,倒是替齐红鸾觉得委屈。女人,尤其是古代的女人,一生就真的只有一次婚礼。严真真想起后世那些盛大、豪华的婚礼现场,以及特意从法国空运回来的婚纱,更觉得齐红鸾那身桃红的衣服,再艳也点上了伤心的颜色。

    不过,当事人可不那么想,端着茶走过来的时候,分明是满脸的春意和喜气。

    “给王爷、王妃奉茶。”齐红鸾端端正正地跪下,仰着脸看向严真真,分明是挑衅的神色。

    严真真不明白,好歹自己是坐着的,她才是跪着的那一个,怎么倒是她比自己还要神气呢?看着自己身上这件被秀娘和孙嬷嬷苦劝才换上的大红嫁衣,觉得也不比齐红鸾身上的那身桃红好看到哪儿,一样的俗艳。然而,这是正室的专利,侧室终其一生,也不能穿正红色。

    “王妃请喝茶。”齐红鸾举起杯子。

    “嗯。”严真真并没有打算为难她,正要接过杯子。谁知手指头还没碰到,杯子就脱手掉了下去。滚烫的热茶,一半溅在严真真的大红裙子上,一半则溅在了齐红鸾的身上。

    “王妃”太妃怒道,“这种时候,还让人家看笑话,你到底是什么居心?”

    严真真看了一眼齐红鸾,看到她眼中一闪而逝的得意。再看孟子惆,脸色早就沉了下来。

    很好,我不想出招,是你硬要逼着我出的。

    严真真冷笑着看向太妃:“王爷大喜的日子,我就是再不懂事,也不会大煞风景的。我倒是要问问齐侧妃,好好地敬个茶也会脱手,这不是犯忌讳吗?。”

    齐红鸾泫然欲泣:“妾身知道王妃不喜欢王爷纳妃,可王府人丁单薄,太妃和王爷也是为了子嗣考虑。常言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王妃进府也有几个月,可一点消息都没有,太妃和王爷怎会不急呢?妾身不才,愿替王爷和王妃分忧。不敢争宠,只求能产下个一男半女的,为王爷开枝散叶。”

    严真真听得目瞪口呆,这话也说得太冠冕堂皇了吧?一个姑娘家,连她这个在现代泡了二十几年的人都不敢说的话,她居然大大方方地说出来了?这到底是什么教养啊

    “王妃,红鸾身份纵然比不得你,好歹也是齐家的大小姐。头一天就给出下马威,你的眼里还有我,还有王爷吗?。”太妃怒道。

    螺儿和碧柳交换了一个眼色,正要拨开众人,却听严真真轻笑了起来:“太妃和齐侧妃口口声声地说是我泼了她一身茶,这话可有根据么?”

    “总不会是我自个儿泼了自个儿这么一身罢?”齐红鸾委屈地看向孟子惆,却见他正蹙着眉,并没有忙着偏袒自己,不由得咬了咬牙,逼出两滴眼泪,“王爷,表哥,今儿是红鸾的婚礼啊”

    看着端坐在孟子惆一侧的严真真,齐红鸾倒真觉得几分委屈。那眼泪,便流得更急了。

    太妃忙道:“还不扶红鸾起来?今儿是大喜的日子,可不兴哭的。王妃这样的做法,王爷可得好好教训一番,免得让外人见了,笑话咱们府里没个规矩。”

    严真真看她二人一唱一和,忍不住气极而笑:“我说没碰上茶盏,想必你们也不会相信的。但表小姐的这番说辞,也只是一面之词,当不得证据。倒不如我们去请京兆尹来,好好地断上一断,到底是谁脱手摔了茶杯?”

    齐红鸾的手微微一抖,太妃已是沉下了脸:“胡说八道,你是存心给红鸾添堵吧?这日子里去找京兆尹,那不成了全城的笑话?”

    严真真站了起来:“碧柳,拿个绢帕子,小心地把杯子拿起来,只托着杯底,可别碰着其他地方。我听京兆尹说过,我们每个人的手指头上,都有着独特的纹路,每一个人,每一根手指,都不一样。若这杯子上有我的指纹,那就证明我拿了才脱手的。若这上头根本没有我的指纹,那就证明我根本没有触到这个杯子。”

    齐红鸾慌了:“胡说,手指头上的纹路,有什么区别?我瞧着都是一模一样的。”

    严真真慢条斯理地伸出了自己的手:“看到我的手指了么?这些表皮上突起的纹线,就是指纹。每个人都有指纹,各不相同,除了形状不同,纹形的多少和长短,也自不同。咱们养在深闺,自然是不知道的。不过,他们做刑侦的,个个都清楚。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两个指纹完全相同的人。据说,指纹在胎儿的第三四个月的时候便开始产生,至六个月左右成型。其后,这些纹路会伴随着他们的一生。即使长大成人,指纹也不过是放大增粗,它们固有的样子,始终不会变的。”

    “你……胡说哪有这样的……事……”齐红鸾慌乱地摇头,“我才不信呢”

    严真真看着碧柳用绢帕托住杯底,细心地拿到一旁,才浅笑着摇头:“既然侧妃不信,不如拿去验看一番,自然水落石出。”

    “我们……是什么样的人家,拿到京兆尹那里,岂不是让人笑话临川王府和表哥吗?。”齐红鸾力持镇定,可声音还是免不了色厉内荏。

    “你们都不怕笑话,我还怕什么?”严真真冷笑,“就是为了王府的颜面,也不能让我这个临川王妃,白担了这项罪名。”

    齐红鸾看向太妃,后者恼怒道:“王爷,这种家事,还用得着拿到京兆尹那里去吗?分明是王妃不贤,才故意拿热茶洒了红鸾的。自王妃进府,她与红鸾就不合,自然不乐于见王爷纳了她。”

    孟子惆皱眉:“王妃也不是这等小气之人,否则又怎会自请入住听风轩?”

    “表哥”齐红鸾挤出两滴眼泪,“王妃一向看红鸾不顺眼。”

    “明明是新嫁娘,怎么不称王爷反称表哥?”严真真自言自语,“看来,王府的规矩是该好好立一立了,免得有人不知道尊卑上下。”

    “你说谁呢?”齐红鸾又气又恨。

    严真真斜睨了她一眼:“我自与王爷和太妃说话,哪里有你回话的份儿?你且下去,回头自会让人去交代你。”

    齐红鸾角牙暗咬,看着碧柳手里的茶杯,又觉得理亏情怯,一时间怔在原地不知所措。

    “好了,今儿是红鸾的大喜日子,先下去准备着,王爷自会去看你的。”太妃温言安慰了一番,又瞪了碧柳一眼,“这茶盏还不快快收下?”

    碧柳却道:“王妃说了要拿去给京兆尹,奴婢自然不能乱放。这手指头上的纹路,只消他们做惯刑侦的人一看,就知道是谁挑起了这个事端了。”

    “王爷”齐红鸾站起来,重又跪到孟子惆的身前,“表哥,是……红鸾失手没有拿稳,才泼了茶盏。”

    孟子惆看了一眼严真真,才皱眉道:“那为何要攀污了王妃?若真拿到京兆尹那里,临川王府可就成了全城的笑话今儿是你的大喜日子,又是什么好兆头了?”

    齐红鸾眼珠一转,轻泣道:“红鸾也不是故意的,只是昨儿睡得晚,今儿手里便有些打滑。再加上素日与王妃不和,怕她借机刁难,是以才会……又怕王爷和太妃责备,只得强自……”

    “好好儿的家,可别弄得鸡飞狗跳的。”孟子惆明显的不悦。

    “下次不会了。”齐红鸾急忙保证。

    “本王与王妃还要去送平南王夫妇,太妃和齐侧妃先回去歇着罢。过了晌午,本王再和王妃回来。太妃,还请您老人家教一教齐侧妃规矩,本王瞧着王妃就被调教得不错。”

    严真真看着齐红鸾胀红的脸,很是不解。昨天晚上,还是一副想要捏死自己的模样,怎么今天话里话外,都偏帮着自己?

    不过,她乐于见到太妃和齐红鸾吃灰头土脸,于是很矜持地坐于一侧。

    “那茶盏也不必珍而重之地拿着了,收起来罢。”孟子惆站起来的时候,看了一眼碧柳。

    严真真朝她点了点头:“听王爷的吩咐,收了起来罢。”

    碧柳脆生生地答应了一个“是”字,指挥着众丫头把茶辙了下去。

    孟子惆嘱咐人备轿,这才侧头:“王妃,该启程了。再晚,怕是赶不上平南王的车驾。”

    严真真急忙点头:“是,这就走。”

    “你的衣服,还是回房换上一件罢。衣襟上都是茶渍,可穿不出去。”

    严真真怕洛雅青等不及自己相送,对于这位便宜姐姐,她由衷地感激。迟疑了一会儿,还是很坚决地摇头:“不必了,总是送自己姐姐,不必打扮得跟只花孔雀似的。”

    两人进了轿子,孟子惆才施施然问:“你那指纹之说,只是臆测罢?本王可不知道刑部的人,居然能查指纹的。若是把杀人凶手的指纹对一下,那岂不是少了误判的案例?”

    “王爷英明。”严真真拍了一记小小的马屁,“既然王爷知道,为什么还会……”

    “就是为了去见洛王妃,你今儿也不会多生事端。”孟子惆淡淡地解释了两句,便闭口不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侯门正妻最新章节 | 侯门正妻全文阅读 | 侯门正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