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侯门正妻 > 正文 第79章 无人相救

侯门正妻 正文 第79章 无人相救

作者 : 小猪懒洋洋
    “人参?”严真真对这个词,可是十分敏感的。她如今空间里还有不少“极品”的紫参欲出手呢卢家既有现成的药铺……

    她沉吟着,觉得财不露白,在强盗屋里,不应该把自己的底细给捧出来。

    “王妃,三哥已给临川王府去了信,可今日还没有回音过来。”卢柱子的眼光闪了又闪。

    严真真也不意外:“我早说过了,不管是在严家,还是在王府,我都是姥姥不疼、爷爷不爱的。兴许你们这一出手,还遂了他们的意呢”

    “可如果不付银子,三哥他……”

    “这个我也是一早就说了,我们主仆三个,全部家当就只有二千两。你们若是看不上,那我也没办法,只能继续留在这里混吃混喝。其实我也不是很想回去,王府还不如你们这里呢”严真真双手一摊,很无赖地说道。

    “王妃”碧柳和螺儿齐声惊叫。

    严真真干笑:“我随便说说而已,反正他们也没打算放走我们。那个……柱子,你三哥若是回来,让他过来一趟,兴许我能和他谈一笔生意呢”

    卢柱子摇头:“三哥这几天脾气很大,我见了他都绕道儿走。”

    “他是为了你们的吃用发愁呢”严真真了然一笑,“没关系,我就是替他想办法,解决这事儿的。所”

    “真的吗?。”卢柱子怀疑地掀眉,“你们连山鸡都不会打,有什么法子……”

    “只管将你三哥请来就是。”严真真胸有成竹。也该找个机会,开始经营自己的事业了。临川王府,果然是靠不住的啊

    而卢家天处于艰难时期,这时候哪怕出个主意,都是雪中送炭。更何况,她还有紫参这种极品药材,正是他所需要的呢

    “可是,三哥他……那我领三哥来罢,若是到时候三哥发脾气,王妃你就躲到我的身后来。三哥一向待我很好,不会拿我怎么样的。不过,你的两个丫头,我可就没有办法了。”

    碧柳怒瞪着他:“你”

    卢柱子也不怕她,还做了个得意的鬼脸。

    螺儿担忧地问:“王妃,三少爷看着虽是个温柔风流的主儿,可如今人家正焦头烂额,理智尽失之下,什么事做不得?”

    “放心。”严真真轻松道,“我有办法解决药材的问题,想必他不会对我怎么样。”

    “王妃怎么……”碧柳对严真真知之甚详,立刻满腹怀疑。

    严真真不好正面回答,只能故作莫测高深:“我只是提供个线索,并没有说立时三刻就能把药材给他。但也不会有多久的功夫,三五天之内,就能让他的药铺有药可卖。”

    卢柱子将信将疑:“真的吗?。”

    “当然”严真真大言不惭,“不过,要看你三哥合作的意向如何了。如果还把我们当人质困在这里,那我……”

    “王妃,你可别……”卢柱子急了,“莫看我三哥样子长得温柔,其实他发起脾气来,连我父亲也要怕三分的。”

    严真真认真地说道:“柱子,我帮你们,也是帮我自己。既然王府的人没有回应,说明他们根本没有想救我的意思,那我只能自救了。若是我们合作的生意能赚钱,日后我也有一份私房,是不是?”

    碧柳和螺儿面面相觑,和劫匪合作生意?真是千古来闻所未闻的奇事,怕也只有她们的主子能想得出来。

    “王妃,不可……”碧柳想要阻止,严真真却摆了摆手,脸色微微怏然。

    “其实我们早就猜到了,临川王府不会在意我们的死活。也许我们死于非命,对他们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件额手相庆的好事。临川王本就不打算娶我回府,要不是昏迷不醒无法反对,我今天还在严家受气呢当然,到了王府也受气,但比在严家还要好一点。对太妃来说,因为碧柳的事,我不止一次地扫了她的面子,早对我怀恨在意。齐红鸾……更不用说,恨不能我立刻消失呢所以说,不管卢三少把消息传给三人中的哪一个,都不会生出救我的心思,对不对?”

    “呃……”碧柳语塞。

    卢柱子忍不住道:“王妃,那你还不如别回去的好,至少我们这里还能吃饱穿暖,只是吃得不够好,穿得不够精致罢了。不过,三哥一定会有法子,让我们恢复过去的荣光。”

    严真真失笑:“你对你三哥倒是信心十足。”

    “那当然,我三哥是最能干的就是……哼,那两房的人嫉妒我三哥,才会联手把我们赶出来。其实,我们三房说到底都是卢家的,原本在江南是最大的,如今一分为三,我们还举迁北方,卢家恐怕连徐家的声势都不如,真不知道他们打的是哪门子的算盘。”卢柱子得意完了,又开始伤感。

    “权力之争吧?。”严真真猜测,“宁为鸡首,不做凤尾,是相当一部分人的心思。只是他们不知道,失去了家族的庇佑,恐怕连生存都会变得艰难。”

    “哼,到时候看罢”卢柱子对那两房显然没有什么好感,“我去村口截住三哥,若他心情不好,就先让他撒完气再过来。”

    说着,也不等严真真回答,一溜烟地就跑了出去。

    螺儿叹息:“其实,柱子倒是个好孩子。碧柳姐姐,你明儿可别再说他了,没有他送来的野味,王妃连荤星子都碰不着。”

    “就是,身为人质,要有人质的自觉”严真真也语重心长。

    碧柳噘着嘴:“好吧,我一个人说不过你们两个。王妃既如此吩咐,奴婢照做就是了。往后见了柱子,一定不会再这样惹他。”

    “那就好。”严真真欣然,“其实他也够可怜的,从锦衣玉食的小鲍子,沦落成咱们的轿夫。说起来,还是咱们沾了便宜。况且,这些日子,他对咱们又这样的照顾,投挑报李,也不该这样的冷言冷语。”

    “嗯,奴婢明白。”碧柳点头应承,才小声嘀咕了一句,“其实那小子人还不错的。只有时候人小表大,看着很是碍眼。”

    螺儿却有另一层担心:“王妃,你真有法子提供出药材么?”

    “有。”严真真毫不含糊地点头。

    说是没有药材,并不是所有的药材都没有,只是年份上有所欠缺,一般的大户人家都看不上而已。久而久之,连以前的老生意,都会慢慢地绝足不前。

    但年份对于拥有神奇空间戒指的严真真来说,根本就不成为任何问题。唯一让人大伤脑筋的,是空间里种出来的东西,都是紫色的。

    不过,至少她可以提供一支“极品”紫参,想必那位卢三少也是个识货的,不至于把它当成紫萝卜。

    而且,她还有个假设,如果真能这样,那就能够更好地利用空间了。

    卢柱子果然把卢君阳带到严真真的暂居之所,只是两人的脸色都不大好,似乎在路上起过争执。

    “王妃有可以救药铺的法子?”卢君阳也不转弯抹角,直言不讳。

    “法子是有,不过需费些时日。”严真真温和地说道,“想必卢公子也知道,我母亲曾经留给我一根紫参。”

    卢君阳点头:“当然知道,就是因为那根紫参,临川王才会醒来。不过,更多的说法,是冲喜的原因。”

    “那是愚民”严真真不屑地翻了个白眼,“若是你的药铺里有一支紫参,生意会不会好一点?”

    “难道……你还有另一根紫参不成?”卢君阳怀疑地看着她,“紫参是何等珍贵的东西,我们卢家也只内库里有一支,如今也不知道落到了二房还是三房的手里。”

    严真真点头:“我确实还有一支,品相比原先的那支还要好,真可以当得稀世之宝四个字。”

    听到卢君阳郑重的回答,她的底气就更足了,话也说得铿锵有力。

    碧柳瞪大了眼睛,她怎么不知道王妃还有另外一支紫参?难道严真真一直贴身藏着,连自己和秀娘也不让知道?

    “当真?”卢君阳有些激动。

    “和金子那样真。”严真真笑嘻嘻地回答,“怎么样?我们可以谈谈合作事宜吗?你要的赎金只是一万两银子,我这支紫参的价值,绝对不止这个数儿。”

    卢君阳看了她一眼,没有立刻回答。沉默半晌,才道:“我要看看那支紫参。”

    “那……你等我一会儿。”严真真迟疑了一下,还是很爽快地答应了下来,“碧柳、螺儿,你们留下就是。”

    碧柳满心不是滋味,自小苞亲姐妹似的主子,到底还是把自己当成了外人。

    螺儿轻声道:“王妃倒并不是避着我们,只是怕那位三少爷趁机进去瞧见了。”

    “哦。”碧柳这才释然。

    严真真只一会儿就拿了个布包出来,故意小心地一层层打开。

    “真的是紫参”卢柱子满脸兴奋。他年纪小,但也知道紫参的珍贵。一看到紫得发亮的参须,便忍不住叫了起来。

    卢君阳也瞪大了眼睛,看着严真真把布包一层层地解开,渐渐地露出全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侯门正妻最新章节 | 侯门正妻全文阅读 | 侯门正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