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侯门正妻 > 正文 第69章 无法分享

侯门正妻 正文 第69章 无法分享

作者 : 小猪懒洋洋
    回去的时候,把秀娘赶去看碧柳,又打发了螺儿去拿炖的燕窝粥。严真真转过一丛茂密的竹林,小心地左看右看,才躲到一棵大树后,闪身进了空间。

    紫色的雾气似乎比上次进来的时候更浓郁,苹果紫得妖艳,沉甸甸地挂在枝头,像一个个小小的灯泡。

    现在的严真真已经对紫色免疫,很自然地摘下几个紫色的水果,然后躺在一旁的空地上,琢磨着找个木匠铺子,打点家具什么的,在这里造个小木屋。虽然占据了一点“耕地”,但以空间的生长速度,这点土地也足够了。

    可惜自己不会木匠活儿,不然砍了几棵苹果树啊梨树什么的,足可以造出一间有情有调的小木屋了。

    她伸出一只手比划了半天,很可惜空间这个秘密,没有人能和自己一起分享。要不然,兴许还能抓个白工,给自己打造一间小屋呢!

    在这个世界上,谁能让她信任到可以分享戒指空间这个秘密呢?她仰望着被紫色雾气弥漫的天空,幽幽地想。

    吃了两个苹果,没敢把核扔地上,怕下次再来又长满了苹果树,把她最后存身的地儿给占了,特意捏在手里,放到箩筐里。

    第一批收起来的豌豆,还新鲜水嫩。剥开两个豆荚,跟刚摘下来似的,透亮得很。嚼一口,清香诱人,简直可以当水果吃,只是少了一点甜分。

    “原来还有保鲜的功能……以后可以放点吃的在里面,不愁坏掉,就当储物间好了。不知道鸡鸭鱼肉收进来,会不会坏掉……”她自言自语地在自己的土地里巡视。一畦畦的植物绿油油,而累累的果实,无一例外都是紫色的。

    最早的一批紫参原住民,不知道已经长成了什么样的规模。只知道最近掰了参须种下去的参,已经有手腕粗细。

    “生财有道!”严真真啧啧赞叹,想起了自己的前世。如果那时候,自己拥有亿万的家产,也许未婚夫不会那样轻易地就说“BYEBYE。”

    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这样用金钱来维系的爱情,并不是真正的爱情。其实她多少想明白了未婚夫劈腿的原因,只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的眼光会这样的差。那毕竟是自己倾心爱过的男人。

    虽然留恋空间,但怕螺儿回头找自己,只能不舍地出来。

    果然,才走了两步,就遇上了提着食盒的螺儿。

    “王妃从哪里过来,才刚走过去时竟没有发现呢!”

    严真真掩饰:“持到那边的风景不错,就过去散了散。横竖这两日府里也没有什么事,偷得浮生半日闲嘛!”

    螺儿笑道:“只怕王妃再过些日子便不得闲了。”

    “为什么?”严真真不解。

    “王妃是糊涂了,再过半月便是皇后娘娘的千秋,王妃不要打点贺寿的礼物吗?中秋将至,各府的节礼,也该办了。”螺儿只当严真真一时糊涂,好心地“提醒”。

    她还有这么多的事要做吗?

    严真真烦恼:“这些事儿实在烦人,不如仍把家交给太妃管得了,这些事她做来熟门熟路。”

    螺儿吓了一跳:“王妃可莫开这样的玩笑,让有心人听了,不免到太妃和王爷面前去搬弄是非,到时候还真夺了王妃管家的大权。”

    “算了。”严真真知道自己无法和这些古人沟通,想躲个轻闲,不免被人认为软弱可欺,不得恩宠,连下人都会看低一两分。

    她不想欺负人,但并不表示愿意被人轻慢。是以叹了口气,再度认同了自己当家主母的身份。

    王妃,是一种尊荣,也是一种责任。严真真再也不羡慕现代职场的那些女强人了,她们成功的背后,也许付出得更多。现在严真真的烦恼,不过是看着空间里大把的时间白白浪费掉,不能让自己挥霍而心疼罢了。

    院子里来了客人,严真真偏首看向螺儿:“可是王太医过来替王爷看脉了?”

    螺儿也不清楚,只是摇头:“隐约听说是换了一位年轻的崔太医,也不知道今儿个来的是谁。”

    严真真吃惊:“王爷的脉,不是一向由王太医看的么?”

    “听说王太医跟着太后去了汤池的温泉,因此才换了这位崔太医的。王妃可莫小要小瞧了他,听说是王太医荣养后,就要由他接手太医院呢!”

    “是么?”严真真对太医院没有什么太大的认识,只是可惜自己送出去的半截紫参,还没有源源不断的回报,就这样的断了。

    “算了,我也不愿意挟恩图报,那段紫参得来也轻易,譬如鸡肋而已。”她自我开解了一番,才步入内院。

    天旻的男女大防并不严苛,是以严真真完全能够登堂入室,与崔太医相见。其实这位太医要说年轻,也真是年轻。不过二十刚过的年纪,面如冠玉,宛如处子,还留着一团没有完全消祢的稚气。

    把太医院交到这样一位年轻的太医手里,皇帝是不是太儿戏了些?严真真腹诽着坐在那个位子上同样年轻的皇帝,先向孟了惆行了礼,才受了崔太医的礼。

    “王爷的身子如何?”她温和地开口询问,态度诚退。

    “但请王妃宽心,王爷自小习武,身子原比旁人更强健些。再加上余毒已清,只需好好调养,不日便能痊愈。”

    “多谢太医费心。”严真真客气道,回头让螺儿拿了一张银票过来。不管在现代还是古代,有钱就能让鬼推磨。

    行贿受贿,是一个永恒的课题。

    “王妃不必如此,这是宜的份内事。”

    严真真失声:“你就是崔宜崔侍郎?”

    不怪她意外,实在是这位崔大人太有名了。一则是因为外貌秀美如女子,二则是此人升官的速度,让人既羡又妒。一年三升迁,自天旻开国以来,也只有河东巨族王家出过一名子弟,被人称作五百年不出世的奇才。

    这位崔侍郎,却屡遭人诟病。崔氏虽也是望族,到本朝更得以尚长公主,但毕竟根基尚浅。更何况大凡大才,相貌都不太好,唯这位崔宜,却貌比潘安。而皇帝屡屡深相召,然后便是如喷气式飞机般的升迁速度,想不让人想歪都难。

    PS:祝各位亲们元旦快乐,万事如意。最近加班加到昏头,差点忘了居然要过年了。这声祝贺有点晚了……亲们莫怪。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侯门正妻最新章节 | 侯门正妻全文阅读 | 侯门正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