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侯门正妻 > 正文 第66章 查无实据

侯门正妻 正文 第66章 查无实据

作者 : 小猪懒洋洋
    “兴许是给自己攒嫁妆呢!”太妃冷笑,“王妃也恁天真了,以为家里没有人,就能认定不会偷东西了?”

    严真真笑着摇头:“这倒不是,只不过觉得奇怪罢了。既然太妃已经握着了实据,自然不会是冤枉了人。”

    螺儿有点着急,但并不逾矩,只是朝着严真真使了个眼色。

    “这种事还需要证据么?”太妃不屑。

    “冤枉了人倒也罢了,只怕传出去被人听见,又要嚼些舌根儿。再者,王爷初醒,总盼着府里头平平安安,少生些事来。若是这丫头真是被冤了,一时想不开做了傻事,王爷那里也过不去。”

    螺儿松了口气,知道凭严真真这番话,太妃也要查个水落石出。她并不擅于交际,在王府里也就只有与抱冬相处得好些,自度凭自己对抱冬的了解,万不会做这种小偷小摸的事,才会央了严真真伸手救援。

    但严真真肯冒着得罪太妃的危险,这样的帮忙,倒也在她的意料之外。因此,心里又是感激又是惭愧。明明已经认定了主子,她刚才怎么还会疑虑呢?

    其实,在严真真的心里,是因为有了碧柳的事,反正是把太妃得罪上了,也不在乎多出来这一件。再者,螺儿说得对,她迟早要在临川王这母子两人之间,选择更倾向于谁。想要在两面讨好,她自问没有这份长袖善舞的本事。对于太妃和王爷,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临川王,因为太妃自己的出身,是个致命的弱点。况且,孟子惆看着是个无害的美少年,但肚子里的花花肠子,恐怕太妃再多长一个心眼儿,也不是对手。

    太妃勉强问:“那依着你,怎么个查法?”

    严真真施施然道:“既然太妃屋里的人都在这里,那就好办,让抱春和抱夏两个带人挨个儿地搜上一遍。那支镯子既然值一点儿银子,总在那人的箱笼里能找着些银两。”

    螺儿机巧地环视了屋里的众人一眼,目光落在屋角的抱秋身上。她比抱冬年长一岁,颇有两分姿色。平时总爱占些小便宜,把抱冬得来的赏赐,想着法子要过去。就是胭脂水粉一类,也尽要用抱冬的,两人为了这个,还吵了两架。

    她心下有了计较,便多了一个心眼儿。在抱春和抱冬带着人出去的时候,也跟了出去。严真真看见,也不阻止,反倒笑吟吟道:“我这个丫头虽是新买来的,平时行事倒也大方细心,跟去替你们看着点儿。”

    抱春和抱夏见太妃不放人,还指望着严真真能替她们留个好人家,自然有心巴结,只是齐齐施礼,带着螺儿便去了。

    太妃更加不悦,但严真真是管家的主妇,贴身的丫头跟一个过去,原也在道理上,因此只能苦忍,拿着身边的丫头出气:“看你们一个个都搅出些事儿来,偏还有人热心过了头,把一件小事儿恨不能闹得大了。丢王府的脸,阖府上下,又有哪一个有脸了?”

    严真真知道她在指桑骂槐,也不生气。倒是秀娘,在身后几度想开口阻止严真真的“多管闲事”,但两位主母说话,到底没有敢插嘴。

    严真真不急不躁,一则她相信螺儿的判断,二则就算判断错误,对她来说也没有什么大损失。反正,她和太妃之间的梁子,注定是只能越结越深。虽然之前,她一直想讨好了太妃,在王府里多少找到一个靠山。

    不过,她如今也看明白了,她和太妃之间,实在不容易和解。所以,权衡之下,她决定改投孟子惆的门头。虽然有时候过分冷淡,但毕竟是她名义上的丈夫,而且大多数时候还能够表示出她的善意。

    窗外芳草黯黯,枝叶凋零。太妃的院子虽然也多种花草,却都是春天开花的品种,这时候天气渐凉,只落了满地的残枝败叶。

    不管有多年轻,前头挂了“太”字,那心境便自老了。

    秋雨轻轻柔柔地洒下,带着湿意扑面而来。严真真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秀娘急忙把窗记给关上了。

    太妃皱眉;“王妃,我瞧着你身边的人都要好好地教些规矩,主子没有发话,就自作主张!”

    严真真笑道:“是啊,该好调教。幸好,心地都不错,我那里还从没短了什么东西。”

    “你那里,又会有什么好东西来着?”齐红鸾踩着一双木屐子走进来,正好接上了严真真的话。

    “我虽没有,王爷那里,总是有的。”严真真温和地笑道。

    齐红鸾顿时哑口无言,论尊贵,整个王朝也不过三数人能及得上临川王而已。于是只能悻悻地跟太妃请了安,极不情愿地在一旁落了座,才对上了严真真:“姨母不是让你不必每天都到这里来了吗?当自己有多受欢迎似的……”

    严真真看她仍然对准了自己,笑容依然在,却多了两分冷厉:“看来表小姐才正该让人调教,不知道晨昏定省,是做媳妇的规矩么?”

    “你这是对……”齐红鸾大发娇嗔,可想虽然名义上的客人,住的时间也未免太久了些。再者,表嫂对表妹教训两句,似乎也挑不出什么错儿来,顿时脸色板结,舌头也打起了结。

    “不知道妾身对太妃做得有什么不够的地方,请太妃指正。”严真真诚惶诚恐,“若是太妃这里少了人使唤,不如我叫人牙子过来,多买几个过来服侍?”

    齐红鸾大怒:“你这是往姨母这里塞人,谁不知道你的用心!”

    严真真笑:“表小姐这话说得可真是稀奇,做媳妇地买丫环给婆母,又有什么用心呢?无非是希望有几个伶俐的,能够把婆母服侍得舒舒服服,不是么?我的用心,太妃自然是明白的,只怕是表小姐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罢了。”

    “你骂我是小人!”齐红鸾气得脸色泛红,泪光盈然地看向太妃,“姨母,你看看,表嫂她……”

    “既然知道我是你的表嫂,有时候说话,还是要注意着些分寸才是。”严真真抢下话头,神色冷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侯门正妻最新章节 | 侯门正妻全文阅读 | 侯门正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