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侯门正妻 > 正文 第63章 二选一也难

侯门正妻 正文 第63章 二选一也难

作者 : 小猪懒洋洋
    可是作为一个连时代背景还没有弄清楚的穿越者来说,严真真能说什么?敢动临川王的人,不会是省油的灯。即使并非皇帝的意思,地位也绝不会低。皇帝固然不急着对孟子惆出手,但如果顺手解决了,也是乐于见成的吧?

    她连临川王都不敢得罪,还敢得罪那一位吗?所以,只能泛泛地劝道:“王爷既醒了过来,已是万幸之事。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兴许王爷此后,能够心想事成呢!自古以来,昏迷了这么久醒来的,都是大富大贵之人。”

    这话说的,便有些谄媚了。试想若非富贵人家,能够给予病人这么好的照顾吗?

    孟子惆瞪住她:“你知道我想什么?”

    严真真苦笑不迭,心想坐那个位子应该是他心底里的想法,难怪反应这么大!留一个能猜中自己心思的人在身边,对于上位者来说是大忌。

    “不管想什么,但愿王爷都能实现了。”她勉强地笑着,低头装出喝茶的样子。可是指节因为用力,而微微发白。

    他不会想要杀人灭口吧?如今的三大异姓王,就算是志同一心,实力还是弱了些。

    从看过的几部宫斗戏的经验来看,这个可能性是很大的。当然,她有杀手锏,可以躲到空间里去,但也不是长久之计……如果他让人守在这里,她就逃不掉!

    空间里的时间太漫长,似乎也不是件好事儿。让她躲一两天,在戒指里,就会膨胀成一个月。她就是再宅,也没有尝试过连续一个月不与外人接触啊……就是保全了性命,恐怕她也会被逼得疯了。

    严真真越想越可怕,连忙抬头。连见他神色怔忡,并不像要下狠手的模样,心下稍定。却不敢说话,唯恐自己不小心牵动了他的某根神经,再度下杀手。

    “实现?谈何容易?”孟子惆发完了呆,才喟然长叹,“我要的是什么……哼,又怎么可能心想事成。”

    那个位子,当然不会是好坐的。严真真纠结,这话可不能再劝下下了。谋反,向来就是成王败寇,而成者寡败者众。就是三大异姓王势力联合真能成了事,恐怕成功的那个人,也不见得就会是孟子惆。

    替他人做嫁衣裳这种事,不见得就是孟子惆愿意的。因此,她只是懵懂地看着他的脸,一副迷茫的样子。这种秘密,还是少知道为好。反正以自己的年纪和阅历,应该——是猜不出来的。但愿孟子惆也这么认为吧!

    “跟你说这些干什么!”孟子惆也没有等她的回答,自我解嘲地露出了一个笑影,便叹息着摇头,“说了你也不懂得的,我真有些急病乱投医了。”

    “呃……王爷福气厚重,想来是能的。”严真真干巴巴地说了两句话,一只手早就紧紧地扣住了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

    孟子惆浮出了淡淡的笑意:“但愿承你的吉言。”

    “王爷请安置罢,这时候也不早了。今儿个王爷精神比昨日要好,但也不能多用了心思。就算王爷要大展抱负,那也得有个好身体来做,是不是?我也不懂得什么大道理,只知道身子是做事的本钱。”严真真看他神色温和,决定还是早早歇下罢了。饭可以多吃,话却不能多说。这儿,可不是言论自由的国度。时间、空间都不对,搞不好就会掉了脑袋。

    “是啊,夜了。”孟子惆拿出块怀表看了一点钟点,才欣然点头,“你的中衣也似乎有些旧了,出嫁的时候不曾做新的么?”

    “做了一身大红的,婚礼那天穿过。是薄绸料子,不大贴身,因此便不是太喜欢。况且那颜色又张扬得过份,是以便让人收了放在箱子里。这些衣服虽是旧了些,日常穿着,倒还算舒服。”严真真低头看着被磨得起了毛边的下摆,皱了皱眉。这位荣夫人果然不是一般人,连衣服这些门脸儿上的事,都不屑做。

    若让人知道,严侍郎的脸,还真不知道往哪儿搁着才好。想必以前的严真真,也是个好强的人,等闲不肯让人知道自己的窘状,所以才用刁蛮和任性,来掩饰自己的无奈。

    “明儿让百瑞堂的掌柜带了裁缝过来,替你裁两件新衣。他们家的衣服,做工和料子都是顶好的。”孟子惆神色略显疲倦,半闭了眼睛道。

    严真真哭笑不得,还真当她是小女孩儿,又是打首饰,又是做衣服,变着花样儿哄她呢!

    “不用,我的衣服也尽被穿了,衣服虽是旧些,料子倒还舒服。反正是中衣,又不是门脸儿上的,也不必这样的破费。”她婉言拒绝。

    “就是家常穿的,也要讲究做工和料子,免得让人看了笑话,王府的脸面儿,还是要顾惜一二。”孟子惆不悦。

    听到他把自己的穿着,上升到了王府面子的高度,严真真也不好再反对,只是依礼屈了屈膝:“那妾身就多谢王爷。”

    “家是你管着的,也不必短了自己的月例银子。就是有不够的,只管找我要。旁的不说,胭脂水粉、首饰衣服的银子,还是尽被的。”孟子惆看关她的目光,深幽难懂

    严真真自然又说了一通感激的话,就差没有表现出“涕泪交加”,这才熄了灯,挨着孟子惆躺下,中间却小心地隔开了两个拳头大小的位置。

    “睡罢。”孟子惆显然也没有精神想别的。就算是想别的,也没有精神做些什么,很快就呼吸均匀。

    严真真却一时半会睡不着,想着自己的出路,却是越想越糊涂。她倒是想找龙渊问个明明白白,兴许能和他私奔到某个世外桃源去。虽然杀手这个职业有点朝不保夕,但或者有一天能成功劝说他金盆法手,从此为她洗手做羹汤呢?

    她从前看过的电影里,总觉得杀手一旦“从良”,便是个最好的情人和丈夫。难的就在于洗手不易,金盆难找。让她动心的,是龙渊一夫一妻的言论。就是为此冒点风险,也是值得的。女人本就是感性的动物,只要动了情,便不会再去计较利害得失。

    而孟子惆这位名正言顺的夫婿,她却没有太大的把握。三妻四妾,似乎是定局。王府里的规矩,可能还要更多些。严真真觉得自己和别的女人共用一个丈夫,不管从心理上还是从生理上,都难以接受。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可是要做出选择,又那样的艰难。

    二选一,也难选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侯门正妻最新章节 | 侯门正妻全文阅读 | 侯门正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