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侯门正妻 > 正文 第60章 幼稚的举动

侯门正妻 正文 第60章 幼稚的举动

作者 : 小猪懒洋洋
    太妃心乱如麻地传了晚饭,也没心思让严真真伺候,就挥手让她自去。

    “那怎么行呢?媳妇伺候婆婆用饭,原是天旻的旧例。若是传扬了出去,岂不说是我这做媳妇的不知礼!”严真真却不领情。反正她也不想回房去和孟子惆独处,虽然是个花样美男,可和他在一起,尤其是大晚上的,总觉得有一种别样的压力。

    “你留在这里,我反倒吃不下饭!”齐红鸾知道太妃的心思,没好气地赶人。

    严真真对她没有什么好脸色,碧柳的那一顿板子,一大半可是记在她的名下,因此笑容也收了,语气更是淡到疏冷:“表小姐是客人,但也还不必由我亲自伺候。做媳妇的伺候婆婆是天经地义,可伺候表小姐,却没有这个理儿。螺儿,你去伺候着表小姐用饭。”

    螺儿是新买来的小丫头,长得虽不十分出挑,五官也有些木讷,平时不多话,可行事却甚是机灵,严真真便叫来暂时替了碧柳的缺。这一两日使下来,倒十分满意,干脆让她领了大丫头的份例。

    “是。”螺儿福身答了,替齐红鸾盛了一碗汤,“表小姐请用。”

    严真真注意到汤里多用了蚌肉,知道齐红鸾有胃寒之症,平时极少用,对螺儿嘉许地微微颔首,亲自挽了袖子替太妃布菜。

    自然,这姨甥两人吃得满肚子都是气,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喜欢的菜,偏是吃不到。就是忍不住地说了,严真真和螺儿也有本事搞错成旁边的另一盘。

    “王妃回自个儿院子罢,王爷那里也要你服侍,短不得人。”太妃忍无可忍,终于出言赶人。

    “是。”严真真很爽快地答应了,随即吩咐,“这盘风鹅和肘子汤还没有动过,辙下去赏了抱春和抱夏两个罢!还有这盘……那盘……”

    太妃看着桌上的菜被分别赏给了下人,很快辙得干干净净,顿时气得倒仰,肚子生疼,咬牙切齿道:“往后王妃只在自个儿院子里服侍王爷用饭罢,不用到我这儿来伺候了。”

    严真真诚惶诚恐:“太妃,可是媳妇做的有什么不是?太妃但管指出来,明儿媳妇一准儿改就是了。”

    齐红鸾怒道:“你故意拿我们不喜欢吃的菜布上碗来,是什么用意,当我们还不知道么?”

    “难道媳妇布的菜,竟是太妃不喜欢吃的么?”严真真满脸的迷茫,“不如这样,明儿个我吩咐厨房换两个就是了。”

    这是换菜的问题么?

    太妃知道这是严真真为了碧柳和自己较劲儿呢!可一个丫环,就算打小儿一同长大,也只是个奴婢,替主子们承些杖责,原是应当。

    更没想到的是,居然用这样孩子气的手段来对付自己。就算少吃两顿好的,对自己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吗?

    严真真也知道这种做法有些幼稚,可就想替碧柳小小地出口气。而且,她也想用这种方法,让太妃屋里的人明白,自己和太妃并非一条心。尤其是抱春和抱夏,特意留了两盘好菜赏下去,一则为了布恩,二则……如果让太妃因此和两个贴身大丫头生了嫌隙,自然更是意外之喜。

    太妃急于和齐红鸾商量对策,也不及再和她计较。况且,严真真在面上表现得十分殷勤,不过能挑出些说不上台面的错儿。

    严真真含笑告辞,带着螺儿往院子里走。

    “螺儿,你是不是觉得我这样的做法,很幼稚?”走到一半,她忽然回头问。

    “王妃自有王妃的道理。”螺儿迟疑了一下才回答,“莫非王妃是要替碧柳姐姐出口恶气不成?”

    “嗯,总不能让她白白地受这一场打。”严真真叹了口气,“在王府里,我拗不得太妃,已经示出了我最大的诚意,可是人家还要拿碧柳立威,我又何必再拿一张热脸,去硬巴结着了?”

    螺儿压低了声音:“王妃这样做也好,王爷既和太妃不是一条心,早晚也要表明自己的态度。说到底,王府里作主的,还是王爷。”

    严真真惊奇地看着螺儿还带着两分稚气的脸:“今年多大了?”

    “过了年就十三了。”

    “倒是跟我同庚。”严真真点了点头。这道理,她不久前才想明白,可是螺儿进府也不过月余,竟看得这样清楚,可见并非一般人。

    她相貌平凡,可举手投足,却自有一种韵律感,想必自小的家教,也是好的。

    “你因何被卖入府来?”严真真生出好奇之心,又想要重用,因此想要问个仔细。

    “奴婢家里被抄了……”螺儿迟疑一番,还是觉得和盘托出。纵然被卖身为奴,也想过得更体面些。看到了严真真待碧柳的推心置腹,她也对这个主子,生出了依附之心。

    尽避日后未必能得宠于临川王,可她还是愿意赌一赌。

    “原来如此。”严真真了然地点头,没有再细问下去。

    螺儿强笑道:“那时奴婢还小,早已经记不得。及至记事,身边只有一个老嬷嬷,听说了些旧事,也并不太分明。”

    严真真转身,轻轻地握了握她的手:“往事不可追,既已记不得,倒也是一桩幸事。不管繁华显赫,还是罪及己身,都已经对你没有影响。”

    “是,如今螺儿只是王妃的侍女。”螺儿点头,眸中含泪。

    两人走至院门,却见黑沉的夜幕下,露出院门里的灯光,竟觉得有些温暖。原来,这就是家的感觉。

    “怎么这时候才回来?太妃不会留你用餐罢!”孟子惆一袭家常的白色中衣,正坐在房里的榻子上。前面的小桌,已经放满了例菜。

    “只是多问了几句。”严真真笑道,“太妃哪里会有空闲陪我用餐……只是表小姐嫌螺儿笨手笨脚的,数落了一通,这才迟了。螺儿,你出去自用,王爷这里我亲自伺候着。”

    “你既然还没用,坐下一起吃罢。”孟子惆朝她看了一眼,并没有阻止螺儿离去,“你不喜欢丫环们服侍?”

    严真真微愣,点头赧然:“是,当初在家里的时候,并没有这个习惯,倒叫王爷见笑。要不,这就叫他们进来?”

    “罢了,咱们两个用,更自在些。”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侯门正妻最新章节 | 侯门正妻全文阅读 | 侯门正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