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侯门正妻 > 正文 第57章 下战书

侯门正妻 正文 第57章 下战书

作者 : 小猪懒洋洋
    严真真抿着唇,默然地率先而行,秀娘扶着碧柳在后。她走得很慢,不时地回头看向碧柳,唯恐她受伤难行,跟不上来。

    “王妃请宽心,只是十杖,并不是很痛。只是王妃仍把抱春和抱夏两个留着,那院子里却插不进人去!”碧柳看出了主子的心思,心里感动,却又皱着眉,有点懊恼不迭。

    “往后总会有法子的,况且我瞧着她二人的神色,未必就不想被打发出去。我说的那两个管事,都是人极能干,又长得周正,日后在王府里能够掌着实权的人物。她们年纪也不小,恐怕私下里没有少为自己的将来打算过。太妃仍留着她们,恐怕……反倒失了她们的忠心,咱们事有可为。许她们一个前程,不怕太妃还能如臂使唤。”严真真冷笑,“只要再被留上两年,还会有什么好的给她们挑么?”

    秀娘点头:“正是,再拖下去,适龄的管事有了人,她们配个小厮和庄子上的汉子,心里怕不是得把太妃给怨恨死!”

    严真真亲自送碧柳进了下人房,吩咐两个小丫头细心服侍,才找了个无人的角落悄悄进了空间,挖出一棵白萝卜大小的紫参,刚要出去,又犯了踌躇。最终拿着小刀切下两片,又掰下一段参须,又折返回去给碧柳。

    “紫参……这如何使得?”碧柳大吃一惊,急忙把参片和参须往外推,“王妃手里原没剩下什么,奴婢是条贱命,哪里用得上这样金贵的东西!”

    严真真把参片塞给她,奈何碧柳力气比她大,终究还是没有塞得过去,不由得恼道:“傻丫头,物是死的,人是活的。只要人留着,就不怕没有柴火烧。你放心,当时给把紫参拿出去的时候,我还留了个心眼儿呢!别的不说,咱们几个还是尽被用的。不过,怀璧有罪,这东西还是不要说出去的好,咱们自个儿用来救命,是个好东西。”

    碧柳含泪收下,哽咽地叫了一声:“王妃!”

    严真真汗颜,其实这些东西,对于拥有戒指空间的她来说,是可以批量生产的……真不值得碧柳感激成这个样子……

    “你好生养着,别心疼这些紫参。我都给王爷和王太医那么些了,难道还能委屈了你?”

    “王妃这话可不能这样的说,奴婢的身份怎么能和王爷和太医比……”碧柳惶惑。

    “咱们自小一处儿的长大,你又掏心窝子地对我好,自然是外人没法比的。王爷……谁知道他日后待我如何呢?”严真真叹了口气,“况且,你这回的伤是为了我受的,这也实在算不得什么宝贝。我都舍得半支半支地给王爷和王太医,难道还舍不得给你?”

    碧柳感动得热泪盈眶:“王妃!奴婢只是一个下人,如何能够……”

    严真真摇了摇头:“其实,在我的眼里,人无所谓贵贱。待我好的,既投我以李,我必报之以桃,这本没有什么奇怪的。”

    “但奴婢……”碧柳低头揉了揉眼睛,哽咽难语。

    “不过你也真是傻,我不过多跪会子,你又何必强自出头呢?明知道太妃那里正因为账本子的事窝着火儿呢,还要撞到枪口上!”严真真嗔怪。

    碧柳忧心忡忡:“王妃自从被二小姐推进湖里,膝盖便一直不大好。如今虽还没到冬天,也不经久跪,回头又要站不起来。若是紫参有用,王妃倒不用服用两片。”

    原来她和自家姐妹的关系,竟然这样的糟糕吗?能把亲姐姐推进湖里,这位严二小姐可不是普通人哪。

    “那时候她才几岁呀!”严真真感慨。

    “王妃那年不过是十一岁,二小姐才只八岁。”

    “果然心狠手辣。”严真真砸舌,盘算着是否替本尊去报仇雪恨。毕竟没有切肤之痛,倒也不大放在心上,只是抿唇一笑作罢。

    碧柳道:“王妃不必担心奴婢,皮粗肉糙的,这点子伤实在不算什么。只是害王妃失去了往那院儿里塞人的机会,却是……其实王妃不必顾虑奴婢的。”

    “随她们闹腾去,咱们只作壁上观。说到底,这王府是王爷的,可不是咱们的。”严真真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旋即觉得这个动作在古代来说,很不淑女,才尴尬地停住。

    “那怎么成?人无伤虎意,可虎还会伤人啊!王爷没醒的时候尚且待王妃那样,如今王爷醒了,表小姐的心思就更活了。我才刚还看到表小姐从咱们的院子那里过来,想必又去看王爷了!王妃和表小姐比起来,太妃向着谁,还有得着说么?”

    严真真想了想,深觉有理。古人的时代,还是需要古人的智慧。孟子惆的身份和地位,绝对让他像个香喷喷的饽饽。

    “你宽心养伤,这些事我都记着。就算……咱们不想争些什么,总也不能让你和秀娘跟着我吃了大亏去。”严真真终于下定决心,在王府里把根先生下再说。

    回到房间,孟子惆正倚在床头看书。她也拿起一边的《天旻史志》,决定在找到回去的方法之前,还是用一种更积极的态度,在这个时代生活下去。

    “你喜欢看史书?”孟子惆早就注意到被她翻了一大半的书。

    “也不是特别的喜欢,只是觉得史书可以当镜子。”严真真头也不抬地随口回答。

    “当镜子?”孟子惆奇怪地问。

    “以史为鉴,可以……”严真真说了一半才想起这是唐太宗的名言,恐怕这个时代还没有流传开来。况且,一代帝王的话,她说出来,岂不是其心可诛?封建王朝,人的性命往往因人一言而决,不会有一审两审的机会。

    孟子惆却盯着问:“可以怎么样?”

    严真真没有出口成章的急才,只得硬着头皮把原话接下去:“可以知兴替。”

    “哦?你要知道兴替……”

    PS:眼看到了十二月下旬,亲们手里有残留的粉红票和PK票,给小猪砸下几张来啊……走过路过的亲们,千万不要手软,只管朝着小猪砸下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侯门正妻最新章节 | 侯门正妻全文阅读 | 侯门正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