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侯门正妻 > 正文 第55章 受罚

侯门正妻 正文 第55章 受罚

作者 : 小猪懒洋洋
    “啊!”严真真回过神来,茶已经泼了一半,裙裾上留下一滩茶渍。她抬手阻止了碧柳,“别更衣了,就这么走吧。今儿已经晚了,恐怕太妃心里不痛快。”

    太妃果然是等得很急了,看到严真真的手里没有带着账本,脸色早已微微地沉了下来,但还按捺着没有开口,等严真真大礼拜下去以后,却没有叫起。

    严真真暗叫倒霉,明知道今天要打醒了十二分的精神应付太妃,居然还在议事大厅上走神儿。可见美色误人,男女皆同。

    一个帅哥已经让人意乱神迷,两个……

    秀娘心疼自家小姐,却不敢开口。碧柳却忍不住了:“太妃,我家王妃昨儿服侍了王爷一夜,这才误了给太妃请安的时辰,请太妃原宥一二。”

    齐红鸾率先发难:“媳妇向婆婆请安,本就是天旻的古礼!你不过是个奴婢,主子们面前,哪里有你们说话的份儿!”

    严真真忙道:“我这丫头打小儿跟我一同长大,虽说是主仆,但情同姐妹,有时候不免忘了尊卑上下,太妃饶了她这一遭,回头媳妇好好调教。”

    太妃心里本不痛快,碧柳撞在了她的枪口上,哪里会格外开恩?立刻沉住了脸,教训严真真:“王妃这话可就差了,奴婢们就是再打小儿地陪着,也只是个奴婢。尊卑有别,岂能没大没小的?主子们面子,有她说话的份儿么?来人,拉下去重重地打二十板子!”

    “母亲,丫头们忠心护主,也没有什么不对。只是在严家素来乏人调教,说来也是媳妇的错儿,不如由媳妇替母亲抄一卷佛经,权作赔罪,可好?”

    齐红鸾拦在头里:“表嫂替太妃抄写佛经,本是份内事儿。这丫头目无尊卑上下,杖责也不为过。难不成表嫂觉得太妃处事不公么?就是管了王府,太妃还是这府里头最尊贵的女人。就是普通人家,做婆婆的要责罚媳妇的丫环,也是天经地义,何况是咱们王府呢?”

    严真真觉得好笑,她还真当临川王府是她家了啊?

    不过,这时候却不敢露出笑影,只是脸色诚恳地央求:“碧柳跟着媳妇也有七年,素来只在严府,小家小户的,原就没见过大场面。太妃饶了她这一遭,想必下回总有些记性儿。”

    太妃哼了一声:“王爷不是还夸王妃善于调教丫环么?赶明儿,我这里的几个大丫头,还要交给王妃去调教呢!”

    原来太妃的怒气,缘于孟子惆的那句话!严真真有些无奈,你们继母继子之间的战火,别隔着自己烧啊!火两头的人倒没有什么,烧坏了的是她……

    她立刻换上了一副诚惶诚恐的脸色:“太妃这话可要折杀我了,谁不知道太妃调教出来的丫头,不单是长得水灵,还精明能干呢!这不,已经有几个管事的,明着就要来求太妃跟前儿的抱春和抱夏了呢!只是媳妇想着太妃使她二人也使得习惯,怕换了新人使得不那么便当,也没有敢立刻答应。”

    太妃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唇角含笑:“是么?”

    碧柳跪在严真真的身后,轻轻地扯了扯她的裙角。临川王既然开了口,这是个往太妃院子里塞自己人的好机会。她宁可挨一顿皮肉之苦,也不愿意眼睁睁地看着严真真拿这个机会作人情。

    然而,在严真真看来,能够换得碧柳平安,付出这样的代价很值得。所以,她毫不犹豫地点头:“媳妇还要向太妃学学怎么调教人呢,哪敢在太妃面前班门弄斧?若真送了两个丫头来,岂不是让人笑话?单只笑我还不打紧,就怕别人把太妃和王爷也一起笑话进去了,岂非是我的罪过!”

    齐红鸾抢在太妃表态之前开口:“表嫂这话说得倒有些自知之明,不过你这丫头未免太不懂规矩,若全无惩戒,不免让人看着仿效。不如这样,二十杖减为十杖如何?”

    太妃微微颔首:“红鸾这提议甚好。”

    严真真笑靥不变:“是,太妃说的是。”

    “王妃起来罢,你这丫头既说你的膝盖经不得久跪,往后自己知道提点着我两句。我这儿哪有这样的心思记得这个呢?”

    “这原是王府的规矩。”严真真勉强笑道,站起来的时候,觉得膝盖处麻麻的痛,一时竟没有站稳。

    碧柳在旁,早已眼明手快地扶住:“王妃且在椅上坐一坐才起身。”

    太妃勉强叫严真真坐下,一旁的抱夏对碧柳却没好脸色:“自个儿走罢,叫我押着却是难看。”

    严真真有些担忧,不知道是由谁行杖。这中间大有讲究,便欲起身去观刑。

    碧柳急道:“王妃的腿自前年受了寒后便不能疾行,久跪便易犯,这会儿还是好好儿地将养着罢,别再起身了。”

    “前年受寒?”不待她细问,碧柳已是自个儿施施然地出了厅门,留下严真真满腹忧心。

    “不过一个丫环罢了,表嫂竟也这样的维护,可不是降了自己的身份!”齐红鸾撇了撇唇,颇有些不屑,“都说礼部侍郎的长女,甚不懂礼,原先还不信呢,再怎么着也该受家庭的熏陶才是,怎么也不至于像人说的那样不堪。谁知今日一见,才知道所言非虚,为着个奴婢跟太妃争理儿,可不是媳妇里面的头一份儿?”

    严真真淡淡道:“在我的眼里,丫环也是个人,况且碧柳也是为了我这个主子,才斗胆言说。无理只得屈从,有理却是该争的。”

    “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难怪你那丫头不知尊卑,原为着你也不知。”

    “不知尊卑么……倒也不仅仅是我们主仆二人。”严真真淡淡地瞥了齐红鸾一眼,虽然没有明说,但一边站着的丫头,都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王府之中,以太妃和王妃为尊。齐红鸾不过是个亲戚,却三番两次截住严真真的话头,又哪里知尊懂卑了?心里不由得齐齐感慨,难怪碧柳拼着受罚,也要为严真真说话,原是有这样护着下人的主子。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侯门正妻最新章节 | 侯门正妻全文阅读 | 侯门正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