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侯门正妻 > 正文 第52章 断然离去

侯门正妻 正文 第52章 断然离去

作者 : 小猪懒洋洋
    “怎么了?你还不曾洗漱吧?。”孟子惆提醒。

    “啊,是了,我现在就出去洗漱一番。”严真真急忙点头。

    “让你的丫头……叫碧柳是不是?把铜盆子端进来,你出去了……又上哪儿漱洗?”孟子惆好笑地看着她慌张的模样,眼睛里渐渐地又浮起了笑意。

    “呃……”严真真脑袋发胀,孟子惆那里,却已经扬声叫了“碧柳”。

    碧柳满脸俱是喜气,指挥了两个小丫头,把一应物事都搬过来,服侍着严真真洗漱完毕,才笑着退了出去。

    “睡吧!”孟子惆看着严真真局促的模样,再看她未能完全长成的身量,只是叹息着摇了摇头。

    大床已经分出了一半地盘,严真真三步挨着两步,慢慢地踱过去。只恨这段路这样的短,一时之间想不出什么脱身之策。

    今天……他们要圆房了吗?她还没有准备把自己交给他,龙渊才是她目前想要考察的夫君人选呢!下垂的目光,已经看到了床沿。严真真的脚步顿了下来,悄悄地又向后跨出了一小步。正待再接再厉,拉开和大床的距离,腰上却忽然箍上了一条手臂。

    “啊!”她低呼一声,随即又下意识地以手掩唇。

    这可是在自己房间里,若是被人听见,明天又不知道会传出什么风言风语。她因对龙渊上了心,便分外担忧他的反应。

    至于太妃和齐红鸾那里,倒是其次的问题。

    “本就是夫妻,叫出来别人只当是情趣。”孟子惆似乎瞧得有趣,笑声有点闷。她的耳朵正侧在他的胸前,只觉得浅浅地震动。

    他的手臂虽然不粗,但绝对是力量型的。严真真有些懊恼,这还是大病初醒,如果日后调养好了,自己哪里还里还能逃得出他的手掌心?

    如果龙渊能带自己走的话,恐怕也得趁早。只是那根榆木没等把话说完,就走得没影没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神不知鬼不觉地又出现。如果是现代,她一定会把他的电话打到爆,要到一个说法才肯罢休!

    可现在,她只能望夜空而嗟叹。

    “王爷请先放妾身下来……”严真真有求于人,只能自称“妾身”,虽然她自己说得十分别扭。

    “就睡罢,本王替你宽衣?”孟子惆戏谑似地不耻下问。

    “不用,我自己来……”严真真红着脸结巴,“王爷请松手,待妾身宽了外袍,再陪王爷……呃……说话。”

    孟子惆失笑:“知道你害羞,去屏风后换了中衣再过来罢。”

    “哦。”严真真闻言急忙手足并用地爬起来,看到孟子惆的脸上涌出的一抹嫣红,不由得微微失神。这张脸就是长在女人的身上,也足够称得上倾城。长在男人的身上……花样美男不足以形容其眉宇间的那点刚性,奶油小生又比不上他俊逸的神采。若说走性格路线,那皮肤的纹理又实在细腻得让人嫉妒无比。

    幸好古代的中衣,不像现代的睡衣那样追求节省面料。从领口到裤脚,足可以把人包裹得严严实实,不透一点风。就是脖子,也只露出下巴那里的一点儿。

    她换好了衣服,又整理了腰带,最后把长发散下,足足在屏风后面磨蹭了大半个时辰,才慢吞吞地走了出来。

    一下子就撞进了那以乌黑的眼睛,只觉得头皮隐隐发麻。她站在原地,只觉得举步都变得困难。

    他本来似乎在思索着什么,看到她苗条的身影,顿时唇角微挑,定定地看过去。直把严真真看得心里颤颤的,像是春天的草坪上,偶尔拔下的狗尾巴草来回地拂着心上。

    “你不还是新嫁娘吗?怎么穿得这样的素,不会是想替我守孝吧!”他好心情地开着玩笑,没有忌讳。

    严真真却被吓了一跳,这世道怎么这样!前一步是错,退一步……似乎还是错。

    “不敢,只是素来雅爱白色,所以一应中衣,便做的全是这些颜色。”她急急地解释,为了增强说服力,还打了个手势。

    她自己尚不觉得,看在孟子惆的眼里,却仿佛是两朵兰花,在眼前次第地开放,别有一番动人心魄的风情。

    “过来……”他只觉得喉头发紧,声音微微低沉,唯恐被她发现了暗哑。

    “哦。”严真真想不到推脱的理由,只得一步步挨了过去,“王爷……有事请吩咐。”

    她的目光不自觉地看向窗外,某人鸿飞渺渺。风吹梧叶,把明亮的月光筛成了细小的碎银子。忽地风影摇动,一块巨大的黑斑落在脚边。她又惊又喜,不及细想便扑向窗口。

    一个颀长的人影,果然临窗而立。严真真待要开口,他却已返身扑入了黑夜,根本让严真真连孤注一掷跟他走的机会都没有。

    他……就这么走了?兴许是误会了什么吧……难怪人家说先爱上的那个,在感情上总是要吃些亏。她虽然对龙渊还说不上爱,但至少已经有意把他培养成白首偕老的未来伴侣候选人。迄今为止,她还只遇上了这么一个愿意用忠诚来守护自己婚姻的男人。

    她向往的“与子携手,与子偕老”,在现代尚且没有能够实现,在这时代……或许,龙渊真是唯一的选择。

    两人初识时,她尚言笑不禁,因为无求。而如今的忐忑不安,正是因为有欲。

    “外面有人?”孟子惆目光微冷。

    “没有,是我看错了。”严真真勉强振作精神,“还以为是人呢,结果是一只鹊儿,倒是很大。我才扑近,便扑楞楞地飞走了。”

    “是么?”孟子惆不大相信她的说辞,不过也不接受有人暗中潜进王府。他醒来后,院子里加强了防卫,谁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潜进来?他看向窗外,风吹枝动,月影寥落,确无人踪。

    “嗯,不是鹊儿,大约也是白头翁。倒是我不好,扑过去把它给惊走了。恐怕树上还有个鸟窝,别惊了鸟宝宝们才好。”

    孟子惆没好气道:“鸟儿就是鸟儿,什么鸟宝宝!你穿着单衣站在外面也不觉得冷?快进被子里躺着罢。”

    PS:感谢yy738155、Freely的礼物,感谢恋爱的臭虫更新票,谢谢亲们的支持。本月过半,有粉红和PK票的,别忘了替小猪砸上哦!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侯门正妻最新章节 | 侯门正妻全文阅读 | 侯门正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