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侯门正妻 > 正文 第48章 不是靠山

侯门正妻 正文 第48章 不是靠山

作者 : 小猪懒洋洋
    严真真笑眯眯道:“如果实在没办法,那就只能给太妃送过去了。”

    “有这么老实?”孟子惆抬眸瞟了她一眼。

    “没办法,太妃的根基比我深,辈份又比我高,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其实由太妃管家,我也乐得轻闲。”严真真叹气,低头喝茶。

    茶水有点凉了,杯影里照见一张瘦削的脸。严真真觉得自己之所以这么苗条,完全是因为在空间里没有主食,天天吃水果瘦身餐,能不瘦吗?尽避最近伙食还不错,可一张脸还只巴掌样大。

    她眯着眼看向孟子惆,暗暗打着腹稿。现在临川王醒了,她应该有机会经常往外跑了吧?洛雅青来接的轿子,不能往犄角旮旯里走,每次看着那些鱼龙混杂的巷子,只能在路过的时候望洋兴叹。

    得想个办法,把谷物找地儿搬出来,然后去打粉。再采购些锅碗瓢盆什么的,就可以喝上热饭热汤了……

    “你的账本藏在哪里了?我看抱春和抱夏两个只管往我床头瞄。”孟子惆有点好奇,“我刚才悄悄打量了一遍,也没看出来你放哪儿。把账本拿来我看看,到底做了什么手脚。”

    严真真的脸蓦得胀红,那是急的。不过,急起来倒也立刻生出了智,结结巴巴道:“放在……那个……恭桶那里了。”

    孟子惆瞪视着她,笑容古怪:“真有你的,难怪她们在房间里团团转,也没有捞到账本的影子。”

    “我……现在就去拿来。”严真真松了口气,总算找到了一个私密的地方,可以让她悄悄进空间把账本子拿出来。

    她走到帘子后面,确认这里面不会有人轻易进来,才闪身进了空间。累累的果实,挂在枝头,严真真唯有庆幸,这些水果不会像豌豆那样,成熟了就爆开,长得满地都是。她目测了一下,砍掉两排果树的话,可以再种上点庄稼,米面都有,可以自给自足。

    “真出恭了啊?”孟子惆的声音,把严真真吓了一跳,这才发现自己在空间里呆了太久,有些遗憾地拿了账簿出来。掀起帘子的时候,又回头看了一眼,欲哭无泪。

    伴随着孟子惆从昏迷中醒来,她自由进出空间的日子,就这么一去不复返了。紫参啊紫参,你说功效要这么好干什么呢?就随随便便让他维持原状不就结了吗?

    她双手捧着账簿递给了孟子惆,连孙嬷嬷冒着受伤的危险顺回来的那本也一同献了上去。她觉得,还是少担些责任的好。一府之主,就要有一府之主的样子,权力上交,连同风险也一同上交,严真真乐得轻松。

    “这一本是外头的账,应该是蔡仲那边儿的吧……”孟子惆的眼睛很尖,一下子就看出了账本的来历。

    “是孙嬷嬷好不容易带回来的。”严真真轻描淡写地说了一遍,才叹息道,“可怜孙嬷嬷就是用了王太医的药,到现在还不能下地。”

    “唔,蔡仲的确可恨。不过,如果不是府里有了蛀虫,就他一个,也翻不出什么花样。根子还是在府里,偏又轻易不能动。”孟子惆说起来的时候,还颇有余恨。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若要根除弊端,又岂是一天两日就能办到的?事情也没有迫在眉睫,慢慢来吧!”严真真随口安慰。

    “你近日管家,可觉得力不从心?”孟子惆沉吟着问。

    严真真腼腆一笑:“在家的时候,我原没正儿八经地管过家……所以,难免会有些不在如意的地方。不过还好,姐姐派了孙嬷嬷来帮我,外头店铺也叫了得力的人手。”

    孟子惆“嗯”了一声,没有表示意见,接过账本翻看。

    严真真想了想,觉得洛雅青派过来的人手是给自己的,恐怕孟子惆会另有想法,于是小心地道:“既然王爷醒来,想必手里有人,不如就把他们打发了吧?。”

    “不急,先留着使罢。平南王那边的人,都很能干,我一时也派不出多少人手,只能再偏劳他们一下了。”

    “哦。”严真真答应着,百无聊赖,随手拿过针线,又觉得自己的绣活儿还不能拿出手,拈着针举棋不定。侧首看向孟子惆,人家正侧脸看得出神,而自己的手头,又实在缺乏打发时间的东西,只能勉为其难地穿针引线。

    “你绣的是……什么花?”孟子惆已经看了好一会儿,最后决定不耻下问。

    严真真端起绣绷子看了又看,苦着脸道:“本来是想绣牡丹花的,可是觉得那花太富贵,又复杂得很,所以改绣了……月季。”

    她自己看来看去,也不像牡丹,只能临时改口,找了个说得过去的花名。其实,还是有点牵强……

    果然,孟子惆瞪大了眼睛:“你这是月季花?”

    “我绣活儿不好,在家里的时候也没有人教,所以……”严真真赧然。

    在这个时代,哪怕是惊才绝艳,作为女子,也不能够绣不好花。

    现代人能绣绣十字绣,就很不错了。严真真能够把架子端像,至少牡丹花绣出来还能看出来是花,已经是借了戒指空间的光。

    她容易么?结果刚拿出来秀一把,就被打击得体无完肤。

    孟子惆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只是把账簿子还给了她:“你还收着罢,早些歇息,明天还有得忙呢!”

    “哦。”严真真迟疑了半晌,才赔笑道,“要不,就由王爷收着?那地方虽然隐秘,毕竟还能被人发现。”

    “随你。”孟子惆淡淡地微闭了眼,严真真看他略有倦意,忙叫进了碧柳,替孟子惆净了面,烫了脚。

    碧柳手脚轻快,又打了盆水给严真真:“王妃也歇着罢?”

    “我答应了太妃,晚上要拿账本子过去的。这会儿账本子是拿不出去了,但人可不能不到。王爷请先安歇,我去去就回。”严真真苦着脸,看着黑尽的天空,有点觉得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天地良心,她只是存心看太妃的好戏,也为这古代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侯门正妻最新章节 | 侯门正妻全文阅读 | 侯门正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