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侯门正妻 > 正文 第42章 受辱

侯门正妻 正文 第42章 受辱

作者 : 小猪懒洋洋
    一会儿,太妃和齐红鸾赶到,严真真嘉许地看了秀娘一眼,一边想着回头要增谢谢孙嬷嬷。人家虽然是洛雅青派来帮她的,但这样的落力,倒还是让她觉得意外。

    “王爷醒了?”太妃的激动半真半假,齐红鸾却是真高兴。根本不避嫌疑地扑到孟子惆的床头。

    “表哥,你如今觉得怎么样了?昨儿个红鸾与姨母去寺里求了一支好签,今天果然就醒来了。这几日,只表嫂诸事不管,成天介地往平南王府里跑。幸得姨母与我天天去吃斋念佛,总算是盼得表哥清醒。”

    严真真皱眉,可不待她辩解,太妃已经执了孟子惆的手,长吁短叹,又一迭连声地叫“赏”,不单是备了重礼谢王太医,还把拿了成把的铜钱,赏了这边院子里的人。严真真只能闭上嘴巴,来不及向孟子惆显摆自己的功劳。

    孟子惆身子虚弱,只是对太妃说了几句感谢的话,虽然态度诚恳,可严真真总觉得他只是在敷衍。

    王太医眉开眼笑地去宫里报信,虽说当今的皇帝深为三大异姓王忧虑,但孟子惆在京城出了事,还是会给言官们找到上书的理由。而如今龙椅上的这位,最爱惜名声不过,就算要削了孟子惆的权,也不会在这种时候。

    况且,比起峥嵘未显的孟子惆来,刘逸之坐拥关中,拥兵边关的马微良才是真正的心腹大患。

    孟子惆微阖双目:“儿子让母亲担心了,这会儿还觉得十分倦怠,请母亲恕不能全礼之罪。”

    太妃忙笑道:“自家人说什么两家话儿呢!你如今大病初醒,我和红鸾也不打搅你。有什么要吃的要用的,只管叫你王妃来告诉于我,但凡有的,就没有不能给你用的!”

    严真真立刻想到了《红楼梦》里的王熙凤,两面三刀的典型啊!这一招,换自己就绝对使不出来。

    齐红鸾亲手端过了参汤:“表哥,我喂你。”

    秀娘急忙道:“太医走的时候交代过,王爷连用了三日紫参,这几日都不能用人参和燕窝大补,只用清粥小菜,先平一平方好。”

    “谁听说连参汤都不能用的?你这死奴才,安的是什么心?竟见不得表哥好!”齐红鸾大怒,一掌就掴到秀娘的右脸上。

    严真真脸色一变,下意识地就要扬起手来,被秀娘死死地拦住。

    她冷冷道:“表小姐,你是不是这几天过得糊涂了,把我们临川王府当成了齐府?秀娘是我的奶娘,便是我也要礼让三分。别说她说的没错,就是错了,表小姐也该把她交给我发落才是。”

    太妃皱了皱眉:“红鸾,你表嫂的人,你动什么手!还不跟你表嫂好好地赔个罪,她向来好脾气,倒也不至于是真的责怪你。”

    齐红鸾恨恨地瞪了严真真一眼:“姨母,谁不知道人参最是补气,表哥初醒,喝这个再好不过,怎么会有不合用之说?分明是她们不想表哥醒来,所以才……”

    严真真冷笑一声:“我母亲统共就留了一支紫参给我,若是见不得王爷好,我何必翻箱倒柜地找出来?况且,王爷是我的夫君,是我后半生的依靠。咱们临川王府,王爷便是主心骨,自太妃以下,谁不盼着王爷好?表小姐这话,可诛心得很哪!”

    “你那什么参谁知道有用没用,不定还是我们这两日去寺里祈福的原因呢!”齐红鸾词穷,却不甘示弱。

    “王爷醒来,自是皆大欢喜,也不必表谁的功。只是参汤是王太医特意交代下来的,纵然表小姐是一片好心,我也不能让王爷冒这个险用一碗。”严真真淡淡道,“至于我院子里的人,自有我与王爷发落,表小姐倒不必多费心。”

    齐红鸾气得一张脸阵青阵红,却偏是无言以对。她刚才给秀娘的那一个耳光,放到哪里都是理亏,因此只得嘟嘴不语。

    “红鸾,你先回去罢,我这里有王妃伺候着就够了。等明儿精神好了,再请你过来坐坐。母亲那里,还要你多加陪伴。”孟子惆也有些脸色不虞,不耐烦道。

    太妃急忙拉了齐红鸾一把,制止了她不曾出口的话:“好了,王爷好生歇着。真真,你得让人多看着点儿,若是家事那里捉襟见肘,不如仍由红鸾替你帮着。”

    严真真感激道:“多谢母亲想得周到,这几日真有些力不从心。只是若真把家事扔给表小姐,未免让人笑话。好在洛姐姐那里,已经叫了两个能干的人,帮着看顾着铺子,这两日倒理出些头绪来了。母亲放心,咱们王府的用度,不至于青黄不接。”

    “你那些嫁妆能典多少银子!”齐红鸾一脸的不屑。

    “表小姐请放心,王府的用度,还不至于要靠我的嫁妆来维持。”严真真扫了她一眼,转头仍看向太妃,脸色诚恳,“那两间铺子之所以一直不曾赚钱,是因为货色有些陈旧,我让人这两天买一送一,处理得也差不多了。虽说一时之间亏了,好在能把银子收回来,应付王府的用度,再买些新鲜的货色,铺排开来便好。”

    太妃目光微闪,只是点头:“你看着办罢,若是做不来,交与我也一样。”

    严真真一迭连声地说了许多感激的话,亲自把两人送至院门口,看着两人的背影远了,这才回头。

    碧柳一脸气愤:“表小姐太过份了,竟然打人打到王妃的屋里!王爷他……竟然听之任之,也没说一句重话。”

    “王爷那里,原是指望不上的。”严真真自言自语,“秀娘吃这样的大亏,日后总要描补回来。表小姐那里,暂时也不必动,有太妃的面子在,咱们动不得。况且,她与王爷又是青梅竹马长大的,比旁人更亲近些。而咱们,对于王爷来说,不过是个陌生人罢了。唉……罢罢罢,行一步看一步,这个公道,晚些再讨回来,总不能让乳娘白受了委屈。”

    秀娘在一旁听见,急忙摇头:“王妃千万莫要因奴婢的事动了怒,不值当的。表小姐虽管不着奴婢,总是王府里的主子,忍一时之气罢了。王妃千万莫因了奴婢与王爷置气,那就得不偿失了。”

    严真真意外地看向秀娘,笑道:“总是因了我的缘故,才让乳娘受了委屈。”

    她敢打包票的原因,是某位神出鬼没的杀手,并不指望孟子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侯门正妻最新章节 | 侯门正妻全文阅读 | 侯门正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