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侯门正妻 > 正文 第31章 大胆刁奴

侯门正妻 正文 第31章 大胆刁奴

作者 : 小猪懒洋洋
    “我是临川王妃。”严真真柔声道,“明天一早,我要看到你的账本,嗯?你掌管的所有产业,都是临川王府名下,不是你的,懂么?我记得临川王有十几间铺子,就算有两三间不盈利,也不可能连支出都应付不了。”

    “哪里有十几间……只有两三间而已。”蔡先生冷笑,“王妃恐怕是记错了罢?这事旁人不知,太妃是知道的。原先有几间绸缎铺和古董铺子,可王爷病倒后,便陆续变卖了。”

    “哦?卖给谁了?”严真真也不急,徐缓地问。

    “自然是南来北往的客商,如今去哪里找人家?这是太妃发的话,并不是老夫自己作主。诚如王妃所说,这是王府的产业,老夫作不得主。”

    严真真缓缓点头:“你把账本子拿来,这也拿不出?”

    “柜子被锁着,伙计前两天母亲急病返了乡还不曾回来。”蔡先生硬着头皮继续推搪。这一回,不独是严真真,就连秀娘也明白其间有猫腻了。可她弄不懂关窍,只站在一旁干着急。

    “孙嬷嬷。”严真真转头叫人,“你陪着蔡先生回一趟账房,另外派个人让我姐姐找个擅长开锁的来,我等不得明天,今儿个就要把账本拿过来!”

    蔡先生大急:“王妃,这不合规矩!”

    严真真站起来:“蔡先生,你的做法更不合规矩。”

    “王妃,明儿一早,老夫把账本送来。”蔡先生鼻尖冒汗。

    “你送不来,我自己取去。”严真真含着浅笑,忽地沉下了脸,“孙嬷嬷,还不跟着蔡先生去?我就坐在这里,等着账本子拿过来!”

    孙嬷嬷早就使了眼色派了人出去,这时答应了一声,居高临下地看着瘫坐在椅子上冒冷汗的蔡先生:“请吧!”

    严真真看也不看,又转头看向一边噤若寒蝉的媳妇子:“茶水房和针线房的,还有什么事?若能照旧例,一概照着办就是。”

    “什么?她竟然要查蔡先生的账?”齐红鸾瞪大了眼睛,转头看向太妃,“姨母,严真真太过份了,她这样……”

    “别急……”太妃不以为然地安抚,“严真真啊,到底年轻着呢,这账可不是那么容易查到的。咱们虽然买下了那几间铺子,可银子一半落到了谁的手上?他就算是毁了自个儿的窝,也不会让人查到账!”

    齐红鸾这才放心,娇笑道:“都说姜是老的辣,果然姨母想得周到。就是严真真再聪明,也想不到咱们会自己把铺子买下来。”

    太妃瞪了她一眼:“这些话别乱说,口没遮拦的。你也知道,孟子惆也没多少日子,咱们能不好好打算么?严真真那里,留给她一个空架子,也就是了。没有了孟子惆,临川王府还是王府么?”

    齐红鸾叹了口气:“可惜了表哥,如果他能醒了娶我做侧妃,咱们的这份家业,还远不止这么多呢!蔡仲那狗奴才,趁火打劫了咱们一小半的银子!”

    “不给这一小半,那一大半也不是咱们的了。夜长梦多,还是握在自己手里的好。”太妃闲闲地看了她一眼,“咱们那两本账,是查不出什么问题的。就是蔡仲那里,那老狐狸也不会把账拿出来的。”

    “可是……听说洛王妃身边的那个孙嬷嬷也跟去了。”

    “关系他的身家性命,那账本是无论如何不会交到严真真手上的。到底年纪小,性子急了。不过也难怪,孟子惆的情况,恐怕她就是不问太医也清楚,拖不过年,也要急着为自己谋算。”

    齐红鸾拍马屁:“她哪儿斗得过姨母啊!”

    “哼,这两天由得她去闹,过两天再让柳嫂子和针线房问她要银子。”太妃冷冷地勾了勾唇,“她那位继母也真正小气,只给了这么些嫁妆。就算她想拿出来变卖支撑,也支持不了几日。到时候,自然会乖乖地把管家的权再交回来。这么一来,洛雅青就算要替她撑腰,也说不上话了。”

    两人说到得意处,都吃吃地笑了,然后要人送了果子干来,就着茶边吃边说。

    严真真当然没有她们这么悠闲,好在早有心里准备,知道太妃不会心甘情愿把王府的管家权交出来,倒也没有心烦意乱,只是坐着翻看账本。

    因为发作了账房,媳妇子们也没敢再使什么妖蛾子,各自唯唯地应着去了。

    “小姐,这账本是假的吧?。”碧柳斟上了茶,悄声问。

    “当然是假的了,要不然这些账本会是同一种墨色吗?。”严真真看得心不在焉,明显被抄过的账本,怎么看也看不出问题来的。可惜她没有学过打算盘,古代也没有计算器,难道还真要用笨法子在草稿纸上列竖式吗?

    入境随俗啊,似乎还真有必要学学打算盘。反正空间里的时间多得很,她可以慢慢学,这些账也可以慢慢看。

    “那……小姐不去问太妃?”碧柳看她一手托腮,眼睛也似看非看,忍不住问。

    严真真像看白痴一样地看着她:“她是太妃啊!”

    然后叹了口气,脑袋里却想着能不能找个机会直接跑路,不理这一大堆的烂账。其实王府谁得了益,关她什么事!临川王府本来就不是她的,与其谋划这里,还不如回去谋划严家呢!她的嫁妆可是实打实地被荣夫人给侵吞了,而那位便宜老爹,也是帮凶。难道自己就不是他女儿?

    “王妃,王妃,不好了!”秀娘跌跌撞撞地扑进来。

    “是不是孙嬷嬷那里出事了?”严真真问。

    “孙嬷嬷被打伤了……”

    严真真大怒:“立刻拿了王爷的片子去府衙,着即捉拿刁奴!”

    秀娘慌乱,还是碧柳急急地拿了孟子惆的名帖,叫了收买下来的小厮送去了京兆尹府。

    “可是蔡仲逃了!”

    “就是因为他逃了,所以才要报京兆尹!”严真真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侯门正妻最新章节 | 侯门正妻全文阅读 | 侯门正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