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侯门正妻 > 正文 第30章 接掌管家大权

侯门正妻 正文 第30章 接掌管家大权

作者 : 小猪懒洋洋
    麦穗是紫色的,幸好剥开以后,里面的麦子倒是正常的颜色。

    “以后找机会出去找个面粉作坊加工,以后我就可以在这里开伙仓。嗯,得买些锅碗瓢盆啥的,只是这块地方有点小了。”严真真遗憾地看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目光落在刚发芽的水稻苗上。也许是因为不是水田,水稻堪称是长势最不好的一种植物。

    “得浇水?”严真真皱眉苦思,“不知道我从外面提进来的水,能不能浇啊……如果万一破坏了土质,那我可就欲哭无泪了。算了,反正在外面天天吃饭,在空间里就拿面粉当主食好了。可以做面条、水饺、面饼什么的,换着花样改善伙食吧!”

    她把成熟的麦穗都收了起来,又在那块地方种下了新一轮的麦种,才神清气爽地出去。

    孟子惆似乎更瘦了,两颊有点凹进去的迹象。即使每天用流质撬开了牙齿灌进去,也阻挡不了身体机能的日渐萎缩。

    看着他即使如此消瘦,却仍然英俊的脸,严真真只能可惜自己没有看到他风光的时候,那该如何的妖孽?不知道和杀手大哥龙渊比起来,哪个更拉风一点。

    细雨萧索,梧叶凋零。微风过处,遥送暗香。墙边的一株桂树,开得正好,幽香入鼻,仿佛蚀骨。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细雨,绵密的雨幕如同一层薄薄的纱巾,被风吹来,便飘飘渺渺。偶尔划过天际的闪电,照见了孟子惆的脸容,苍白又妖美。

    严真真着迷似地用手指在他精致的五官上吃够了豆腐,才恋恋不舍地罢手。前世最爱宅在家里看偶像剧,其实也不见得情节多好,演戏多棒,就是帅哥美女比较多……就像眼前的孟子惆,病得只剩下一口气,还是帅得天怒人怨。

    碧玉的发簪,掉在枕畔。锦被上,铺满了散开的发丝,却把那张脸映得更加苍白如纸。

    “就算要昏,也得让我看过了你的风采再昏嘛……”严真真不满地咕哝着,看了看竖在墙角边的大钟,把微掩的窗户关紧。因怕碧柳一会儿进来,她也不进空间,只在桌边慢慢地研墨。

    虽然有洛雅青的高压,但严真真不相信太妃和齐红鸾真的甘心把王府的管家权交出来。交是肯定会交的,但只是表面上。

    她们会给自己出什么样的难题呢?最近时间多得要命的严真真,蓦然生出了几分期待之心。可惜的是,自己身边得用的人太少,虽然最近想办法收伏了一批,但毕竟长年在太妃的积威之下,不会对自己死心塌地。

    除了从娘家带来的秀娘和碧柳,严真真掰着手指头算来算去,似乎只有孙嬷嬷可以倚重。

    碧柳进来的时候,看到严真真衣着整齐,忍不住嗔道:“小姐,这会儿还早着呢,今儿又是雨天,兴许太妃也起得略晚些。”

    严真真笑道:“只有我们做小辈的等长辈,可不能让太妃等我。再说,若是我去得晚了,太妃和齐红鸾那里正好找着了现成的借口,那账本不交出来,我可怎么管家?”

    碧柳立刻上来替她梳头:“小姐,奴婢总觉得心里有点不沉实,太妃她们……哪有这么容易真把家交给小姐?若是王爷醒不来,那整个王府……”

    “去请安再说,兵来将挡。”严真真并不担心,“反正先把明面儿上的东西接过来,至于那些台面下的,咱们只作不知。”

    果然,看到严真真准时出现在太妃的院落,等着看好戏的齐红鸾不免露出了失望的神色。太妃倒神情自若,叫抱春把账本递给了严真真:“有什么不懂的,问红鸾就是。她虽然是客居,也在一旁看我管了几年家。”

    严真真恭敬地答应,抱春早就退开了两步,仿佛只要沾着她近了,便会倒霉。这也是那日捆了她以后,留下的后遗症。不过,这样也好,让她对自己有几分忌惮,有些事反倒更好办。严真真并不想对谁都礼贤下士,有些人会当她软弱无能,顺着竿子往上爬。

    “去罢!”太妃挥了挥手,仿佛不胜其烦。

    “是。”严真真和她也没有话说,刚开始想要奉承抱住大腿的念头,早就没有了。能够维持表面上的平静,已经算是烧了两柱高香。

    回到自己的院子,刚坐下来,还没仔细看账本子呢,就有媳妇们来回话。严真真认出来是管大厨房的柳嫂子,以前克扣了她不少份例菜,想当然应该是齐红鸾那边儿的。

    “王妃,今天该要去采买了,可银子还没有拨下来。”

    “先按旧例采买,过两天再拨银子,你那里总不会一点存银都没有吧?。”严真真神色不动。

    柳嫂子刚点了半个头,想到齐红鸾的交代,急忙道:“只能支应两天。”

    “那就支应了两天再来拿银子。”严真真不等她再长篇大论地吐苦水,就把她给打发了下去,直接叫过了账房,查问家里的底细。

    “账本上不都有着吗?。”账房先生蔡仲留着山羊胡子,年纪也有五十出头了。

    严真真沉住脸:“主子们的问话,你就是这样回的?看来,临川王府只是个小池,留不下蔡先生这尊大佛。账本我自己会看,话也一样要问。”

    蔡先生不情愿地哼了一声:“好教王妃得知,自从王爷病倒,咱们王府就入不敷出,是太妃拿出自己的嫁妆来填补的。”

    “王爷不过病了四个月,王府就拙荆见肘了?”严真真好笑,“这两本是内院的账本,你把外头的账也拿来我瞧瞧。我倒要看看,怎么个入不敷出法!”

    蔡先生的脸有点胀红:“我管外边的产业也有几十年了,从老王爷在的时候就一直由我掌管着,难道王妃是信不过老人吗?。”

    严真真哂笑:“我头一天接掌家务,便被告知没有银子,你觉得自己可信么?你若觉得委屈,也可以挂冠求去。不过,离开之前,先把账给我对清了!不然,有些罪名递到官府里去,不管你究竟做了什么,名声要就一辈子毁了。”

    蔡先生面红耳赤:“你……”

    PS:最近换工作的事总算尘埃落定,但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适合这份工作。听到事务所,好像总感觉有点忙。亲们支持一下小猪,再忙小猪也会按时更新的。下个月PK,亲们手里有粉红票的,请帮我留着,小猪拜谢!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侯门正妻最新章节 | 侯门正妻全文阅读 | 侯门正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