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侯门正妻 > 正文 第13章 终有一别

侯门正妻 正文 第13章 终有一别

作者 : 小猪懒洋洋
    所以,严真真还像没事人一样,倒是龙渊觉得心虚。自己含糊地提出了一个建议,到头来却发现办不到的是自己。而半个月来的相处,让他对眼前的这个女孩,有了更深的认识。虽然年纪尚小,可是举手投足间,却偏有一种妩媚的风韵,让人不想移开眼睛。

    可是,他只是一个注定只能在黑暗里生存的人,有什么理由把她从光明中拉下来?她的甜美,不应该因为他而湮没。

    严真真把最后一小截山参递给他:“这个你收着吧,也许用得着。”

    龙渊吓了一跳:“不行不行,我不能收你的东西。”

    她知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收割生命,是他唯一可以养活自己的营生。而她,居然把所有的山参都留给了他,一个杀人者?

    “为什么?”严真真很认真地问,“我足不出户,根本没有受伤的机会。就算生病,也可以传太医。需要什么,皇宫里不赐下来,太妃总不会对我不管不顾。而你在江湖上,恐怕没有人随时替你准备救命的东西。一件我没用而你有大用的东西,为什么不收下?”

    龙渊愣住,显然对她的逻辑不能够认同。

    “拿着吧,我们也算得上是生死交情,不用这么客气。”严真真二话不说地把山参塞给了他,“唔,可以拆线了。”

    “拆线?”龙渊愣了愣。这一刻,他忽然希望,伤口的线,永远都不要拆。他舍不得离开拥有灿烂的笑容的她。而拆了线,他似乎缺乏留下的理由。正如严真真把山参都一股脑儿地给了他,两人都明白,离别即将来临。

    相对于龙渊,严真真倒是喜忧参半。虽然某人留在这里,让她免于长夜寂寞,而且有人说说话,斗斗嘴,这种感觉倒也不赖。可有利必然有弊,至少她就由于龙渊的鹊占鸠巢,已经有半个月没有进戒指空间里了。也不知道自己的人参长得怎么样,花开之后应该结果,会长成多少年份的人参?

    只要想想,便觉得热血沸腾。她不知道用了多大的自制力,才勉强按捺住进去一看的冲动。她怕一进去就不想出来,如果人参长得能跟白萝卜比大小,那可就……

    她恨不能现在就钻进去好好看一看,那些“白萝卜”,可都是银子啊。于是,龙渊的离开,似乎也不怎么让她难过了。不过,她还要问好联系方式,比如说有什么接头的暗号,万一她这里有难,也得找到人求救是不是?

    “我替你拆线,可是伤痕还在,所以你要时时刻刻记得,欠我一条命呢。人家都说受人点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我救你一命,你要救我无数次命才行。”她拿出剪子,凌空比划了两下,让龙渊觉得胸膛上凉飕飕的。

    “我就算想救,哪有这么多机会给我救。”他淡淡地道。

    “你怎么知道没有?总之,以后我若有难,你一定得赶来救我。”严真真蛮横地说道。

    龙渊忍不住暗自窃喜,看来,她并没有打算两人一拍两散。

    “当然,但有一纸相邀,万水千山我也会赶来。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不管有什么要求,我一定会为你做到。”

    严真真大喜:“真的吗?那以后我托人带信,一定是我处于九死一生的危险之中,你要尽快赶来。”

    “好。”龙渊答应,却里却有着淡淡的茫然。她身份尊贵,性格又开朗,怎么会有这样的时刻?也许,他这一辈子,都没有借口来找她了。

    “不过,我会让带信的人说一件只有我们才知道的事,比如说这条伤痕……”严真真动手拆线,剪子的尖头小心地避过他的肌肉,仍然寒光闪闪。

    “别人……不会知道我和你的关系。”龙渊好笑。

    “啊,也对。”严真真不好意思,“不过,这样更保险一些,说不定就有人能猜出我们之间的关系呢?小心驶得万年船,你是行内人,难道不懂这一点?”

    龙渊哭笑不得:“你当我是三岁小孩,连真伪都辨不出来吗?。”

    严真真嘿嘿干笑,却低低欢呼一声:“哦也,线已经拆了,感觉舒服吧?。”

    不过,她的手艺实在不怎么,这要伤痕被她缝得歪歪扭扭。她心虚地垂下目光,暗自庆幸,好在他自己看不到。

    “嗯,这些日子,多谢你的照顾。”龙渊沉声道。

    “不用客气,我们是朋友嘛,两肋插刀都是可以的,何况这个。”严真真大刀金刀地就把他拉进了自己朋友的范畴。

    龙渊终于轻笑出声,竟有点不想离开。如果不是身上背着那么多的血债,他宁可带着她找一处山青水秀的地方隐居。

    可那样也不行,她出身高贵,又嫁进了王府,那样的清苦生活,怎么能过得下去?况且,他得罪了那么多人,整个天旻大陆,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他的性命。像他这样的人,只配终身孤独,怎么能配得上她这样的美好?

    他心潮起伏,却始终不露声色。严真真哪里知道他的心里头已经转过了十七八个念头?只是暗以为得计,堂堂的杀手大人给了她承诺,以后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也算多了一个靠山了。

    “王妃……”龙渊第一次叫她的称呼,却打心眼里觉得不乐意。

    “叫我严真真,或者真真,朋友之间不用叫得那么生分。”严真真心情大好,这么久的付出总算得到了回报,而且看起来还很丰厚。

    这次出手,可真是值回票值了啊!

    “严真真,真真……”龙渊把她的名字放在舌尖上滚了两滚,觉得这一辈子,都没有听到这么好听的名字。

    “嗯。”严真真笑应。如果她知道,龙渊把这三个普通的汉字,看成了世界上最美妙的字,恐怕会瞠目结舌。她叫了两世人生,都没有觉得这名字有什么特别。

    龙渊看着她笑靥如花,伸手从怀里摸出一块玉佩:“这个你留着,以后有事的话,可以到城里去找乞丐,他会想办法通知我的。”

    严真真的唇张成了O型:传说中的丐帮?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侯门正妻最新章节 | 侯门正妻全文阅读 | 侯门正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