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侯门正妻 > 正文 第1章 冲喜新娘

侯门正妻 正文 第1章 冲喜新娘

作者 : 小猪懒洋洋
    严真真花了整整三天的时间,才接受了自己穿越这个事实。如果不是左手无名指上那枚具有特殊意义的戒指,她几乎怀疑自己以前平平淡淡的二十七年,只是南柯一梦。

    也许有人觉得,从二十七岁到十三岁,白赚了十四年的人生。可她还是宁愿回到原来的世界,哪怕是刚刚遭受到了感情的背叛,她还是很想弄明白,究竟是陈浩文贪图刘家慧的万贯家财,还是真的移情别恋。

    三年的感情,难道只是一场风花雪月的笑话?

    “小姐,你看这件嫁衣好不好看?”贴身的丫鬟碧柳显摆地拿出了她的大红嫁衣,“看看这裙摆上,还织着金线呢!”

    严真真苦笑:“傻丫头,女为悦己者容,又没人看,再漂亮的衣服也是枉然,白花费一番心思!”

    没错,她即将成为新娘,而新郎却昏迷不醒,据说这种状况已经延续了一个月。之所以把自己这个幼时就定了亲的小泵娘急匆匆地嫁过去,就是为了去冲喜的。

    卖糕的,为什么别人的穿越风风光光,而轮着自己,却摊上了这回事儿?试想她在前世也没做什么缺德事儿,临末还被别人摆了一道。看来,老天爷也是欺善怕恶的。

    婚期就在明天,她计划的跑路,似乎没有实现的可能。严府戒备森严,一看就知道并非普通人家。严家的老太爷虽然不久前病逝,但严真真的父亲,还在户部任侍郎。官儿算大不大,算小不小,但严老大人的门生故旧,在朝中还是很说得上话的,皇帝也很体恤,所以并未曾因此而没落。

    她未来的夫婿临川王孟子惆,是天旻王朝世袭罔替的异姓王之一,据说幼年即展现出了不同凡响的聪颖,但大时了了,不见其慧。自一月前在后花园突然昏迷,连整个太医院也查不出什么来,太妃才想出了个冲喜的主意。

    古人似乎还是很信这一套的。

    碧柳唉声叹气地把嫁衣折叠整齐,连每一个角都抚得平平整整,忍不住抱怨道:“其实只要咱们老爷推托,小姐哪里用得着嫁过去?只要再缓一两年,兴许就不了了之呢!都是荣夫人……”

    严真真摇了摇头,自己的这位继母荣夫人,自然是吹了不少枕头风。严侍郎膝下无子,作为唯一的嫡女,自己的存在可能让荣夫人感到威胁了吧?

    前日被她弄断了窗钩的窗子,在暗夜里开开阖阖,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余音袅袅,只听得她心上烦燥。

    “小姐,王爷会不会醒过来?”碧柳侧头问。

    如果按照现代医学的解释,超过八十小时,一般醒来也就是植物人了。严真真替自己默哀了三分钟,很幽怨地想,自己的穿越人生,真是悲惨得一塌糊涂。而且,自己也不像是穿越前辈们,不是中文系,就是历史系,要不就是宅斗高手。被家里呵护到二十七岁,最大的挫折也就是订婚后才发现未婚夫与别人有染。

    “不知道……”她不敢直接给出答案。就算历史再糟糕,也知道封建王朝,动辄就要掉脑袋的。

    “如果小姐嫁过去,临川王就能醒来的话,那可就太好了。”碧柳的眼里冒出了两颗小星星。

    “我可不期望奇迹。”严真真咕哝,看了看窗外高高的围墙,把落跑的打算,吞回了肚子。她似乎不具备翻墙的手段,也怀疑自己能否在人生地不熟的天旻王朝活下去。

    算了,走一步算不一步吧,大不了也就是当个寡妇。十三岁的身子,她还舍不得让人糟塌呢!

    嫁衣很精美,但婚礼很简单。用脚趾头想也知道,缺习了新郎的婚礼,能隆重得到哪里去?严真真像个被牵了线的木偶般,拨一拨,就动一动,整个儿就在唱独脚戏。

    好容易被送进洞房,挑开盖头的自然不会是新郎,她等了半天没动静,只能自己把盖头掀了起来。这才发现新郎正躺在喜床-上,穿着红色的绸衣,粉簪墨发,挺鼻薄唇,倒生得好生英俊。可惜只是个睡王子,脸色因多日不见太阳而显得惨白。但就是这样,却掩不住眉宇间的风流仪态。

    今夜月光甚浓,落在他微微蹙起的眉尖上,仿佛有一种化不开的浓愁。严真真忍不住有些怜悯,耳边听得喜娘说了一串儿的吉利话,接了碧柳的赏,便识趣地退了出去。心里也只是叹息,还未曾褪去稚气的心娘,怕是这一生就毁了。若是寻常人家,还能谯夫再嫁,可是王府……

    “小姐,你先安歇了罢!”乳母秀娘轻手轻脚地走了过来,想要说些什么,又叹了口气。偏头的时候,却用袖子抹了抹额角。有些话,原是由嫡母来教的,但严夫人却一点没提。看着新郎的样子,那些话……似乎还真用不着。

    严真真“嗯”了一声,乖巧地让秀娘和碧柳服侍着宽了衣,看着喜床又犯了难。新郎占据了喜床的正中位置,她睡哪儿?

    碧柳为难地看着秀娘:“小姐睡床吗?。”

    “小姐就委屈一夜吧?。”秀娘也不得计,把新郎靠边的位置整理了出来。

    严真真倒不以为然,反正孟子惆也动不了,她当然不会委屈自己打地铺。床很宽,足够睡三五个人了。

    她穿着中衣,想了想,又让碧柳给自己换上白色茧绸的。秀娘急忙拦住:“小姐,这可是正妃才能穿的大红色,今儿还是新婚,脱下来可不吉利。”

    严真真似笑非笑:“我就觉得那个穿得舒服,况且……”

    秀娘看了看一动不动的新郎,只得又唉声叹气,由着碧柳替严真真换上了穿常穿的茧绸中衣。

    “你们也自去睡吧,有什么话明儿再说,今天可累了一整天。”严真真用袖子掩下了一个呵欠,挥了挥手。

    这一觉,严真真倒睡得比在严府还香甜。一则是累,二则人生地不熟,反倒不必担心被拆穿了穿越女的身份。

    第二天是被碧柳进来唤醒的:“小姐赶紧梳洗了,去太妃那里请安。”

    “哦。”严真真很留恋温暖的被窝,可也知道新妇头一天,是要给婆婆敬茶的。别人都是夫妻双双,她只能独自去面对陌生的婆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侯门正妻最新章节 | 侯门正妻全文阅读 | 侯门正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