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侯门正妻 > 正文 第92章 新妇旧人

侯门正妻 正文 第92章 新妇旧人

作者 : 小猪懒洋洋
    严真真在正堂坐定,扫眼四顾,却见缺了三个管事的媳妇。她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头,人还没走,茶就凉了吗?这些人,表现得也未免太明目张胆了。看来,齐红鸾嫁入王府,透露出来的信息可真多。

    “请王妃安。”众人的声音稀稀落落,显见得有口无心。

    “有什么事就说罢。”严真真只作没有听出有异,仍是浅笑吟吟。手里端着的茶杯,很稳。小手指轻轻地扣着自己的杯底,珐琅指套发出“叮叮”的声音。

    众人小心地回了几件事,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严真真也没有借题发挥,只是就事论事地打发了。事情似乎顺利得过了份,连稍稍大一点的事都没有,严真真觉得自己有点大材小用了。

    众人鱼贯而出,严真真沉吟着看向门口,良久方笑道:“今天还算是给我面子,至少没有拿什么事出来刁难。”

    “王妃,听说那三个近日与表小姐走得很近,恐怕今日是故意不来的。”碧柳是个包打听,很快就打听到了事情的原委。

    “嗯,让她们讨好去罢,既然她们没来,用度先不必拨付过去了。反正有表小姐加倍地贴补,咱们又何必花冤枉钱?虽说王府的钱也不是我的,好歹我也有份嘛”严真真冷笑了一声,“针线房不用拨布匹下去,她们既没回事,咱们也只当不知道。年节下的衣服,你另拿了尺寸叫外头去做,免得到时候来不及。”

    “就这样便宜她们啊?”碧柳不赞同地问,“总得拿她们是问,否则旁人也跟着一同小瞧了王妃。”

    “既有人拿了私房钱贴补,我又何必替她节省?这些钱,够让全府上上下下都做上两套上好的料子了。不必光想着省钱,针线一定要好。”严真真笑得云淡风轻,“我这也是为王爷省家用嘛过上几年,就能初见成效。”

    “王妃”碧柳急得跺脚,“都这会儿,你还跟奴婢开玩笑呢如今这起子媳妇婆子们仗着资格老,根本不把王妃放在眼里。若长此以往,王妃可就……”

    “碧柳姐姐,王妃心里有数的。”螺儿斟上了一杯热茶,笑嘻嘻地递给严真真,“这会儿该往太妃那里去,若是迟了,怕是又有说头。”

    碧柳气急:“再怎么有数,也不能明着受欺负吧?这会儿还没有进门呢,就拉拢了那三个管事媳妇。若咱们再不给几分颜色,恐怕有更多的媳妇婆子,要投向表小姐那边儿去。到时候,王妃……就算是掌着家,又拿什么去掌?”

    严真真想了想才笑道:“没成想碧柳跟着孙嬷嬷几天,倒是真长进了。我何尝不知道立个下马威的好处?不过,事后齐红鸾再安抚两回,又收伏了。这些人是墙头草,没必要花那份心思去拉拢的。咱们只管作壁上观,让齐红鸾去贴补这分冤枉钱。她那里投靠的人越多,摊子便支撑得越开。就算太妃那里多少有些描补一二,也未必支持得了许多。更何况,太妃那性子,便是家里有着金山银山,也要抓紧了在自己的手心儿里。齐红鸾还得收买人心,手上自然越加地散,就看她怎么个支持罢”

    碧柳听得一愣一愣,还没回过味来,怔怔地问:“这样行吗?。”

    螺儿会意地眼前一亮:“王妃这才是好算计,不动声色地就把她给收拾了。王府的那些管事媳妇们,胃口素来大得很。如今齐表小姐又极力地拉拢,自然不遗余力,出手很大方。不过,长此以往,任是家里有个金矿,也抵不了这么个花法。况且,她又不是在家里得宠的,齐家给她的也有限。”

    严真真笑眯眯地点头:“况且,咱们省下家用来可以打打牙祭,就当是新妇进门的孝敬喽”

    碧柳张口结舌:“王妃咱们刚拿了药铺子的股份,不是那么缺银子罢?”

    “银子嘛,多多益善。尤其是别人的银子,花起来就更舒服了。咱们的穷日子,看来就要过到头了。”严真真笑眯眯道。

    “话是这么说,听起来似乎没错,可也未免太便宜她们了。再说,若真都投向了表小姐那边,咱们要做什么事都没有人,那时候王妃又怎么办?”碧柳还是迟疑。

    “那还不简单?再买些人进来,只要有银子,还怕使不动人呢”严真真不以为意,“大不了,就让洛姐姐那里的人过来帮忙,只要应付了王爷,其他的事睁只眼闭只眼也就罢了。”

    碧柳提醒:“王妃莫非忘了,洛王妃过两天就要回封地。”

    “嗯,孙嬷嬷已经告诉我了。”严真真点头,“她在平南王府的人,只带一半回去。还有那一半,就是为了留给我以备不时之需。月钱仍是由她出,咱们只需逢年过节打几份赏,这里头花费有限。所以,人手的问题,不必担心的。就算人走得一个不剩,也能支应开。”

    “难怪王妃胸有成竹。”螺儿恍然,“倒害得碧柳姐姐急得跳脚……”

    严真真叹了口气:“也就这么点儿底牌罢了,幸好还有个洛姐姐,虽非亲骨肉,却胜似亲骨肉。自己真正的姐妹,反倒形同陌路。”

    自进王府这么久,还真没见过什么娘家人进来。仿佛自己这个出嫁的女儿,早就被忘到了九霄云外。严真真替本尊觉得不值,摊上这么几个家人,可真是上辈子没有修好德了。

    “可惜洛王妃即将回土地,若不然倒是个臂助。就是进宫去觐见皇后,有洛王妃在,王妃倒也能省上好些事儿。”

    严真真发愁:“咱们那次买的东西,可还算能对付过去么?碧柳,你回头让孙嬷嬷帮着瞧瞧,若是能出手,咱们也就不必再去买新的了。”

    螺儿小声咕哝:“王妃,那些东西,只能打发皇宫坤宁宫里的那些内侍和宫女罢了,若是皇后的东西,恐怕还得再斟酌。”

    “还没有人送我那么好的东西呢……”严真真抱怨,“若有人送些,我也能转手拿出去。”

    “这还没到节礼上呢,王妃就想要收礼了?”螺儿好笑。

    “银子只是一层,反正是王爷出的,咱们不必省俭了。只是这新巧的礼物,我倒是去哪里找呢?在街上也逛了两天,可也没能挑出些东西来。”

    秀娘笑道:“真正的好东西,那些掌柜的都不肯拿出来的。莫如让洛王妃出个面,把珍宝斋的掌柜请去平南王府。”

    严真真烦恼:“不就是送份寿礼么?也值得花费这么多的心思别瞧着自认为新巧的,恐怕到了正日子那天,才会发现不过尔尔。与其如此,干脆就随意送件东西。”

    秀娘肃然道:“皇后虽然并不干政,但只要发了话,皇上也会考虑一二的。若是能得着皇后的支持,王妃的地位,也不必愁了。”

    “可惜洛姐姐过两天就要走了,我进宫去两眼一抹黑,谁都不认识,这样的宴会,不参加也罢。”

    “若是王妃没接着皇后的请柬,恐怕京城的贵妇们,也会把王妃排除出这个上流的圈子。”螺儿委婉地劝说。

    “到时候再说。”严真真不胜烦恼。其实,她在前世,就最烦这些应酬往来。能不去的宴席,从来不会露面。

    主仆四人说说笑笑,一恍眼的功夫,就到了太妃的院子。碧柳去厨房安排中午的膳食,螺儿和秀娘则稍稍落后严真真半步。

    兴许是因为外甥女即将得偿所愿,太妃并没有过多留难严真真。不过话里话外,总有些严真真失踪的那段日子,有些说不明白的意思。

    严真真见她只旁敲侧击,只当没有听懂,有一搭没一搭地答着话。

    “表嫂也在。”齐红鸾出入太妃这里,从来是不必禀报的。进来看得严真真在座,倒有些意外。

    “是啊,来向太妃请安的。”严真真笑容不变,似乎与她并无芥蒂。

    “表嫂被人劫走,可是京城里人人皆知。”齐红鸾假装一脸的关心,“如今又搬出了王爷的院子,总难免会有人传出不甚好听的话。红鸾听了,也替表嫂愤慨呢”

    严真真冷笑,恐怕这些话,除了她姨甥俩,再不会有人往外传的。

    “多谢表妹替我忧心了,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搬离院子,也是历来的规矩。以前是王爷日夜需要人照顾,所以并未收拾出院落来。如今王爷安好,自然没有我仍住在主院的理儿。咱们临川王府,可不能让人笑话不懂规矩”

    齐红鸾假意笑道:“表嫂能这样想就好,我一大早可听了不少闲话,正替表嫂生气呢”

    “既是闲话,不听也罢。”严真真也还了一个假笑。

    “只怕……表哥心里不大痛快。男人嘛,心里存着一个疙瘩,总会亲热不起来,倒是让表嫂受委屈了。”

    “是么?我可没看出来。”严真真失笑,“表小姐的消息,倒是灵通得很。”

    因婚期已定,齐红鸾也不敢再生是非。虽是对严真真横看竖看不顺眼,也没敢和她撕破脸皮。只要孟子惆对她视而不见,自己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齐红鸾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倒忘了再和严真真打嘴仗。中厅里,一时间便静默了下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侯门正妻最新章节 | 侯门正妻全文阅读 | 侯门正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