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侯门正妻 > 正文 第89章 不如早搬

侯门正妻 正文 第89章 不如早搬

作者 : 小猪懒洋洋
    孟子惆并没有让严真真立刻搬去听风轩。

    卧室里的青铜鼎炉,点上了黑酣香,鼎盖精美的镂空花纹里,缕缕地吐着轻烟。一边的沉香木架子上方,挂着盏宫灯。重重的纱罩里,透出朦胧的灯火。几枝含苞的腊梅花,娇黄着吐蕊,竟衬出了一点春色。

    “你真是一直在卢家村?”孟子惆皱眉问。

    严真真心里一个“咯噔”,这话什么意思?难道凭着刘逸之那番话,他就看出了什么不成?这人,也未免太精明了些吧?

    “其实也不是他们村里的意思,不过是些小孩子,看到家里的日子过不下去,才出此下策的。”严真真觉得自己的事业,在很大程度上要依靠卢君阳,所以很自觉地替他说了些好话。

    “既如此,怎么不早日放你回来?”孟子惆冷哼一声,“我瞧着他们是想没落到底,没个眼色地动到临川王府头上”

    严真真默然。不管是刘逸之,还是孟子惆,对于王室的地位,都看得极重。也许是因为祖上传下来的荣耀,他们还想要光耀几代。至少,异姓王爵,不能由自己手上而绝。因此,卢君阳的这次行为,就仿佛是一种挑衅。

    “既然做了初一,自然要得些利益的。”严真真苦笑,“况且,他们要的也实在不多,一万两银子没有,八千两也使得,想来又没有对临川王府伤筋动骨。”

    孟子惆愕然:“卢家竟然没落成这样了么?为了万儿八千两的银子,竟然把脑筋动到了临川王府的头上简直是……哼,不知死活”

    “人家也是走投无路。”严真真叹息,“好好一个家族,弄得四分五裂的,再不能这样继续下去,才会出此下策。好在待我倒还算客气,银子也不过象征性地要个万儿八千的,能给族人过个团圆年,也就是了。”

    “哦?待你客气?”孟子惆似乎被她的这句话,又勾起了什么想法。

    严真真字斟句酌地回答:“是,把我们带进村子里后,就拨了一间民居。看起来,也是他们族中有头有脸的人物住的罢。平时的用度也还好,自己吃不上荤的,若打着了野物什么的,也不忘送一份过来。我瞧着他们的日子,果然过得很是艰难,平时的菜色,极少见着荤星子。唔,倒是与我初嫁进府来的时候,吃得差不离。”

    孟子惆沉下脸色:“你别被哄了过去,使两招苦肉计就被骗得团团转。你初嫁来的时候,怎不拿出王妃的派头?齐红鸾虽有太妃撑腰,也只是客居。你身份尊贵,占着理儿,不必尽让着她。”

    严真真笑道:“那会儿王爷生死未卜,原也没心思想这个,忍一时之气,也就罢了,又不是什么大事。”

    “往后你短了银子,只管与我要。家里你仍旧管着,不必理会旁人。只是过两日,还得收拾一间院子来与你住,你自己瞧瞧哪里好些?”

    “听风轩罢,院子大,又清静。”严真真随口说道。

    “那里过于偏僻了,不如听松轩罢,虽然格局小了些,不过离大屋近。你日常视事,也方便一些。”

    “我原就喜静不喜动的,那里倒是合我的脾胃。更何况,还有几杆修竹长势极好,我瞧着也是极喜欢的。”

    孟子惆皱眉:“我并不是怀疑你失了清白,这事儿只要叫经验的嬷嬷一查便知。”

    严真真有些恼怒:“王爷若是信不过我,不如写张休书,把我打发回严家,不必用这种方式来侮辱我。”

    她听孙嬷嬷说过,这样的检查,是带着侮辱性质的。纵然能证明清白,毕竟对名声有碍。

    “毕竟你离了王府这许多天,就是让嬷嬷查看,也是为了你的清白名声。”孟子惆不料她是这样的反应,便有些怫然不悦。

    严真真冷笑:“谁不知道只要传扬出去,就算是清白的,也被人在背后说三道四?往后我在王府,即使走路恐怕也抬不起头来。既如此,倒不如两散。”

    孟子惆皱紧了眉头:“哪里有你说的这样严重?我也并非信不过你,咱们尚未同房,失不**,自然是一看便知。”

    “是的,幸好还不曾圆了房,不然就是浑身上下长满了嘴,都说不清楚。”严真真伤感地扯了扯唇角。

    这样的敏感时刻,孟子惆却让她搬出主院,又是何居心?严真真对孟子惆残存的一点好感,也被磨得涓滴不剩。这样也好,没了指望,生活岂不反是更见轻松?

    严真真幽幽地叹了口气,把螺儿叫进来,收拾了几件东西。她的嫁妆已经变卖殆尽,自己也极少添置衣饰,只用一个箱笼,便把东西都装了进去。

    孟子惆看着她把书理成一摞,抱在怀里,竟是带着螺儿往外走,急忙开口:“这么晚了,你还去哪里?”

    “不是听风轩么?”严真真扬眉,“那里虽不是每日里有人清扫,但十天半月总会进去收拾一次,也不至于存不得身。再说,我连强盗窝里都能处之泰然,何况是王府呢?”

    “等明儿天亮,让下人们收拾干净了,你再搬过去不迟。”孟子惆看着她眼睑下的一点青白,有些不忍。想必这些天,她也担惊受怕地没有睡好罢?

    “不必了,免得让王爷的名声受损,倒是妾身的不是。”严真真皮笑肉不笑地回答了一句,转身就走,留下孟子惆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难道他的做法错了吗?他瞪视着犹自不断颤动的水晶帘子,顾自地生着闷气。走到屋外,使熟悉的小丫头,倒还留着,只得气闷地传了晚饭进来。为了等严真真一起用饭,他一直没有用。可是,两人还没有来得及坐下,严真真就很干脆利落地走人了。

    听风轩……她倒真会选地方,躲到离自己最远的地方。难道,她听到了只字片语,竟是为了避嫌?

    “就算齐红鸾入了门,她也比不上你的家世和出身,又比你更晚些,怎么排也在你的后面,何必这样的介意?”他嘟哝着,看着满桌子严真真爱吃的菜肴,顿时没有了胃口。

    他不懂为什么严真真会因为他的话而大动肝火,他请嬷嬷来检查,不也是为了她好吗?莫非她果然被玷辱了,是以才会及早地避入清风轩?他的王妃,他还没开过苞呢,就让人捷足先登?卢家,很好。

    他俊脸泛青,身旁服侍的小丫头,早就知机地退了出去,站在廊下半天没有听到传唤,也不敢冒然进去服侍。

    严真真带着螺儿刚走到月牙门,就见秀娘和碧柳也跟了出来,脸上竟然并不是焦急,而是一脸的气愤。

    “秀娘、碧柳,你们有什么东西,早早地收拾下,免得明儿个手忙脚乱。”严真真抢在她们开腔之前开口。

    “是,抱冬正打发人替我们收拾呢”碧柳嘴快,“王妃……”

    严真真温言道:“今儿晚了,我带螺儿先过去住一宿,你们明儿收拾好了再去罢。到了那边,恐怕平常的用度,不是一笔小数目。虽然有月例银子,可也不大够用。好在这回我们虽然被劫,倒是发了一笔小财。过两天,螺儿去跟卢君阳把那棵人参的银子讨回来,也够咱们几个嚼吃一阵儿的了。”

    秀娘红了眼圈:“王妃,你真是太命苦了。好好儿的,怎么遭上了这趟子的事儿王妃还没回府,已经被传得不成样子。如今又连夜被王爷赶出来,赶明儿下人们都不知道会说出什么难听话儿呢早晚要把主屋让出来,又何至于急在这一晚呢”

    严真真干笑:“倒不是他连夜赶我出来,不过既然早晚要走,又何必争这一时半会儿的呢?”

    “哎哟,我的王妃啊”孙嬷嬷也追了上来,正好听到严真真的话,忍不住低声叫了起来,“哪怕就住上一晚,也表明了王爷的态度。这下可好,明儿只一传开,王妃就会被说得很不堪了。”

    “让人家说去,我自岿然不动。”严真真开了一句玩笑,倒真没放在心上。也好,趁着还没有把心放出去,就及时地收回来,免得日后再伤一次心。经历过了未婚夫的劈腿,她对男人其实并没有什么信心。尤其是这种古代男人,三妻四妾根本只会得到舆论的支持。

    “唉……王妃可真的被……”孙嬷嬷一字一顿地问。

    严真真笑道:“哪里能够呢?若真有这回事儿,平南王就头一个饶不了卢家的。他真拿我当洛王妃的亲妹子看的,哪里会任由我被人欺负”

    孙嬷嬷精神一振:“既如此,王妃还有挽回王爷的机会,又何必急着搬到听风轩来呢?”

    “以前是因为看顾方便,家里又没有主心骨,才一直让我住在主屋里的。如今王爷已经大好,我另迁新院,也是正理,有什么可奇怪的呢?”

    “可不该在今儿晚上”孙嬷嬷嗔了她一眼,“让下人们和外人看了,以为王妃已经失了势,日后他们自然会认了表小姐当新主子。”

    “表小姐?”严真真迷惑地眨了眨眼睛,“她是客人……”

    孙嬷嬷叹道:“原来王妃还不知道,半月后,就是表小姐嫁入王妃的吉期。”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侯门正妻最新章节 | 侯门正妻全文阅读 | 侯门正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