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侯门正妻 > 正文 第83章 借宿山中

侯门正妻 正文 第83章 借宿山中

作者 : 小猪懒洋洋
    卢柱子和两个少年想必没有少在山里过夜,生火造饭,做得极其熟练。只一会儿,就烤香了一只野鸡——不得不说,三人的打猎水平,实在是不咋的。

    严真真看着那只可怜的野鸡,虽然香味四溢,引得人食指大动,也没好意思大快朵颐。这只鸡,实在是太小了点儿。两只鸡大腿,也不过和她以前吃的翅根差不多粗细,整只鸡还不够给她裹腹的。

    “王妃,这一半儿是你的。”卢柱子不顾其他人垂涎欲滴,呵着气,把野鸡从中间拗了一半,递给严真真。

    “我吃个鸡腿就成了,一起吃罢。”严真真哪好意思吃独食?连忙撕了一条腿,剩下的都分给了众人。

    入睡的时候,碧柳坚持要和螺儿守着严真真的两边:“王妃若是坏了名声,太妃和表小姐就更有理由,把王妃赶出府去了。”

    “那也没什么,咱们就在卢家庄白吃白喝外带白住,闲时写写字,爬爬山……那也不错的。”

    “王妃断不可有此念”碧柳被骇着了,“若是被王府休了,王妃这一生可就完了。”

    严真真不高兴:“什么完不完的,我倒觉得没有什么不好。”

    螺儿深思地看了她一眼,抿着唇,双眼扑闪。

    “王妃,不管你做什么决定,螺儿总是跟着你的。还有抱冬,也会跟着王妃。”她轻声地表达了自己的决心,神情郑重,浑然不管碧柳一个接一个抛过来的白眼。

    严真真兴高采烈:“这么看来,哪怕我再落魄,也有两个小苞班儿了?”

    前世的时候,她的人缘可没有这么好。

    “王妃”碧柳连忙道,“奴婢也是跟着王妃的。”

    “唔,那就有三个了”严真真竖起了手三根手指,“这下好了,以前还怕孤家寡人的,出了府举步维艰呢……”

    “王妃万不可动此念”碧柳吓坏了,急忙扑上去捂住严真真的嘴巴,不敢再让她毫无顾忌地说下去。

    严真真哭笑不得,拼了命扯下她的手:“你快闷死我了”

    “谁让王妃口没遮拦的,这样的话也敢说……”碧柳嘀咕,“若是让有心人听见,回头又生出事来王爷好容易醒来,和王妃又琴瑟和谐的,可别再起风波才好。”

    “谁和谁琴瑟和谐了?”严真真瞪圆了眼珠。

    碧柳还待再说,螺儿拉住了她的袖子:“王妃自有定计,咱们做奴婢的,跟着主子走,也就是尽了忠心。”

    “可是……”碧柳却不依。

    “王妃心里有数的。”螺儿强把她拉了过去,“再说,王妃和王爷相处得怎么样,也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咱们是外人,哪里能够知道王妃的心思?”

    “螺儿,你怎么会这样想?王妃既嫁进了临川王府,难道还真能出来不成?”

    “为何不能?”螺儿不以为然,“若是王爷待王妃不好,又何必把一辈子都葬送在王府里?王妃年纪还轻,有机会……”

    碧柳白了脸喝道:“螺儿,你越说越不像话了,这种话也是一个女孩子能说得出来的吗?。”

    “我是跟定了王妃,总是希望王妃好的。”螺儿却正色道。

    “那你还这样说”碧柳怒道。

    “难道你没有看出来,王妃在王府里过得并不快活吗?。”螺儿摇头叹息,“连抱冬不常在王妃跟前,也看出来了,我就不信碧柳姐姐你看不出来”

    “可是……女人家嫁到夫家,不都是这样过的么?”碧柳一滞,好半天才回答。

    螺儿看着洞壁,幽幽地叹了口气:“其实我也不知道,但知道王妃不快活,这样的生活不是她想要的。其实,王妃和王爷至今没有同房,我怀疑王太医那番一个月不能洞房的说法,是王妃授意的。”

    碧柳更加吃惊:“怎么会?”

    “王太医受了王妃半根紫参,这点小事,难道他会不答应吗?再说,大凡病后初愈,房事还是少些的好。”

    “啐,你还是个姑娘家么”碧柳飞红了脸骂道。

    螺儿侧身躺到麦秆子上:“不管王妃做什么样的决定,我总是跟着王妃走的。就算真的出了王府,凭着我和抱冬的一手针线,难道还怕养不活王妃么?”

    碧柳目瞪口呆:“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候了半天,却没有听到螺儿的声音。爬过去看时,这丫头已经呼吸均匀地入睡了。

    “居然把一腔心事留给了我……”碧柳嘟哝,蹑手蹑脚地走到严真真的另一边,却见她正拿着一块石头,在地上划着什么。

    “王妃怎么还未就寝?”碧柳嗔道,“这会儿已经晚了,又累了一天”

    “刚刚听到螺儿和你说的话,我的心思也活了,正盘算着出了府,咱们几个能不能过活呢”严真真笑嘻嘻道。

    碧柳吓得目瞪口呆:“王妃可别听那丫头瞎说,王妃的身份何等的贵重,这样的糊涂心思,可生不得”

    “开个玩笑,瞧你被吓的”严真真吃吃地笑,仰身躺下,“以前听说农家不用床褥子,只用这些麦秆子,果然比垫了三层褥子还舒服。”

    “有吗?。”碧柳撇唇,“奴婢倒是觉得,家里的床褥子才好呢赶年下,咱们再做一床厚棉花胎的,不知有多暖和呢”

    严真真但笑不语,各自睡下,心思却早已经活了。

    第二天大早,严真真睁开眼睛,就忙着出去,不顾碧柳在身后一迭连声地喊:“王妃,还不曾洗漱呢”

    “在山里,哪里有这么多的讲究啊”严真真头也不回地往前跑,螺儿正端着一盆溪水进来,见状急忙跟了出去。

    “王妃慢走,小心跌了。”卢柱子正在不远处的大树下打拳,见到严真真的时候,急忙停了手脚喊。

    “知道,你当我是小孩儿啊”严真真笑着朝他做了个鬼脸,一甩头又往前跑。谁知话音刚落,就被横斜的树枝绊跌了一跤,结结实实地摔在地上,虽然不至于鼻青脸肿,手肘也被擦破了皮。

    身后,是碧柳惊天的尖叫:“王妃”

    严真真一骨碌爬起来,揉了揉手肘,朝着赶来把自己扶住的螺儿笑道:“别担心,也没摔痛。”

    碧柳一阵风似地卷了过来,哭丧着脸:“王妃,摔了哪里?要不要传太医?”

    “你当这还是在王府呢,山里还备着太医?”严真真没奈何地抛了个白眼,“再说,我也没摔疼”

    “王妃身子金贵,赶紧下山叫了郎中看看罢。”碧柳唉声叹气不迭。

    卢柱子也赶了过来:“王妃,不打紧罢?”

    碧柳立刻找到了出气的对象,毫不客气地对他横眉竖眼:“怎么会不打紧?我家王妃是何等娇贵的人儿平常别说摔这么结实的一跤了,就是在路上打个晃,身边都有人赶紧地扶住……”

    “碧柳”严真真哭笑不得,“哪里有这样夸张……我这不是没事嘛你赶紧地回去洗漱洗漱,我去看看紫……呃……紫杜鹃开了没有。”

    好险,差点就把“紫参”两字脱口而出。

    “昨儿都看半天了,还看啊”碧铆无奈,“王妃,回山洞看看,擦破了哪里没有?赶紧地上了药,免得留下疤痕。”

    “手肘上留点疤有什么关系?”严真真满不在乎,“别这么大惊小敝的,我又不痛,不打紧。”

    “可……”碧柳还要再说,严真真却早拉着螺儿又跑开了,只得留在原地干生气。想了想,到底还是不放心,又赶紧地跟了上去。

    轻车熟路地找到了种紫参的地方,似乎还和昨天刚种下去时一样,蔫头蔫脑的样子,根本就是营养不良。

    她有点失望,不过还是装出一种惊喜的声音:“咦,这怎么像是人参呢?”

    卢柱子正和碧柳打嘴仗,闻言笑道:“这里似乎并不产人参的,王妃想是看差了。”

    “不会啊,我记得人参的叶子……就是这样的。”严真真坚持己见,“柱子,你过来挖一挖,兴许咱们就撞上了大运了。”

    “这儿……”卢柱子不以为然。

    “王妃让你去挖,你就去挖嘛大不了,就费上几把力气,难不成你还不乐意?”碧柳推搡了他一把。

    卢柱子看了看严真真,咕哝了一句:“好吧,我挖。”

    “咦,真是人参”挖了一半,他忽然惊呼一声,把手里的剑给扔了,用两只手拨泥土,“王妃,果然是一棵年份极佳的人参。依我看,总有一千年以上,可能还不止……”

    “你又知道”碧柳嗤之以鼻。

    严真真心情紧张,看着泥土被拨开后,露出了人参的真面目。

    是白的

    果然,她的设想是可行的。

    “王妃?”螺儿轻轻地叫了一声,严真真没有反应。她太激动了,紫参因为太珍贵,她也不敢拿出来售卖。可白参不一样,分几家药店出售,一点都不会起眼。银子啊,可就滚滚地来啦

    “不止一千年”卢柱子小心地把人参捧了出来,欲哭无泪,“被我用剑割了一道,卖相可就不怎么好了。我怎么就没看出来,这就是人参呢”

    PS:天天加班,双休日都成加班日,而且还加到十点钟!怒!奉劝学财务的同行,千万不要羡慕事务所,那地儿简直不是人呆的.小猪已经后悔得肠子都青了,怎么就会抱着‘学知识,学本领‘的‘崇高‘目标,一脚就踩进这趟浑水里呢?呜呜呜呜,亲们赶紧同情小猪一下下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侯门正妻最新章节 | 侯门正妻全文阅读 | 侯门正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