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侯门正妻 > 正文 第50章 无意中伤

侯门正妻 正文 第50章 无意中伤

作者 : 小猪懒洋洋
    “王妃?”碧柳看到严真真干脆停下了脚步,忍不住奇怪地问,“就到咱们院子了,怎么不回?”

    严真真其实想等孟子惆入睡以后再回去,到时候以不敢打扰他睡眠为名,拿条毯子往榻子上一裹……不,更理想的是,她可以睡到东厢房。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啊!早知道孟子惆能够醒来,她就应该在之前就把东厢房明确划为自己的地盘。不过……

    她眼睛一亮,拉过碧柳问:“听说王妃也有自己的院子,是不是?”

    碧柳也稀里糊涂:“按理说是这样的,不过因为当初迎亲的时候,是为着要照顾王爷,所以并没有准备王妃的院子。”

    严真真眼珠子转了一圈:“我瞧着王府东边儿的那个听风轩倒是空着……”

    “王妃!”碧柳被吓了一跳,差点跳了起来,“王妃不会是想搬到那里去住吧?听风轩虽然大些,可离王爷的主院是最远的,怕是要顶顶不得宠的侧妃才会被赶去那里。”

    “也许我就是不得宠的那个呢?”严真真暗地里撇了撇唇。

    碧柳急得直跺脚:“王妃可不能这么说,谁敢越过王妃,奴婢就……”

    严真真好笑:“你能怎么样?能让王爷喜欢,那是她的本事。没有她,还有另一个呢!就算你不怕杀人,也不能杀了一个又一个。”

    “谁敢杀人……”碧柳颓然,低头看着脚尖,语气有点闷闷不乐,“王妃的家世和相貌都是一流的,王爷怎么会不喜欢王妃呢?自王爷醒来,待王妃虽然并不十分亲热,可也没有厌恶。”

    “没厌恶就算好了?不过相敬如宾罢了。不过,若仅仅是这样,倒也罢了。”严真真抚着额角,迎面走出一个粗使丫头,万福行礼。

    天空压得有点沉,夜幕上的星子,仿佛正摇摇将坠,看上去无比寥落。花径上还有未褪的余红,一边的柳枝,已经失去了夏天时那种蓬勃的活力,透着种将老的颓败。

    严真真也不能把自己当棵树站着,只能再度移步,回到自己的院子。

    房间里一灯如豆,并没有丫头在一旁服侍。孟子惆拿着账本子,看得很专注。他的头发微微披散,遮住了半面容颜。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窗外被雾微笼的星子,也显得更加黯淡。

    也许是有所感应,他抬起头,露出了整个容颜。俊眉朗目,鼻若悬胆,唇若刀削。额际的抹额坠着一块宝石,在他的容颜下,却在瞬间失去了颜色。

    斯景斯人,给严真真的感觉,就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矣。

    “回来了?”他神态自若。目光透过不算太明亮的光线,落到她的脸上。唇角微微向上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可给人的感觉,却并不是在笑。

    “是,太妃急于安寝,并没有太多的时间来指导我管理王府。所以,我也只能自己摸索着办了。”严真真给出一个微笑。

    孟子惆被她“婉转”的说法,逗得笑了:“我想,她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无法为你指导什么。”

    严真真失笑:“是啊,真可惜,本来我还想讨教几招对付刁奴的办法呢!厨房的那个管事,最近的用度可有些多呢!”

    “你想如何?”

    “自然要看王爷的意思行事,我可不敢自专。”严真真很谦虚地把权力上交,“王爷才是一府之主。”

    “府里的事,你看着办罢。”孟子惆却没有接她抛上来的橄榄枝,“若事事都要我管,还娶什么王妃?”

    严真真迟疑地问:“可王爷娶亲,也不算早……”

    孟子惆似笑非笑地看向她:“那是你太小,依着太妃的意思,还要过两年再娶。”

    “哦。”严真真没听出他的话里有什么不同的意味,只是配合地应了一声。

    “离得这么远,你也不嫌说话累得慌?”孟子惆瞟了她一眼,抬手指了指自己床侧的一张小凳,“坐过来一点,我还有事要问你。”

    严真真瞪着那张连腿都放不平的凳子,期期艾艾。难道王妃在王府里的地位就这么低?这凳子,她一直以为是给丫头嬷嬷们坐的。即使是秀娘,她也不会让她屈着老胳膊老腿坐在那里。

    “怎么了?还不快过来!”孟子惆的目光刚落到账本上,又抬起头催促。

    “啊……是。”严真真看了看屋檐,没错,她现在就站在人家的屋檐下面,完全没有什么自主权。

    “你说过有八间铺子是蒋承晖的名字,还有两间又在谁的名下?”孟子惆问起了正事,严真真只能打起精神。

    不过,这话有点不好回答。如果答得爽快了,会不会被他认为自己在有意中伤那位表小姐?她倒是确切地迟疑了,看在孟子惆的眼里,便有些不悦:“有什么不好说的?”

    严真真低头,压低了声音道:“是齐红鸾的名字。”

    孟子惆的目光微微缩了一下,看向严真真的脸色,却放柔了两分。其实,他就是没有让暗探打听,也猜出了这样的结局。唯其严真真没有一开始就向他告状,反倒让他觉得这个小王妃也许并不那么糟糕,至少本性还是纯良的。也许是因为生母早丧,才会失了教养。

    他本不习惯与人同-床,早有心想把严真真打发到旁边的院落。这时候却有些犹豫,听风轩虽然大,却很是偏僻,给人一种被打入冷宫的感觉。原先,那里就是留给指腹为婚的王妃。可现在看严真真行事,有理有据,又不见得跋扈,倒有些不忍心。而近处的一个大院落,如今又有齐红鸾占着。其他的几个院落,不符合王妃的规制,只能留给侧妃。

    如果严真真知道自己看中的“听风轩”,因为存心的“厚道”而不翼而飞,恐怕会后悔自己不曾枉作小人。

    “怎么没有早告诉我?”他淡淡地问。

    严真真迟疑了一下:“也许另有内情也说不定,我想弄确凿了再告诉王爷。”

    孟子惆终于露出了笑意:“恐怕你根本就没打算告诉我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侯门正妻最新章节 | 侯门正妻全文阅读 | 侯门正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