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侯门正妻 > 正文 第17章 穿越同行

侯门正妻 正文 第17章 穿越同行

作者 : 小猪懒洋洋
    秀娘鬼鬼祟祟从内衣的贴袋在,掏出了一张皱巴巴的宣纸:“小姐,我花了五两银子,才求了街边那个给人写信的秀才,写了两首。如果不够,我再去找他要两首。”

    严真真不抱什么希望地展开了宣纸,谁知看了两行,就差点把嘴里的茶给喷出来。

    因为那纸上写的是:“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另一首是:“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好吧,她是个理科生,而且从来没有对于文学产生过类似的热爱。就算是这样,她也认得这两首诗,正是出于唐代大诗人李白之手。而三首《清平调》,是为唐玄宗的宠妃杨玉环写的。如果不是这样香艳的传说,恐怕她倒真不知道这两首诗的出处。

    李白啊……难道天旻王朝,就是盛世唐朝?可唐朝有异姓王吗?

    “小姐,诗写得不好?我赶回去找他,把五两银子讨回来!”秀娘气得胸脯起伏,温婉的脸上,露出勉强可以称之为凶狠的神色。她们的银子,可是用一两少一两。

    “不用了,这诗写得太好了,我都不敢用。”严真真苦笑,眼珠转了转,“那位秀才叫什么名字?”

    “只听人叫张秀才,好像叫什么三儿的,天天在那里卖字画,偶尔帮人写封信,苦苦度日。我这五两银子,够得上他摆一年的摊了!”秀娘心疼自己的银子。

    “那不对……”严真真下意识地摇头。李白这人傲气十足,怎么着也不可能落魄到街头卖字的地步吧?况且,他写这两首诗的时候,还是唐玄宗的座上宾,连红极一时的高力士也得跪着替他脱靴子。

    再说,看看身上穿的衣服,也不大像是唐朝。虽然她对唐朝的衣服没有什么研究,但看过日本人穿和服,就是那种领口低低、袖口宽宽的。而这个时代的女人,最家常的衣着,是领口锁住半截颈项,袖子倒有点像清朝的箭袖,透着股爽利。至少她在空间里种草栽果的时候,没觉得有什么不方便。

    那人不会是李白……

    “什么不对?”秀娘有点像惊弓之鸟,握着宣纸的指节,都微微的发白。

    “那人既然有这样的才情,怎么会沦落到街头卖字呢?这两首诗,可不止值五两银子呢!”严真真笑道,“秀娘,回头你再送二十两银子去,兴许是个赶考的。”

    “二十两?”秀娘低呼一声。

    “拿些银子结个缘,咱们不亏。如果我猜得不错,此人一定会有飞黄腾达的一天。”严真真信誓旦旦道,“就当是投资嘛,二十两银子,咱们还出得起。”

    “咱们的银子,也没有多少了。”秀娘嘀咕,舍不得大出血本,又眼前一亮,“要不,我们多买几首诗?”

    严真真啼笑皆非:“不用了,我又不想当才女。再说,这样的诗,我也不是没有……”

    这位估计也是穿越的,她就不去“盗”他的了。只是她很想和这家伙谈一谈,毕竟他乡遇故知,不简单啊!

    可是她被养在王府,根本没有跨出大门的机会。只能看着头顶上的方寸天空,YY一下外面精彩的世界。

    碧柳也心疼:“二十两,可以给咱们用很久呢!”

    “钱财身外物而已。秀娘,你告诉那位秀才,就说‘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他会明白的。”

    他不是连《清平调》都能背出来吗?想必这句《将进酒》里的名句,更是如雷贯耳,一听就应该明白,王府里也有个穿越同行了吧?如果能够想办法混进来见上一面,那么她落跑以后的路,就更好走了。

    秀娘看了看天色:“现在出去不合适,明儿再去罢。”

    严真真虽然急于跟“地下党”接下头,但也知道王府不是自己的天下,也只得罢了。反正那人既然一直在那里摆摊儿,也不会就这么跑掉。

    碧柳去大厨房传了饭,严真真的肚子里,早就装了两大串的葡萄,还想着到晚上再去尝尝她的桔子,只是象征性地动了动筷子,就撤下去让秀娘和碧柳两个吃去了。

    “小姐再用一些罢。”秀娘忧心忡忡,“明天虽说不易过,也不能不吃饭啊!”

    严真真瀑布汗,秀娘把她的觉悟也想得太高了点吧?她可从没想过要给王府争光添彩,能糊弄就糊弄过去,大不了就连着王府一起丢脸。再说,自己也不是一无是处吧?

    紧赶着两人出去,才把目光落到沉睡如故的孟子惆的脸上:“还是你舒服,两眼一闭,什么都不用管。唉……”

    孟子惆似乎更瘦了,至少以前没注意的颧骨,现在突了出来,王太医的脸色,一天比一天更阴沉。严真真有点胆战心惊,可是她落跑的器物,还没有准备好。本来还想种点人参发笔横财,可是紫色的……谁敢买?就算效用差不多,也没人敢吃下去吧?

    她目光乱瞟,看中了孟子惆腰带上的那块玉佩。虽然她不懂玉,但能够被一位王爷贴身戴着的,绝对不会是凡品。可惜就算卷了跑路,她也不敢拿出去当。若是因此被抓回来的话,那可就是悔之晚矣。

    家有宝山不能用,就是严真真现在的心情了。所以,她对孟子惆也没有了探究的心情。就算是大帅哥,也不活色生香。

    她看向窗口,初升的下弦月如博物馆里展示的残珏,在墨蓝的夜空里,发出清冷的光芒,让她初闻“同乡”的激动心情,渐渐地平淡了下来。

    “赶紧去吃桔子……”她露出了一个笑容,又回头看了一眼孟子惆,“我也不奢望你醒过来,但至少不要这么当掉。王府的寡妇,日子可是很难熬的。”

    空间里,一点都感受不到夏暮的凉意,还是温暖得让人觉得每个毛孔都很舒服。桔子已经结得很大,但并没有掉落下来。颜色么……没有例外,是浅紫的,透着股妖异。

    不过,对于严真真来说,空间桔子要不是紫色的,那才奇怪呢!桔子树有点高,虽然果实累累,可以她的个子,似乎一个桔子都摘不到。她记得以前在桔园看到的桔子,也只一人来高吧?

    什么东西跑到这里来,都会发生基因突变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侯门正妻最新章节 | 侯门正妻全文阅读 | 侯门正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