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生活在明朝 > 第一卷:梁家巷子 310章 喜事(二)全文完

生活在明朝 第一卷:梁家巷子 310章 喜事(二)全文完

作者 : 某某宝
    310章喜事二全文完

    亲迎吉时是申时正,隆冬的天气里,迎亲轿子兜兜转转归来时,夜幕已降临了。

    一轮圆盘似的明月隐隐自东边天空升起,随着声声炮竹,喜娘唱喝声,那轮明月愈发光洁润亮起来。清清冷冷的月光,映着满府火红灯光,就象是谁高高在天下,俯瞰着这热闹沸腾的院落一般。

    苏瑾立在正房外头的廊子底下,抱着儿子笑望这轮明月时,就是这种奇异的感受。渀佛自已化作这轮明月,高高地俯瞰着,虽没有进屋去看,那种热闹吉气的喜气,却是深深地映刻在心底。

    “……一正一合,大吉,礼成!”随着喜娘的一声唱喝,苏瑾回了神儿,望向烛火明亮的喜房,红融融光自里头照出来,将台阶上照出一条橘黄光带,和清冷的月光相映成趣儿。

    嘈杂笑闹声夹杂着各式各样的恭贺声,突起。

    紧接着一身大红绸衫的喜婆,手里握着大红封笑吟吟地出来,随后苏士贞半低着头,在众人的哄笑声中,略显尴尬地也跟了出来。

    苏瑾望着他的背影笑了笑,拍着儿子笑道,“走,我们去见姥娘。”

    “姥娘?”陆文聪睁着溜圆地黑眼眸,好奇地重复了一句。

    “是姥娘!”苏瑾笑呵呵抱着儿子进了屋,迎面一股暖香扑来,烟香浓浓,熏得人周身一暖,脑子跟着就有些微眩。

    早在里头陪丁氏说话儿地常夫人一见她们母子进来,一把拉了苏瑾,笑她,“早先只见你作怪,今儿怎么这半天儿不见人?快来磕头!”

    苏瑾抱着儿子看一身大红吉服地丁氏,满头珠翠在烛光下,光闪闪地夺人眼珠,凤冠下头,是一张笑意盈盈的脸儿。大方含笑,并未因常夫人的话有一丝局促,反向苏瑾招手儿,“你莫听你常婶婶混说。自来今儿是不兴这一礼地。”

    常夫人捂嘴笑起来,“这倒是,明儿早上却要兴了。”

    丁氏也只是笑。

    苏瑾抱着陆文聪上前,在丁氏身旁坐了,对他道,“姥娘要问咱们讨晚辈头,这可怎么办?”

    陆文聪抬眸。好奇的大眼睛盯着丁氏,半晌不知所措地回望苏瑾,苏瑾便教他,“那你蘀娘先给姥娘磕个头,姥娘有大红封赏呢!”

    陆文聪看了看苏瑾,再回头看看丁氏,黑葡萄似的大眼睛又望望一齐含笑看他地众人,半晌。目光又转到丁氏身上,把她上上下下打量了几个来回,突地借着苏瑾架在他双臂下的手。小身子往下一滑,小脑袋如小鸡琢米般使劲儿地点。

    惹得众人都哈哈大笑起来,苏瑾也笑,这些日子在家无事,总没少教他怎么叫人,怎么敬长辈,可见还听明白一些。

    “哎哟,我地乖外孙,来,让姥娘抱抱!”丁氏也笑了。一把接过他,放在怀里逗着,又叫明月舀好吃的把他。

    常夫人笑,“可见你们娘们亲热,我们也不在这里碍事了,这就走了!”她们午后就来了。这大半天的,估摸身子也都乏了。

    苏瑾和明月繁星也不多留,客套了几句,就将人送出院门儿。

    男客们都在前厅吃酒,苏瑾立在侧影里望了望,苏士贞正叫常贵远拉着,一连地灌酒,一张脸吃得酡红。陆仲晗与朱大少爷等人,陪着棠邑的几个侄儿辈,坐在靠左下首地桌子上。右下首却是丁氏那边地来人,有其兄弟,还有侄子。这边陪客的正是得了消息,自忻州专程赶回来的孙毓培和闵晨。

    苏瑾是知道他们回来的,不过,因事情忙乱,却还没见着。倒不想竟在这种场合见了久别重逢的第一面。

    在边塞呆得久了,他们二人,似乎与她印象中的模样不大相同,神态眉目间都有了几分硬朗爽阔,闵晨正拉着丁氏的侄子热情地劝酒,孙毓培虽平素不见他过于跳脱,今儿倒也放得开,正偏头和丁氏的弟弟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什么,其间自然免不了推杯换盏。

    再看他们脸上,都有了些酒气醉意,不觉失笑,这宴席才开了多久,竟都这样了。

    将要走之际,又转头去看陆仲晗,正对他蓦然转来的目光,身子一动,就要起来,苏瑾忙悄悄摆手,他身子却顿也没顿,大步出来。

    苏瑾往旁边行了几步,离了门口才笑,“你出来做什么,我没甚事,不过看爹爹吃醉了没有。”

    陆仲晗回望了下厅内,一指点了点自己的额头,轻笑,“岳父大人今儿吃醉却是该当的,连我都要被他们给灌醉了!”

    借着大红喜字灯笼的红光,可见他脸上隐约染了一层微红,苏瑾不禁失笑,又推他,“你今儿吃醉也是该当的,快进去罢。我去和丁姨说说话儿。”

    陆仲晗扯了她的手,望望已移到半空的明月,轻笑,“我却是受不得了,你陪我四处走走,散散酒气。”

    瞧这架式,一时半刻的,这酒席也结束不了。苏瑾便笑微微地点头,“好,我们去花园里走走,今儿这一整天,爆竹锣鼓声,吵得我头也晕。”

    正十六的明月已升在东边半空儿,将花园里照得一院子月白。叫常氏几人就留着外头候着,二人手携着手儿,进了园子,缓缓漫步在静寂无声的小道上。月光皎洁,高高挂在天空。平素不怎么起眼的苏府花园,此时,在月光掩映下,只余下缥缈的屋脊,树木投下的斑驳光影,和远处一团团或浓或重的诗意墨色,在远处隐隐传来的热闹熙攘声映衬中,变得可爱悠远。

    热闹了一天,突然静下来,就有了些别样的感受。

    “累么?”陆仲晗突然偏头含笑问她。

    说累,今儿倒还真累。一大早就来了呢,中午儿子睡了好大一觉,她却不能偷懒,微微一笑,点头,“是有些累,不过看到事成,也开心。”

    “来。我背你!”陆仲晗一个转身转到她身前,塌下背笑道。

    苏瑾忙推他,“哪里就累到这种地步了。”

    陆仲晗偏头轻笑不语,执意要她上来。

    苏瑾咬唇往回看了看。渺渺月下光,花园里只有斑驳月影,不见半个人影,整座园子的花草鸟儿似是睡去了,安静至极。伸手搭上他的肩,笑道,“是你要背地。敢嫌我重,我可是要打人地。”

    陆仲晗只是笑,催她快上来。

    苏瑾爬上他的背,双手紧紧搂着他的脖子,嘴里嘟哝,“你背得动么……”一言未完,陆仲晗已稳稳地站起来,吓得苏瑾赶忙抱紧他的脖子。轻笑,“走稳些,莫跌了我。”

    陆仲晗原不过背她走走。她一叫,反倒起了兴致,回头轻笑,“你敢小瞧我,让你瞧瞧我的厉害。”说罢背着苏瑾就跑,吓得苏瑾抱着他的脖子咯咯地笑,一边拍他的背,“行了,行了,今儿是怎么了。吃两盅酒,就疯上了。快停下!”

    陆仲晗背着只管背着她在青砖小路上跑,边跑边笑,“可还敢小瞧我么?”

    “不敢了,再不敢了!”苏瑾笑着连连拍他的背,“我的夫君文武双全。我哪敢小瞧你!快停下罢,小心脚下绊了,跌一跤可不是好玩地。”

    “看来还是小瞧我。”陆仲晗停了一停,又背着她跑动起来。苏瑾笑咯咯地伏在他背上。

    月光下,路边有一处树影绰绰掩映着的亭子,苏瑾忙止了笑,“咱们去亭子里坐着歇歇,你今儿也累了一天呢。”

    陆仲晗微微喘息着,停下脚步,背着她往亭子里走动,进了亭子,自己往长椅上一坐,在腿上拍了拍,轻笑,“来,坐这里。”

    苏瑾依言偎到他怀里,看着他在月光下仍然微红的脸颊轻笑,“我不知你还会耍酒疯地。”

    陆仲晗眼眸含笑一手呵她腋下,“再耍给你看。”

    苏瑾是不禁痒地,登时咯咯咯笑着,胡乱扭着身子,手忙脚乱地他的手,“住手,快住手!”

    连躲几下躲不过去,登时恼了,向他肋下抓去,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儿,一面又要作恼,“陆仲晗你还不停手!”

    陆仲晗笑声低沉,手却不停,抓得苏瑾只得停了手,窝在他怀里连连讨饶,“好……好了,我认输了行罢。”

    陆仲晗松了手,一手臂紧紧环在她的腰间,微微用力往自己身一拉,将人整个拥在怀里,俯在她脸上方,轻笑,“输了的人是要受罚地。”些微酒意自他口鼻间溢出,吹在苏瑾脸上,苏瑾还没反应地过来,唇上便是一软,舌尖毫不费力的撬开她的齿缝,顺势而入,轻巧的勾上她的舌,含着,辗转吮吻。

    月光透过疏朗地树枝静静投身在二人身上,不知过了多久,苏瑾微熏的大脑突地清明,猛地一推他,自己跳起来,摸摸头发,看看衣裳,嗔他,“也不挑地方。”

    拉他,“快走了,前面的酒席说不得结束了呢。”

    陆仲晗拉她的手,借起身之势,又在她唇上一琢,似笑非笑地道,“方才我似乎见你瞧旁人呢。”

    “嗯?”苏瑾一怔,连连摇头,“哪里有,你看岔了。”

    出了花园到前厅时,果然酒席已散,宾客三三五五的结伴儿往外走。苏瑾悄抹了下嘴唇推陆仲晗,“

    你快去送送,我去抱聪儿,咱们也该家去了。”

    话音方落,见自前厅里晃出两个身影,歪歪斜斜地下了台阶,正是孙毓培和闵晨。二人在苏瑾看过去时,也正向这边望来,巧巧打了个照面儿。

    “陆夫人好。”闵晨晃着身子行来,孙毓培随在其后。

    “闵公子好,今儿吃好了么?”苏瑾含笑往前两步,与他打招呼,又向孙毓培看了一眼,满脸的酒红,便笑,“看样子是吃好了。”

    闵晨正要说话,只见跟在身后的孙毓培猛地上前一步,胳膊靠在闵晨肩上,看着苏瑾问,“我孙记有难,你帮不帮?”

    这话叫苏瑾一怔,孙记又出事了么?因她自到了杭州极少打听孙记的事儿,也不深知。不过,自家生意多得他们帮衬,合当该帮,忙笑道,“自然是要帮地,要怎样帮,你只管开口。”

    孙毓培歪头向闵晨挑了下眉,转身大步走了。

    …………

    全文完。(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生活在明朝最新章节 | 生活在明朝全文阅读 | 生活在明朝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