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鬼医娘子 > 第十九章

鬼医娘子 第十九章

作者 : 咕噜
    回鬼医谷的路上,与张逆风的相处也没有什么不一样,她还是会不时地被他的话气个半死,拌嘴成了赶路以外的乐趣,只是,唯一的不同是她看着他发呆的次数渐渐地变多了,而他,会在每次发现她出神的时候露出一抹莫名的笑,一种,似乎应该用温柔来形容的笑。

    才想着,张逆风又露出这种叫她心慌意乱的笑来了。

    洛敏赶忙别过脸去,用力地命令自己把注意力放回手中的医书上,这本医书可是她刚刚从经商路过的商旅手中高价买回来的呢!是来自西域的医书,商旅们真的很有头脑,除了有正本还让人翻译了汉文方便阅读。

    只是……她似乎真的没有办法把注意力完全放在书上,因为他仍然在注视着她。

    茶座里人来人往的,大家都纷纷把注意力集中到他们身上。无他,因为此刻的她是男装打扮,而身边的他不但出色,而且还一直盯着身为男人的她看,连刚刚捧菜经过的店小二都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他们呢!

    大概大家的脑子里都只能想到一件事情了吧?

    “我说张大哥,你真不介意大家把你当断袖之人看?”

    “我说敏敏,我也有件事情想告诉你很久了。”

    “什么事?”

    “你的书拿反了,我想大家好奇的是你怎么能够把书拿反了还看得如此的津津有味。”

    她一听,马上往手中看去,脸“刷”地红了。

    怪不得她一直觉得眼里的文字好陌生,原来是书拿反了?

    好丢脸啊……找个话题说说好了。而且,也该是时候跟他说说正经事了。

    “出了这个小镇,再走两天我们就到鬼医谷了。”

    “嗯。”

    看着他有那么一点心不在焉的表情,她继续说:“张大哥,我想……”

    “你不用想太多,我说话算话,一定会陪你上山的。”

    可是她不想他陪啊!

    “可是这次我上山有重要的事情要跟师傅……”

    “你口中重要的事情似乎也与我脱不了关系,不是吗?”

    “呃……这……”

    “有一件事你似乎一直不敢问我。”

    “有吗?”她努力地装傻。

    “其实那天晚上我早就知道你在偷听了。”

    “哪天晚上……”

    “我说我爱上你的那个晚上。”

    哇咧咧,为什么他说这句话时居然像是在说“今天天气很好”那样的平淡啊?

    “你是在耍我吧?”要不然怎么可能说得这么平淡呢?哼!

    “我只是觉得,如果真要找个人纠缠在一起,你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次还一边说一边喝茶呢,看他现在的神情,哪里像是喜欢她啊!

    “为什么是我?”

    “因为我不喜欢说话,而你喜欢。”

    哇咧咧!原来又是在找机会损她!

    “你拐弯抹角的就是想要说我很聒噪是吧?”

    “你是很聒噪。”

    恶!他是分明想把她活活气死吧?

    “那你为什么不找个老妈子陪你?相信一定很符合你的需要。”

    看到他把碎银搁在桌上从座位上离开,她也马上收拾行装跟上去。

    “因为我相信你变成老妈子的日子也不会太远了。”

    哇咧咧,他还打算继续讨论下去吗?

    “那是你自己一厢情愿,你喜欢我不代表我也肯将就你。”

    一边说着她一边骄傲地抬起了下巴,只可惜那边的观众不赏脸,反而笑场了。

    “没有关系,我肯将就你就好了。”

    “我有很多选择。”皱眉皱眉,她开始在算计从哪个角度放暗器比较有胜算了。

    “我相信。”

    “所以?”有点泄气,为什么没有看到他脸上露出什么特别的表情呢?例如说紧张啊、焦虑啊……

    “所以,我们继续赶路吧。”

    就这样?

    “你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你想我说什么?”

    恶,木头一个!

    “你不是喜欢我吗?那就说些讨好我的话啊,一般男子都是这样追求姑娘的不是吗?”

    别以为她不知道喔,她下山这段日子也蛮见多识广的耶。

    “你喜欢听我找落云说给你听。”

    “哪有人连这种事情也假手于人的啊?”

    “傻瓜。”

    哇咧咧,怎么讨论的结果居然是叫她傻瓜啊?

    鬼医谷内,茶香袅人,鸟声醉人,不时地夹杂了些下棋的“噼啪”清脆之音,当然还有人拌嘴的声音。

    “我说白老头,这次的打赌是我输了,可是你也别得意。既然这次是你赢了,说吧,下一回我们赌什么?”

    “呵呵,独孤老鬼,你就好好认输吧,再赌只怕你连底子都没有了。”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次是使诈的,其实也胜之不武。”

    “我使诈?”

    “你不是让你那大徒弟从中作梗吗?如果没有你的大徒弟,我家风儿又怎么可能看上你家的笨丫头。”

    “那你不是也让你家丫头去帮忙演戏吗?恶,都什么年头了,亏你还想出那么土的方法,英雄救美喔!真可惜呢,不但挑错了人去演戏差点害我少了个徒弟,而且最后居然还让我家小敏子制服了,英雄救不了美反而赔上了真心,你可真是厉害啊。”

    “哼,我看你也好不了多少,你家徒儿来寻仇了。”

    “寻……哎,小敏子,你回来啦?”

    洛敏咬了咬唇,拼命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撇开张逆风连夜上山来的决定果然是对的。看来她以前真是太宠她家师傅了,现在居然连她的感情也拿来打赌,真是太过分了。

    “师傅,鬼医小札在你身上,是吗?”

    “喔,对对对……小敏子,你真不愧是为师的徒弟,来,鬼医小札就在这里。”

    白愁一边说着一边从案下抽出一本封面残破的书。她看了,隐忍着所有的怒意,力持平静地说:“你把鬼医小札垫在案下?”

    “这破桌子总是两边不平,这鬼医小札垫在这里可真是刚刚好呢。哎,真给了你,以后这桌子又要两边摇了,真舍不得,对吧,白老头?”

    “独孤老鬼,你可别在我可爱的徒儿面前陷害我啊!”

    惨了,似乎真的惹他那宝贝徒儿生气了。

    “来来,小敏子,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新一代的鬼医了,按照约定,这本鬼医小札是你的了。”

    她抿着唇,从师傅手上接过了残破的鬼医小札,然后瞪视着她家师傅。

    “哎,小敏子……为师的和你独孤前辈也饿了,你就给我们做些小菜吧。”

    “师傅。”

    “嗯?”

    白愁应得有点心虚呢。

    哎,他白愁一生最骄傲的有两件事,一是当上了鬼医,二是收了小敏子当徒弟。而他一生最怕的也有两件事,一是他的好徒儿小敏子不做饭,二……当然就是他的好徒儿小敏子生气了。他这个小徒弟啊,平常待他真是好得不能再好,但是一旦生气就……就不做饭给他吃了。这可是大事呢!他和他那个大徒弟根本不会厨房里的东西,没有了小敏子,就只能胡乱地找东西有一顿没一顿地填饱肚子了。还有啊,这次为了赢独孤老鬼,他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吃过一顿饱饭了,如果小敏子回来了却不肯做东西给他吃,那可比要了他的老命更狠啊!

    “我说师傅,打赌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我说了你会做饭给我吃?”

    不管如何,先确保自己的权益比较稳当。

    “会。”

    洛敏乖巧地应着,低垂着头,模糊的角度里看不清楚表情。

    “这个打赌嘛……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就是看看我教的徒弟比较有魅力呢还是这个独孤老鬼的徒弟比较有魅力,而事实的结果小敏子你也看到了,当然还是为师我调教出来的你比较有吸引力了。瞧,这独孤老鬼的徒弟不是败在你手上了吗?”

    “别把话说满了白老头,这次的打赌本来就对我诸多不利,你又不是不知道风儿那孩子本来就倔强死心眼,认定了的东西就是认定了的东西,十几年前他就说要娶这丫头了,何况现在!”

    咦?

    洛敏诧异地抬起头来。

    “独孤老鬼你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当年我是故意把那孩子输给你的,要不然今天我也不会赢得那么轻松。哈哈,所以说当年我根本就不是输,一切只是为了今天的赌局能够赢得漂漂亮亮!炳哈……”

    “师傅,你说什么?你说张大哥以前在鬼医谷里待过?”

    “小敏子你忘记啦?也对,那时候你还小嘛,忘记了也不奇怪,他本来是你的二师兄呢,哈哈!但是后来却被师傅送给这个独孤老鬼了。哈哈!好了,独孤老鬼,你就乖乖认输吧,说不定下一场打赌我会让一让你……咦,小敏子,你去哪里?做饭吗?”

    没有理会师傅的叫唤,洛敏沉浸在震惊里。

    张逆风他在鬼医谷里待过!而且还是她的二师兄!

    二师兄……

    他们以前就认识的?真的吗?不行了……她混乱了。

    “嗯。对了,师傅你想吃什么?”猛地,她回过身来,乖巧地问。

    “这个嘛,就你最拿手的几道小菜吧,现在为师的饿得要命呢!”

    呵呵,还是这个徒弟贴心啊,另外那个,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任务完成了还不知道要回来。

    “对了,师傅我忘记告诉你一件事情了。”

    “什么事?”

    “这是我为你做的最后一顿饭菜。”

    “什么?”白愁一听,呆住了。

    “做完这顿饭我就下山了。”

    “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家师傅一副熊熊的表情她突然感到蛮爽的。

    “因为我要嫁人了。”

    虽然是没有这个打算,但说出来吓吓师傅感觉似乎也应该不错的。

    “不行!你才刚刚继承了鬼医的称号……而且,而且……而且你要嫁给谁?”

    是谁?到底是谁?谁敢来抢他的宝贝徒弟?

    “反正我就是要下山嫁人。”轻哼了一声,她别过脸去。

    “反了反了!不行,我是师傅我说了算,一日没有人来提亲你一日就不能下山!”

    “师傅你耍诈!”

    耍诈就耍诈嘛,呵呵,只要把小敏子乖乖地留在鬼医谷内,谁敢来提亲?嘿嘿,这个主意不错,的确不错。

    白愁正想为自己的好脑袋歌颂一番,不料却突然有一道声音插了进来:“白老前辈,敏敏要嫁的人是我。”

    是张逆风!

    她诧异地看着他搂住自己肩膀的手,又看着他的脸,那一脸的认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面感到……感到……除了错愕还是错愕,当然啦,还有那么一点的窃喜。

    “哈哈,好徒儿,果然是我的好徒儿!白老头,看来这回你比我输得更惨啊!炳哈!”

    “不行,我反对,说什么都要反对!”白愁认真地努力反对着,可惜,那边的主角没有空理会他。

    “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一直就跟在你身后。”

    “咦?”

    “下山后我会找媒人上山来提亲的,如果你不想那么快也没有关系,我们就好好地四处游历一下,有喜欢去的地方吗?”

    好像,突然说到这个有点快吧?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这样说了:“我听说天竺那边有个藏经阁……”

    “那好,我们就去天竺那边。”

    “但是听说那边离中土很远……”

    “没有关系,你想去我们就去。”

    他这样,算是在宠她吗?

    啊!对了……

    “你以前在鬼医谷里生活过?”

    “是的。”

    “所以你……”

    其实一开始就知道她?

    “在你报上名字以前,不确定。”

    这样啊……

    “你……以前为什么说要娶我?”

    “是你让我娶你的。”

    耶?她怎么可能?

    “你别欺负我忘记了就乱说话喔!”

    她作势要打他,不料他却把她的小手收到了掌心里,笑出了一脸的春色。

    “的确是你要求的。”

    “我想不起来你会不会生气啊?”她低着头,忍不住偷偷瞄了瞄他的脸。

    妖孽啊,一个男的,怎么可以笑得这般诱人?害她心里痒痒的,直想……直想把他扑倒,简直羞死了!

    “不会。”轻轻捏了捏她的细脸,他继续迷惑着她。

    “真的?”

    “真的。”

    “打勾勾?”她说着,笑眯眯地向他伸出了小指头。

    “你怎么总是做些小孩子才做的事情啊?”

    “我就是孩子嘛!”

    她扁了扁嘴,这样说道。然后,他笑了,也学着她伸出了指头。当两个指头交缠在一起的时候,她突然愣住了。

    “怎么了?”

    “没有什么啊。”

    她只是,似乎终于想起了某些重要的事情来了……

    所以,她向他露出了一抹柔柔的笑,也不管,他会不会因此像其他人一般晕过去。反正,他晕了,她也会接住他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鬼医娘子最新章节 | 鬼医娘子全文阅读 | 鬼医娘子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