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鬼医娘子 > 第七章

鬼医娘子 第七章

作者 : 咕噜
    “对了,刚刚那名姑娘……”心中的疑惑,不自觉地说了出口。

    “她是求月山庄的门主。”

    门主?

    大家口中的女魔头罗素婉?不会吧?那可真是年轻得叫她吃惊啊!枉她还一直以为罗素婉是个三四十岁心理不平衡的毒妇人呢!

    “不管发生什么事,避免与她接触,知道了吗?”

    “喔。”

    有点受宠若惊了,为什么?他对她亲切得不像话,就像是两人已经认识很久……

    “对了,你为什么会被锁在这里?”把心一横,洛敏试着从他的嘴里套出情报。

    “你可以问别的问题。”

    “这样啊……”本来还想从他的话里找些蛛丝马迹呢!

    灵巧的眸子环视着小小的石屋,看到了被搁置在角落里的小脸盆,眼中闪过了一丝光亮。马上的,洛敏跑过去把小脸盆捧出了小石屋,在井里打了水才又回到屋里。

    “你想做什么?”

    “帮你擦擦身子啊!这里密不透气的,很容易就会生奇怪的病哟。”

    坐言起行,她扭了手帕就开始为他擦脸。

    先是那两道有力的眉,再来是鼻梁间……一边擦一边注意到他那浅褐色的眼眸正注视着自己,稍稍地愣了愣,她草草地结束了擦脸的工序,又扭了手帕,躲过他的目光,决定转移阵地。

    奇怪了,她顶着张奇丑无比的脸,他居然还能目不转睛地瞪着她看?!

    “你不用做这些的。”

    “我习惯了。”

    在鬼医谷里也经常为病人们擦身子。

    “午后会有人来帮我擦澡的。”

    “喔……”洛敏轻轻地抬眼看了看他,发现他仍然在看自己,于是马上低下头去,“那我帮你擦擦手吧。”

    这位张大哥的脸色很好,但眉宇间有着一股淡淡的青色,像是中毒的表征。她不能明目张胆地为他诊脉,只好趁着为他擦身子的空当不着痕迹地察看一下了。指尖碰触到脉门,不禁愣了愣。

    “你在为我把脉?”

    “没有啊。”

    洛敏装出一副无辜的表情,说道:“我只是一名普通的丫鬟,怎么可能会把脉呢?张大哥可真会开玩笑。”

    这位张大哥的脉象跟张逆风有点相似呢,平中带乱,乱中带紊,是中毒后没有得到好好调养的现象,而且……他身体带虚,似乎在进食一种慢性毒药,这种毒不会马上危害身体,只是时间长了就会腐蚀筋骨,虽然对寻常人不会有太大的危害,但是对于练武之人却是致命的。不出三年,即使他拥有再浑厚的内力,也会变成一名只能行走的寻常人了。

    “新来的!”

    忽然,门外有人扯开喉咙叫了起来,回头一看,原来是吕总管。

    “是。”

    “出来拿早点。”

    “喔。”

    送饭的工作居然要让一个总管来做?看来这位张大哥来头不小喔。

    “别做多余的事情。”

    接过食盒时,突然听到吕总管这么一说,洛敏不禁愣了愣。

    “发什么愣,还不去。”

    “奴婢知道。”

    “我走了,等一下会有人过来擦澡,那时候你就到厨房去,看厨房的何大妈有什么需要帮忙的,知道了吗?”

    “知道。”

    目送吕总管离开后,洛敏把食盒端进屋里放在桌面上。

    “你在看什么?”

    “没有啊。”

    啊……这张大哥也未免太留意她了吧?害她都没有时间察看一下饭菜里有没有被下毒。

    “对了,张大哥,我的工作是喂你进食?”

    “你先去把门关上。”

    “喔……”

    洛敏顺从地把门给关上,转过头去,发现他已经坐在桌前径自吃起饭来了,而本来锁住他的锁链则完好如初地挂在墙上。

    “你有话想问?”

    张大哥边吃边问着,似乎对于她的心思很了如指掌。而且,绝对不是错觉,他对她,似乎很放心!因为她顶着张丑脸?还是因为她只是个无害的丫鬟?或者,一切的亲切是为了让她失去戒心,然后放他离开?

    似乎有这个可能,因为同房的麻子脸少女说过,这短短数月里,已经有好几个丑丫鬟失踪了,而且都是和这个男人有关的。

    既然这样,她不妨也假装上当,跟他套套亲热?或许,还能打探到张逆风在哪里也说不定。

    “张大哥,既然你可以自己解开锁链,那为什么还会困在这里?”

    “你可以问别的问题。”

    又是这句!

    “我……听大家说,门主对你有意思,所以,你留下来是因为门主?”

    “对了,你为什么要进求月山庄当丫鬟?”

    “呃……”他怎么可以用问题堵她的话!

    看来在他身上是问不出什么来了,她索性把注意力转移到他面前的饭菜上。

    “怎么,你想吃?”

    “呃?”能不能不要那么注意她的一举一动?

    “你别吃这些,你不能吃的。”

    “奴、奴婢不敢,奴婢没有想要吃……”

    诚惶诚恐地退后几步,洛敏连忙低下头去。

    透过高窗,看着午后的天空,很蓝很蓝,偶然有几朵白云潇洒地飘荡着,害洛敏失神起来。

    很明显,那位张大哥的饭菜里面是放了毒的!

    而那位奇怪的张大哥,似乎很清楚这一点。但为什么知道饭菜里有毒也照吃不误?这点倒是跟那个张逆风有点像,明知道人家要抓他,还故意留在原地让人家去抓,都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

    而且,下在饭菜里的毒,虽然她有方可解,但是却无法找到配置解药的药引……哎!今天已经是侍候他的第四天了,每天看着他把有毒的饭菜扫空,那种感觉真是糟糕。

    “新来的,你在想什么啊,还不给我盐!”

    “喔!”

    啊,她都忘记了自己现在是在厨房里帮忙呢!

    “何大妈,这是新送来的蔬菜,要放在哪里啊?”

    突然,一个黑得像块炭的年轻小伙子挑着蔬菜走了进来。

    “新来的,带他到地窖那边去!”

    “地窖?”

    她好像也没有去过那边啊!

    “出了厨房往右走去,地窖就在柴房那边,自己问人去吧,真不懂吕总管怎么会请来这么笨的人。”

    听着何大妈唠唠叨叨,洛敏摸着鼻子把那名黑得像块炭的小伙子带了出去。幸好那个地窖并不难找,所以他们很快就找到了。

    看着绿树成阴的景致,洛敏不禁又失神起来。

    “丫鬟大姐,麻烦你过来帮帮忙。”

    “喔,好。”

    猛地回过神来,洛敏快步走到那名黑得像块炭的小伙子身边。

    这时,那名小伙子突然靠了过来,“小敏子,是我。”

    “师兄!”她低呼,然后马上用手捂住嘴巴。身后有家丁在走动,所以她不敢把心中的惊喜表现出来。

    “以后,我会以这种方式进来与你联络。好了,现在帮忙把蔬菜抬进去。”师兄低声快快地说了几句,然后又扯开嗓门说道:“丫鬟大姐,劳烦你了,真的劳烦你了!”

    “不客气。”

    故意在人前哈啦了几句后,两人走进漆黑的地窖,然后赶紧把门关上。

    “怎样,找到张逆风了吗?”

    “我找不到他,这几天夜里我都四处走动,可是却一无所获。”

    “这样啊……”

    看到师兄,她不禁又想起,“对了师兄,我在照顾另一个被关的男人。”

    “另一个?”

    “我看罗素婉挺紧张他的,每天大清晨的就会去看他了。”

    “这样啊……我在外面也探听一些情况,看看那个男人是什么来头。对了,那个男人叫什么名字?”

    奇怪,师兄的嘴角是不是抽 动了一下下?

    “他只说他姓张。”

    “姓张?”

    巧合还是……

    “而且我趁着帮他擦身子的空当为他把脉,发现他也有浑厚的内力。”

    “也?”

    “嗯,张逆风也是这样。”

    “那你要小心些,这罗素婉不简单。”

    不知为什么,师兄的脸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对了师兄,我想你下次来的时候给我带些黄芪。”

    “黄芪?你又想做些什么无聊的事情了吗?”

    “你别问这么多了,反正你给我带来就行了。你大概什么时候会过来?”

    “每三天来一次。”

    “那你每次来的时候都给我带三钱来吧。”

    “好吧。别说这些了,快点出去,免得被人发现了。”

    “嗯。”

    总算落下了心头大石,洛敏不禁扬起了嘴角。可是,更快的,一个掌心捂了过来。

    “不许笑!”

    哼,那她偷笑总可以吧?

    “对了,师兄……”

    “又怎么了?”

    “你今晚可以混进来吗?”

    “咦?”

    迎着师兄诧异的脸,洛敏快乐地笑了。下一秒,师兄往后倒地……

    “师兄,你为什么晕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鬼医娘子最新章节 | 鬼医娘子全文阅读 | 鬼医娘子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