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鬼医娘子 > 第六章

鬼医娘子 第六章

作者 : 咕噜
    “你说什么?”

    这老家伙的耳朵可真灵啊!

    “没,我是想问,吕总管到底要我做些什么?”

    “什么我啊你的,以后称呼自己的时候一律要说奴婢,知道了吗?”

    “喔,我……奴婢知道了。”

    这个“奴婢”可真不是普通的拗口啊!

    “你的工作是去照顾一个人。”

    “就是前天夜里被绑回来的那个男人吗?”

    她都听说了,前天入夜,庄里的四大护法“又”突然绑回来了一个男人,议事厅内彻夜亮起了烛火,并且不允许随便靠近,大家都在暗地里讨论着这个事情呢!如果没有猜错,那个人应该就是她那个不听话的病人。

    “在求月山庄做事,最不需要的就是多管闲事,不该你问的就别问那么多。”

    “喔……”不说就不说,干吗这么凶啊!

    “喔什么喔!”

    “是的,奴婢遵命。”人在屋檐下,还真是不得不低头呢。看来她很快就会习惯叫自己“奴婢”了。

    才想着,发现吕总管在一家破陋的小石屋前停住。洛敏四处张望了一下,这里的荒凉跟早前所见是一样的,除了那间一看就知道年久失修的小石屋外,尚有一口破败的水井,遍地的野草,跟求月山庄里她所见过的那些精致的庭院相比,实在是……

    “吕总管,这里也是求月山庄吗?”

    她也不是凡事好奇的人,只是,这次真的是不得不怀疑啊。

    “跟你说,这里是专门囚禁庄内叛徒的石室,别乱说话了。”

    吕总管一边警告着,一边从腰间掏出钥匙,然后递到她的手里,让她好好地握在手心。

    “这个石室只有两把钥匙,一把在庄主手中,而这一把,我现在已经交给你了,要小心保管。还有,里面的人,你要好好地照顾他,但是不能让他跑了,如果人跑了,你的脑袋也会跟着跑,知道了吗?”

    “吕总管!我怕……”洛敏一惊,吓得连钥匙都握不住,“砰”地就掉到了地上。

    “给我好好拿好。”

    吕总管说着,又重新捡起钥匙放到她的手心,并且重重地拍了拍她的肩膀,露出一脸不怀好意的笑。

    “记住了,人若是跑了,你的脑袋也会跟着搬家的。为了你这个长得不怎么样的脑袋,好好地工作吧。”

    说罢,瘦小的身子一步一颤地离开。

    “我好怕啊……”洛敏可怜兮兮地说着,可是埋在指缝间的唇却浮起一抹开心的笑容。不自觉地挑了挑那道仍然带着几分秀气的眉,她自言自语地说道:“你想杀我,也得看看我愿不愿意啊!”

    偷偷地笑了下,她又紧张地捂住自己的嘴巴,奇丑无比的脸蛋上,那双灵活的大眼睛四处张望了下,确定不会有人监视自己后,才舒了口气,用异常清甜,有别于刚才的声音说道:“还是小心点的好,可不能前功尽弃了。”

    接着,她看着手中的钥匙,又看向那间破旧的小石屋,不禁暗笑。张逆风,你很快就知道鬼医谷的坚持了。

    “你就是吕总管挑来的丫鬟?”

    洛敏愣了下,连忙换上迟钝的眼神转过身去,站在她背后的,是一名浑身火红的年轻少女。轻纱罗裙、勾人目光的火辣身段,还有那双美眸,既带着淡淡邪气却又隐忍着只属于少女的清澈,矛盾却慑人心神。

    “开门。”那个红衣少女淡淡地开口,声音冷若冰霜。

    “喔……奴婢……奴婢遵命。”

    这名红衣少女身上散发着一种狮子般的气势,想必在求月山庄里有着非一般的地位。而且,这名红衣少女的轻功必定在她之上!因为刚才,她根本没有察觉到对方的接近!

    但转头,洛敏又理所当然地叹了气,她本来就武功平平,不是吗?看来,在求月山庄,她得更加谨慎行事才行。

    门,轻轻地被她推开。

    忽然,耳边掠过一阵风,当洛敏回过神来时,那名红衣少女已经身处石屋之中,站在一名被锁链锁在墙上的男子面前。石屋本身没有窗户,所以十分的幽暗,只能依靠着从门外射进来的光线视物。她无法看清那名少女此刻脸上的表情,也无法看清那名男子的脸。

    石屋里的两人,谁也没有说话,如果不是依稀地听到呼吸声,洛敏真要以为里面早已经空无一人了。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她的脚都站得有点酸了,但是里面的人仍然不发一语,那种沉默的气氛静滞得叫人感到窒息。

    忽然,一声轻叹在石屋里响起:“我明天再来看你。”那名红衣少女,以一种“挫败”的声音说完,然后缓缓地走出石屋,经过洛敏身边的时候连看也不看她一眼,径自离开。

    很快地,红衣少女的身影在眼前化为一个小黑点,消失了。

    洛敏悄悄松了一口气,缓缓地走进石屋。但是,她并没有第一时间走到那名男子的身边。因为,她是一个十分不幸的、治不好自己夜盲症的医师———与一般病人不同的奇怪症状,连师傅白愁也束手无策,所以她也没太沮丧就是了。

    “砰”的一声闷响后是一声吃痛的低呼。

    痛死她了!到底撞到什么了?她一边在心里轻骂着,一双手也没有闲着,在前面胡乱地摸索着。

    “桌上有油灯。”忽然,那个被锁在墙上的男人好心相告。

    “可是我找不到桌子啊……”

    “刚刚你撞到的就是了。”

    “喔……”她硬着头皮应着,又走回刚刚撞痛了脚的方向,然后,又是无可避免地一撞。

    “呜……”

    黑暗中,听到了一声叹息。

    “你,现在转左,向前走两步半,然后往前走三步,桌子就在那里。”

    “两步半?哎呀……”又撞到了!

    “不是转右,是转左。”

    “喔……”

    她分心应着,突然好奇地问:“你可以看到吗?”

    真厉害,像她就完全看不到屋里有什么了。

    “别再向前走了……”

    “呜!”

    要提醒她也该早点提醒啊!

    “向前摸,油灯就在那里。”

    “好!”向前胡乱地摸了下,洛敏的指头碰触到一个凉凉的物体。

    “真的有油灯!”

    她一边惊喜地说着一边从怀里掏出火折子,然后点上油灯。才一下子,小小的石屋被一阵鹅黄色的光覆盖住了。

    “既然有火折子,你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照明?”

    “呃……”

    对喔,她该把火折子拿出来照明的,但……总不能说她江湖经验少,所以不知道可以这么用吧?

    洛敏懊恼地想着,走到那名男子的跟前,在鹅黄的灯光下,他的脸清晰可见。

    “啊,你是谁?”

    失声惊呼,这名男子根本就不是张逆风!而那名男子,在看到她的脸后也是明显地一愣,但眼中的错愕,很快就消失了。

    “你怎么在这里?”

    他的声音低醇如酒,有点熟悉,但是却说不上在哪里听过。

    没有胡乱生长又邋遢的眉毛,脸上也没有大大小小的旧伤疤,下巴更是光滑如绸,同样是削长硬朗的脸,但他的五官如雕,勾勒出一种阳刚的味道,纯阳性的,散发着叫人无法转移视线的那种热力。她以为师兄的容貌已经是天下一品了,没有想到居然有人比师兄长得还要出色。何况,这人的身高有着北方人的豪迈,更是师兄无法比拟的———当然,这话可不能让师兄听到。

    “奴婢是吕总管派来服侍你的。”

    如果他不是张逆风,那么张逆风被关到了哪里?隐去心中的焦虑,洛敏乖巧地回答着他的问题。

    “你……”那名美男子欲言又止,突然叹了口气。

    “公子,你饿了吗?我……奴婢去拿点食物给你。”

    “别叫我公子,也别喊自己奴婢。”

    不叫公子难道叫“喂”吗?

    “你可以叫我风……不,张大哥。”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他主动说道。

    什么?他也姓张?而且,不知道是不是看错了,总觉得他的嘴角刚刚在抽 动。

    “那,张大哥,我去拿点吃的给你。”洛敏的唇才轻轻地翘起一丝弧度,就见他如临大敌般地闭上了双眼。心里感到奇怪,但是她还是收起了想笑的欲 望,连蹦带跳地跑出了小石屋。

    “不用了敏……洛敏。”

    “啊?”

    咦?他怎么知道她的名字?难道是吕总管向他提起过?不对呀,吕总管应该是临时起意,叫她来侍候他的吧?这……收起心中的疑惑,她继续佯装出傻乎乎的表情。

    “张大哥,你不饿?”

    “我不饿。而且,过一会儿自然有人会送饭过来。”

    “那他们要我来做什么?”

    洛敏原来以为,所谓的服侍就是给他送送饭菜之类的。

    “来监视我。”

    “监视?”

    不对啊,吕总管根本没有提到过这个事情,而且她只不过是个新聘来的丫鬟,怎么看也不适合当监视的差。

    “或者,聊天。”

    “聊天?”

    如果是陪他说说话,那倒没有什么。

    可是,请一个丫鬟来陪他聊天,觉得求月山庄真的好奇怪,还有刚刚的那名红衣少女……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鬼医娘子最新章节 | 鬼医娘子全文阅读 | 鬼医娘子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