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鬼医娘子 > 第一章

鬼医娘子 第一章

作者 : 咕噜
    【第一章】

    当时的他……

    燃点着浓郁檀香的简陋房间内,半躺在床上的青衫老人,急促地咳嗽着,而站在他床前的,是一名面无表情、面容出众的黑衣男子。

    “师傅……自知时日无多……”

    因为咳嗽而涨红的脸,青衫老人那长长的白眉下的倒三角眼,小心地隐去当中的窃笑后,往黑衣男子看去。

    “放心。”

    “咳……风儿,你说的放心是?”

    冷清得仿若没有温度的声音,让老人不禁一阵咳嗽———不像是因为身体出了毛病,倒像是被自己的口水所呛到。

    “徒儿已经为师傅您挑选了最好的墓穴,就在鬼医谷,他日鬼医白愁入土后,你就会有个伴了。”

    黑衣男子眉头也不皱,说出口的是绝对云淡风轻的话语。

    “风儿,你考虑得真周到。”

    青衫老人嘴角抽 动着,但在语气上还是力求虚弱。

    “棺材用的是上好的柳州木,加垫加厚,躺在上面一定舒服。”

    声音,依然是云淡风轻的声音。

    “我就知道你是个体贴的孩子。”

    嘴角还是抽 动着,用力地抽 动着,并且,青衫老人的声音不小心地歪了个三四度。

    “题碑的事情我也安排妥当,请的是名满京城的鬼斧神勾无银子。另外,武林盟主上官书已经答应了主持祭奠的事情。”

    “那么……碎剑门的安排呢?”

    嘴角继续抽 动着,青衫老人的声音多少有点咬牙切齿的味道。

    “五师兄、六师兄还有八师兄一定很乐意继承,师傅你尽避放心。”

    “你说的是……因为嫖妓、强抢民女而被我逐出师门的老五,因为勾结匈奴、不忠不义被我放逐的老六,还有……一心笼络青城权贵、目前仍然受罚、在后山面壁思过、却暗地里勾结老九、老十一,多次想夺我老命的老八?”

    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即使风儿再怎么恼怒,也不至于这样对他的!他是风儿的半个恩人啊!是那个将毕生绝学全部授予他的人啊!

    “那个……你觉得师傅对你如何?”

    捧住受伤的小心肝,青衫老人抬起了充满期待的眼睛。

    “很好。师傅从来没有强迫徒儿习武。甚至,总是三更半夜地潜入徒儿的房间,陪徒儿度过无数的漫漫长夜,让徒儿不曾知道寂寞的滋味。”

    说罢,黑衣男子好看的额角不小心露出了一丝青筋。

    有这种师傅,简直是他的“三生有幸”!

    开始的时候是装鬼吓他,后来是在他的床上放蛇、放蝎子,待他年纪稍大一点是放火、放迷烟,到最近几年,师傅所偏好的是放暗器……一切只为了把他引到无人的后山去!让他连懒怠的机会都没有,全年无休地绷紧着神经,练就了一身好武功。

    但是,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人知道他身怀绝世武功!毕竟,谁会相信那个一天到晚,只负责为师傅端茶递水、洗衣做饭、活像丫鬟的人会武功?

    “既然是对你很好,你一定会答应师傅的遗愿吧?”

    “师傅请说。”

    “这本书,你拿去吧。”

    冷淡的口气让老人好伤心,伤心得忘记了要装虚弱,手也不抖了,汗也不流了———倒是泪水漫上了双眼,疑有溃堤之忧。

    “如果师傅大限未到,请恕徒儿失陪了。”

    黑衣男子的眸光闪动,瞪着老人手里被揉得老皱,甚至残破得七零八落的羊皮封面小册,瞬间一眯眼,不发一语地转身就走。

    “慢着,你要去哪里?”

    “寻根。”

    简洁有力的回答让老人微微一愣,但微愣过后,又赶紧把书递———不,塞给他。

    “那好,你就带着这本书,逃得远远的。只要挨过两年,你没有被鬼医谷的人找到,我们之间就再无拖欠。”

    瞪着手中的破书,黑衣男子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如果被抓到……你就回来继承碎剑门吧。”而老人,退而求其次,无视黑衣男子抽 动的嘴角,双手合十,可怜兮兮地恳求道。

    当时的她……

    “咚、咚、咚……”

    捣药的声音不时地传来,在鬼医谷内一间随处可见的小木屋里面,一个头上绑着两条辫子的年轻少女,她玉脸凝霜,秀眉细长而弯如柳叶,弯弯的剪眸闪动着灵动的色彩,一手翻着医书,一手忙不停歇地捣着药。

    “小敏子,师傅找你。”

    这时,一名唇上噙笑的男子步入。

    “师傅找我?”

    被唤做小敏子的少女放下手中的药罐,拿着医书走到了那名男子的面前。而那名男子,马上向后跳开,让两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师兄?”疑惑地侧摆着头,少女的眼中露出了满满的莫名其妙。

    “师妹似乎又长高了?”

    以拳抵住唇边,少女的师兄清了清喉咙,在丢出问题后,眼神变得有点闪烁,望了望眼前身高快超过七尺,身段苗条的少女,又不着痕迹地往后一退。

    “是长高了一点。”

    “真好……”

    “师兄?”

    “没有,我没有说什么,你快去吧,师傅等着你呢。”

    “好……”

    少女说着,小小的丰唇开始向上微翘起一个弧度,可少女的师兄一见,赶紧捂住眼睛甩手大叫:“别笑!”

    “我没有想要笑啊……”

    双手捧住自己的脸蛋,少女无辜地扁了扁嘴。

    “没有想笑就好,记住了,不要随便笑。好了,快去找师傅吧!”

    “喔……”

    于是,少女扁了扁嘴,离开小木屋,穿过屋后长长的草径,走到了鬼医谷内唯一的一间石砌房子。

    “师傅,您找徒儿?”走进石屋内的唯一的一间红门房间,她对睡在床上脸色苍白的白须老人甜甜地说着。

    “咳,小敏子,坐这边来。”

    这个白须老人,正是鬼医谷的谷主,鬼医白愁。

    鬼医白愁的名字,在江湖上是人听人怕,鬼听鬼闪的。因为这个鬼医白愁虽然有绝顶的医术,精通解毒,可是对求医的人却诸多的捉弄,人称老顽童,总是在把病者医好的同时也把陪同而来的人折腾个半死。

    “师傅……自知时日无多……”

    鬼医白愁酝酿已久的一翻自认为可歌可泣的开场白,很快地就被那边甜美的声音给打断了:“师傅您真爱开玩笑!徒儿昨日为师傅诊脉,您老人家只是偶感风寒。虽然说是风寒,但师傅您不总说自己一个手指头,就能把师兄给捏死吗?”说罢,坐下,开始津津有味地翻阅手中医书。

    “咳!”鬼医白愁一时语塞,因为抹了些许面粉而显得苍白的脸顿时涨红了,“我说小敏子,你的医术是谁传授的?”

    “自然是师傅。”

    于是,半威胁半哄骗的语气得意起来:“所以,若师傅说你诊断错了,你认为如何?”

    “那自然是徒儿诊断错了。”那边眼皮也不抬,很顺口地说着。

    像是对少女所说的答案十分满意,于是,他稍稍地清了下喉咙,再接再厉地装出一副虚弱的样子说道:“我说小敏子,为师自知时日无多……这个鬼医的称号,还是得在你和你师兄中选出一人来继承。很心动,是吧?”

    本来凄凄切切的一番话,说到最后不小心流露出了满满的兴奋和激动。

    少女把目光从书上抽离,抬眼看着双眼装满着期待的老人,柳眉轻皱,“当鬼医,那多累人啊!师傅,我能不能只继承医书不继承鬼医的称号?”

    “不继承就什么都没有,你自己看着办。你该知道的,你师兄是个最不爱惜书本的人了,要是他继承了鬼医的称号,难保医书都会完蛋……”

    “那怎么行!”

    呵呵,他这个徒弟啊,对什么都漠不关心,唯独对医书是嗜书如命。

    “那么,师傅要如何选择我和师兄?比医术?”

    “那多无聊!”

    想也不想,他老人家就嚷嚷了出来,完全没有半点“时日无多”的自觉。

    “那要比什么?”

    “小敏子,你该知道为师的时日无多了……咳!”

    “所以?”

    “你该知道的,师傅会落得今天的惨况都怪独孤战那老家伙!”

    独孤战是碎剑门的门主,自创碎剑神功,以无形之剑名震江湖,被称为天下第一剑。与鬼医白愁是旧识,每年一战。而月前,他们相约在天池进行了一次比试。但是,所谓的比试,其实是……

    “师傅,只是输了区区的几盘棋,您老人家实在不必介怀。”

    毕竟她家师傅又不是什么武林高手,就只会几招基本防身退敌的武功,而且还是独孤战闲时无聊传授的,若真要开打,怕是早就身首异处了。

    “谁说我输了!我们是打了个岔,和棋!”

    小敏子“哦”了一声,翻开医书,重新细看了起来,没有再在这个话题上打转。

    “咳!”

    气死他了,总有一天,他会被这个凡事皆不上心的徒弟给活活气死。

    “小敏子,你该记得,为师曾经把一本医书赠予独孤战那老家伙,对吧?”

    “嗯。”

    说是赠予,倒不如说是好几年前下棋输了,所以被独孤战要走的。说到那本医书,其实是历代鬼医的行医札记,记录了不少行医的心得和要诀。回想起来也挺遗憾的,当年她还小,对于里面所编撰的医理看不透彻,也记不住当中的内容呢!如果现在能够有机会翻阅,那该有多好!

    “听着,两年的时间,只要你和你师兄其中一人能够把那本鬼医小札要回来,鬼医的称号就是那个人的,而我密室里的所有物品,都归新的鬼医……”

    鬼医白愁嘴角含笑,兴奋地发现她眼中不小心流露出来的热衷。

    “师傅,我们打个商量,真的不能只要医书不要头衔吗?”

    “洛敏!”

    有必要吼得这么用力吗?耳朵好痛喔!

    “真的不行吗?鬼医留给师兄,医书分给我,师傅就不用那么麻烦在我和师兄间选来选去了……”

    “闭嘴,给我马上下山!”

    于是,所有的话皆如以往般以一句气急败坏的呵斥终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鬼医娘子最新章节 | 鬼医娘子全文阅读 | 鬼医娘子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