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大男人丑小鸭 > 第八章

大男人丑小鸭 第八章

作者 : 夏雨
    吃完了拉面,邵靖华坐在客厅沙发上,目光则是有意无意的往在厨房飘过去又飘过来,简直跟游魂没啥两样的封思夏瞥去。

    一次、二次、三次……

    流理台台面已经擦了十二次,她要擦到什么时候?

    再也看不下去了,邵靖华霍地站起身,大步往厨房走去。

    “要不要喝啤洒?”他突然提议。

    停止动作,封思夏愕然转过头,“有啤酒吗?”

    邵靖华没好气地瞪她一眼,“告诉你多少次,眼睛要带出来。”

    他走到冰箱前,拿出两罐啤酒。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她会需要它,所以就买了回来。

    接过他递来的啤酒,封思夏随他走出厨房,来到客厅,一口接一口的喝。

    喝了快半罐时,她才缓缓开口:“承平哥说我今天很漂亮。”

    当然,也不想想是出自谁的手,她这只丑小鸭,其实很幸运,碰上了他,依他此刻的身价,可不是随随便便出手的。

    他没说话,静静地看着她,等待她继续说下去。

    封思夏又喝了数口啤酒,“承平哥心中有人了。”

    幸好承平哥体贴她,不会把她的告白告诉家人,否则他们要是知道,一定会笑她爱作白日梦的。

    邵靖华没半点惊讶,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条件这么好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喜欢这只丑小鸭。

    封思夏叹一口气,“他喜欢的人是我二姐,俊男配美女,果然是爱情不变的定律,不过,虽然伤心难过,我还是为二姐高兴,承平哥是个好男人,二姐会很幸福的。”

    她真笨,应该看得出来承平哥和二姐虽然每一回见面就针锋相对,火药味十足,但承平哥看二姐的眼神是纵容的。

    邪靖华挑了挑眉,有些意外,原来左承平是基于爱屋及乌心理,才会特别疼爱她,可能连弛自个儿都没想到,竟然会让这只丑小鸭误会。

    不过,也难怪她会误会,自卑、没信心,又懦弱的她,极度渴望得到关爱。莫名地,他心中陡升一股怜惜之意。

    没注意到他关怀的表情,封思夏低着头,目光注视着手上的啤酒,过了许久之后,再次开了口:“对不起。”

    “你有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吗?”低沉的嗓音里,有着浓浓的关怀,他真的很想看她再度露出温柔的笑容,她这只丑小鸭,根本就没有多愁善感的本钱。

    封思夏抬头望他,勉强扯动唇角,“之前你说有自信的人,遇见喜欢的人,也会忐忑不安,当时我以为你骗我,只是想安慰我,没想到是真的,承平哥从小就喜欢二姐,可是他不敢跟二姐说,怕会被拒绝,听到他这么说,我心里觉得好过、舒坦了一些。”顿了顿,又道:“虽然不是想要的那种感情,但是我真的很开心,承平哥视我为一个值得信任的妹妹。”

    她是第一个知道他喜欢二姐的人,而这,让她觉得很满足,至少他是重视她的,只是一时之问,她就是无法平复难过的心情,她暗恋承平哥少说也有七年。

    看她明明就想哭,却又强忍着泪水的倔强模样,邵靖华胸口一窒,心疼得让他再也忍不住的道:“肩膀借你啦!”

    封思夏诧异地看着他,“做什么?”

    “想哭就哭,别忍着。”再这样看她愁眉苦脸下去,想哭的人,可能就换作是他了。

    “我才不要。”封思夏摇头拒绝,“你的嘴巴又毒又狠,我才不想被你嘲笑会变成猪头。”

    邵靖华眉头一扬,颇为不快地道:“你别不知好歹,有多少女人想借我的肩膀我还不借。”哪像这只丑小鸭,对她好,她还拿乔。

    封思夏本想说什么,但他的话提醒了她另一件事,“你都不打电话跟你女朋友联络吗?”虽然他的嘴巴很毒,但不可否认的,他长得很帅,身旁必定围绕许多莺莺燕燕。

    “我没有女朋友。”

    “真的还是假的?”封思夏惊呼出声。

    “骗你有钱赚吗?”邵靖华白她一眼,哼,她那是什么表情,活似见鬼了!

    封思夏还是不肯相信,“你长得这么帅,怎么可能会没有女朋友?难不成你喜欢男人?”

    邵靖华没好气地瞪她一眼,“谁规定没有女朋友,就一定是喜欢男人?”

    “现在的社会很开放,就算是,我也不会笑你。”

    “我不想交女朋友,怎么,不相信?”她那是什么眼神?

    “为什么不想?”疑问的泡泡一个接一个浮上胸口,他条件这么好却不交女友,难免启人疑窦。

    邵靖华倏地沉默,直视着她充满关怀的小脸,好一会,语气凝重地道:“我的初恋女友很漂亮、学识高、个性温柔,是一个无懈可击的完美女人,我们感情很好,却因为我爸的刻意破坏,这段恋情最后是无疾而终。”顿了顿,又道:“我爸嫌她家世不好,配不上我,等我再见到她时,她已经是一个小孩子的妈。”

    这件事让他们原本就不和的父子关系,更加恶劣,他们父子之所以无法和好,父亲的专制、跋扈、自私占有很大的因素。

    没料到他不想交女朋友的背后,有这么一段惨痛的往事,封思夏既愧疚又难过,更为他感到心疼。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提起你的伤心往事。”人家说初恋是最甜蜜、最痛苦,也最令人难忘的,她看得出来,这段恋情带给他很大的伤痛。

    邵靖华笑了笑,无所谓地耸肩,“没差,伤口早已经结了疤,不会痛了。”

    坦白说,他很意外,这件事他从来没对任何人说过,可却对她说,或许是她这个人没什么杀伤力、威胁感,让他在不知不觉中撤了防备之心。

    他的不以为意,反倒是让封思夏更加的愧疚,纵使伤口已结疤,却留下一条无法抹灭的伤痕。

    “所以,你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这么讨厌伯父?”她之前还以为他是叛逆情绪冒出头,才会故意和他父亲唱反调。

    邵靖华摇了摇头,“我爸妈是热恋结婚,婚后不到一年,他们就离婚,原因是他在外面的女人有了小孩,再加上论家世,我妈不如她,不能拿出大笔资金挽救他的公司,我妈只能答应离婚,而离婚以后,我妈才发现,她肚子里已经有了我。”

    “后来呢?”

    “过了十年,那女人因病去世,他想起我妈,回头找她,这才发现我的存在,你想,十年没有父亲的照顾,怎么可能会有亲情?要不是我妈临终之前,希望我能够回去认祖归宗,我根本就不可能认这个无情无义,抛妻弃子的父亲。”

    “再加上伯父拆散你的感情,你们父子之间,才会更加不和睦?”她大胆猜测。

    “他以着霸道的方式,要求我的脚步,限定我的目标,他捉我回去,只是想要我做他的傀儡,为了公司的发展,他已经毁了我姐的幸福,所以我更不可能让他干涉到我的人生。”因此当时他才会不顾父亲的反对,坚决要走自个儿的路,虽然,这段路上稍有波折,但尚构不成阻碍,而他之所以能够走得如此顺利,全仗他那个同父异母的姐姐大力帮忙。

    虽然他以着云淡风轻的语气叙述他的伤痛,但还是难掩眉眼间鄢股压抑不住的愤慨,令她好心疼。

    “记不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这里是我十岁以前的家?”

    “记得。”

    “十岁以前,我一直以为我没有爸爸,十岁那年,我才知道原来我有爸爸,不但如此,我爸爸还有四个已经过世的老婆,而我妈是第五个,可悲的是,我妈到离开人世,都还不是我爸名义上的老婆。”

    邵靖华讶异地怔了怔,没想到她父亲比他父亲还要风流,“想不到你的身世跟我一样悲惨,只差我那个姐姐不会欺负我。”

    封思夏浅笑摇头,“他们没有欺负我,只是不能接受我。”兄姐们不是俊男,就是美女,举手投足皆充满了自信,哪像她,长得又不好看,什么事也做不好,会被他们排挤,也是正常之事。

    邵靖华完全不接受她的说法,路是自己走出来的,想过什么样的生活,端看自己怎么做。

    “你就是这种懦弱的个性,难怪会被当作佣人使唤。”她应该要勇敢一点,大声的对她家人的指使说NO。

    不在乎他的白眼,这回她看得出来,他不是在骂她,只是希望她能够勇敢,他的出发点是关心她。

    她微微一笑,“或许是我真的没胆反击,也或许是我不愿让我母亲伤心,她一直希望我能够和他们处得很好。”

    她知道当初母亲花了一番功夫,希望她能够敞开拒绝的心房,与哥哥、姐姐们好好相处,奈何,他们小小年纪浑身就散发出一股尊贵卓然的气息,让她看到他们就会忍不住的往后退,再加上他们一家初次见面就闹得鸡飞狗跳,人仰马翻,更让她对他们避而远之。

    邵靖华一震,感同身受,若不是母亲那句“不论是非,他终究是你父亲”,困住了他,他早就和父亲切断关系,不会由着父亲任意决定他的人生。

    没想到他和这只丑小鸭竟然也会有相同的心思,都不希望最亲、最在乎的人受到一丝伤害,才会违背心意,委屈了自己。

    不再责骂她,他突然想起另一件事,“你怎么会想去做厨娘?”敢情她是灰姑娘做上瘾了?

    封思夏笑了笑,知他误会了,“我哥哥、姐姐们吃不惯别人的菜,要我留在家里,他们有付薪水给我。”

    “付你多少?三千?五千?”

    “他们才没那么小气,付我五万。”

    邵靖华讶异地挑了挑眉,“煮三餐?”她这个厨娘的工作会不会太闲了?可以三天两头的往这里跑.而且一来就是大半天?

    封思夏点了点头,“对。在钱方面,他们很大方的。”

    是很大方,大方到让他隐隐觉得不太对劲,“你这个厨娘会不会太闲了?”

    听得出这回他只是疑问,并没有讽刺的意思,封思夏笑道:“我只负责家人的三餐,只要他们在家,我就必须在家,其余的时间,就是我自己的,他们并不会干涉,他们都有自己的事业,常常出国,一个月中有半个月在家就很了不起了。”仔细想想,她这份工作还真的很闲。

    “这么说来,你算得上是高级厨娘?”他瞪大眼睛,一副很惊讶的样子。

    他夸张的表情令封思夏又好气又好笑,“对,我是高级厨娘,你呢?又是什么?”

    邵靖华想了一下,“我应该算是彩妆造型师。”

    他说得很保留,下意识地不想让她感到两人身份有如云泥之别。

    “你为什么会想从事这行业?听说从事这行业的男人都会变得娘娘腔,真的还假的?”

    “我喜欢女孩子漂漂亮亮的,还有,我们只是不喜欢逞凶斗狠,和娘娘腔没半点关系。”

    “是啦,你是没有娘娘腔的气息,可是你的嘴巴尖酸刻薄,比起女人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这只不知感恩图报的丑小鸭,竟然敢说我尖酸刻薄?也不想想我是花了多少心思让你变天鹅的。”他作势要敲她的头。

    “我实话实说嘛!”封思夏双手连忙护头,她的脑袋瓜子已经够不灵光,再笨下去那还得了。

    “这样更可恶。”

    “对不起嘛。”

    喝着啤酒,他们彼此卸下心防,你言我一句,天南地北的聊了起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大男人丑小鸭最新章节 | 大男人丑小鸭全文阅读 | 大男人丑小鸭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