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春神的祭品 > 第四章

春神的祭品 第四章

作者 : 风光
    “他娘的春神!他娘的苍灵!本姑娘要再被你糊弄一次,我芳菲两个字就倒过来写!”

    不过怎么咒骂都没有用了,芳菲抬起头,看着高照的艳阳,心中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自从那日始源城相会,春神的确不再下雨了,接踵而来的就是整整一个月的炎热,这种热度比起仲夏也不遑多让了。

    结果先前淹水的地方,因为骤来的高温,都还来不及清理,居然起了瘟疫,还真被她这个乌鸦嘴给说中了。这下她更是不敢离京城太近了,原本献祭她是为了求雨,最后却搞出这么多天灾人祸,她都不敢想象国师若知道她还没死,会把她处以什么极刑。

    末了,她只能带着雷公鸟往南方去,因为春神离开始源城后就消失无踪,反正雷公鸟探寻他大略的位置也是往南,所以一人一鸟又踏上了寻春之路。

    只不过,欲往南方去,需经过一大片山林,而那山林又以盗匪众多著名,她一个弱女子,加上一只唱歌难听无比的鸟儿,肯定只有被拆吃入腹的分,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在附近的城镇里加入一支商队,商队通常都会聘有保镳,这样彼此守望相助,安然渡过的机会才会大增。

    来到了商会时,已经有几支商队整装待发,集合在商会门口。一眼望去,那商队里的人五花八门,去的目的地也各不相同,雷公鸟不由得有些发愁。

    “这要是跟错队,咱们就离春神大人越来越远了啊!”

    岂料芳菲只是直直地瞪着一支商队,那支商队人不多,约莫也就二十来人,但聘请的保镳个个精明剽悍,所以也就不再要求更多人,实时就要出发。

    “我们一定要加入这支商队!”她斩钉截铁地道。

    “这支?为什么?”雷公鸟不解。

    “我有一种预感,苍灵就在这些人里面。”虽然她暂时还分不清哪个是春神,但她就是有种很强烈的感应。

    雷公鸟本想辩驳,但最后还是闭了嘴,这丫头虽然很不灵光,性格又粗鲁,可是她对春神的感应却是一等一的准,也不知道这种天赋哪里来的,简直是专门来克制变幻莫测的春神。

    于是,芳菲鼓起勇气上前交涉。原本她一个弱女子,很容易被视为拖油瓶,所以商队不太愿意收留她,然而当他们听到她独自一人由京城附近流浪至此,不仅十分佩服她的毅力,也拗不过她的缠功,最后在她保证绝对不会拖累大家后,商队头头勉强答应了她。

    不多时,这个商队便出发上了官道,在约莫午时的时候,入了山林。

    而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芳菲的目光盯上了商队里的一个小伙子。

    这个小伙子皮肤黝黑,别人上货他也上货,别人喝水他也喝水,和商队里的其他人乍看没什么不同,可是芳菲就是觉得这小伙子简直懒得出奇了。

    因为别人上货是一大袋一大袋的扛,这个小伙子却是不知用了什么方法,那一大袋的货到了他手中竟像棉花那样轻,不费吹灰之力就弄上了马车;而别人骑马是抬头挺胸,眼观四路耳听八方,这小子却是懒洋洋的靠坐在货车上,眼眸半睁半瞇着,却也没有任何人来责备他。

    这副景象,相当的眼熟啊……

    “这位小扮,不知你是否姓苍啊?”芳菲凑了过去,单刀直入地攀谈起来。

    小伙子瞧了她一眼,摇了摇头,并不多言。

    然而芳菲肩上的雷公鸟却是大感惊讶,他看了老半天都看不出谁是春神,怎么芳菲就这么肯定这小伙子是春神幻化的?

    “我觉得小扮你很眼熟啊。”芳菲脸不红气不喘,竟又大胆地道:“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是不是白的啊?”

    雷公鸟闻言,差点没从芳菲的肩上掉下去,身为一个女子,她简直下流到没边没际了!而这么惊世骇俗的问话,终于让那小伙子有了一点反应,却是不屑地一笑。“妳想毛遂自荐,以身相许吗?可惜我还看不上妳。”

    芳菲瞪大了眼。“我有什么不好?我可是普天之下唯一能辨认出你真实身分的人!”

    那小伙子正眼看着她。“妳到底在说什么?”

    “唉,别装了吧!苍灵,你究竟要怎样才会承认?”芳菲有些懊恼,他似乎越来越会装了,即使她很相信自己的直觉,也难免有些不安。

    “我听不懂妳的意思,妳显然是认错人了。”小伙子眉头突然一动,目光越过她望向了远方,不再言语。

    芳菲顺着他的目光回头,赫然见到一队骑着大黑马的山匪,气势惊人的朝着他们商队而来,而且很快的前后包抄,将这二十来人的商队团团围住。

    “妈呀!我就知道每次遇到你都没好事!”芳菲低叫一声,吓得躲到小伙子身后。“苍灵,你可得保护我啊!”

    “我不是妳说的人!妳有空哀嚎的话,不如找个机会快跑,活命的机会还有一点!”小伙子无奈地瞪了她一眼,不过神情之中倒是不显害怕。

    这时候,只见商队的头头上前交涉,愿以一笔金钱换取生存,偏偏这群山匪显然不就此满足,不一会儿,双方就谈得破局了,只见山匪们抡刀拿剑的冲杀过来,吓得芳菲直尖叫。

    “天啊!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我怎么这么倒霉啊!被人沉到河里都没死,居然要死在盗匪手中,我还没享受过荣华富贵,还没勾搭上个富家子弟,怎么可以就这样死去啊—— ”

    芳菲边叫边躲,小伙子与雷公鸟同时听清了她嚷嚷的内容,不禁一阵无言。是怎样的父母会教出这么一个无耻的女儿,这种话居然能大剌剌的公诸于众。

    不过山匪可没因为她是个娇滴滴的小泵娘就收手,他们人多势众,除了商队聘请的保镳还有几分抵抗的余力,已经有几个商人被杀了,整个商队死的死逃的逃,连商品都顾不得了。

    奇怪的是,这个小伙子并未逃离,但更奇怪的是,芳菲叫归叫,却也一直躲在这小伙子身后,同样没有离开。

    “妳不走?”小伙子纳闷地问,这女人比别人叫得更大声,但真有机会她却不逃?

    “我好不容易找到你,死也不会走!”芳菲紧张地盯着战况。“而且我相信那些刀再怎么砍,也砍不到你头上,你可是春神啊!被凡人给砍死也太好笑了,说出去都没面子。”

    小伙子闻言不由失笑,就算他是春神,死不死也绝对不会是面子问题。何况……她的直觉,还真的非比寻常,这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这时候,山匪才像是终于注意到这里的一男一女,狞笑着冲了过来,当头就是一刀。

    “啊!”芳菲惊叫了一声。

    众人以为她会躲开,想不到她竟是往那小伙子身上一扑,彷佛要替他挡下这一刀。

    这几乎是本能的反应,却是让小伙子的目光一亮,而那雷公鸟也看得一脸不可思议—— 那原本会将芳菲爆头的一刀,不知怎么地突然滑开到了一边去,而那山匪莫名地一个踉跄,自个儿跌了个驴打滚,好死不死撞到了路边的大石,居然就这么昏死过去。

    芳菲抱着那小伙子,以为自己要死了,但痛楚久久没有落到她头上,她纳闷地抬起头,恰好与小伙子深邃的眼神对个正着。

    “我没死?”她摸了摸自己的脸和头,接着看到了地上昏过去的山匪,讶异地又道:“他却死了?”

    她惊讶地再次望向小伙子,只听到那小伙子沉声问道:“妳为什么要救我,替我挡下那一刀?”

    他不敢相信她居然会做出这种举动。在他眼中的她,粗鲁,下流,一无是处,但在紧要关头时,竟会牺牲自己救他?

    他看得出她不是演戏,是直觉下做出的反应,代表着她内心里并不希望他受伤,她将他的命看得比她自己的还重要。

    “我也不知道。”芳菲哭丧着脸。“我要是知道的话,绝对不会挡啊!”

    在两人说话的时候,又有其他的山匪冲了过来,但奇怪的是,不管他们怎么努力,就是砍不到眼前的一男一女,还不时的把自己弄得人仰马翻,狼狈非常,气得他们挥刀乱砍,连一直在附近飞的一头翠绿色的鸟儿也照砍不误。

    原本还很害怕的芳菲,也感到不对劲了,最后她甚至犹有余裕地嘿嘿笑了起来。“你还不承认你是苍灵?除了春神谁有这法力?你看那山匪砍的那一刀,根本就是瞄准了树干,连本姑娘一根头发都砍不到啊!”

    “妳的表现……着实出乎本君意料之外……”这话无疑承认了他就是苍灵。他深深地凝望着她,心中情绪澎湃。

    对她来说,他不过就是个不负责任的春神不是吗?但她却宁可以自己的性命换取他的,而且连她自己都说不上来为什么,这个中缘由,倒是很值得深究。

    他的确,有些动容。

    “所以你承认你是苍灵了嘛!”芳菲终于松了一口气,无视四周的刀光剑雨,在他身边安然坐下。“终于让我找到你了,喂,你实在太不够意思了……”

    “本君哪里不够意思了?”

    “你下完雨之后又让天气变这么热,是想逼死所有人吗?那瘟神怕是真的要来啦……”

    两人居然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下聊起天来了,他们一时都没注意,那雷公鸟并不在春神保护的范围内……

    于是,一旁传来比杀鸡还难听的惨叫。

    “你们两个居然聊起来?本鸟……本鸟都快被砍死啦!还不快来救本鸟啊啊啊啊啊——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春神的祭品最新章节 | 春神的祭品全文阅读 | 春神的祭品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