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花郎真无害? > 第三章

花郎真无害? 第三章

作者 : 田芝蔓
    【第二章】

    洛成及妻子杨素锦,两人一大早没在洛云汐的房里看到她,找了整个屋子又找了园子都不见她的人影,两老都担心不已。

    杨素锦说床是冷的,义女好像昨夜就不在了,着急地说昨夜下着雷雨义女能去哪里,这才让洛成想起洛云汐很关心法严寺外的那株桃花树,肯定是昨晚下了雷雨,她不放心去了法严寺了。

    洛成要妻子留在家里等,免得和义女错过,他一个人寻去了法严寺。

    来到法严寺,女儿是找到了,但洛成跟着指路的小沙弥来到禅房,却看见洛云汐殷勤的喂一名男子喝粥。

    至少找到人了,洛成松了口气,他走进襌房里,像看着稀奇事物般盯着两人。

    洛成收留云汐两年,她待人不至于高不可攀,可绝对是客气又生疏的,虽然云汐自己不觉得,但她的确是一个貌美的女子,所以这两年来上门说媒的媒婆不少,也不是洛成刚收了义女不想让她出嫁,而是云汐全都拒绝了。

    可以说除了他这个义父以外,就没见云汐亲近过其他男人,如今,洛成却看见她对一个男子这么亲切,有说有笑,还喂对方喝粥,这绝对是件稀罕事。

    洛成走上前,想看看这名男子是何方神圣竟能有这种本事,没想到一走近,连他也看傻了眼。

    这男子生得眉清目秀、唇红齿白,偶尔响起几声咳嗽,简直像个病美人,别说云汐这样的女孩子,连他这个大男人都被吸引住目光。

    是洛云汐先发现洛成到来,她放下碗,起身对洛成福了个身,“义父定是见云汐彻夜未归,着急地来寻云汐的吧!云汐有事担搁,让义父担心了。”

    “是为了这位公子?”

    “是的。”

    玄朗听见洛云汐因为他让家人担心了,连忙想下床行礼致意,是洛成先一步拦住了他,推他靠坐回去。

    洛成在桌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听洛云汐解释遇上玄朗的事,虽然对于玄朗失忆的事觉得麻烦,毕竟照顾一个来路不明的人会有风险,但看玄朗的模样,也实在不像什么大奸大恶之人,不知道是哪里的贵公子,出了意外才失忆。

    “所以玄朗没有昨夜之前的记忆?”

    玄朗摇了摇头,又是一脸掩不住的落寞神情,看得洛成也于心不忍。

    “既然如此,还得找个地方收留你,好好让大夫看看你才行。”

    似是知道了洛成连着两天都来到寺里,而洛云汐又在寺外捡了个人,法严寺住持也来到了禅房。

    他一来,正听见洛成提起要安置玄朗的事。

    住持说来也是位高僧,大多数人见到住持都恭敬无比,但玄朗一见到住持,却是皱起眉头。

    看来,他不只讨厌寺庙,还很讨厌和尚。玄朗做下了这么一个结论。洛云汐既然捡了他就得负责到底,绝对不能把他留在这寺庙里自生自灭。

    “洛施主不必担心,这位施主既然是在寺外遇见的,寺方自然能为他留一间禅房暂居,他是在这里失去踪迹,他的家人势必会到附近来寻他才是。”

    玄朗闻言,轻咳了两声才开口,“既然住持肯收留我,在下感激不尽,洛老,这下你大可放心了。”

    洛云汐一开始对玄朗存着怀疑,可后来玄朗对自己轻薄的举动表示了歉意后,洛云汐反而自责起自己没有同情心,再加上喂玄朗喝粥的时候他问起她的工作,她约略说了花匠的工作后,他听着不但觉得有趣,她甚至觉得玄朗应该也是一个很喜欢植物的人。

    过去她认识的人,除了义父义母外,都对莳花养卉没有兴趣,所以她根本找不到同好。

    或许是玄朗专心听她说着过去其他人觉得无趣的话题,让她感到了认同感,所以对玄朗,她心中多了一些不忍,想着他失忆了、病着,不禁担心起他来。“你一个人住在禅房,能好好养病吗?”

    “寺里环境清幽,平常没人打扰,吃的又是素斋,十分清淡,不正适合养病吗?”

    洛成听了不免皱起眉头,虽然云汐有心想照顾玄朗,但玄朗看来是不好意思再麻烦她。

    他说在此没人打扰、环境清幽是没错,但那也代表了没人可以照顾他;吃的清淡没错,但若是他家那婆子听了,一定会用她的大嗓门喊着“不行!病了就得炖些鸡汤补补,才好得快”之类的话。

    “玄朗,我看这寺里毕竟是清修之地,很难特别照顾你,既然你碰上了云汐,也算你们有缘,若你不嫌弃我那宅子简陋,还有空房可以让你暂住一阵子,若你的家人真到法严寺来寻人,再指路到我家去便成。”

    “我怎会嫌洛老的宅子,是不想麻烦你们,说来我也不打算太麻烦寺里的师父,只要我的风寒好些,就会离开了。”

    一听到玄朗风寒好了就要走,洛成更是大皱眉头。

    无家可归的他何去何从?往郊外去,万一遇上打劫的盗匪可怎么办?玄朗生得细皮嫩肉,搞不好会被盗匪头子绑去做什么押寨夫人。

    若玄朗决定进城,进城是不用担心盗匪,但若身上的银子用尽了还没想起自己的身分,到时流落街头怎么办?

    “你要往哪里去?进城里?住客栈?你身上的银子能住几天客栈?”

    说到银子,玄朗一脸赧色,好似这才想起他身上根本没钱。

    洛成由玄朗的脸色便看出了他的窘境。“没银子?这可不行,你若觉得会麻烦我们……大不了等你风寒好了,在我园子里干活换工钱,抵你的吃住不就好了。”洛成倒也不是真想向玄朗收吃住的费用,只是觉得这么说应该可以让玄朗释怀,安心住下来。

    玄朗本就不想留在法严寺,一听洛成话都说到这分上了,自然立刻同意。

    玄朗原本略显忧愁的脸,听了洛成的提议后,像是解决一件令他十分烦恼的大事般,笑逐颜开的对洛成道了谢。

    怎知玄朗这一笑,竟让人有种如沐春风之感,洛成及洛云汐皆看着玄朗的笑容看呆了。

    怎么有男子可以笑得这么美,美得不可方物啊!

    有别于洛成父女俩的呆滞神情,住持却是一脸平常,还因为玄朗的笑容起了疑思。

    他记得小时候好似曾听师父提到过,师父也曾见过一个男子,据说有着能迷惑人心的笑容,除了修道已久的僧人,有时连心性不定的小沙弥也会被迷了心智。

    但师父圆寂已经数十载,当年的那名男子自然不可能是玄朗才是。

    住持这才释疑,想想玄朗生得这容貌,笑起来自然勾人。“既然施主已经有了去处,本寺也不强留。若施主的家人寻来,本寺自会告知施主的去处。”

    “那就有劳住持了。”

    “贫僧先告退,洛施主离开之时,告知寺里的沙弥一声便可。”

    住持说完后就离开了禅房。

    洛成直到住持与他说话时才清醒了过来一般,察觉自己直盯着玄朗猛看,觉得不好意思,他红着脸说:“我看玄朗现在也走不了,我先回去一趟把家里那运货的驴车赶来,让玄朗坐车回去,顺便也告诉妳义母把空房打扫一下,云汐妳就再陪玄朗一会儿,让他把粥喝完。”

    “好的,义父。”

    一等洛成离开,洛云汐又坐回床边,端着粥又喂起玄朗,直到把粥喝光。

    不过这一回洛云汐别说跟玄朗说话了,就连看都没看玄朗一眼。

    “洛姑娘,妳怎么了?”似是感觉到了洛云汐的疏离感,玄朗不解的问。

    “没、没什么。”洛云汐发现自己竟盯着玄朗的笑脸看,而且看到出神,好不容易回了神,哪里还有脸再面对玄朗。

    “不是没什么,是洛姑娘不想我住到洛家去吧!莫非洛姑娘还因为我昨夜的轻薄之举防着我?是我的错,冒犯了洛姑娘,若洛姑娘不喜欢我,等等我再与洛老说清楚便是。”

    “不是,不是这样的!”洛云汐急忙解释,一抬头果然看见玄朗那落寞的神情,要不是他是男子,都可以用楚楚可怜来形容他现在的模样了。

    “我知道洛姑娘心地好,不忍心说话指责我……”

    “好了,你别多想!我没想防你,我只是因为自己被你的笑容迷住,觉得难为情罢了。”不想他误会,洛云汐一时心急,没空顾及难为情,把自己不看他、不说话的原因给说了出来。

    听见是这个原因,玄朗又露出粲笑。

    这一回,洛云汐又被迷住了,直到玄朗开口回了一句—

    “我也喜欢洛姑娘妳身上好闻的香气,好像闻着闻着身体的不适都能缓解一般。”

    闻言,洛云汐收起呆傻的表情,抬起手低头用力嗅闻了好几口气,她一不用香料、二不簪花,身上怎么可能有香气?

    “我身上有香气?你还是第一个这么对我说的。”

    “没人这么说过吗?明明有着好闻的香气啊!”

    洛云汐再嗅闻了好几口气,真的没有闻到一点点味道,最后她想,可能是自己整天与那些花草为伍,身上沾了淡淡的花香,而刚好玄朗的嗅觉很灵敏的缘故吧!

    “很抱歉,昨夜跟今天对你太凶了,才让你误会,你放心的到我义父家住下,我们都很欢迎你。”

    “妳怎么说得好像自己不住在妳义父家一般?”

    “我是住那里,但我也是被义父收留的。”

    “收留?”

    “两年前我离家出走后出了意外,被义父所救,义父义母见我无家可归,这才收留了我。”

    虽然玄朗很想问清楚洛云汐为何原因离家出走,但他知道他们两人还算不上熟识,若他一时不知分寸多问了,或许会让洛云汐重新又起了防备之心,他只得暂且压下疑问。

    认识久了,到时,会有机会再问清楚。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花郎真无害?最新章节 | 花郎真无害?全文阅读 | 花郎真无害?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