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微光情人悄悄爱 > 第一章

微光情人悄悄爱 第一章

作者 : 可乐
    【第一章】

    夜深人静,万籁俱寂,宁俐躺在床上,身体疲惫,却没有丝毫睡意地盯着手机上的时间。

    还有几分钟就到十二点……十二点一过便是她二十二岁生日,她下定决心,这一次绝不心软,一定要向阿姨提出搬出去的决定!

    她默默地想着,看着时间来到十一点五十九分五十九秒,她将迎来二十二岁生日的那一剎那,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因为没预期手机会响,她吓了好大一跳,定下神后才接起电话。

    “喂──”

    才到嘴边的话被几乎要贯穿耳膜的愉悦歌声给盖了过去。

    “祝妳生日快乐,祝妳生日快乐……”

    由歌声认出对方的声音,宁俐低落的心情瞬间明朗了起来,嘴角扬起一抹愉悦的笑。

    桑雨诺,是大她六届的同校学姊,也是一起长大的邻居。

    在父母亲未发生意外前,她家与桑家比邻而居,虽然年纪有些差距,但自然而然玩在一块儿。

    意外发生后,她被阿姨接去同住,桑雨诺在国外当交换学生,她们自此断了联络。

    近几年才又联络上,两人姊妹情谊十年如一日,会收到她的生日祝福,宁俐感到惊喜却不意外。

    在她的回忆因为飘向过往而微微走神之时,唱毕生日快乐歌,桑雨诺立即问:“快说,妳今年的生日愿望是什么?姊无上限满足妳。”

    宁俐打住思绪,恼声嗔道:“雨诺姊,不要再说无上限满足我这种话。”

    虽然两人是好朋友好姊妹,但身世家庭背景却是大大不同。

    桑雨诺是国内老字号洋酒进口商“三威”企业大老板的掌上明珠,肯与她这个普通家庭出身的平凡女孩当朋友,已经够让她受宠若惊的了,她哪还敢冀望由她身上得到什么?

    桑雨诺哪会不知道,这个从小认识,视如亲妹的小妹妹是怎样的一个人,也因此才敢说出这样的话。

    她会因此恼气,也并不意外。

    她啐了声。“小没良心的,那可是妳才有的专利……”

    宁俐听见她的咕哝,转了话题。“雨诺姊记得我的生日,我就开心满足了。”

    早料到她会这么说,桑雨诺叹了口气,“唉,真拿妳这性子没办法,至少出来,让姊姊请妳吃一顿生日消夜。”

    “现在?”她闻言一惊,“妳不是还在法国?”

    “工作提早完成便回来了。”

    宁俐的心暖暖的,正想说些什么,门外发出的“砰砰”两声,让她的心重重一跳。

    由手机另一端听到异样,桑雨诺急声问:“什么声音?怎么了?”

    “也许又是叔叔喝醉酒了,我去看看。”宁俐急忙挂掉电话走出房门,看到周宏光满脸通红的倒在客厅的地上。

    宁俐看到他这模样不禁暗自叹了口气,上前扶起他。“叔叔,我扶你回房休息。”

    周宏光喝得醉醺醺,感觉有双软嫩的小手搭上,鼻尖有一丝沐浴乳的甜香,昏茫茫的思绪瞬间清明了几分。

    他睁开眼,看着宁俐那张不带半点脂粉的秀致小脸,心神荡漾。

    年轻女孩就是有本钱,那不见半点瑕疵的皮肤又白又嫩,挠得他的心发痒,手无意识地便伸出去摸了她一把。

    突然感觉男人伸手摸她,宁俐吓了一跳,想开口,却看到周宏光噘起嘴想亲她,原本摸她脸颊的手已经落在她的肩上轻揉。

    这个举动吓得宁俐出手推开他,轻喝:“叔叔!”

    周宏光是阿姨的情人,是阿姨在带着她一起生活后交的男朋友。

    随着年纪越大,她就越不喜欢叔叔看她的眼神,高三那年她还曾跟阿姨提过,想自己搬出去住,但阿姨担心她一个女孩子独居在外,怕她危险,因此一直没有答应。

    今天周宏光仗着酒意摸她的感觉让她很不舒服,心里很是害怕,直觉反应便是将男人推开。

    没料到宁俐会突然把他推开,周宏光往侧边倒,左手臂撞上木头家具的痛意让他整个人清醒了不少。

    他瞪着眼,怒声问:“妳疯了!”

    心中不安伴随着恐惧的感觉,一点一点的笼罩在宁俐的心头,她咬着唇,充满警戒地瞪着他,“你不可以随便碰我。”

    周宏光被一向娇娇柔柔的宁俐一喝,恼羞成怒,一张喝了酒而涨红的脸因为怒气,红得像是要炸开似的。

    “怎么,我养了妳这么多年,连碰妳一下都不行?”

    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多醉,宁俐不想与他计较,软声道:“晚了,叔叔早点休息,啊──”

    她话还没说完,手腕被周宏光拽住,整个人倒在他身边。

    她慌得想起身,周宏光却因为她玲珑有致的年轻娇躯,鼻息间有处女的体香,加上酒精的催化,心荡神驰了起来。

    他再也克制不住欲望地张开双臂抱着她,“来,妳乖,让叔叔亲一下就好……”

    宁俐被他的举动吓坏了,她手脚并用不断挣扎。“叔叔……你、你走开、不、不要这样!”

    处在亢奋状态的周宏光哪里管得了她的反应,看她含着泪的眼,饱满水嫩的小嘴,用力扣住她的下巴,想亲她。

    宁俐被他的力道捏得发疼,惊恐地直掉眼泪,不断的挣扎、反抗、闪避。“不……不要……不要这样……”

    因为她挣扎得太厉害,没办法一亲芳泽的周宏光怒火中烧,“妈的,挣扎什么?”

    被他一吼,宁俐哀求道:“叔叔,拜托你……不要这样……”

    看她一脸委屈,周宏光更为火光,一巴掌便甩了下去。“哭什么?老子欺负妳了吗?”

    宁俐被甩了一巴掌,只觉得脸颊火辣辣的,脑子昏昏沉沉的。

    周宏光用力压着她,怒声道:“也不想想老子养了妳们姨甥俩多少年?妳住在这里,吃我的喝我的用我的,我跟妳收钱了吗?妳摸着妳的良心说啊!”

    “呜……我有把打工的钱……”

    眼下的遭遇让她明白一件事,心软、妥协是没有用的,最终还是招惹来这可怕的噩。

    “我呸!”周宏光怒声喝斥,“那一点钱能做啥?嗄?妳说能做啥?”他死死扣住她的下巴,不让她动。“这么大了,该懂得报恩!”

    深夜,在线会议刚结束没多久,与会的高阶主管纷纷离开会议室。

    桑雨毅疲惫地揉了揉眉心,耳畔传来秘书傅又芬的声音。

    “桑总,需要再帮您泡一杯咖啡吗?”

    他看了看时间,蹙起眉说:“不用了,妳先下班吧。”

    因为“三威”做的是洋酒进口的生意,客户遍布全球各地,为了与客户联系、开会,首要克服的便是时差问题。

    大半夜或凌晨开会是常态,为了怕秘书因为日夜不分的工作而过劳,他光是秘书就用了两个,采的还是轮班制。

    “好的,今天的会议我会做好汇整总结。”略顿了下,她开口又问:“那桑总今晚加班吗?需要让金靖过来吗?”

    对他们而言,这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桑雨毅,大大打破了众人对富家子弟的看法。

    他不仅外在条件优秀,坚强实力也不容小觑。

    自从接掌公司总裁一职后,几个新促成的合作案,为集团带来丰厚而稳定的营业成长。

    而这傲人成绩自然也是由桑雨毅宛如拚命三郎般的努力工作得来的;他会独留在办公室加班,亦是常态。

    “暂时不用。妳早点回去休息吧。”话落,他不等傅又芬反应,径自回到办公室,脚步甫停,手机便响了起来。

    他盯着来电显示的号码,揉了揉眉心,好半晌才接起电话。

    “阿毅,下个星期飞过来一趟。”

    父亲的要求让桑雨毅的眉头皱得更紧,他想也没想就直接拒绝。“爸,我很忙,走不开。”

    儿子的话让桑诚浩的语气越发冷硬。“最棘手的实地探勘这部分,你老爸我都帮你揽下了,你忙个啥劲?”

    桑家做的是洋酒进口,是他与弟弟桑诚志胼手胝足一起打拚出来的事业。

    饮酒人口随着生活水平提高大幅度成长,“三威”终于交出漂亮的成绩单,成为国内老字号,且是进口代理多国洋酒的翘楚。

    四年前,他由总裁的位置退了下来,将事业交由子女去打理。

    长子雨毅接任总裁,次子雨杰接任采购部经理,外向活泼的女儿雨诺则是在营销部处理国内外订单事宜。

    三个孩子各司其职,将公司打理得有声有色,他欣慰之余,却无法安心过着安逸的退休生活。

    撇开年纪尚轻的小儿子不说,几年前,他选了适合的对象,把女儿给嫁了出去,但今年已经三十二岁的长子桑雨毅,居然以公事繁重为理由,忙得连女朋友都没时间交了,这让身为父亲的他怎么能不着急?

    为了让儿子尽早成家,他不断物色对象,冀望儿子能发发善心,顺了他这个父亲的心愿。

    不等儿子开口,他接着又说:“我打算与西班牙『雷拉蒙酒庄』合作。你不知道,雷拉蒙生产的葡萄酒质量好,加上酒庄老板戈麦斯有个优秀的独生女,她在营运营销上手腕高明,短短两年便创造出销售至全球逾十个国家的亮眼成绩……”

    随着父亲语气过分高昂的滔滔不绝,桑雨毅已经上网查看关于西班牙“雷拉蒙酒庄”的相关要闻。

    “雷拉蒙酒庄”的确是近年窜起的酒界新秀,但合作与否,并不能只靠单一数据就可以拍板定案。

    “销售成绩只是参考数据之一,还需要多方面的评估分析,若您有意与『雷拉蒙酒庄』合作,我让金靖成立一个项目小组,再来做后续评估。”

    “不用那么麻烦,你们年轻人做事就是畏手畏尾;我让你亲自飞一趟,跟艾琳娜……噢,就是戈麦斯的女儿见过谈过后,你一定会满意的。”

    桑诚浩是在一个私人高级品酒会上与戈麦斯一见如故,知道彼此的营生后,兴起了合作的念头,最后甚至把心思放在撮合各自儿女的身上。

    不管是以商人的角度或父亲的身分来看,艾琳娜都是最最合适儿子的对象。

    父亲带着双关的尾语才落下,桑雨毅瞬间灵光乍闪,他对父亲积极的态度有了答案。

    “看来重点是艾琳娜小姐。”

    被一语戳破心思,桑诚浩有些挂不住面子地冷声道:“生意和你的终身大事都是重点!”

    这小子真是天生来克他的,精明却很不上道,连让他安排他与相中对象见面的机会都没有,让他十分窝火。

    他的气尚不及出,便听到儿子又道:“最近,我正在处理国外连锁量贩店设点评估的事,真的没空。”

    桑诚浩不否认儿子接掌公司后的成绩,却对他以此当不相亲、不结婚的借口感到不满。

    “你爸我当年比你忙上十倍,人生进度不是照样跟着走?”

    桑雨毅冷沉着脸,半晌才开口:“爸,我有我自己的人生进度。”

    他不懂,在公事上,父亲毫不犹豫地放权让他打理整个集团,但为何在他的婚姻意愿上,怎么沟通都无法取得共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微光情人悄悄爱最新章节 | 微光情人悄悄爱全文阅读 | 微光情人悄悄爱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