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再临的魔君 > 第七章

再临的魔君 第七章

作者 : 四方宇
    夜空下,风疾林摇,在几许星芒泄露中、在夜雾凄迷中,无一不传递着这份讯息,山林暗影,无数的妖魔蛰伏,伺机而动。

    无月的沉夜,人烟稀少的高山野林,唯一一座小木屋坎烟袅袅,屋内,一双紫瞳看着明灭跃动的焰火,翔喂着伏在腿上的咪琥肉干条,小屋内虽简陋,对他已足够。

    咪琥一吃饱便在他膝腿上爬上爬下的玩耍,翔将它抱在臂弯上时,咪琥顺势爬到他肩上,小猫头凑到他脸上,探舌舔着他的眼下皮肤,像知道他的不对劲。

    “别担心,我没事。”知道小咪琥担忧他强撑的精神,翔轻拍小家伙。

    当零落星光在夜空闪耀时,咪琥已睡在温暖的小暖袋内,火炉前的翔支着侧颜,温暖的火焰,让他有些沉思的闭上眼。粼影焰光跃动在睫扉上,他不自觉的沉入"自我"意境中,灵魂深埋的烙印之痕,正缓缓的以另一种方式席卷而来……

    看着周遭一片朦胧暗色,此时前方浮现水晶淡光,层层叠叠的交掩,彷如光纱,让翔一时不解自己究竟置身何方,当水晶洒下的光纱开始一层层掀开,低靡魔氛妖唱,缓缓传来,眼前是一条由白色水晶铺设出的长长回廊。

    四周墙壁也全是白色水晶,偶尔几许不同色彩的浅雾晶光掠划虚空,定睛凝目这份清柔淡雅,忽地又重刷下鲜红、墨黑,强烈的对比色彩,浓浓的魔界风格!

    荒沙晶殿?!翔入妖魔界时,只在妖魔界上层宫殿,当时在狼斗星的威胁下,魔皇大公本体在万年冰潭下,整个妖魔界严肃而岑寂,每个人仅剩三成魔力,他并未到更深的魔界内部。

    但一走入水晶道,他的心中便浮出这座妖魔宫殿的名字,内心甚至对此地毫不陌生+。

    翔在长廊上,低回双耳的尽是迷魅妖唱,当四周的水晶光华透亮时,一个熟悉又清楚的声入耳——

    “君上,银天使已确定不在至上界,目前行踪何在尚难得知。”

    翔认出这个声音,是五色魔狩法的主人,折冲之破,狩破。也是妖魔君王最看重的心腹,赐予"副公大宰"的地位,仅于魔皇大公之下,当他前往妖魔界时,便是此人以凌厉的眼神监视他。

    “找——找出银天使的下落——”魔皇大公叱咆的声,伴随着连声巨响,震荡整座晶殿!“他的双翼被本君活生生折了,以他的高傲绝不能可能就此罢休!”

    “君上,请保重,在狼斗星下,你重创的魔元尚未恢复。”见魔界君王激烈的重捶一道顶梁长柱,甚至一旁厚重石桌,让自己双掌鲜血淋漓,狩破单膝跪道:“臣定用尽一切方式寻得银天使行踪,为君上解忧。”

    “圣殇、圣殇——你欺骗了本君,还当着天穹界父的面否认一切的事……本君竟被一个小小的天使给骗了——”

    一阵凄怒的痛笑声后,忽听得激动重咳的声,似是伤重吐血!

    “君上!”狩破惊慌的喊。

    走在白色水晶长道上的翔微怔,只见四周水晶光华一暗,随又幽亮起,声音再次传来……

    “禀大公,至上界派来信使,商议三界钥约再加强制约,天、魔二界主事者的气息对人界影响太大,希望两界皇者都别再入人界,让人界生息走入常轨。”

    “传令梅丝达带着本君的王玺处理,本君现在不想理人界如何,只要银天使的自心”

    “副公大宰已和至上界做最后交涉,目前至上界……还是不透露任何消息。”

    “银天使,好像从至上界消失了。”候禀的几位魔界下臣道。

    闻言,魔皇大公怒叱:“向至上界发出警告,不交出银天使——至上界与妖魔界唯有一站——”

    “圣殇,这一次本君不再对你心软,要用魔冰焰铁将你四肢穿锁在万年冰潭下,就像你的双翼被魔冰焰铁刺穿一样,失去翱翔的双翼,看你如何再飞离妖魔界离开本君!”

    阴狠狞怒的声入耳,"魔冰焰铁"让翔瞬间感到一股从背部窜过的寒意,灼痛与冰裂感同时袭来,令他握紧双拳停住了身形,四周晶光也随之一敛,不曾再亮起。

    翔只好朝前方尽头唯一的幽亮处而去,却在快接近时,再次听到响起的声。

    “君上,银天使——界父以动荡三界和平、负誉天使之名,渎圣洁之躯等三罪罪名,打落人界!狩破的声音有些一停,最后道:“据说银天使的身躯在人界……已散华于天光一瞬,灵魂……入了人界轨道。”

    魔王凄厉的悲叫顿时响彻整个荒沙晶殿,声音之恸与锐,几乎贯破翔的双耳,更扯拉他的心,他捣住双耳,无法再闻这悲恸的声!

    小屋外,暗藏的妖魔感觉到屋内异样气息,几个妖魔大胆要上前,想趁屋内的人出状况时觑机出手,却在离小屋不到一步之距时,虚空忽爆出一股圣气连光,随即冰般的蓝焰横空劲扫,被蓝焰波及的妖魔,瞬间被蓝焰伴随着金色光华净炼魔身,白色雪地只余青色尘末——

    冬之圣使的雪焰结界,吓阻了妖魔的攻势。

    当眼前出现一道紫黄晶光的雾纱,翔看着晶雾后浮动的人影残相,不禁停住脚步,随即四周霍然一亮的清晰起来。

    他置身一处华美的寝殿内,虚空飘绕着各色轻烟,凄诡妖音盈耳,寝殿内的一方,不见任何墙面,唯有一道长长延展的水晶平台,四周都是白色水晶的扶手围栏,上空交织着晨辉曦光与晚霞暮色。

    一座血红长榻,面对那道长平台,榻上横卧着一道慵懒邪魅又魁梧的身躯,对手一手横着额上,一手垂于长榻旁,长长散曳于身和地上的黑发交缠着金色长发,别有一股凄艳华贵,一如妖魔界,总是展现着最冲突的画面与色彩,诱引人颓靡堕落。

    眼前不同于他在妖魔界所见的金色化影的魔皇大公,也不同于那独坐穿云顶峰冷峻邪魅的黑色魔君,对方浑身散出的气息,痛苦、悲怒,却又充满慑人的霸气与魔威!

    发梢、指尖在传来了那熟悉的悸颤,这不是一般偶掠意识时的浅淡画面,难道他来到了前世残影?!

    当冬意识的走到长榻边时,就看到妖魔君王胸口衣襟破碎,袒露出的胸腔一片交错血痕,几无完肤,青蓝和鲜红的血涌布淌洒!

    见此,复杂而微妙的感受,像堵在心口,翔下意识伸手往他胸口而去,想碰触那些伤口,更想确定眼前的一切究竟是真实或幻影,却在要碰触到伤口时停住,内心像有个声音,警告着他:别唤醒眼前的人,别唤醒妖魔君王!

    就在翔要伸回手时,手腕猛被攫住,翔一震!

    血红色长榻的人缓缓睁开眼,温柔犀亮的眼神却又透出锐冽如刃的眸芒,一黑、一金的眼瞳,同时交迸成一种痛楚,冷狠的锁视他!

    “你在乎吗?在乎本君这数百年至千年,为了你圣殇的欺骗,倍受煎熬所刻烙下的每一道伤口吗?”

    冬一愕要抽回手,妖魔君王之掌却紧紧攫住,几乎要折断他手腕的力量,也不放手!

    “这一次没有狼斗星、更不是幻影术,而是你真切要面对的实体!”

    一股异魅从魔皇大公身上更加透华,双边颅侧开始延展出的紫黑犄角,四周白色的晶殿随着魔皇大公的猝变,也渐渐转成闇黑,血榻上的魔王缓缓起身。

    锁视他的双瞳竟呈现白昊与红光同迸的竖芒,翔额上的至上界梅花封印,像被最原始的魔气牵动,未经咒语便也顿然开启,圣光绽华。

    魔气与圣芒交迸,翔趁机摆脱手腕箝握,奔离血色长榻,却迷失在错综复杂的回廊内!

    “你跑不掉的!……银天使!你把本君折磨得如此彻底着近千年的痛苦思念。本君要你付出欺骗魔界君王的代价”

    呐喊的声回震双耳,在水晶长廊上的翔见到右边水晶墙,仅有一面庞大的发晶大门;透明巨大的发晶大门,半边嵌着金色发丝,另半边则是黑色发丝,隐隐透出奇异的泽光,翔推门而入!

    门内竟是别有洞天,像一处露天奇地,半空飘冉着无数绽着水晶清光的云霞,各色水晶长柱穿云耸立,光影夺灿,冬走入这座水晶林,晶柱竟像起共鸣的清音,耳边再掀熟悉的声。

    “天使无性别,但你银天使,与其说无性别,不如说两种性别皆在你身上。”

    见到前方晶柱中出现的人影,翔忙避入一旁的水晶大柱后。

    “无论为男、为女,本君都要定了你!对至上界而言,定下性别是动心、动情共缔伴随的象征,因此本君要你定下性别成为魔皇大公的人,永留妖魔界!二妖魔君王迈步在晶柱之中,似笑似嘲的自语。

    “你曾对本君说,妖魔许下的情、妖魔承诺的心,如何能信?水晶长柱后的翔,一阵锐痛掠额,此地的水晶清音,像会钻入脑海,盘旋深处……

    “当你强留我在妖魔界,就已注定妖魔之主的情和承诺,不值一哂。或者大公要圣殇相信的是,这一时?这一刻?”

    “你认为魔界之主的承诺和真心,是一时的热度?”

    “太久了吗?那就眨眼之间吧。圣洁、真实、无虚伪、重誓言、懂真心,要我如何相信,与这些背道而驰的妖魔君王能办到?”

    “我魔皇大公以金色神性和魔色魔性对你立誓,本君会让你看到这份真心。”

    “大公若真能办到,圣殇立誓,愿应大公之心,定心转性,永留妖魔君王身边。”

    “远古时期你用这些话让本君为你付出一切,那段时间,你对本君上演着一场"逐渐动心、融化的银天使",妖魔君王的真心让你玩弄指掌之间……呵呵……”幽魅似的低语,魔王的神情、语态像沉入过往,随即眉目一狞,痛楚嘶吼:“你把本君折磨得够彻底——圣殇——不准再躲着本君——”

    魔王受伤的恨吼,无一不让翔的心剧烈动摇着,最后他咬牙转身想离开此处,却猛然看到另一旁大晶柱前映出的"自己",相似又不尽相同,银色的长发,绝寰灵俊的容颜,却是一双紫蓝英炯的双瞳?!

    翔愕然退了几步,不想被镜相所惑,甫再转身,眼前是晶柱灿影投射映出的晶镜,清晰映出"自己"身后扬张开的银辉幻羽,随即如梦般的双翼消失,再次出现于镜内的,是一副悬于半空,失去生命力的天使双翼,惨白的毫无光泽,几如死物!

    一见镜中断羽双翼,他的背部呼应般传来锥心入骨的痛,翔痛声抽息,惊动水晶柱中的魔王,威慑双目一凛,身形瞬间来到水晶柱后,却不见任何人影!”

    暗处的翔,惊见眼前的魔皇大公,金色神性与黑色魔**错而现,神态也狞现着疯狂,狂暴的眸芒危险骇人!

    “这千年的痛苦、渴望——唯有你圣殇的身心能抚平——绝不准你再躲着本君!圣殇——出来——”

    直至那疯狂唤喊的声远去,藏于另一端劲柱光影后的冬才知道自己一直屏住气息。之前来到妖魔界,面对化影的魔皇大公,自己还不曾有过半点惧意,如今,一波波颤意,由心传来,却又有一股酸楚无言沉压。

    “……妖魔的思念能找上你,魔思的缚念?!是魔思的力量吗?该如何脱离这似梦非梦,如幻又似真的力量?

    就在翔思索的凝目时,地上映出的水晶倒影已变!

    翔惊觉不对时,一双已健臂已从身后紧紧环住他,那令他心颤的声,贴在呀耳畔上。“我任性的天使,你已躲本君太久了!”

    不待冬做任何反应,大掌已猛地扳过他的下颚,狂烈、野兽吞噬猎物般的吻,深深的攫住他的唇舌!

    此时,黑夜中的猎户小屋,火炉内的烈焰骤然激出缤纷的灿亮,原本支颚浅息的冬,早已到落在地,意志陷入魂识深处,身上浮现出黑光与金丝交缠的环绕,在火焰前,双光顿又化成一白一黑的大翼,彷若金色神性与黑色魔性的象征,强焊而独占的将他紧紧裹住!

    魔思正悄悄展露姿态,严惩他所犯下的毁诺欺魔之罪……

    屋外,一群虎视眈眈的妖魔,正等待屋中的气息弱下,结界力量消失,伺机掠夺那令人垂涎的躯体!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再临的魔君最新章节 | 再临的魔君全文阅读 | 再临的魔君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