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夫人有点娇 > 第十四章

夫人有点娇 第十四章

作者 : 青微
    三更刚过,街上打更的更夫就敲着梆子走过去。万灵在床上辗转难眠,怎么都睡不着,只能翻来覆去的折腾。

    就在床的一侧,属于魏怀诚的位置却没有人。

    这是两人第一次没有同床共枕,她只觉得浑身发冷,像是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即便是魏怀诚人不在自己身边,脑海里跟心里却都是他的影子,晃来晃去像是在里面扎了根,怎么都赶不走。

    想到男人睡在隔着几道墙的书房里,她就有种冲动跑去见他,哪怕他心里有别人,哪怕真的要纳妾,只要自己还能在他身边……

    不行!万灵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她不要和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的夫君,只想和他永远在一起,只有彼此两个人。

    万灵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变成了这样,当初敢作敢为的万家小姐到哪里去了,想到自己所有的烦恼都是来自魏怀诚,她再也忍耐不住,就连衣服都顾不得穿好,随便披上一件就冲出房门。

    哪怕打、哪怕骂、哪怕发火她都要亲眼看到魏怀诚,这个男人已经成为自己生命里除了家人外最重要的人,她没办法放开手。

    万灵出了房门直奔去书房,也顾不得里面的人是不是睡着了就直接推开门,看到坐在书桌前的魏怀诚,一颗心突然就安稳下来。

    见到男人的瞬间,满腹的心思说不出来,只能怔怔地看着她。

    看到她出现时魏怀诚满脸惊讶,十分意外,以他对万灵的了解,这丫头应该还要闹上几日才肯听自己解释,他才没特意缠着她。

    谁知这才半夜过去就看到她出现了,他又惊又喜地站起身,却见到她虽然披着衣服,脚却是光着。

    他脸一沉,赶紧走过去把人给抱了起来,“胡闹,天这样冷怎么能光脚乱跑,冻病了怎么办。”

    冬天快要来了,地上凉得像冰一样,看她脚冻得发红,身子也颤抖,他顾不得多说什么直接把人抱回房间,等到用被子把她围好了才松了一口气。

    万灵看着他不说话,满心委屈。

    见她伤心的表情魏怀诚心疼得要命,坐在床边用手帮她暖脚,给她擦干净握在手心里暖着,“你生气做什么都行,别这样伤害自己。”

    “你、你为什么没睡?”万灵声音很小,弱弱的,也许是夜深了,气了一整日反而沉下来,她没继续追问。

    “事情还没忙完。”魏怀诚伸手触摸她指尖,看着青葱似的手指,他忍不住叹了口,万灵从小就是娇生惯养,从来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可自从嫁给自己,这个丫头也变了很多,“你怎么不睡?”

    “睡不着。”万灵抱膝坐在那里,把头靠在膝上,懒懒地。

    “一个人要是睡不着,我陪着你,好好睡吧。”魏怀诚看了眼床,还是继续坐在那里,“放心,我不上床,就在这里看着你睡。”

    把叫他上床的话压下去,万灵躺下来,“你别走。”

    “好,我不走。”伸手握住她手指,魏怀诚笑着,“我就在这里看着你,睡吧。”

    “嗯。”

    万灵闭上眼,指尖却勾着他不放开,她原本并没有什么睡意,可听着魏怀诚近在咫尺的呼吸声,不知怎地眼睛就发沉发酸,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出乎意料的香甜,让满心疲惫的万灵舒服了不少,可等她睁开眼看到空空如也的另一边床榻,所有的好心情又瞬间化为乌有。

    魏怀诚走了,竟然没睡在旁边,难道他真的哄睡了自己就回去书房,想到男人竟然没有趁机哄哄自己,却不解风情的离开,万灵恨不得把他骂一顿,气乎乎地胡乱穿了件衣裳就往门口冲,她倒要看看魏怀诚在做什么,竟然比自己还要重要。

    要是他敢去见别的女子,她……她就不要这个男人了。

    顾不得什么规矩礼仪就往外冲,谁知刚走到门口就看到巧娘端着水进来。

    看到夫人,巧娘一脸松口气的表情,“夫人可算醒了,我还怕是病了,要不是大人说夫人是累着了,都要去请大夫了。”

    “我没事。”在魏怀诚面前可以随意胡闹,可见到巧娘却什么脾气都发不出来,她嘟着嘴忍了一会儿,终于平缓了心情,“他、他呢?”

    “谁呀,是大人吗,大人在书房忙着呢,天一亮就有户部的人找来,说是有什么事要紧急处理,大人进去一直忙着还没出来。”

    听到他没离开,只是忙碌公事,万灵松了一口气,“哦。”

    “夫人、夫人。”看她闷闷不乐,巧娘有心想劝几句,可想来想去自己并不清楚发生的事情,只能帮着魏怀诚说几句好话,反正大人在她眼里是这世上最好的官,最好的男人,还是最温柔的夫君,夸他实在不是什么难事。

    “怎么了?”万灵闷闷的,没什么精神。

    “巧娘没事,就是、就是想帮你解解闷。”

    “怎么解?”

    “不如夫人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那我也好帮夫人拿个主意。”

    万灵怀疑地看着她,以为是魏怀诚派来说情的,可看巧娘一脸迷茫是真的不知道原因,又安下心来,片刻犹豫后就忍不住问出来,毕竟自己所想可能偏激,听听别人的意见并没有什么坏处。

    她不想说江惜君的事,只是问自己一直好奇的答案,“巧娘,要是魏宁要纳妾,你会怎么办?”

    “纳妾,纳什么妾?”

    “就是娶别人进门。”想想都胸闷,万灵一脸沮丧,“要是他心里有了别人要娶进门,你会怎么办。”

    “那能怎么办,只好答应了。”巧娘也露出点愁意,可很快又恢复如初,“男子三妻四妾也算不上什么大事,要是他们想娶,我也不该阻拦,我虽然从小在乡下长大,可乡绅们还是见过几个,他们哪个不是有七八房妾室,有的八十多了还要娶十几岁的女孩,纳妾实在算不上什么大事。”

    万灵瞪大眼,“你真的这么想,就算是魏宁纳妾也没关系。”

    “说不介意是假的,可这些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历朝历代都是如此,他若是要娶我也没办法,那些略微有些小钱的乡绅都是如此,何况京城里的官家。”巧娘说完才意识到两人吵架的原因是什么,也是着急,“夫人,难道你是因为这件事和大人吵架。”

    “不是。”

    “看来真是这样,那巧娘要劝夫人千万别介意,男人纳妾是天经地义早晚都会发生的事,只要大人对你好,就算进门几个也没关系的。”

    “几个?”

    “这、这其实也好理解,大人名声一向很好,前些年主动提婚事的人家就不少,所以夫人切莫生气,这点事情算不上什么大事。”

    “你!”巧娘不说还好,这么一说她心里更闷,万灵一跺脚,狠狠瞪巧娘一眼,“谁让他纳妾,既然娶了本小姐这辈子就别想三妻四妾,他若是要把别人接进门,我就与他和离,一刀两断!”

    “夫人,是巧娘说错了,你别生气、别生气。”

    “别理我!”不想再听那些荒唐话,万灵推门,直奔着书房就去了。

    巧娘在后面看着急得不行,这才意识到自己非但没帮忙,好像还害了大人。

    万灵满脑子都是以后魏怀诚身边三妻四妾围绕着,眼里只有别人没有自己,任凭她哭笑打闹都没理会,越想越难受,几乎要哭。

    就算是他自己没有这个想法,外面这么多女人觊觎着,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她怎么能安心。

    她知道这世上三妻四妾的男人很多,也知道为人妻子要大气,可落在魏怀诚身上就不行,他要敢娶,自己就和离!

    万灵一口气跑到书房,走到门口想起自己半夜跑来这边的事时有点不好意思,可想到什么三妻四妾就顾不得了,只想把话对男人说清楚了。

    猛地推开门,就在魏怀诚还在一头雾水时,她已经走到书桌前,气呼呼地说道:“你要是想要娶别人就去吧,给我一张和离书就行,以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我再也不管你的事了。”

    魏怀诚一开始还疑惑,听到这话脸色立刻就变了,他看着万灵气乎乎的模样,表情也越来越沉,“你刚才说什么?”

    “我要与你和离,你去娶别人吧,娶十个八个也没人管。”魏怀诚脸色实在难看得厉害,万灵被他看得心里发颤,可还是强撑着撂下这句话,看男人放下手里的笔,她下意识退了一步,转身就要跑。

    魏怀诚没给她这个机会,还没跑出门就被抓住了。

    把她控制在门口,还要小心控制不要伤了她,他瞪着这个胆大妄为的小女人,“你刚才说了什么,再说一遍!”

    “说又怎么样,我本来就没想和你长长久久,魏大人这种地位身分我怎么高攀得上,不如去娶那些江姑娘王姑娘的算了。”

    “你没有想过和我长久,还要和离,这些话都是你心里想的?”极缓慢地说出这两句话,他脸色难看得厉害。

    “是又怎么样。”

    “看来我把你惯坏了,竟然以为魏家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看他气得胸口起伏不断,万灵克制不住的有点心虚,明明是自己占着道理的,可被他这么盯着,竟然像是她错了,只好努力撑着自己,不想认输。

    “我凭什么不能走,反正你身边不缺少红颜知己,走了我一个也没什么大碍,说不定还能空出更多位置给她们。”

    被她的胡言乱语气得要命,魏怀诚握拳狼狠敲了门一下,看她害怕地躲开又忍不住心疼,恨恨地说道:“我实话告诉你,既然嫁给我就别想离开,除非我死了,你敢再提一句和离试试。”

    “喂,你干嘛要说这种话。”听他把死字挂在嘴上,万灵脸色一变,“不准你乱说这种话。”

    “那你就能说要和离,说要离开我!”

    万灵委屈地垂着眼,“是你逼我的,谁让你想着娶妻纳妾,我就是不要,你要是想这么做,就把我赶出去好了。”

    看她像个孩子一样和自己斗气,却连这么点事情都想不清楚,魏怀诚心头的怒火也被熄灭了,她本来就像个小孩子,自己再跟着胡闹还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

    平复了心情,魏怀诚放开对她的箝制,“我从来没说过娶别人,也没有纳妾的念头,你随便从别人那里听到这些话就安放在我的身上,这难道不是对我的诬陷。”

    “我、我才不信你没有半点想要齐人之福的念头。”被他灼热的眼神盯着,万灵总算找回一点理智,尽避意识到自己似乎是误会了什么,可她就是嘴硬不肯承认,硬是要和男人作对。

    “你要是真的没想过,那就发誓好了。”

    “发誓不发誓放在一边,你先答应我不准再提和离两个字!”魏怀诚眼睛危险地眯起来,“我看你这个念头根本不是突然想的,是不是早就想着和离,说不定定亲的时候就这样打算。”

    “哪里有。”万灵说得没多少底气。

    “要是没有你且发誓看看。”

    “发誓,我不发。”万灵看着他,口气变得不那么嚣张,“就算我有又如何,谁让你一开始就欺负我,赶走我的丫头就算了,还逼着我当下人,这些事情全都是真的,你难道还能否认不成!”

    魏怀诚冷笑一声,“你还真是没良心。”

    “我哪有!”

    “还敢说没有,我虽然让迎梅她们走了,也让你贴身跟着,可这些日子要你做过什么事情吗,从前我马车都不喜欢坐,自从你来了每日里都是马车来回,说欺负你,你看看马车里的东西哪样是我的,吃的是你的、玩的是你的,就连锦被都有两床,生怕你冻着累着。再说平日里做事,除了让你跟着回来,你倒是帮我做了什么,就连倒杯茶水都没有过,反而是魏宁从服侍我变成服侍你,还敢说是当我的贴身小厮,你这小没良心的,倒是真敢说这种话!”

    魏怀诚说了一连串,万灵越听越心虚,再细细一想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除了被他嘴上占便宜说是小厮,其实一直是进进出出都有特权,依旧是什么都不用做,也难怪外人都说魏怀诚有断袖之癖,大概是对自己太好了引起的误会。

    “又不是我要求的,谁让你对我那么好的。”万灵嘴硬,“别管你做了什么都不该让江姑娘觊觎你,要是因为不做这些事就要把我的夫君让出去,我才不愿意。”

    “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了什么了,你做什么这么看着我。”

    魏怀诚突然笑起来,“你刚才说我是你的夫君。”

    “我才没有说过。”

    “已经迟了,我听到了。”魏怀诚不想再追究她胡闹的事情,只想把自己的心意说清楚,“我不管你以前到底怀着什么念头嫁给我,既然进了我魏家的门,以后就别想离开,别管是和离还是别的,你都别想。”

    “为什么?”万灵的心底里面突然涌出许多的期待,她眨着眼看着男人,像是等待什么。

    魏怀诚没有让她失望,他温柔地看着眼前的女人,“因为我的心里面只有你,其实你早就明白了,偏偏要装傻,这才让你这样有恃无恐,明知道我和江惜君没什么关系,还闹个不停。昨夜里为了陪你歇息我坐在床边两个多时辰,还没歇息又被衙门里的人喊醒忙碌公事,你现在还和我闹着和尚,真是没良心。”

    万灵有点不敢相信,“你真的只喜欢我?”

    魏怀诚叹口气,“我原本就没想过成家,何况纳妾这种事,后来听从皇上的安排娶了你,原本没想对你怎么样,谁知道你这个丫头这么奇怪,竟然随意闹点事就把我的心收了,这颗心只有你,我也没有半点没办法,这一生只能祈祷与你好好厮守到老,至于江姑娘或王姑娘,我从来没有过什么念头,别管她们怎么想,我的心里,陪我的人,还有魏家的儿媳,都只有你一个,从始至终。”

    魏怀诚今日里说了许多话,和平时大不相同,若是平时万灵定然要拿这件事嘲笑他,让他少言寡语,现在不解释清楚没办法继续糊弄自己了吧,可她现在没心思笑他,只有满心的感动,看他深情的眸子,所有的疑惑和不安都被驱散。

    “我相信你。”她无辜地说着,伸手抱住男人,“真的信了。”

    “真的信了?”

    “嗯,信了。”这会儿才发现男人面露疲态,想到他守了自己半宿,万灵心疼得不行,赶紧拉着他要去歇息,“我知道自己错了,你快去歇息吧。”

    被她扯着往前走,魏怀诚顺从地没有做什么,直到进了内房,这才突然站住脚步,迎上万灵不解的眼神。

    她眨眨眼,“怎么不走了,你不困吗?”

    勾起唇角微微一笑,魏怀诚干脆利落地把人扯到怀里,“昨夜里不让我上床,看在是第一次的分上我忍了,以后要是还敢这么做,我绝不饶你。”

    “以后不会了,好啦,你快睡吧,我陪着你就当补偿好了。”

    “只是这样?”魏怀诚挑眉。

    “不然还要做什么?”

    “这怎么算,当然是用这个补偿我。”凑过去低头吻她的唇,魏怀诚封住那张让自己又爱又恨的小嘴。

    拥着自己的妻子倒在榻上,看她红着脸笑颜如花,心底里忍不住长长的喟叹。

    自己何其有幸遇到这个女子,如果她始终不出现,他恐怕只能孤寂一生,可她来了,自己也爱了。

    魏怀诚想到几年前,自己跨马游街,万灵站在太白楼上,所有的故事,都是从那一日开始。

    霎时间彷佛时间倒流,他没有满心的怨愤,万灵身边也只有她自己,两个人彷佛都在等着这一刻,她站在楼上朝着自己绚烂一笑,天地失色。

    她将是他的夫人,唯一的那个。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夫人有点娇最新章节 | 夫人有点娇全文阅读 | 夫人有点娇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