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今天不结婚 > 第六章

今天不结婚 第六章

作者 : 夏晴风
    【第三章】

    苏菲亚的中文名字是苏菲,十岁时跟着父母移民到美国当小留学生,苏菲亚天性聪慧,二十六岁拿到博士学位,在生物工程、遗传学领域成就斐然,被延揽进唐旭初的实验团队。

    没人知道年纪轻轻的苏菲亚,在十七岁就步入礼堂,未满十八岁便生下第一个孩子苏清清。

    苏菲亚是个内外兼具的美丽女子,然而也许是上天喜欢开玩笑,美丽的女子却没有美好的命运。十六岁的苏菲亚被华裔第三代富商刘文生追求,将近三十岁的刘文生斯文富有,绅士有礼,轻易打动了年轻的苏菲亚。

    两人步入礼堂前苏菲亚已先怀了孩子,早些年刘文生事业顺遂,对苏菲亚温柔体贴,苏菲亚生下苏清清后,刘文生支持苏菲亚继续求学,苏菲亚顺利取得博士学位。

    可惜幸福日子不够长,一场金融海啸让刘文生的事业一蹶不振,原本斯文绅士的男人,失去事业后变成另一个人。

    刘文生原是房地产大亨,金融海啸让房产急速泡沬化,他被扑上来的猛烈浪头打得体无完肤,周转不灵的他从富商变成一文不名的穷光蛋,且负债累累。

    苏菲亚当时二十七岁,她的生活瞬间犹如从天堂坠落地狱,原本绅士体贴的丈夫天天酗酒,性情变得暴躁不耐。

    刚开始苏菲亚安慰自己,只是过渡时期,就算刘文生一无所有,负债累累,以当时她的收入,养一个家不是不可以。她很乐观,期盼着刘文生够重新振作。只是苏菲雅的乐观天性敌不过命运,她得到最苦涩的结果。

    刘文生刚开始只是不耐烦摔东西,之后动了手,一开始动手也只是推,接着便早打,再来是拳脚都上,忍耐了两年的苏菲亚,觉得再这样下去对孩子、对她都不好,便与刘文生分居,但即便是到分居时刻,她也没想过走上离婚这一条路。

    失败的刘文生,也许是前半段人生过得太顺遂,一个失败扑上来,他完全没有力气,甚至不想再站起来,分居之后,刘文生变得更颓废,领政府的失业救济金日日买醉,钱常常花不够,于是到苏菲亚与苏清清住的地方骚扰,索讨金钱。

    苏菲亚总看在夫妻一场的分上心软,也总是拿一笔小钱给他,但后来刘文生索要的金额越来越大,苏菲亚拒绝了,他又开始动手。

    苏菲亚没想过要报警,她念着早些年他对她的好,她甚至会想,如不是当年刘文生对她极度疼宠,年纪轻轻有了孩子的她,应该无法完成学业、拿不到博士学位,更不会有今天的工作。她心里对刘文生始终是感激大过于理怨。

    对外,苏菲亚绝口不谈自己的私生活,实验室的工作伙伴们没人知道她的家庭情况,直到那天刘文生失手打断她右脚,并使她左脚踝骨裂,她没办法撑起身,实在不得已,只好让女儿去实验室找唐旭初求救。

    尽避到了那么糟糕的时刻,她还是没有想过要报警,甚至对刘文生提告,她的心情一直都是复杂的。

    唐旭初小她许多岁,但跟他工作几年下来,她知道唐旭初是个值得信任的人,虽然他们很少谈论各自的私生活,但工作态度可以体现一个人的性情,苏菲亚凭着多年工作上的相处,内心十分信任那个有天分、充满热情与理想的年轻男子。

    唐旭初跟着清清来到家里,看见一片凌乱,以及受伤倒卧在地、无法起身的她,他仅是轻蹙眉头,接着安抚低声清清,然后抱起她拿了钥匙便往医院去。

    尽避年轻,唐旭初行事却沉稳妥当,值得依靠,他没有多余问句,只是送她到医院。

    医生诊断检査后,确定她右脚小腿骨折、左脚踝骨裂,需要休息一阵子,医生问她,“怎么受伤的?”

    “要换灯泡,不小心从铝梯摔下来。”她淡淡地回,一旁的唐旭初没说什么,没拆穿她。

    休养那阵子,唐旭初住进了她们家,他沉默帮忙,整理了凌乱的家,每天接送清清上学放学,除去在实验室的时间,他会帮她们母女准备早餐午餐,一晚上回到家做晚饭,然后陪清清写作业、吃饭。

    对于她的遭遇,他既不好奇也没有进一步探问,过了一个多月平静日子,有天晚上刘文生又喝得醉醺醺找上门,清清害怕,躲在唐旭初身后,唐旭初挡在大门前,不让刘文生进来。

    刘文生在外头叫嚣,不堪入耳的侮辱性字眼从他嘴巴不断冒出来,清清害怕地紧紧抓着唐旭初身后的衣服,苏菲亚拄着拐杖来到客厅,刘文生看见她狼狈的模样,愣住半晌,那些充满侮辱的咆哮戛然而止。

    命运出了考题,不同人应试,得出不同结果。

    坚毅人总是愿意败了再战,软弱者则往往一败不起。与刘文生夫妻一场,她清楚刘文生是后者,而与唐旭初多年共事,她更清楚唐旭初是前者。

    她神情复杂的望着门外的刘文生,深深发觉他老了,苍老衰败的脸色十分惨淡,刘文生与挡在门里高大年轻的唐旭初,形成了再强烈不过的对比,足以让她清醒。

    苏菲亚领悟,有些事情早不可能再回来了,她与刘文生的情分,终于走到终点。

    她不想让女儿继续过恐惧的生活,看着女儿躲在唐旭初身后瑟缩害怕的模样,苏菲亚决定坚强告别过去、告别刘文生。

    那天,她报警了,警察带走刘文生,犹如带走她生命中最沉重的负担与麻烦。

    但她的举动彻底惹怒了刘文生,被家人交保出来的他,几天后拿着刀子、棍棒来到她住处,这一回他被唐旭初彻底挡在屋外,刘文生气得拿棍棒袭击唐旭初,却反被手脚利落的唐旭初抢下刀棍痛打一顿。

    那天打了刘文生的唐旭初回到屋子报警后,看着清清、又望向她,沉默半晌,神情十分严肃,似是在思考人生大事。

    没多久,唐旭初郑重开口,对她说:“我们结婚,我可以照顾你们,至少这几年让你们生活无忧。”

    苏菲亚说不清心里的感触,却有点松了一口气,好像多年来的沉重负担终于有人能帮她分担。然而她心里也知道,她与唐旭初之间的好感,仅来自彼此工作上的互相了解。

    苏菲亚原想拒绝,无论唐旭初基于什么理由想与她结婚,她都不该耽误这么好的年轻男子。

    可是看到女儿眼里闪过的明显惊喜,和朝她投射而来的恳求眼神后,她被自私打败,她也想让女儿过几年安稳生活……

    于是,她点头了,对唐旭初说:“好。”

    接下来的事发生得很快,刘文生二度进警局,唐旭初提出控告,苏菲亚也提出控告,成功与刘文生离婚后,她跟唐旭初成了夫妻。

    清清应该是这桩有名无实婚姻的最大受益者,她终于有一个正常的家庭、正常的父兄榜样。

    今天是唐旭初出院的日子,苏清清一早醒来,草草吃过早餐后,开始疯狂大扫除。

    她打开一个又一个的抽屉,整理那些被她理藏起来的过往。

    唐旭初回来了,她却想把所有回忆都清空。

    她来到储藏室,打开那扇许久未曾开启的门,里面的东西全是她从芝加哥旧家搬过来的。

    母亲过世后,她把原来的房子卖掉,将她跟母亲的东西,一些具有纪念性也充满回忆的私人物品搬了过来,那些东西全被她一股脑儿塞进储藏室。

    这个储藏室,有她的过去、有母亲的过去、有她们与唐旭初的过去。

    苏清清朝黑暗的空间凝视片刻,才打开一旁的顶灯开关,瞬间满室明亮。

    收纳盒一盒一盒地整齐堆放,从地板堆到天花板一列列,苏清清随意抽出旁边一个收纳盒抽屉,入眼的东西瞬间让回忆汹涌沸腾。

    盒子里躺了一个芭比娃娃,还有装芭比娃娃衣服饰品的小盒子。那个芭比娃娃,是唐旭初在她十五岁生日送的。

    当时他说:“每个女孩都该有个属于自己的洋娃娃。”

    他不明白的是,她已经过了玩洋娃娃的年纪,十五岁的女孩已经懂得作梦。

    苏清清摸着芭比娃娃的金发,想起十七岁那年,她曾经拿芭比娃娃在唐旭初面前为娃娃梳头,然后笑着对他说:“我的娃娃叫凯撒琳,等我存够钱我要帮她买一个男朋友唐纳。”

    当时唐旭初正在看论文,听见她的话后,他专注的眼神从论文上挪开一刹,抬头朝她望,似乎半眯了眼,没几秒,他又低头回去看他的论文,什么也没说。

    约莫十分钟过去后,他看完论文,起身从她旁边经过,摸了摸她的头,声音温柔地开口。

    “我没记错的话,芭比娃娃的男朋友叫肯尼,不叫唐纳,你不能随意帮芭比娃娃换男朋友,我想她会不高兴。芭比该找适合她的肯尼,而不是唐纳。”

    那是她鼓足勇气,才做出的暗示性告白。

    她猜唐旭初一定明白,一定听懂了吧……所以才会委婉拒绝,笑着说:“不能随意帮芭比娃娃换男朋友……”

    唐旭初是极聪明的人,一直是个能洞悉所有细节的天才。

    他没明白拒绝,他的拒绝是那么温和婉转。

    那之后,他们继续若无其事的相处,像真正的一家人般。

    直到十八岁,她的青春仿佛一夕走到尽头,老天爷好似铁了心,要她一下子迈入成人世界,让她的世界彻底崩塌,因为失去母亲的痛苦,她不顾一切向唐旭初告白,逼得他无路可退,以至于唐旭初也只能回她一个直接且无情的拒绝……

    十八岁那个冬天,她在大雪里狠狠哭了一场,终究迎上注定被抛弃的命运。

    唐旭初离开她、离开所有人,唐旭初毁坏实验室、毁坏了一切、也毁坏了她的心。

    苏清清紧握手中的芭比娃娃,眼泪忽然不受控制落下,她彷佛能看见十八岁的自己脆弱无助地站在雪地,望着唐旭初决绝离开的背影……

    唐旭初转身那一幕,无论过去多少年,都依旧能让她心痛,爱一个人的绝望、失去一个人的绝望……那个冬天,她觉得自己掉进了地狱。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今天不结婚最新章节 | 今天不结婚全文阅读 | 今天不结婚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