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今天不结婚 > 第一章

今天不结婚 第一章

作者 : 夏晴风
    【第一章】

    那些一本初心,不随时光流转递减的爱,只是童话。

    雨淅沥沥地下,空气中弥漫了雨天独有的水气味道,带点清新与浅薄的冷冽。

    她靠在打开的窗,望着外头轻吐了几口烟圈,有些雨水斜洒进来,白皙的脸庞无可避免地染了湿意。

    她幽幽恍恍想着,到底是几年过去了?

    自从那场“意外”之后……五年?还是六年?或者有八年了?

    好像过了很久,但两人初见那幕却依旧清晰,她蹲在刚下过大雨的柏油路旁嘤嘤低泣,一道略显低沉的男人嗓音,不期然在她耳边响起。

    “小妹妹,妳为什么在这里哭?”

    他们初次相见的画面,一直是她人生中最该遗忘,却始终无法遗忘的童话。

    早该遗忘的……但她却老是在雨天轻易想起他。

    电子手环轻震,她回神,手上的淡烟燃过大半,烟灰轻轻散落,窗台上有只精致水晶烟灰缸,她低头,三两下将烟头捻熄,快速扫过电子手环上的文字简讯,她眉头轻蹙,会在不是她当班的时间Call她,必然出了紧急状况。

    她匆忙拿了手机、车钥匙,却忘记顺手关窗,雨越下越大,斜洒进屋的雨水,在屋内雪白地砖上渐渐积出一滩水。

    私人医疗中心装潢精致典雅,气氛宁静,若非白色长廊上有几名白袍医护穿梭,初来乍到的人多半会以为这里是五星级饭店。

    长廊尽头一间最大的VIP病房门被人打开,一名高大英挺的白袍男子急忙走来,迎上刚转进长廊的她。

    “清清……”男人刚在她面前站定,喊了她一声,欲言又止的模样。

    她没来得及开口,背后传来一阵急促脚步声,对着她喊,“Kay,快!”

    随后,有人拍了她肩膀,她回头,看见医疗中心的大老板亚力罕见的焦急神色。

    亚力没等她反应,丢了一个“快!”便往长廊底的VIP病房直奔而去。

    苏清清想跟上亚力时,却被白袍男子拉了一把,那是她的男友汤书毅,“清清……”依旧是欲言又止的神情。

    “亚力似乎很着急,我先去看看。”她朝汤书毅浅笑。

    “刚才下过雨……”汤书毅松手,没头没尾地说。

    苏清清脚步一顿,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只是一场雨而已,你别多想。”

    汤书毅伸出手,拇指轻轻抚触她的脸颊,给了她一抹笑,“好,我不多想。妳快去。”

    苏清清点点头,往VIP病房疾步奔去。

    她推开房门,亚力一把将她拉到投放X光片的大屏幕前,X光片显示一颗子弹卡在心脏左心室尖前心肌处,与心室相距不到一公分,她急步走近屏幕,专注仔细地审视X光片,接着从屏幕上点出断层扫瞄的片子,反复察看各种角度……

    这么严重的枪伤,人还活着根本是奇迹……苏清清想,转头面对亚力,“必须尽快动手术,但不保证可以救活。”她实事求是地说,不管伤者是谁,对亚力而言一定十分重要。

    亚力错愕一瞬,顿了顿说:“妳……还不知道是谁受了伤?”

    “我只接到通知说医疗中心收了个重伤员。”

    亚力无奈一笑,“妳绝对会对自己说,一定要救活他。”

    “这种伤不……”她没能将“可能”两字说完,便被亚力打断。

    他的目光甚至掺杂一丝怜悯,声音转得有点沉,“是唐旭初,他回来了,受了重伤回来。”

    苏清清脑门一阵轰然,那个熟悉却与她相隔遥远的人……回来了?

    而那X光片拍的是他?计算机断层扫的是他?这个没死是奇迹的重伤员……是唐旭初?

    “你跟我开玩笑?”她呆愣,偏头冷冷地说:“今天不是四月一号愚人节,你别拿唐旭初开玩笑。”

    “Kay,我从不开低级玩笑。”亚力神色严肃,“他就在病床上,妳可以过去看。”

    苏清清快步跑向病床……真的是他!仅仅一眼她就认出来,哪怕那张脸此刻风霜深染,青髭蔓长,让他原本极为清俊的五官多出八分颓废气息,她仍是一眼就认出他来……

    她在病床边停下,正要伸手掀被检视伤口,床上的男人竟带着几分疲懒,睁开了眼睛,略显低哑虚弱的声音带了些许笑意。

    “从急诊入口到病房,我一路听亚力发疯似地不断朝人喊快点通知Kay过来,我以为来的会是男医生,没想到竟是个大美女……”

    他压抑地轻轻咳几声,现下他每次心跳都可能发生足以致命的风险,为防止卡在心肌的子弹移进心室,他不能有过大动作。

    苏清清掀开被子的一双手隐隐颤抖着,她原以为入眼会是可怕狰狞的伤口,没想到掀开了被子、解开病服,仔细看唐旭初的胸膛肌肤竟然没有任何伤口,哪怕是一点受伤后可能留下的疤痕也没。

    苏清清呆傻了好半晌,站在病床前,睁眼瞪着病床上的唐旭初,神情像是在控诉他欺骗。

    唐旭初苦笑一下,看穿了她的想法,低声说:“我真的受伤了,子弹卡在心肌,没有骗妳。妳可以再去看看X光片,那是半小时前拍的。”

    “怎么可能?你身上完全没有伤口!”苏清清无法相信他。

    唐旭初叹了口气,说:“妳再仔细看看我胸口的肌肤。”

    苏清清再次认真检视了他胸膛的肌肤,仔细看过,才发现有一大片不规则状的皮肤,像是初生婴儿肌肤般带着些红润白皙。

    苏清清大脑飞快运作,然后一脸不可思议的望向唐旭初,她低语说:“你成功了?是吗?”

    唐旭初望着她好一会,没有回答,然后,他闭上眼睛,一副想将所有人关在他世界外头的模样。

    见他这模样,苏清清多年来累积在心里的不明情绪一下子全爆发,她无法忍耐地对着闭眼的他,高扬几度音的逼问着,“唐旭初,你回答我!”

    然而,病床上的唐旭初却无动于衷,没再将眼睛睁开。

    沉默蔓延着,苏清清明白当唐旭初沉默,就表示他是真的不会给出任何答案,不管别人如何勉强他都没有用。

    她认识唐旭初太久,了解他性子有多硬。她比任何人都知道一旦他倔强起来,就像座没有人能搬动的大山。

    苏清清连续三次深呼吸,才开口说:“我尽快准备手术室。”然后快速离开了病房,迫不及待的模样,像是无法再忍受。

    听见苏清清走出病房,唐旭初才又睁开眼睛,一旁的亚力走过来,低头望唐旭初。

    亚力眼里涌出些许责备,说:“你不该这样对待她,你不知道你离开这些年,她是怎么过日子的,你起码该好好跟她说话。”

    唐旭初不置可否的抿了抿唇,以不在乎的语气说:“你比任何人清楚,我最不该做的事,就是好好对她说话,只有这样她才能不依赖我,好好的过她该过的日子。”

    “你已经称心如意了,你以为现在的Kay,还是以前那个眼巴巴等着你回来的孩子吗?她已经长大了,不但长大,还有了很要好的男朋友,就是刚才帮你照X光片跟计算机断层的汤书毅,这结果你应该非常满意吧!”亚力讥诮道。

    唐旭初神情略显复杂,并没有立刻响应什么,片刻后,他淡淡的笑道:“是,这样很好,我非常满意。”

    亚力受不了的摇摇头,不再说什么,静静离开病房。

    病房里有一整片大落地窗,窗外阳台放了两张长型躺椅,一张锻铁玻璃茶几,外头刚下过一阵雨,但这时阳光又从厚重云层探出头,落地窗外正对着一排才被雨水清洗过的绿荫茂密大树,阳光筛过绿叶缝隙,一丛丛特别干净的绿叶被金灿阳光晒得闪闪发亮。

    在没有其他人的病房里,唐旭初盯着窗外整排闪亮的绿叶,由着心里的情绪翻搅。

    他可以欺骗世上所有人,甚至是他自己,可是在这一刻,他完全无法忽视心里正流过一阵细细浅浅的疼痛,那种痛并不是子弹卡在心肌造成的痛。

    他逃得够远也够久了,久到清清已经长大,也找到值得托付终身的人……

    这事真在眼前发生后,他才发现原来他比自己想的更在乎,清清在他心里的分量、位置,这些年始终未减半分。

    不过,无所谓了……

    他如今伤重,无法确定明天还能不能活,眼前他根本没资格去承担另一个人的未来,既然不能负起责任,那么现在的结果,大概就是最好的结果。

    唐旭初慢慢坐起来,动作极为缓慢地走下床,他打开落地窗,走到阳台,在长形躺椅躺下,晒着太阳,没多久阳光烤热他的肌肤,这样的温度,让他舒服得闭起眼睛,几乎要睡着了。

    半梦半醒时,他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恍惚想起这声音的主人曾对他说,“以后我不要叫你博士,我要叫你唐唐。”

    后来清清向他解释,她叫的唐唐,并不是他以为的姓氏,她喊的是糖糖,糖果的糖。

    她说:“对我而言,你像糖果一样,为我苦涩的生活带来了甜蜜与希望。”

    她说他给了她希望,耐心教导她不要让任何人、任何事消磨自己追求梦想的渴望。因为生命最重要的就是梦想,一个没有梦想的人,等于没有盼望,一个没有盼望的人,活着便失去了意义……

    那些他曾对清清说过的话,她记得如此清楚。

    他回想着那时候的清清,曾把他看作天,更把他看成自己的全世界,他曾经在那女孩眼里看到恋慕、依赖,尽避那时他认为苏清清的仰慕并不成熟。

    而如今,成熟的她,身边已经有了别人……

    “你有这么不想活吗?既然你不想活,为什么要回来?你难道不知道,你现在每一个动作都有致命的可能?”苏清清又急又气,手术室还没准备好,她压抑不住再看看他的渴望,又转回病房,没想到根本不该移动的他,竟一个人走到病房阳台。

    躺在长椅上的唐旭初张开眼睛,拉出一抹浅淡的笑,语气慵懒地说:“如果不想活,我不会在中弹一剎那,把生物细胞膜拿来用。我如果不想活,会直接放任身体的血流光,既然我用了生物细胞膜,表示我有强烈的求生欲。”

    “既然你想活,就不应该任意走动。”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今天不结婚最新章节 | 今天不结婚全文阅读 | 今天不结婚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