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嫡女麻烦大 > 第一章

嫡女麻烦大 第一章

作者 : 田芝蔓
    【第一章】

    “小姐、小姐,妳快醒醒,卓公子托人送来了一封信,说是要给小姐的。”

    梅府的丫鬟芹儿正在床边轻声唤着大小姐梅水菱。

    其实平常梅水菱非得要睡到日上三竿才肯起床,而且若不是她自己睡醒而是让人吵醒的,她会非常生气,本来芹儿也不敢来吵醒她,只是这封信很重要,芹儿更担心要是误了时间,自己会受到更激烈的责骂。

    然而,今天梅水菱没有因为被扰醒而大发脾气,反而静静的坐在床边一会儿,才伸出手,等着芹儿把信交到她手中。

    “芹儿,那个卓孟哲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所以这封信也没有重要到必须立刻把我叫起床。”

    芹儿一听,吓得立刻扑跪在地,以为自己就要受到大小姐的责骂。

    然而梅水菱只是站起身,走到芹儿面前,弯下身子将她扶起来,还对她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别怕,我以后不会随便骂妳了。”

    芹儿却吓得浑身发抖、直冒冷汗。大小姐这是怎么了?

    “大小姐不是骂奴婢,是在教导奴婢,这些奴婢都明白。”

    梅水菱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知道芹儿不会那么快放下戒心,这才又耐着性子解释道:“妳从小就忠心耿耿的跟着我、服侍我,比我的妹妹还要亲,连帮忙送信这种被我爹知道非剥了妳的皮的事妳也敢为了我做,我不该老是骂妳,过去这么对妳,是我错了。”

    “大小姐……”

    “好了,不管妳信不信我,总之,妳会慢慢发现我不一样了,首先,我有件事要告诉妳。”

    “大小姐请吩咐。”

    梅水菱走到妆台前,拿起了上头的珠宝盒,塞进了芹儿的手中。“来,这盒首饰送给妳,免得来日我被赶了出去,保不了妳。”

    芹儿不解,“大小姐,老爷不会把妳赶出梅府的。”

    “这个卓孟哲是我的克星,妳千万切记,不要再帮他送信了。”

    “奴婢一直以为大小姐是喜欢卓公子的。”

    喜欢吗?或许曾经是的,但那是在她遭遇到一连串的奇遇之前。

    “不,我并不喜欢他,或许他对我是有意的,或许他以为我喜欢他,但不管他目前对我是不是有情意,最终他还是会害了我。”

    芹儿用力的点了点头。“奴婢知道了,绝不再帮卓公子送信,也绝不会让卓公子有机会见到大小姐。”

    梅水菱满意一笑,让芹儿服侍她更衣、梳洗。

    打理好自己,梅水菱本准备走出房间,却看见芹儿把珠宝盒又放回妆台上,她又拿起珠宝盒,塞进芹儿的怀中。

    “说了要给妳就是妳的,好好收着。”

    “大小姐,芹儿不需要的。”

    “不,妳很快就会需要的……快拿去收起来。”

    梅水菱的欲言又止没有引起芹儿的怀疑,芹儿在无奈之下,还是收起了那盒珠宝,并在梅水菱的催促下走出她的院落,往下人房走去,将东西收好。

    在临出院落前,芹儿既疑惑又担心的回头看了梅水菱那落寞的神色一眼,她不知道大小姐是怎么了,怎么一夜之间就变了心性,眼神也有着不符合她年龄的沧桑,好像她已经经历过数十年的人生一般。

    大小姐也不是一直这么坏心眼的,在大小姐小的时候,在夫人未过世之前,她也是个可人儿的,只是后来夫人过世了,老爷娶了新的夫人,新夫人对大小姐完全放任,不予管教,才会把大小姐宠成了这副模样。

    大小姐突然变了性情,是好还是不好啊?

    看着芹儿带着疑惑离开,梅水菱知道她在想什么,只是发生在她身上的奇遇,她无法向她言明。

    是的,她方才对芹儿说的事都会发生,有一天她会被赶出梅府,芹儿也会因为不知名的原因离开梅府,最后被迫嫁给一个老屠夫,虽然比她这个被赶出梅府的大小姐好得多,不愁吃穿,但她过着十分悲惨的生活,日日被那个善妒的屠夫丈夫毒打,只因为她可能在街上不经意多看了哪个男人一眼。

    她为何会知道?因为这样的情形已经不知道发生第几次了。

    她会一次又一次的醒在这富贵人家,也一次又一次的沦落街头成为乞丐,直到拿到那枚刻着“一元复始,万象更新”的铜钱买了馒头吃,就又会回到这偌大的梅府,醒在同一天—她收到卓孟哲给她的私奔信的这一天。

    梅水菱走出院落,来到梅府后花园的那座池子旁,这座池子差点害死了她的弟弟,也是从那件意外开始,父亲便对她死了心,只想着快快把她嫁出去,眼不见为净。

    母亲在她七岁那年过世,或许是她年纪还小,父亲想着得有个娘来管教她,所以来年就娶了继母进门,继母虽然不是把她视如己出的疼,但至少不曾欺凌过她。

    而后,继母接连生了弟弟及妹妹,很快她便发现父亲不是只疼她一个孩子,所以她对弟弟妹妹生出了嫉妒心,想尽办法的欺负他们。

    父亲是唯一会斥责她的人,继母反而是那个总是挡在她身前为她向父亲求情的人,就因为这样,养成了她骄纵的性格,有一天终于出了大事。

    她知道弟弟很喜欢草编蟋蟀,故意把他房中的草编蟋蟀拿出来,当着他的面全给丢到后花园的池子里。

    本来她只是想出出闷气,所以当她看到弟弟在池子边哭了起来,就满意的走开,回到自个儿的院落,没想到过没多久,就听到吵吵闹闹的声音,说是小少爷掉进池子里了。

    最后,弟弟的小命是救回来了,但当他一清醒,父亲问他为什么在池边玩时,他立刻说出了她的恶行,并说他是为了救那些草编蟋蟀才会掉进池子里。

    想到这里,梅水菱重重的闭上眼,即便是她过去那恶劣的性子,都没想过要害死自己的亲弟弟,更何况是现在的她?所以她只是无限懊悔着。

    从那时起,父亲便不再管她了,把她养在她的院落里不再见她,甚至还开始让人为她找门亲事,想快快把她嫁出去。

    可笑的是,她从小被养坏了的,她的无才是整个万安城都知道的事,当然有了梅府为她准备的丰富嫁妆,她不愁嫁不出去,但若想要找个门当户对的人家,人家不是非她不可。

    就在这段时间,她在每月固定前往寺庙上香的日子,遇见了同为香客的卓孟哲,当时的她不但对弟弟的意外觉得事不关己,也拒绝父亲看上的几个可当她夫婿的人选,这时卓孟哲开始追求她,她的心也随时间过去深陷,终于爱上了他。

    梅水菱拿出那封刚刚芹儿交给她的信,她不用看便知道里头写着什么,她直接撕毁了。

    当她第一次看到这封信时,她义无反顾的在约定的时间离开梅府,与卓孟哲私奔了,他们逃到邻县不到三天,两人便开始不停地争吵,她从小优渥惯了,根本过不了这种清贫日子。

    后来卓孟哲突然消失无踪,她只好回到万安城,但父亲并没有原谅她,还将她赶出家门,最终她流落街头成为乞丐,直到拿到了那枚铜钱,回到了这个早晨。

    一开始她以为这只是一场漫长的梦,也明白了贫贱夫妻百事哀的道理,于是这一回她带了满满的珠宝首饰与卓孟哲私奔,却在到了邻县的当夜,他便偷走了她所有的珠宝消失了。

    发现自己错付了终生,再次重生后,她学会了别去赴约,但也不知道怎么传出了消息,说她与卓孟哲私通,他甚至还上门求娶,拿出他们私订终生的信物,于是父亲气得把她赶出梅家,然后她又成为乞丐,在正月初一这天再重生一次。

    梅水菱走到了梅府大门口,这三个月的人生她已经过了无数次,如今她是真的觉得前途茫茫,不管是她说之以理的要卓孟哲放手,还是动之以情的求卓孟哲好聚好散,甚至学了一技之长养活自己,最后都改变不了她成为乞丐的命运。

    这是上天的捉弄,想让一次又一次成为乞丐的经历来洗尽她过去的罪恶?还是天可怜见,给了她最后一次的慈悲,不忍见她成为乞丐告终,所以让她一次又一次的重生,直到不会成为乞丐为止?

    她每回重生都会采取不同做法、做出新的选择,然而无数次的重生让她不知道还能有什么选择。

    此时,一顶轿子缓缓地经过梅府大门前。

    梅水菱知道轿子里坐的人是俞睿渊,因为轿子旁跟着的人是阿喜,是俞睿渊的贴身侍从,而且等会儿风会吹起窗子的布帘,露出俞睿渊瞪着她,一脸冷酷的表情。

    这不仅是因为梅、俞两家是商场上的敌人,她与俞睿渊也非常讨厌彼此。

    此时风又吹起布帘,梅水菱这回没有一看到俞睿渊的脸就别开视线,反而直直地瞪视着他。

    她都已经沦落到这个地步了,还怕什么?

    然而,一切起了变化,这回,俞睿渊喊了停轿,然后他掀开了窗帘。

    “梅水菱,妳做什么瞪着我?”

    咦?在她数不清的重生经历里,俞睿渊从来没有停下过轿子。

    不!懊说是她因为不想看见他的脸,所以总会别过脸去,但这一回她没有,所以情况产生了变化。

    莫非,她一直以来没做的这个选择,就是可能改变这犹如诅咒一般循环的方法?

    “双眼是我的,我爱看什么就看什么。”

    若是过去的俞睿渊,听到她这么说,定会不悦地立即喊起轿就走,但这一回,他并没有这么做。

    “我还以为妳『爱』看的男人是别人呢!起轿!”没头没脑的丢下一句话,他便喊了起轿要离开。

    梅水菱却像是想起了什么,冲上前拦下了轿子。“俞睿渊,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要不然你为什么会那么说?”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有些耳语开始传开了,我劝妳好自为之,免得有一天毁了自己的名声。”俞睿渊连轿帷也没有掀起,彷佛是连当面与她说话都会弄脏了自己一般。

    俞睿渊果然知道卓孟哲的事!原来她与卓孟哲之间的事在这么早就有了传言吗?

    不行!她不能再沦落到街头行乞了,她要改变人生,俞睿渊这与过去她重生时不一样的反应,应该是个契机。

    “俞睿渊,如果你真的不希望我名声有损的话,就帮帮我吧。”

    俞睿渊沉默了许久,最终掀起了轿帷。

    在那一瞬间,梅水菱好似看见他隐去了什么表情,却来不及细究,就见他下了轿,来到自己面前。

    “刚刚说话还那么不客气,现在却要我帮妳?”

    “我走投无路了,过去我从没有试着找过你帮忙,或许找你才是正确的选择。”

    梅水菱难得对自己如此客气,还用近似请求的语气对自己说话,这让俞睿渊来了些兴趣,他挑起眉头问道:“妳要我怎么帮妳?”

    “这里说话不方便。”

    “一个时辰以内到俞府见我,否则,我就当没答应过妳。”

    “好!我一定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嫡女麻烦大最新章节 | 嫡女麻烦大全文阅读 | 嫡女麻烦大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