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收编坏男人 > 第四章

收编坏男人 第四章

作者 : 花袭
    看到她小脸上一闪而过的惊吓,柳禹溡没来由的感到愤怒,他再怎么可怕,也不会比那个下流至极的陈义庆可怕吧?

    “全部门的女员工都知道要离陈义庆远一点,怎么就只有你眼巴巴的凑上前去?”

    孟颖儿身为部门里最常被大家使唤的小助理,大家不愿意做的事都丢给她,以至于她就算想离陈义庆远一点都没有办法,而且她一直提醒自己千万要小心,可就是比不过经理那已经吃惯豆腐的下流手。

    现在又被柳禹溡这么说,她一整个委屈,但她也倔强得不愿在他面前落下眼泪。

    孟颖儿别过头,再度面对玻璃帷幕,将眼泪逼回眼眶里,才又回头看向他,吸了吸鼻子说道:“我下次会更小心的。”

    不知怎地,看孟颖儿红着眼睛,用力吸鼻涕的可怜模样,柳禹溡那坚硬的心,好像有一股温暖的水流缓缓漫起。

    有点糟糕……他眯起眼睛,他很清楚自己的喜好,对于那种可怜兮兮却又总是佯装坚强的“弱者”,会情不自禁的……呃,心疼又想欺负。

    换言之,就是S的体质很明显,可是也很护短,他的人只允许自己欺负,别人可不行。

    “谢谢主任的关心。”孟颖儿把柳禹溡带点冷朝热讽的话定义为关怀。

    “你怎么确定我不是在落井下石?”

    她愣了一下,回道:“我想主任应该没有那么闲才对。”闲到特地来取笑她。

    “说的也是,我没那么闲。”她倒还挺了解他的。

    柳禹溡盯着孟颖儿看了好一会儿,看得她心里发慌,视线左顾右盼,感觉背后有冷汗冒出。

    “你最近躲我也躲得满辛苦的。”柳禹溡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而且他专注的视线还是放在她身上。

    “我没有……呃……”她本来想说谎的,可是在他犀利目光的注视下,她怎么样都说不出口,只好露出委屈到了极点的可怜神情。

    “嗯?”他发现欺负她有一种莫名的……快乐?快感?

    “你的气势太强大了,我不得不躲,我最不会应对的就是你这种人。”说不了谎,只好老实承认。

    对于她的诚实,柳禹溡很满意,于是他愉悦的饶过她,不再戏弄她了。

    “我还是要跟你说,同事的忙偶尔能帮,但太过分的要求还是要拒绝,要不然忙死了自己也不会有人同情你。”好比今天被陈义庆吃到豆腐一事,也没有人会伸出援手或同情。

    他是替她发声过一次,可是之后同事又故态复萌,他总不能无时无刻都守在她身边吧?

    闻言,孟颖儿很讶异,她就是知道他这么说不是在训她,而是好心告诫她。

    柳禹溡看着她那藏不住心思的模样,没再多说什么,耸耸肩,转身就要离开。

    “谢谢你。”孟颖儿对着他的背影冲动的喊道。

    他稍稍顿住步伐,没有回头,不过举高了手,潇洒的挥了挥,表示他听到了。

    难得发自内心的善良,这样的自己还真是少见,连他都很不习惯,唯一能解释的答案,就是因为孟颖儿。

    也就是说,他对孟颖儿有兴趣?嗯,而且看起来还是满大的兴趣,这该怎么办才好呢?

    柳禹溡微扬起嘴角,是该盘算盘算了。

    几天后,捷英绿能投资公司传出了一个不算小的八卦,而且流传速度之快,顿时成为全公司谈论的话题。

    人事部经理廖晓英激动的冲到楼上的开发研究部,肥粗的脚直接踹开该部门的门,冲到陈义庆面前,将一大束玫瑰甩到他的老脸上,再狠狠甩他一巴掌,接下来是一阵破口大骂。

    打骂戏码之精彩,让开发研究部的同事们个个目瞪口呆,吓到不敢上前制止。

    这样的画面也的确无人能制止。

    因为廖晓英是公司出了名的母老虎,身高一百七,体重快破百,况且她还是陈义庆的老婆,老婆打老公,天经地义……呃,算是家务事,谁敢去制止。

    陈义庆爱吃女员工豆腐是公司众所皆知的事,廖晓英平常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她知道陈义庆没有那个胆子真的给她搞什么小三,但今天她会暴怒,是因为陈义庆竟然送花给总务组素有狐狸精称号的陈玲玲,而且附上的卡片写得肉麻兮兮,又那么不巧的,陈玲玲在洗手间里补妆,炫耀陈义庆已经偷偷追求她很久的同时,廖晓英也在洗手间内,肚子不舒服正在蹲马桶的她,即刻穿上裤子杀气腾腾的冲出来,先是跟陈玲玲一阵叫嚣,接着到总务组抢走陈玲玲收到的花束,看了上头的卡片后,接下来就是陈义庆倒霉的时刻。

    “老婆大人冤枉啊!我没有送花给陈玲玲,更没有写什么卡片……”

    “还敢否认!陈玲玲说你私底下追求她很久了,那卡片上的字明明就是你的笔迹!”

    陈义庆被快百来公斤的老婆压倒在地,哀叫连连,“啊、啊……老婆,别折……我手快断了,好啦,我承认,我对陈玲玲的确有特别的想法,但也只是想一想而已,我又不是找死……”

    “对,你就是找死!”廖晓英一掌劈过去。

    陈义庆晕头转向,赶紧用眼神向部门员工求救,但没人赶上前去制止廖晓英。

    要知道,廖晓英除了是陈义庆的老婆,更是集团总经理夫人娘家的表姊,陈义庆会进到公司,靠的就是总经理夫人的人脉,他平常吃女员工豆腐没人敢向上闹大,就是这个原因,而如今他被老婆痛殴没人敢救他,更是因为如此。

    陈义庆被老婆揍时,孟颖儿也在办公室内,她看经理被揍得那么惨,心里头替他感到可怜,不过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谁教他那么好色。

    只是她很疑惑,经理虽然好色,但是色大胆小,虽然觊觎陈玲玲的美色,但顶多打打嘴炮,不敢有什么实际作为,这也是人尽皆知的事,更何况陈玲玲待的总务组,跟经理的老婆所待的人事部可是在同一层楼。

    送花跟写露骨卡片……真的是他做的吗?

    就在这时,柳禹溡回到了办公室,对陈义庆而言,他的出现如同天使降临。

    他优雅的来到廖晓英面前,此时廖晓英正用她惊人的体型,将陈义庆压制在地板上,他蹲下身,用他迷死人的电眼发出温柔电波。“廖经理,别这样,大家都看着,也给陈经理留点面子,这种事情等回到家关起门来,届时廖经理想怎么处理都行。”说完,他伸出手温柔的拍拍廖晓英的“虎背熊肩”,俊俏的脸写满疼惜。

    大家看到柳禹溡这样的神情,听着他安慰的话语,都觉得太有道理了。

    柳禹溡适当的介入,让廖晓英有台阶可下,被打得很凄惨的陈义庆也得以喘口气。

    因为畏惧廖晓英的权威,大家都不敢上前劝架,就只有柳禹溡为自己挺身而出,陈义庆对他露出感激不已的眼神。

    花美男果然吃香,就算已经是欧巴桑等级的廖晓英,在他温柔电眼的注视下,也乖巧如绵羊。

    廖晓英从老公的身上爬起来,对陈义庆是恶狠狠的瞪着,但转头面对柳禹溡时,却立即换上温柔似水的娇媚神情,嗓音也变得甜甜的,“我就听柳主任的话,有什么事情回家再处理。”

    “嗯,这样很好。”

    孟颖儿本来也觉得这样很好,就算是集团总经理夫人的表姊,在公司里公然殴打自家老公也实在说不过去,可是当她听到柳禹溡轻声说“这样很好”时,却猛然惊觉他是话中有话,再回想他刚刚劝廖经理的话—

    这种事情等回到家关起门来,届时廖经理想怎么处理都行。

    陈义庆在公司都被打到鼻青脸肿了,回到家还得了?!孟颖儿嘴角抽了两下,什么叫做杀人于无形,她今天总算见识到了。

    而且柳禹溡进来办公室的时间也太巧了,廖经理杀进来时他不在,无法阻止;当廖经理已经将陈义庆“料理”得差不多时,他才进来劝阻……

    孟颖儿用她不是很聪明的脑袋联想到,这一切该不会是柳禹溡设计的吧?

    但不对啊,他跟陈义庆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两个人虽然一个是经理一个是主任,可是没有能力的陈义庆不会管柳禹溡,有工作能力的柳禹溡也从来没有展现过要将陈义庆拉下经理职位的野心,柳禹溡又为何要设计陷害陈义庆呢?

    肯定是她想错了,这件事跟柳禹溡无关……

    正当孟颖儿的思绪一直互相冲击,搞不清楚来龙去脉时,她一抬眸就撞进柳禹溡刻意朝她扫过来的视线,他还对她眨了下眼睛。

    她完全傻住了,因为她明确的接收到他眨眼的意思—对,你想的没错,就是我干的!

    天啊,真的是柳禹溡,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难道是帮她出气?不可能啊,她是谁啊,何德何能,他为什么要帮她出气?

    孟颖儿觉得头都昏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收编坏男人最新章节 | 收编坏男人全文阅读 | 收编坏男人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