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收编坏男人 > 第二章

收编坏男人 第二章

作者 : 花袭
    先前指使孟颖儿去买便当的邓国豪被人从会议室里喊了出来,

    柳禹溡冷淡的扫了邓国豪一眼,邓国豪马上打了个冷颤,眼前这位比他小五岁的主任平常都很温和、很好说话,现在这是怎么了?不过刚才去叫他的同事已经大概跟他说了一下情况,他很识时务的马上认错。

    “不是还有另外一个业务助理吗?”柳禹溡皱着眉,忽地想起这件事。

    部门是在两个月前用约聘的方式请了两个助理,但他印象中,好像只有这个叫孟颖儿的在做事,他也都吩咐她居多,因为他觉得她虽然还有些生疏,但是仔细认真,交代给她的事情都做得很好。

    至于另外一个……喔,他想起来了,同样姓萧,当初应征的时候是直接内定的人选。

    柳禹溡不知道自己还要忍受姓萧的那一家子多久,要不是母亲苦苦哀求,他根本不想进到捷英,这么大一个集团,安插几个自家的亲戚无所谓,但他们却夸张到什么样的人都可以透过关系进来,大大拖垮集团的水准。

    “主任,你喊我吗?我来了!”突然,一道娇滴滴的声音插入,原来是另外一名业务助理萧希熙。

    她每天都是浓妆艳抹,打扮得妖娇又美丽的来上班,模样是长得不错,只是心机都用在怎么混水摸鱼,上班一点都不认真,把工作都推给孟颖儿。

    她刚刚就是摸鱼去了,错过了柳禹溡训示的那一段,以为是她爱慕的他喊她有事,就急急忙忙的迎了上来,她此时还懊恼着自己应该先到洗手间补妆才是,不晓得她的妆是否还如一早出门时那么完美。

    柳禹溡的嘴角扯了扯,他最受不了的就是没脑袋,成天只想在公司里找金龟婿的女人,萧希熙就是个中翘楚。

    “主任,人家刚去上洗手间啦。”萧希熙没有察觉到柳禹溡眼里一闪而过的厌恶,撒娇的说,还想动手去拉他的衣袖,却被他给闪开了。

    “嗯,今天打扫的欧巴桑正好请假,那就由你负责今天洗手间的清洁。”柳禹溡的口气依旧温和且温柔,彷佛他是最替人着想的那一位。

    “什么?”萧希熙涂着鲜艳口红的嘴错愕得张成O形,显得有点滑稽。“可是扫厕所不是我的工作范围啊。”

    “的确不是,但我相信你是很有责任感的业务助理,这种事难不倒你。”

    听听,这话说得多好听,而且那温柔的电眼一闪,萧希熙马上浑身麻酥酥,点头如捣蒜。

    孟颖儿在一旁看着,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她强烈怀疑柳禹溡是不是有特殊能力,简简单单几句话就改变了状况。

    柳禹溡离开后,孟颖儿在心里头大大的感谢他,同时对他更加的爱慕,这样帅气温柔又正直的男人,教她怎能不喜欢呢?

    现在是周日晚上十点钟左右,孟颖儿的心情挺不错的,搭电梯上楼要回家时,她嘴里还轻哼着歌呢。

    她今天一早就被超级好朋友杜郿给约出门了,她们一起逛了百货公司的周年庆,杜郿的战绩辉煌,她也在杜郿的怂恿下买了几件衣服,她们一起吃午餐、一起喝下午茶,后来又看了电影,吃完晚餐才回家。

    孟颖儿在电梯里弯下腰捶捶有些发酸的小腿,逛街果然是件辛苦活,她盘算着回到家后要好好泡个热水澡舒缓一下。

    电梯到了顶楼,当的一声缓缓开启,孟颖儿在踏出电梯时听到了—

    有人在吵架的声音!

    她尴尬的马上停住步伐。

    她所住的高级大楼是一层两户,也就是说,争执的声音是从邻居家里传出来的。

    原本的邻居在半年前移民到国外了,据她所知,对方一直委托中介卖房,直到两个礼拜前她听到搬家公司的动静,才知道隔壁卖出去了。

    只是新邻居搬进来都两个礼拜了,她却不曾见过人。

    大楼电梯的设计是位于建筑物的中央,踏出电梯后是T字走道,往右是A户,往左是B户,孟颖儿住在顶楼A户。

    她驻足在转角,不是她故意偷听,而是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现身,然后装作没事般的进家门。

    而且她听到大多时候都是女人歇斯底里的吼叫声—

    “你不能这样对我!我不同意分手!我不分手!柳禹溡,你竟然敢甩了我!我一定要你好看!”

    “你以为你是谁啊,不过是一个小三所生的儿子,还不知道能不能分到财产,我是瞎了眼才会答应跟你交往!”

    “不!我不要……我不要分手,求求你,我不要分手……”

    女人先是嚣张的威胁,尖叫怒吼,后来又低声下气的苦苦哀求,同样身为女人的孟颖儿听了,都不禁替她摇头叹气加心疼。

    而那个男人……她心忖,连一点回应都没有,看来是个铁石心肠的人。

    “禹溡,我爱你,我真的好爱你……求求你,我不要分手,我不要,呜呜……我给你跪下,我求求你,我离不开你……”

    孟颖儿听了不由得在心里低喊一声,哇,那女人都已经跪下恳求了,男人怎么还是不为所动?

    突地,她察觉到了不对劲,那个女人一直喊着的名字好耳熟,柳禹溡?是她认识的那个柳禹溡吗?

    好奇心像蚂蚁般爬满她的心,她好想探头出去偷看。

    “胡贞薏,别闹了,这样很难看。”

    孟颖儿抵不过在胸口啮咬的好奇心,真的稍稍探了头出去,而就在这个时候,冷漠的男人终于有了反应,他一开口就吓到了孟颖儿。

    那声音太熟悉了!

    当她的视线一看到对方,冷不防用力的倒抽一口气。吓!真的是柳禹溡!

    她的手一颤,原本提在手里的纸袋就这么落了地,突如其来的声响让在争执中的男女纷纷转头看向声音来源。

    孟颖儿急着将纸袋捡起来,将身子缩回去,啊……来不及了,她对上了柳禹溡的视线,随即,她感觉到一股冷意从脚底快速往上蔓延,时间彷佛在那一刻停止了。

    “呵呵,我是邻居,刚、刚好回来,我、我什么都没、没听到,我、我……再见!”孟颖儿一把赶紧抓回纸袋,用飞快的速度闪到自家门前,掏出钥匙开门,闪身进入,关门,动作一气呵成。

    她的动作看似利落,殊不知她的一颗心都快要跳出喉咙了,门一关上后,她将背抵在门板上,胸脯高低起伏,差点喘不过气来。

    竟然是柳禹溡!看样子新搬来的邻居就是他?那也太凑巧了!

    尽避她只是和柳禹溡对视一眼而已,但那一眼就让她浑身的细胞瞬间变得冰冷,太可怕了,总觉得她好像看到了他不为人知的一面。

    那女人应该是他的女朋友吧,不管她如何苦苦哀求,他一点动摇都没有,哪有平常所展现出来温柔大方的样子,他冷漠冷淡,就连眼神都冰冷到不行。

    孟颖儿回想起那一眼,又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好吧,就算是看错了,但谁都不愿意被认识的人看到这很尴尬的一幕,所以她拚命安慰自己,她进家门的速度如此之快,走道灯光又昏暗,他应该没有认出她才是……

    可这样的自我安慰,在孟颖儿隔天上班,一个人在资料室找资料时,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开门走入,随后又听到锁门声,她一转头看到柳禹溡的时候……破碎了。

    她有一种很诡异的感觉,好像柳禹溡俊逸高大的肉身依然存在,但是原本的灵魂被抽掉了,换成一个陌生至极的人。

    孟颖儿的嘴角抽了两下,她的第六感有没有必要那么神准啊?昨晚她才在想,是不是意外撞见了他不为人知的另外一面,猜想他本来的个性应该不像平常在公司表现的那般,真正的他应该有着很阴狠冷漠的面貌,没想到还真的被她给猜对了,哭哭。

    柳禹溡今天穿着超有质感的深灰色衬衫,没有打领带,套着略微长版的深蓝色西装外套,全身上下就是写着“出色”二字。

    可那双平常迷死人不偿命的电眼,此时呈现的是一片阴鸷。

    孟颖儿站起身,毕恭毕敬的喊了一声,“主任。”随即便低下头不再说话。

    要她说什么呢?说什么都不对啊。

    “没想到你会住在我隔壁。”对于一个平常很低调、穿着普通不出色的业务助理,竟然住在那种价值好几千万的豪宅,柳禹溡有些讶异,不过每个人的家世不同,看来是他轻忽了。

    “那是我爸妈的房子。”虽然是登记在她名下,但的确是她父母买的。

    他的嘴角勾了勾,无意在这话题上绕太久,马上切入正题,“昨晚你应该听到了不少……”

    孟颖儿猛地抬起头,慌乱的想要解释,“没有、没有,我没有听到很多,而且大部分都是那女人在说话,主任你……惜字如金啊。”

    柳禹溡干笑两声,冷漠至极地道:“面对死缠烂打的女人,说得再多都没用。”

    “嗯。”孟颖儿又低下头。关于别人的感情事,尤其是自己的主管,就算心里头很多想法,也要乖乖的闭嘴,不表示任何意见。

    “你现在是不是在想,我是个无情冷漠到了极点的人,跟平常在办公室里的表现很不一样?”

    “不,我不敢。”她头抬得太快,又太急着反驳,反倒显得心虚。

    “是不敢,但不是没有。”柳禹溡咄咄逼人。“如果你想要以此要胁我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那是没有用的。”

    “我没有那个意思。”孟颖儿觉得好委屈,她压根没想过要利用这件事来要胁他什么,她只恨不得把这件事给忘了。

    对于他是个双面人,她的确感到很意外,但那又如何?大部分的人在面对不同的环境和不同的人时,总会习惯保护自己。

    “您真的误会了,我不会……”

    柳禹溡不相信她,打断道:“你不用向我保证什么,只要我在部门里听到任何有关于我私领域的事,我绝对会算在你头上。”

    一股庞大的委屈从心头燃起,让孟颖儿不由得红了眼眶,但向来懦弱的她,不敢再为自己发声。

    泪水快要滑出眼眶了……不行!她要振作,就算受到天大的委屈或冤枉,她都不能放弃自己。

    孟颖儿赶紧用手背将泪珠抹去,抬头勇敢的直视柳禹溡,嘴角弯起,回道:“好。”。

    她总得笑一个,笑给自己看。

    她的微笑让柳禹溡微微愣住。

    本以为她会以此要胁,他才会先下手为强,没想到她却很坚持自己不会透露半个字,可是人性本恶是他一直以来的信念,他无法相信她,他犀利的给她压力,也料想到她可能会委屈哭泣。

    女人嘛,耍赖跟哭泣是两大绝招,但他万万没想到,孟颖儿的反应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她没耍赖也不算真的哭了,她擦掉快要流下来的眼泪后,竟然还能送他一抹笑?真是奇了!

    或许是这抹笑让柳禹溡对孟颖儿印象深刻,两人之间的故事才会延续下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收编坏男人最新章节 | 收编坏男人全文阅读 | 收编坏男人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