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总裁欠调教 > 第十八章

总裁欠调教 第十八章

作者 : 金晶
    【第十章】

    不相关的人走完了,室内一片安静,韦智文抱起怀里的“无尾熊”移动着往沙发走去,接着抱着何珍珠坐在了沙发上,狠心将何珍珠的小脸从怀里拉出来。看到她哭得红红的鼻尖,他没好气地说:“哭什么?这么大的人了,还哭,丢人不丢人?”

    何珍珠以为自己能得到他的安慰,没想到他一开口就是骂她,瞬间更委屈了,声音沙哑地吼着:“韦智文,我想哭就哭,你管这么多干什么?丢人也是丢我的脸,我又不丢你的脸!”

    韦智文捧起她的脸,薄唇印在了朝思暮想的红唇上,热烈的舌尖钻入她的唇,吮上她的舌,力道大得想将她吞入肚子里般,薄唇狠狠地蹂躏着她,直到她呼吸困难,唇瓣变得红肿,他才松开她,却没有离开地贴着她的唇,一点一点地舔舐她唇角的湿濡。

    “何珍珠,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脆弱了?”他最受不了的就是她这副模样,她可以在他的床上哭,那是他喜欢她被他欺负惨兮兮的模样,但下了床,她不能哭,他无法忍受。

    她一哭,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心被撕裂成碎片,都不属于自己了。他的心早已遗落在她的身上,看不了她哭,看不了她受委屈,她是他最爱的人。他疼她来不及,怎么舍得看她哭?

    韦智文强硬地说:“不准哭,这一辈子你都不许哭。”曾经多厌恶她的笑容,讨厌看她随便一笑,那灿烂、娇美的模样,那笑容几乎令他窒息。可如今,他情愿她笑,也不愿她哭。他含着她的唇,意味深长地说:“要哭也只能在床上哭。”

    这暗示的意思太明显了。何珍珠感受到游走在腰间的大掌不怀好意,她的眼泪停了,哭得如核桃的眼怒意盎然地瞪他,“韦智文,你别想转移话题,你给我说清楚,为什么李恩星会出现在你的公寓!你们是不是暗度陈仓……”

    越说越像这么一回事,她脸上的怒火瞬间冷却。她没有温度地笑着,“脚踏两条船,韦智文,你很有能耐。”她挣扎地从他的怀里下来,转身往门口走。

    韦智文大掌使力,将她拽回自己的怀里,“走什么?什么事情还没说清楚。”

    “不清楚?我觉得还满清楚的。”何珍珠皮笑肉不笑地说:“两方比较之后,发现她也不错,所以就在我故意刁难她的时候,你出手帮她完成我给她的任务,你倒是一个好男人。”

    好男人这三个字从她的嘴里说出来,蕴含着特别明显的嘲讽,令韦智文的神色如暴风雨前的阴郁,“你在胡说什么?”

    “哼!”何珍珠用力推开他,继绩往门口走。

    刚才的怜香惜玉瞬间消失,她又成了那个可恶的何珍珠,好像刚才在哭的她不过是他的幻想而已,“何珍珠!”他的声音低得发沉,重重地拨弄着她的心弦。

    何珍珠停下脚步,小脸侧过来,语气冰冷地说:“韦智文,干什么,你想跟我分手?”

    他想分手?休想!

    她想分手?梦都不要作!

    韦智文直接将何珍珠扑倒在地上,客厅沙发旁的铺着一层厚厚的白羊毛毯,何珍珠喜欢那柔软的质感,光着脚踩上去很舒服,彷佛踩在云朵上般,是脱掉高跟鞋之后的一种享受。

    但是被他压在白羊毛毯上,就说不上享受了,特别是他的目光带着侵略性,犹如一只公狮在巡视他的领地,这种感觉让她想骂脏话。

    ……

    “珍珠,你这一蜚子都别想离开我。”

    何珍珠陷入唾眠之前,隠约地听到他霸道的宣誓,唇角轻勾了一下,沉沉地睡去。

    事情的真相让何珍珠大呼吃惊,她没想到李恩星这么大胆,居然大着胆子对常年在美国的韦大伯说自己是韦智文的女朋友,抱怨韦智文工作太忙,不能跟常常陪在身边之类的话,甚至还污蔑她何珍珠不要脸,勾引韦智文。

    何珍珠只要想一想那个画面,她浑身就一股恶寒,女人恶心起来也是满吓人的。韦智文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搅黄了李恩星之前成功了的CASE,弄得李恩星的生活一团乱。

    何珍珠一点也没有内疚,反而觉得挺好的。她不是善良的女生,就算有善心也不会浪费在李恩星身上,简直是浪费她的美好善心。

    李太太倒是一点也不担心,并没有说什么话,但是枕边风一定是吹了不少,何父替李恩星求情,何珍珠更是觉得好笑,为了一个拖油瓶向自己的亲生女儿求情,她算是大开眼界了。

    何家真是一团的乌烟瘴气,何珍珠现在连何家也很少回去,她已经不想再理会他们,唯一跟他们有交集的便是何氏,何氏有她妈妈的汗血在其中,她是不可能让后来者糟蹋掉。

    星期五下班之后,何珍珠接到了一通电话,收到了一个意外的邀请,她想了想便接受了。电话刚挂掉,韦智文便打了过来要来接她。

    “不用,我约了人。”何珍珠爽快地说。

    “约了谁?”韦智文低低地问。

    她想着方才电话那头的人,轻轻地说:“杨娇娇。”

    韦智文应了一声:“不准喝酒。”

    她做了一个鬼脸,“知道啦、知道啦。”

    挂了电话,何珍珠便去约定地点赴约了。等她到了地方,那人已经坐在那里了。她打了一声招呼,大大方方地坐了下来。

    对面的人锋利的眼神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漫长的审视过后,“你只有长得漂亮和工作能力突出这两项优点。”

    何珍珠惊讶地看着韦大伯,歪着脑袋想了想,“你确定只有这两个优点?”

    “而且还是可以被取代的两项优点。”换言之,她的优点显得弱鸡,“不少女生都兼有这两项优点。”

    何珍珠也不气,“是吗?”不痛不痒地笑了笑。

    韦大伯慢条斯理地说:“李恩星就有,不是吗?”

    把她跟李恩星比,何珍珠便不愿意了,你的眼光不是很好。”何珍珠忽然觉得这话很耳熟,哦,对了,韦智文常常这么说她,说她的眼光不好,总是看不到他的优点,胡说八道,她明明知道他颜值高,器大活好……呃,似乎想歪了。何珍珠连忙正色道:“阿文觉得我很好。”所以请不要说她什么不好了。

    韦大伯对于她的自恋轻笑了几声,“我很早就认识你了,何珍珠。”

    何珍珠怔怔地看他,“你认识我?”她应该没有这么出名吧?

    “阿文去美国的时候,要我帮忙。”韦大伯喝了一口咖啡,见何珍珠的神色微微焦急,他才慢条斯理地说:“他要你的生活细节,就算离开台湾,他也要知道你所有的事情。”

    何珍珠的心跳轻轻地跳了几下,心底有些开心,韦智文对她的感情真的很深,比起她对他的,她好像显得没良心,因为在那一夜之后,她心宽地将韦智文视为了过去。

    “我知道你,你的名声不是很好。”韦大伯一针见血,“比起李恩星,你并没有好多少,这么多名媛,你唯二的两项优点她们都有。”

    何珍珠渐渐地沉下脸,“你很不喜欢我?”

    “阿文背后的韦氏太庞大了,他不需要锦上添花的女生,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生也可以,只要让他开心。”韦大伯说到韦智文的时候,神色一片温和,“显然你没有让他很开心,反而常常惹他生气……”

    何珍珠垂下眼,遮住眼里嘲弄的神色,“是啊,我常常让他生气,不过……”她掀了掀眼皮,“他喜欢啊。”一股骄傲的意味飘了出来。

    韦大伯没有继续往下说,反而提起了另一件事情,“你十六歳之后的每一件事情,不论大小,阿文都要知道,你谈恋爱的话,他会生闷气,将自己锁在书房里,好半天才会出来,真是幼稚。”

    何珍珠听得神色雀跃,“喔。”原来他已经默默地吃醋很多年了,怪不得有时候吃起醋来,那味道……当真是陈年老醋啊,好酸、好酸。

    “说吧,什么条件,你才答应离开阿文?”韦大伯突然开口道。

    何珍珠并不意外,喝了一口水,“你是故意的吧?李恩星的事情。”

    韦大伯对于她的敏锐有些好感,“没错,我希望阿文能看看别的女生。”

    “比我好的女生很多,名媛里挑一个就行,为什么选李恩星?”何珍珠不解,从一开始韦大伯就知道李恩星在说谎,却配合着她在说谎,那是为什么?

    “因为你跟李恩星之间的矛盾很大。”他遗憾地说:“我还满期待你能脾气大一点,头也不回地甩了阿文,可惜。”

    何珍珠突然发现一个比她更劣根性的人了,她牙疼!她又喝了一口水,“很难,我想甩也甩不开,他比狗皮膏药还要黏人。”

    韦大伯呆了,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说,阿文沉闷、孤立的性格跟狗皮膏药有关系?

    “你做这些,就是想我跟阿文分手?”何珍珠钠闷

    “嗯,你配不上他。”

    何珍珠的唇角轻油了几下,这么被人侮辱,她肚子里一团的火,“我配不上他又如何?反正你有本事让他跟我分手啊,凭什么找我?是觉得我比他好拿捏?既然知道他的性格,你又怎么知道他会放弃我?我对他而言是魔障吧,他放不开的。”

    我出差半个月,他就跟老妈子一样天天跟我打电话,下班回家就喜欢黏着我,他离不开我。你认为我提出分手,他就会离开?开玩笑,所以说,你的眼光不好。”她站起来,拿起包包,似笑非笑,“你想要我们分手?很简单啊,你说服他就好。”丢下一句话,她转身离开。

    韦大伯并不意外她的怒火,却对她的自信有点吃惊,他静静地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眼里露出一抹笑。

    高跟鞋在夜色里踩出优雅的步伐,等何珍珠上了车,她气情地一手捶在方向盘上,“该死的韦智文!”

    气死她了,她有什么不好?韦大伯居然要她跟韦智文分手。最可恶的是说她的优点只有两个?开玩笑,她的优点多得都数不清了。她越想越气,跟刚才那副风轻云淡的模样截然不同。

    她正恼怒的时候,韦智文的电话打了过来,“什么时候回来?”

    何珍珠气得两眼发红,恨不得找人泄恨,这不,绝好的一个人选送上门来了,“立刻、马上!”啪地挂了电话。

    凭什么要她跟韦智文分手,她偏不!她就要跟他在一起,她就是不离开他,韦大伯就算是他唯一的亲人,也不能管他们这么多。何况,韦智文爱惨她了,他爱了她这么多年了……一想到这一点,何珍珠的心就飘了起来,好开心哦。她的怒火不禁散了一些,踩下油门,开车回去。

    他很爱她,这个事实让她很开心、很开心,左心房那里剧烈地跳动着,她想,也许是因为她爱的那个人,同样爱着她,不管彼此的爱是否对等,起码不是她爱他,他不爱她。最理想的状态就是她爱他,他更爱她。她就是这么自私,她希望被人多爱一点、多宠一点……

    等何珍珠回到韦智文的公寓时,公寓里一片黑暗,她打开灯,看到坐在沙发上的韦智文,她被吓了一跳,抱怨道:“你干什么不开灯?”

    “ 你今天跟谁一起吃饭?”

    何珍珠脱鞋的动作一顿,随即欢快地将鞋子一踢,跑到他的面前,光luo的脚趾踢在他的膝盖上,“韦智文,你摆脸色给我看?”

    韦智文阴沉沉地看向她,“很不巧,我今天看到你朋友,那一位杨小姐跟一位男生在一起吃饭。”他当时看到时,还以为何珍珠去洗手间,便上去打招呼,之后才发现何珍珠根本不在。也就是说,何珍珠骗他,她居然敢骗他!

    何珍珠根本不怕韦智文生气,听了他的话,有些惊讶,“娇娇又有男朋友了?真是奇怪,她都没有空窗期耶。”话音刚落,她觉得前面的男人释放的冷气更强了。她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干什么啦?”

    “你跟谁一起吃饭?”韦智文又重复了一遍这个问题,黑眸如恶魔般盯着她,彷佛在考虑从她身体的哪一部分开始下口。

    何珍珠白了他一眼,伸手往他身上摸去,很快摸到了项链,她解开他脖颈上的项链,这条项链是她送给他的,在德国买的礼物,项链很简单,没什么花纹,上面垂挂着一颗钻戒,钻戒是她从德国回来之后,他向她求婚无果,便挂在了项链上的。

    那时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她还没想好嫁给他,所以他求婚,她没有答应。不是拿乔,而是真的不知道该不该嫁,她认为他是她的,可是她的项链可以锁住他这个人,却不一定能锁住他的心,就如婚姻一般,他们也不一定会幸福。

    对婚姻,何珍珠带着灰蒙蒙的不安,无法憧憬。她是一个理性、独立的女生,要是想小孩,她可以跟他一起生,只是婚姻,她始终抵触着。但她没想到,有一天,这枚戒指会是她自己心甘情愿要戴上的。她拿下钻戒,放在他的手里,“快点,给我戴上。”

    韦智文的掌心里躺着钻戒,他静静地看了几秒,“何珍珠……”

    “啊!”何珍珠有点发狂,“快点,别让我后悔。”她将左手的无名指伸到他的面前。

    韦智文没有任何动作,似乎在思考,但何珍珠并不想去思考,因为这会让她却步,她怕自己会犹豫,于是,她右手抓起他的右手,拿起戒指,借着他的手,将戒指套了进去。

    那一刻,很神奇,被套牢了,她何珍珠被韦智文套牢了,她心里泛起的是甜蜜蜜的味道。她弯了弯唇,甜笑地说:“好了,我答应你了。”

    韦智文的视线从戒指缓缓地移到她的脸上,“何珍珠,你在怕我生气吗?”

    “什么?”何珍珠抬起手,凝视钻戒散发的条和光芒。

    “怕我生气,所以答应嫁给我……”韦智文从沙发站起来,一脸的阴冷,相比她的喜悦,他的怒火在张扬,彷佛随时要吞噬她一般。

    何珍珠扬眉看了他一眼,“你大伯找我谈话,让我离开你,我想了想,只有这个办法可以气他。”她笑咪咪地摇了摇自己手上的钻戒,“他知道了一定会很气吧。”

    “你跟我大伯吃饭?”

    “嗯。”

    韦智文的目光定定地看着她得意的小脸,忽然笑了,“哦,你知道我大伯是什么属性吗?”

    “啊?”

    “他啊,老狐狸一只。”韦智文丢下这句话,便走到厨房倒水喝。

    何珍珠呆愣片刻,突然转过身看着韦智文,“你是说,我被要了?”

    韦智文喝着水,“他很想我结婚,只要对象不要太过分,他不会介意,他很想我早点结婚生子。”

    何珍珠瞬间沉默了。

    韦智文看了她一眼,“吃过晚餐了吗?”

    “没有。”何珍珠闷闷地说。

    “想吃什么?”

    “蛋炒饭。”

    韦智文看了看食材,“虾仁炒饭?”他记得她喜欢吃虾仁。

    她默默地点头,坐在流理台旁边,看着那个认真处理食材的男人。她轻轻地叹气,走过去,小手绕到他的小肮前,两手轻轻交缠,“韦智文,我答应嫁给你,不是因为你大伯的关系。”

    韦智文的身体轻征地颤了颤,何珍珠没有感觉到,她停顿了好一会,说道:“我答应嫁给你,是因为我很自私,我再也找不到比你更爱我的人了。”

    韦智文放下手里的食材,抽了几张卫生纸檫了擦手,转身将她抱在怀里,“嗯,所以你嫁给我是很正确的选择。”

    何珍珠听得不由得笑了,踮起脚尖,轻咬他的唇一口,“不要脸。”

    他温柔地在她的额上吻了一下,大掌突兀地捏了一下她,阴森地说:“以后再骗我,我一定让你下不了床。”

    何珍珠白了他一眼,“知道了、知道了。”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

    韦智文暂时满意地转过身,正要继绩处理食材的时候,身后的女人突然低低地说了一句:“我爱你。”

    她抱着他,能感觉到他僵硬的肌肉,“阿文?”

    “何珍珠,假设你还想好好吃饭,就不要说话了 。”

    何珍珠将脸埋在他的背上,低低地笑了出来。他是在害羞吗?他真的的好可爱。

    【全书完】

    《相关书籍介绍》

    ◎想看高冷钱宝珠怎被无赖易冷杰追到手?请看《威猛的同居先生》。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总裁欠调教最新章节 | 总裁欠调教全文阅读 | 总裁欠调教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