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灰姑娘误入钱窟 > 第二十六章

灰姑娘误入钱窟 第二十六章

作者 : 春野樱
    婚后,乔无惑继续打理戚家产业,戚书雅也开始做她的生意,做得有声有色,周品洁跟林楚琴都是她的得力助手,经常跟着她在店里忙进忙出。

    这日,单一行来到店里。

    当初要不是单一行慧眼识英雄,答应给她寄卖,戚书雅的事业应该不会如此顺遂,也因此即使现在她已经有了自己的店,她还是会给锦绣织一定的货量,如今她培训了一些染工织工,产量是从前的数倍,已能应付从前难以消化的订单,甚至透过戚家在各地的店铺,将幸福作坊的织品、布料等物品销售到各地。

    如今跟锦绣织的交易,戚书雅都交由周品洁全权处理,也因为这样,周品洁跟单一行多了许多接触的机会。

    许是戚书雅已经嫁人,单一行心知无望,不再对她存有期待及想望,也或者是跟周品洁接触得多,有了更深的了解,发现了她的美好及优点……总之,单一行现在对周品洁已不同往日。

    “许久未见了,少东家!”戚书雅见他进来,爽朗地跟他打了声招呼。

    “夫人。”他环顾四周,见店里有不少客人正在挑选镑式各样的染织手作品,衷心地道:“店里的生意真好。”

    “托福。”戚书雅满足地笑了笑,“岁末年终,很多人都赶着办货送礼,锦绣织一定也很忙吧?”

    “再忙都没有戚家各铺子来的忙。”他说着,张望了一下。

    见状,她意识到他此行的目的,好笑的问道:“找我表妹?”

    单一行尴尬又羞赧地道:“是……是的,有一些货品的事要跟她商量。”

    “等等,我叫她。”说完,戚书雅便差人将周品洁唤了出来。

    周品洁一看见单一行,立刻露出灿笑,不自觉加快脚步。“少东家,怎么来了?”

    单一行碍于戚书雅在一旁,有些欲言又止,“我、我是……”

    戚书雅识趣地道:“你们聊,我去忙。”

    说着,她转身走开,可走没几步,便隐约听见单一行说——

    “元宵一起赏灯,好吗?”

    她本能的回过头偷偷瞄着,只见周品洁先是一脸惊讶,然后喜不自胜的笑了。

    “好,好呀。”周品洁迫不及待地答应。

    “真是太好了,谢谢你愿意赏脸。”单一行藏不住眼底的愉悦欢喜,“那么……那天我来接你。”

    “嗯。”周品洁娇羞点头,喜悦满溢。

    看周品洁跟心上人终于更进一步,戚书雅很为她开心。

    “咦?”林楚琴自后面走出来,见周品洁跟单一行正在交谈,疑惑地问道:“少东家几时来的?”

    “刚才。”戚书雅回道。

    林楚琴有点担心,“该不是前天的货有什么问题吧?”

    她揺揺头,笑道:“不是。”

    “那么是……”

    “少东家是特地来邀请品洁的。”

    林楚琴一怔,“邀请?”

    “是呀,他邀约品洁元宵赏灯。”

    闻言,林楚琴也为周品洁感到欢喜,“真是太好了,我早觉得他们两个很登对。”

    “嗯。”戚书雅点头,“看来好事已近。”

    “也是时候了。”林楚琴望向笑得一脸甜蜜的周品洁,眼底突然闪过一抹愁绪,幽幽地道:“我跟贞行也是在这种时节成亲的。”

    听见她这么说,又看着她那略显哀愁的脸庞,戚书雅沉默了一下。

    金贞行自从被林楚琴休了之后,行为举止收敛许多,林楚琴虽与他离缘,但因为还住在戚府,难免会碰到面,他会以眼神跟她打招呼,可她总是视而不见的离开。

    夫妻六年,初时两人也曾恩爱甜蜜,不知道是新鲜感不再,还是她未能生育不得人疼,慢慢地,感情越来越淡薄,越来越疏离。

    想那些年,她也是尽心尽力的为人妻为人媳,不只将丈夫伺候得妥妥当当,对婆婆亦是孝顺敬爱,休了金贞行后,按理说她跟他们母子俩便无瓜葛了,可她隔三差五的还是会亲手炖补品,差秀玉帮她送去给戚聿恬。

    林楚琴在时,他们对她是相看两相厌,不如不相见。她离开了,他们又莫名其妙的想起她的好。

    好几次,金贞行假借各种奇怪的理由跑到幸福作坊来,不为别的,就为了见林楚琴一面,想办法跟她说上两句话,就算她不想搭理他,他也不在乎。

    “楚琴,”见她眼底有淡淡惘张,戚书雅试探地问道:“最近贞行还会去找你吗?”

    林楚琴怔了怔,蹙眉一笑,“我的心已经凉了……”

    “只是凉了?”她注视着林楚琴,“没死?”

    闻言,林楚琴一顿,“你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我其实看得出来表哥他后悔了,大姑妈也是。”她说,“人就是这样的生物,拥有的时候不知珍惜,失去了又后悔不已。”

    林楚琴只是听着,不说话。

    “你后悔吗?”戚书雅又问,“当初给他下了休书。”

    林楚琴毫不犹豫地回道:“不,我一点都不后悔,和他离缘,我才有了自己,才知道自己其实可以做很多事。”

    戚书雅点头一笑,“这样很好,我当初要你休了表哥,就是希望你找到自己。”

    林楚琴感激地道:“书雅,我真的非常感谢你,若不是你,我现在还是只能天天哭泣,而且我对你做了不好的事,要不是你的宽恕,也许我现在……”

    “楚琴,”戚书雅打断了她,温柔地拍拍她的肩,“过去的事就别提了。”她手指着前方,“人啊,是要往前看、往前走的。”

    林楚琴顺着她指的方面往店门口看去,视线里竟出现了一个人——金贞行。她一震,两眼直直地望着他。

    戚书雅轻轻拍抚着她的背,低声道:“楚琴,你放下他了吗?如果还放不下,就给他,也给自己一次机会,若是不行,就一脚把他踢开,反正你也没损失。”

    林楚琴眉心一拧,感到犹疑又不安,“书雅,这样……好吗?”

    “有什么不好的?既然你还没放下他,而他又展现了诚意及歉意,给他一次赎罪的机会又何妨?”

    “可是……”

    “你的心只是凉了,不是死了。”戚书雅俏皮地眨了眨眼睛,“给他机会,看他的情火够不够让你的心再温热起来。”

    听着她这番话,林楚琴眼眶一热,泪水盈眶。

    “楚琴……”金贞行走了过来,一脸尴尬,“书雅……”

    “表哥,怎么来了?”戚书雅若无其事地问。

    金贞行偷偷的觑了林楚琴一眼,“我、我刚好经过,就进来看看……你店里生意好吧?”

    “还不错。”她说。

    林楚琴一语不发,脸上有着无助及挣扎。

    金贞行注意着她的神情,心里有点忐忑。

    “楚琴,那个……”他说话结结巴巴,欲言又止。

    “表哥,”戚书雅实在看不下去了,“你有话就说吧,不要吞吞吐吐的。”

    金贞行涨红着脸,尴尬得想挖洞把自己理了。

    戚书雅向林楚琴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主动开口问。

    林楚琴皱着眉头,像是十分为难,但想起刚才戚书雅说的那番话,她的心又怦怦急跳起来。

    是的,她的心只是凉了,没死,这段时日她很明显的感觉到金贞行变了,曾经的恩爱甜蜜,一幕幕在她脑海中重现。

    他们曾经好过,也许她该把那样的幸福时光找回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要跟我说什么就说吧。”

    闻言,金贞行先是一怔,随即眼底燃起一窥希望的火光,不过仍有些犹疑,“我……你……元宵时,你想、想赏灯吗?”

    林楚琴定定的看着他,并未马上给他答复。

    他续道:“我们是在元宵前成的亲,你还记得我们去赏灯的事吗?那天……”

    “我记得。”林楚琴软软地打断了他,“那天下了雪,你把身上的斗篷取下,披在我身上……”

    金贞行眼底有一抹激动,“是,是的。”

    林楚琴眼中泪光闪动,唇角微微勾起,“我答应你。”

    她的答复来得太突然,金贞行一时没意会过来,呆呆地看着她。

    “我说,我答应跟你一起去赏灯。”林楚琴羞怯地侧过脸,却藏不住两朵浮上脸庞的红云。

    金贞行终于反应过来,喜出望外,“真的吗?谢谢你,谢谢你!那……我先去姨丈那儿,不打扰你们做事。”

    “嗯。”戚书雅一笑,“不送。”

    金贞行转过身,步伐轻快雀跃地离去,两个女人看着他离去的身影,忍不住转头相视而笑。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灰姑娘误入钱窟最新章节 | 灰姑娘误入钱窟全文阅读 | 灰姑娘误入钱窟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