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灰姑娘误入钱窟 > 第九章

灰姑娘误入钱窟 第九章

作者 : 春野樱
    戚聿恬带着媳妇林楚琴,以及三个丫鬟嬷嬷就站在门外的廊道上。

    “大姨母……”周品洁起身,怯怯的福了个身。

    戚聿恬一眼便看见她发上的头花,不禁眉心一拧。“你头上那是什么张扬不正经的东西?”

    周品洁一听,立刻将头花摘下,捏在手里。

    “我听说你常常往这儿跑,还以为是误传,没想到是真的。”戚聿恬冷哼一记,“回头我一定要告诉你娘去。”

    “大姨母,我、我只是……”

    “大娘。”不待周品洁解释,戚书雅已忍不住开口,“妹妹到我这儿来聊天,顺便学点手艺,有什么不对?”

    “就你那一点挣不了几个钱的东西叫手艺,哼,别笑死人了!”戚聿恬相当不以为然,“要是外头的人知道,会笑戚家连个吃不了几口饭的丫头片子都养不活。”

    “我自食其力,有什么好丢脸的?”戚书雅直视着戚聿恬,“要不是会投胎,一出生就是戚家大小姐,大娘你能每天插花刺绣,过着衣食无缺、戴金馔玉的生活吗?”

    戚聿恬羞恼地道:“你……你这是在羞辱我一无是处吗?”

    “大娘是不是一无是处,我不敢说。”戚书雅唇角一撇,“但妹妹要是学了染织这门手艺,将来肯定是略胜大娘一筹。”

    “你这牙尖嘴利的丫头!”戚聿恬咬牙切齿,转而瞪着周品洁,“品洁,你要整天跟她搅和在一起,只会学些不三不四、不伦不类的坏习惯。”

    她上前一把抓住周品洁,“瞧瞧你刚才戴的那是什么,她是妓子生的野种,也要把你变成妓子吗?”

    听到她这番话,戚书雅实在是气不过,又是妓子、又是野种,她身为长辈,到底懂不懂得尊重别人?

    一股火气上来,戚书雅一个箭步上前,拉开戚聿恬抓着周品洁的手,不客气的瞪着她。“大娘,你真的很……”

    她正要发飘,忽听见外面传来乔无惑低沉而威严的声音——

    “这儿真热闹。”

    他的出现让屋子里所有人顿时都安静了下来。

    戚聿恬转头看着他,冷笑道:“你也往这儿来了,鼻子真灵。”

    这话很明显带着浓浓的敌意和讽刺,说他鼻子灵,不就在暗指他是狗吗?

    戚书雅记得金贞行之前也说过类似的话,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

    这些时日乔无惑帮了她不少忙,她当然不可能冷眼旁观看着他被戚聿恬霸凌,“大娘,你身为长辈,怎么可以……”

    乔无惑目光一凝,朝她一瞥,以眼神制止了她。

    “夫人,”乔无惑语气和缓地道,“刚才您说的话,晚辈都听见了,晚辈斗胆奉劝您,身为长辈应该修口修心,说那些话,有失您的身分地位。”

    戚聿恬勃然大怒,“你这是在教训我吗?”

    “晚辈不敢,只是出于好意。”他的态度谦恭有礼,言词却犀利而严厉。

    戚聿恬十分不悦,怒斥道:“我看你根本忘了谁才是戚家的主子。”

    “晚辈时刻都记得。”

    戚聿恬恼得涨红了脸,指着他骂道:“若你记得,还敢对我不敬吗?我可告诉你,你不过是戚家的奴才,莫忘了你的本分!”

    戚书雅听她越说越离谱,实在按捺不住了,气愤地道:“大娘,你真是越说越过分了!”

    戚聿恬嘲弄一笑,话中有话,“怎么,你们这们快就勾缠在一块儿了吗?是不是想联手霸占戚家的财产?”

    “你血口喷人,无的放矢!”要不是顾忌着她是长辈,戚书雅真想把她赶出去。

    “你们是不是一路人,很快就知道!”戚聿恬说罢,揪着周品洁,气急败坏的离去。

    看着她们离去的身影,戚书雅气得头顶都快冒烟了。“可恶,我真想撒把盐!”她转而看着乔无惑,“她那么说你,你不生气吗?”

    乔无惑没回答她的间题,只是神情凝肃地告诫道:“不要也不能再对夫人或是戚家任何人说这样的话。”

    她一怔,他是在教训她吗?戚聿恬身为长辈,却毫无长辈的样子,他还怪她不懂尊重?长辈就能是非不分吗?

    “她闯到我的地方来,糟蹋我就算了,她还侮辱我娘。”她尽可能的压抑住快要爆发的怒气,“总得有人教会她尊重别人吧?”

    在她残存的记忆里,寿娘是个性情温柔、品格高尚的母亲,绝不是戚聿恬说的那样,也不容戚聿恬恶意诽谤。

    “是得有人教她,但不是你。”乔无惑浓眉揪紧,“你是晚辈,她是你亲姑妈。”

    “她根本不认我这个侄女,在她心里,我是个艺妓生的野种。”她质问他道:“她都不认我、不尊重我,我为什么要认她、尊重她?”

    “因为这是伦常。”

    “这是乡愿,是是非不分。”她气的不只是戚聿恬对待她的态度,还有他。

    她以为他是个是非分明的人,也以为他们应该站同一阵线,就因为如此,当他被羞辱,她才会这么生气,没想到他竟反过来指责她,真是莫名其妙!

    她这个人向来是这样的,欺负她可以,但不能欺负她认为重要的人或是自己人,若是有人胆敢这么做,就算对方是天皇老子,她都会跟对方扛到底……

    慢着,那他是她的什么人?为什么看见别人羞辱他、槽蹋他,她会这么生气,而且还立刻张牙舞爪?

    他是重要的人还是自己人?不,都不是啊,那么她为何……

    都还弄不清楚他是什么,她就已经委屈得想哭。

    可恶,她是几乎不掉眼泪的人,可是碰到了他,他却老是害她想哭……

    倔强的戚书雅,紧咬着唇,硬是忍住了。

    发现她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却又一脸不甘地咬着唇瓣,彷佛死都不会让眼泪掉下的表情,乔无惑心头一紧。

    他,讨厌女人掉眼泪。

    或许也不完全是讨厌,而是他不知道如何应对,也无从理解。对于无法掌控的人事物,他向来敬谢不敏。

    可此时看着这样的她,让他的心里有股说不上来且不曾有过的激动及悸动,让他觉得焦虑,甚至是愧疚。

    “你……别哭。”

    “我没哭。”戚书雅倔强的一抹眼睛,没好气地道,“我是看不惜她那样说你,才会对她说出你所谓不懂尊卑伦常的话来。”

    听着她的反讽,乔无惑蹙眉苦笑,可是知道她是为自己抱不平,他心里又有着难以言喻的欣慰。

    这府里,不是没有人为他抱不平,可除了她,从没有任何人敢为他挺身而出。

    他从不怪那些沉默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没有谁一定得帮谁,想来,也只有她这种性情刚烈的人,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吧!

    乔无惑知道自己方才的语气过于严厉,话也有些说重了,这会儿他放缓了态度,“孙小姐,我不是在教训你。”

    “谁说不是?”戚书雅娇悍地瞪着他。

    “在戚家,除了老夫人,很少人是真心受我的。”他的声音平缓而沉稳。

    她微顿,两只眼睛直直的望着他。

    乔无惑笑叹了声,“他们一直当我是眼中钉,他们的冷言冷语,我早已习惯。”

    “这是姑息。”她凛然道。

    他深深注视着她,“或许,但为了老夫人,我可以接受这一切。”

    “就为了报恩?”戚书雅揺头,“你应该知道,老夫人一定会站在你这边的。”

    “我知道。”乔无惑淡淡一笑,“正因为知道,我不希望她为难,甚至选边站。”

    她一时语塞,想她当初不让戚老夫人知道金贞行来找麻烦,不也是因为这样吗?

    “我虽不是戚家人,但老夫人对我并没有分别心,那便已足够。”他续道:“但你不同,你是戚家人,而他们都是你的亲人,往后你得跟他们一起生话,何苦顶撞他们,以致于你在戚府的日子过得不舒心?”他澄澈的目光停留在她身上,意味深长地又道:“坏人,由我来做就行了。”

    “乔无惑……”原来他是为了她好,原来这就是他的顾虑,原来这就是他的细心及体贴。

    他不是姑息,不是不苦,不是软弱,他一切的忍让全都是因为体贴老夫人,也是对她的用心。

    这一瞬间,她理解了他的为人,对他,她心生赞佩。

    其实她知道在戚府谁是真正对她好、关心她的人,像是戚老夫人和周品洁,还有他,只是和同辈比较容易拉近关系,她目前为止,只和周品洁较亲近,却迟迟没有接近戚老夫人……

    其实她应该高兴自己多了家人,而不是老是对他们心生防备,跟乔无惑对老夫人的用心一比,她简直就是冷酷了,或许她该找个机会向老夫人表示一下,免得让她老人家一直对她感到歉疚,这样太不应该了。

    “孙小姐,做人要内方外圆,要如水,不论装在什么容器里,形象变了,但本质不变。”

    前一刻的感动,此时又被他的说教打得四散,她不自觉地翻了个白眼,“喔。”

    看来他也不是这么完美,爱说教这一点要是改一改会更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灰姑娘误入钱窟最新章节 | 灰姑娘误入钱窟全文阅读 | 灰姑娘误入钱窟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