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半夜哄妻 > 第十五章

半夜哄妻 第十五章

作者 : 倪净
    【第十一章】

    以前忘了他时,她根本不曾去体会他心里的苦涩,但现在她记起来了,不曾变过的心,想的念的全是他,这个曾经唯一对她又凶又坏,却又娶她回家宠她的男人,她怎么会忘了他?

    “琳琳?”

    舒琳点头,又伸手摸着儿子的头发,又是一阵鼻酸。那时还在她肚子里的宝宝,在她遗忘的时间里竟然长这么大了。

    陆定腾想都没多想,快步走过来,一把将她跟儿子抱住。

    “小与,赶快叫妈咪。”陆定腾见儿子一脸迟疑,他将儿子抱到床上坐着。

    陆与舒的眼眶红了,看着舒琳,小声问:“妈咪记起小与了吗?”那小心翼翼又惑疑的语气教舒琳很心疼。

    舒琳温柔地将儿子抱进怀里,亲了又亲。

    “妈咪……”

    “小与,妈咪的宝贝,怎么会长这么大了?那时明明还在妈咪的肚子里……”舒琳又哭又说的,怎么也抑不住泪水,便抱着儿子不断地哭了起来。

    陆定腾怕她拉扯到点滴,“琳琳,你先放开小与。”

    “不要,我死也不要放开了。”舒琳摇头。

    陆定腾无奈,只得让护士进来帮舒琳把点滴先除下来,护士还帮舒琳换回她的孕妇装。

    待护士一阵忙碌后,舒琳把陆与舒抱在怀里,两人笑了又笑,陆与舒对着她叫妈咪叫个不停。

    “妈咪,爸爸没有骗小与,你真的想起小与了。”

    “爸爸跟你说什么?”

    “爸爸说他会带妈咪回家,而且还会给小与生很多的弟弟、妹姊。”陆与舒偏头,天真地说:

    “妈咪,你肚子里的妹妹什么时候会出来?”

    之前做产检时,医生说了是女儿,那时陆定腾开心得像什么一样,他从以前就一心就想生个女儿宠着。

    “等过完年,妹妹就会生出来了。”

    “那你跟妹妹会一直跟小与在一起吗?”

    “当然会了,我们一起回舅舅家好不好?”

    舒琳这话一出口,陆定腾脸上的笑一点一点消逝,陆与舒也一脸疑惑地看着他爸爸。

    “妈咪不回爸爸的家吗?”陆与舒的声音满是落寞,小嘴伤心地抿着。

    “爸爸以后会有新的老婆,小与跟妈咪去舅舅家住,我们不要跟爸爸好了。”舒琳一说完,陆与舒的小脸皱得跟包子似的,“爸爸你不要妈咪了吗?”

    一连串的事,陆定腾的心情像洗三温暖,先是惊喜,后又震惊。他拉下脸道:“琳琳,你不要跟小与乱说,他会信以为真。”

    “我才没有乱说,你明明外面就有女人,我那时都看到了,你跟前女友约会吃饭,所以我出了意外,把你跟小与都忘了。”舒琳有了回忆,马上跟陆定腾算旧帐,“这一次,你又跟前女友吃饭,还让她来我面前跟我炫耀,你跟她都有孩子了,那我肚子里的孩子你别想要,我自己可以养大,小与是我的儿子,你也不准跟我抢。”舒琳说这些话时,看都不看陆定腾。

    “我哪里来的前女友?你先把话说清楚。”陆定腾最不喜欢被人乱扣帽子。

    “你还不承认吗?杨飘飘不是你的前女友吗?你们交往过。那时你明知我怀孕还背着我跟她往来,你敢说没有?”

    “我是跟她吃饭,但我没跟她往来,那时吃饭还有另一位男性客户在场,那个男性客户喜欢杨飘飘,请我帮忙介绍,我不过是介绍人。”那时他不想杨飘飘一再纠缠,才会帮这个忙,看杨飘飘是不是能对他死心,却被舒琳误会了。

    舒琳哼了一声,不出声,很明显是不信任他的话。

    “前天,我跟她吃饭,是因为她跟那位男性客户要结婚了,为了感谢我当初的撮合。关于婚姻忠诚,我跟你在一起后,我从来没跟杨飘飘及任何一个女人私下有往来。”

    舒琳愣了一下,脑筋有点转不过来,她不敢相信杨飘飘在玩她,“你说杨飘飘要结婚了,但对象不是你,是你的客户?”

    陆定腾脸色凝重地点头,“她肚子都大了,再不结,难不成等孩子生出来变私生子?”

    “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吗?她说……”舒琳想说什么,却又觉得哪里不对。人家说捉奸在床,她却傻得相信杨飘飘的鬼话,一向自羿诩聪明的她,原来在爱情里竟是百分百的傻子。

    “该死!你哪只眼晴看到我跟她暧昧了?你以为我是那种脚踏两条船的男人?就算她想回头,也要看我肯不肯,更不用说我跟她早就断得干干净净。对我而言,她只是合作客户,就算有私事,也只是曾经的前女友,其他什么都不是!”陆定腾是咬牙切齿地说完这些话,末了还目露凶光地瞪着舒琳。

    “那她为什么要骗我?再说,你那时胃病发作,人在病房,我封去看你时,她就坐在病房里陪你,你们还有说有笑的,我打电话给你,你也不接。这一切全是你的错,你如果肯接我的电话,那不就没事了?”舒琳把那时的委屈整个倾吐,不说不气,越说越生气。

    “你那时闲离家出走,一声不响就拿着行李就回娘家,我打了多少次电话拾你,你全都拒接,我去接你,你故意让我扑空,跑去朋友家过夜,你觉得我能不火大吗?”

    “我……”舒琳承认那时她是任性,“可是你为什么要背着我跟杨飘飘见面?你们是分手的前男女朋友!”

    “我跟她从没有单独见面,那次是她爸爸想来看我,她也陪同着一起来,难不成我还要把他们轰出病房?”

    “我没看到她爸爸,我就看到她坐在病床上,跟你有说有笑,你还含情默默地看着她。”陆定腾缄默不语,要自己冷静,别发火,好半晌,“你不要告诉我,丢下老公回娘家的你是吃醋了?”

    “对,我就是吃醋了,我不准你跟任何女人讲话,你是我的,是我的男人,我不准别的女人乱碰你,我就是这么霸道,不可以吗?当初娶我时,你明明说会对我好,一辈子只对我好,可是结果呢?”

    “该死!你就为了这点小事跟我闲脾气?还让自己跌倒忘了你老公跟儿子?”陆定腾将儿子抱起来放在床边的椅子上,他自己坐在床沿,脸色铁青难看地瞪她,看得出来情绪不稳的他处于盛怒之中。

    “你、你凶什么?”舒琳见他瞪她,心中咯噔了一下,讲话都结巴了。

    “原来你也会怕我凶,我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嗯?”陆定腾执起她的下巴,似笑非笑地问。

    舒琳不敢看他,连日来的怨气,此时早已消散,只敢在心里小声骂他几句,却不敢真的脱口而出。

    “我告诉你,你今夭要是敢不跟我回家,我明夭就把儿子送到国外去,让你一辈子都找不到。”

    “陆定腾你是流氓!”

    “你觉得我是流氓,嗯?”陆定腾眼神一沉,语气里是满满的危险气息。

    “你要干什么?”舒琳见陆定腾掀了被单,拦腰把她从床上抱起,她搂住他的脖子,怕自己跌下去。

    “你不是骂我流氓?我带你回家看看我有多流氓。”陆定腾在她耳边说着,那声音不大,只有她听得到,羞得教她脸红得像要滴出血来。

    “陆定腾!”舒琳用力地拍着他的肩膀。

    “小与,我们带妈咪回家了。”陆定腾低头跟儿子说:“记得从今天开始,要帮爸爸好好看着妈咪,不要让妈咪又不见了,懂吗?”

    “懂。”一听要带妈咪回家,陆与舒开心地笑着,“小与会好好看着妈咪,不会让妈咪不见了。”他童音清亮地说着,看着眼前的爸爸抱着妈咪,小脸笑得灿烂,酒窝很可爱。

    刚才护士就说了,舒琳情况良好,只要小心不要动到胎气,好好回家休息就可以了。

    当一家三口坐进电梯,舒琳拍打陆定腾,你快放我下来,大家都在看了。”电梯里有其他人,都侧目私语,舒琳脸皮薄,受不了被人这么看着。

    “那又如何?”陆定腾这人一向我行我素,标准的自我感觉良好,压根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再说他怀里抱的是自己的老婆,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这样很丢脸。”她有手有脚,自己就能走,“你快点放我下来。”舒琳小声地说完后,又脸红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爸爸,你不可以放妈咪下来,不然妈咪如果又离家出走了怎么办?”陆舒与仰头对陆定腾说,那认真、严肃的小脸,让其他人看得掩嘴笑了。

    舒琳被这对父子的对话羞得只想找个地涧钻进去,将头埋进陆定腾的脖子里,打死都不肯抬头。

    一小时后,舒琳被抱着进门,陆定腾交代儿子乖乖看电视,随后他抱舒琳进房间。

    直到舒琳被放在床上,翻身想要挪到床的另一边,陆定腾大掌一撑,教她哪里也挪不过去,“你想去哪里?”

    舒琳赌气不说话,限晴却瞪得大大地看他。

    陆定腾叹了口气,也跟着躺上床,将她整个人抱在怀里,嗔着她身上的清香,整个人如释重负地扬了嘴角,“乖,再喊一次我的名字。”

    被他搂在怀里,舒琳不肯开口,陆定腾的手却开始不老实地上下游移。

    “定腾!”舒琳拉住他不安分的手。

    “我在这里。”他想念她这么喊他,有多少午夜梦回,他独自一个人在房里看着婚纱照,总想着她能再回家,“再喊一次。”

    “定腾,你抱太紧了,我有点喘不过气了。”舒琳娇气地说。

    陆定腾怕伤了她跟宝宝,赶快松手,而后他的手掌抚在她的肚子上,来来回回,温柔地摸着。舒琳拍了几次,他却不停手,最后她索性也不理了,他想摸就让他摸。

    “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嗯?”陆定腾的头埋在她细白的颈间,轻柔地吻着。

    “那你还凶我?”舒琳有些动容,伸手在他厚实的背上抚摸,语气里尽是撒娇。

    “要不是你现在怀孕,我应该会把你按在大腿上打屁|股。”

    “定腾,你要是敢打我,我就带儿子跟女儿离家出走。”

    “不怕我去找别的女人?”

    “你……”舒琳气不过,在他结实的肩胛上咬了一口,“你就只会坏心眼地欺负我,就是坏心眼地吃定我爱你,你怎么这么坏?”

    舒琳一连咬了好几口,想起自己当初倒追他时受的委屈。还有跟他上床后,怕他不理她,还假装是床伴,很潇洒地说只是一夜情,要他别放在心上,可天知道,那是她的初夜,他还弄疼了她,如果不是他,她才不会那么轻易就上床。

    你说得对,我就是坏心眼地吃定你对我的爱。”陆定腾不否认。

    “陆定腾!”

    “你难道不知道我爱你,不然你以前我会这么随便被女人拐上床?男人要真不喜欢,女人怎么挑逗都没感觉,傻女人。”

    舒琳瞪大眼,与他四目对茎,“你说你爱我……”她心喜地揪紧他的衬衫袖子。结婚前跟结婚后,他从没对她说过爱,就算他那时宠她,每次她说爱他时,他只是嗯一声带过,害她失落好久,以为他不爱她。

    “应该是第一眼吧,那时就爱上你这个任性又娇气的大小姐,只是那时年轻,不懂得怎么表达感情,只好酷酷地假装每一次的不期而遇。”其实那些相遇跟约会,都是他早就安排好的,只是为了见她一面。她算计着拐他上床,他算计的却是怎么拐她回家当老婆。

    舒琳像偷吃腥的猫,笑得露出可爱的酒窝,手指挑逗地在他的胸口画圈,还故意解开他衬衫的扣子,摸着他厚实、健壮的胸膛,“那你这五年真的很想我吗?”她在他耳边呵气,感觉他全身僵直、紧绷,倒抽了一口气。

    “你说呃?把你压上床做得都昏过去了,你说我想不想?你以为一切都这么凑巧吗?当我知道你回国后,我就开始预谋,预谋跟你的重逢。你不爱我没关系,我有办法让你再重新爱上我。”陆定腾的手很熟练,三两下就脱掉她的衣服跟自己身上的衣服。

    “你这么有自信我一定会再重新爱上你?”

    “你看我的眼神瞒不了人,就算你忘了我,但你看我的眼神没有不一样,就因那眼神,我就有自信让你再爱我一次。”

    这样的男人,自信又自负,却安静地等她这个女人,一等就是五年,漫长又寂寞的五年,他全都忍过了。

    舒琳朝他露了一个甜美的微笑,她知道自己怎么样都无法不爱这个男人,他是她的克星,这辈子就是来治她的。

    他才刚低头想吻她,舒琳却露出一脸嫌弃样,“你好真,身上都是烟味。”

    明明是她先撩拨的,现在又娇气地挑剔,但陆定腾就是拿她没办法,“那陪我洗个澡。”

    “不要,我想睡一下。”舒琳拉着被单不肯起床,奈何陆定腾哪里由得她,将一丝不挂的她抱起走进浴室。

    “定腾,先说好,只能洗澡,其他都不可以……”

    陆定腾觉得她太吵了,直接封住她说个不停的小嘴。而至于要不要只是洗澡,那就不是他能决定的了,毕竟他太想念她了,被遗忘的日子不好受,现在她记起过去的事了,那她应该知道怎么取悦他,以前的她是多么大胆,总是主动挑逗得他失控。

    “我以为你喜欢跟我共浴。”结束吻时,陆定腾组喘着,声音充满性感跟低沉。

    ……

    这天,舒琳被陆定腾折腾了好半晌,最后连怎么回到房间都没印象了。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半夜哄妻最新章节 | 半夜哄妻全文阅读 | 半夜哄妻全集阅读